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誰動了朕的愛妃:臣妾要休夫 > 正文卷 太皇太后真的是不好惹

正文卷 太皇太后真的是不好惹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里可是公堂的后面,外面還有別人在聽著,如果稍微不小心被人告到御史那里去可是吃不了兜著走的。

    冰藍月暗暗在心里翻了一個白眼,這貪官簡直就是又要貪財又要想的一個好名聲,不禁臉上一臉的諂媚笑容說,“好好好,大人的要求我記住了,我這就寫信。”

    府尹一看冰藍月答應的爽快也知道是個明白人,一雙精明的小眼睛瞇了瞇,帶著笑意說,“小伙子有前途,以后可要好好干!”

    冰藍月提起筆,幾下子就寫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后將書信的地址寫上了逸王的蘭香樓,一點痕跡也沒留下。原本冰藍月想要寫君莫離的,可是一想到他到這會兒也沒來,看樣子自己只能是求助于逸王了。

    這時候,冰藍月的臉上浮上了復雜的神色,雙眸有些愣神。片刻之后已經有信差拿了冰藍月的信走了出去,等她回神早已不知道跑哪去了。

    捕頭將冰藍月重新投入了大牢,不過比起剛進來的那會兒冰藍月已經稍稍習慣了一下,找了一處干凈一些的地方坐了下來,確定里面的的稻草是新換的。

    “小子,你是哪家的?”旁邊牢房的是一個老頭,看見冰藍月獨自發呆,或許是因為無聊慢慢的湊了過來,隔著牢房的柵欄和她說話。

    “我……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冰藍月微微一笑,又不能說自己的真實身份,頗為無奈。

    她一抬頭,卻見老頭一副很震驚的樣子看著他,然后往后倒退了三步說,“你你你!”

    冰藍月皺了皺眉,自己雖然此刻不是貌美如花,但也是瀟灑英俊至于一副活見鬼的表情看著自己嗎?然后就聽那老人說道:“你的面相真是太兇悍了!”

    兇悍?冰藍月摳了摳自己的耳朵,不相信自己剛剛聽見的字眼,然后說道:“你說什么?”

    “姑娘,你是風臨天下的命,只可惜這一輩子殺戮太多我勸你不要貪戀那個位置,否則萬劫不復啊!”那人好像漸漸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對著冰藍月怔怔的開口,這回倒是讓她嚇了一跳。

    冰藍月當然知道風臨天下是個市面上一絲,她其實從未想過要這樣的生活,只當做是無聊的江湖術士騙她的鬼話罷了,微微一笑說道:“謝謝師傅的教誨,我記住了!”

    “您已經開了殺戮,哎……好自為之吧!”老頭嘆息了一聲,好像已經對冰藍也沒了興趣,轉身看墻壁蜷縮起來,像是睡著了一樣,冰藍月也沒有在意,自顧自的也坐在草堆里一動不動。

    時間緩緩流過,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冰藍月不知不覺的就在牢房里呆了一天,因為牢里的飯實在是吃不下去,冰藍月也沒有吃東西,只是喝了兩口水維持體力,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這天氣是出奇的好,牢房有幾個小小的窗口里都透進了陽光,讓原本陰暗的里面變得清晰了一些,冰藍月因為疲憊昏昏欲睡,心里想著只要有其中一個人救自己,她就感激不盡啊!

    到了中午,冰藍月聽見牢房一陣騷動,獄卒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把冰藍月的牢門給打開,一臉死了娘的樣子對著冰藍月說道“小公子,外面有人請您過去敘敘舊!”

    冰藍月原本昏昏欲睡的精神一個激靈,立刻就爬了起來,想著一定是逸王或者君莫離來了,毫不遲疑的就跟著獄卒走了出去。

    牢房的門口,一定軟轎已經掀開了簾子,冰藍月也沒有遲疑,直接就坐了進去,一路上轎子平穩,讓冰藍月還小小的打了一個盹,到了地方冰藍月一出來頓時心情就不好了。

    面前,宮殿巍峨鳥語花香,一群宮女正在捧著東西低頭走過冰藍月看見了宮門口那大大的三個字,心里一沉暗暗咬牙想到“果然還是被太皇太后盯上了嗎。”

    深吸一口氣,冰藍月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思跨入宮殿,宮女安靜的在前面帶路,不一會就聽見香煙裊裊佛音繞梁,太皇太后挺直了身板跪在蒲團上默默誦經。

    冰藍月跪在了冰涼的地板上,也不敢開口多做打擾,膝蓋接觸地板的那一刻只覺得刺骨的涼意讓她的膝蓋有些抗議,暗暗皺了皺眉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冰藍月覺得時間挺長的,至少自己的膝蓋都跪疼了,太后才緩緩的在宮女的攙扶之下站了起來,看見跪在地上的冰藍月停下了腳步,靜靜的望著。

    “你叫什么名字?”太后臉臉上面無表情,一雙眸子里透著精明的光亮<!--中间广告位置-->,讓人看一眼都會不寒而栗,給人一種不容侵犯的感覺。

    冰藍月將臉緊緊貼著地面,因為鋪著黑色金磚的地面有些涼,冰藍月果斷感覺到了一股涼意,緩緩回道:“回稟太皇太后,臣女世襲威遠將軍冰恩善之女冰夌,小字藍月。”

    “藍月?倒是個好名字,不過這性子卻配不上這名字!”太皇太后說話很平靜,可是冰藍月從字面上理解卻心里一跳。

    因為不敢去抬頭看太后的神色,只好豎著耳朵聽她喝茶時杯子發出的細微碰撞之聲,每一下都讓冰藍月的寒毛豎起,渾身緊張。

    這個太皇太后葫蘆里賣的究竟是什么藥?

    “是,臣女性子粗魯,配不上這樣的名字!”不管怎么樣,冰藍月想著順著太后的話說應該就沒有什么大事。

    太皇太后放下了手里的茶盞,用一雙格外精明的目光盯著冰藍月伏在地上的后背,然后淡淡的開口說道:“抬起頭來,讓哀家瞧瞧!”

    冰藍月暗暗咬了咬牙,然后將身體放松緩緩的挺直了脊背,抬起了臉剛好對上了太皇太后的眼睛,這一看不要緊,冰藍月的心漏掉了一拍。

    太皇太后的眉眼間有太多與君莫離相似的地方,倒是讓冰藍月有些意外,一時間愣了神。

    “你不怕哀家?”太皇太后見冰藍月看自己的目光一點都沒有躲閃的意思,一雙眸子難得的流露出一絲興趣。

    冰藍月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一雙眸子帶著惶恐的情緒說道:“臣女不敢,只是太后天顏讓臣女窺看到后心潮澎湃忘了禮儀,望太后恕罪!”

    這時候太皇太后忽然輕輕笑出了聲,對著冰藍月使了一個免禮的動作笑道:“小丫頭還懂得奉承,不錯!”

    “……”冰藍月不知道該說什么,這個太皇太后可不是一般好糊弄的主,所以保持沉默免得說多了變成錯。

    “知道哀家為什么叫你來嗎?”太皇太后見冰藍月沒說話,心里更是看好了冰藍月幾分,開始說自己的目的。

    “臣女惹了禍,任憑太皇太后處置。”冰藍月又跪了下來,心里卻暗暗的傷心,這古代干嘛要動不動就跪下啊,她的膝下不止有黃金,還有尊嚴好么!

    “起來吧,你沒有惹禍,那人是哀家派去的人殺的!”太皇太后說的坦然,讓冰藍月嚇了一跳直接抬起頭來震驚的看著,差一點嚇掉了下巴。

    她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主動承認自己殺人的,這個人還是權傾天下的太皇太后,冰藍月暗暗在心里喊著這不科學,可是臉上卻一點都不敢多表露出來。

    “知道為什么嗎?”太后見冰藍月的反應,眼底流露出一絲笑意。

    冰藍月搖了搖頭,做出一副很乖巧的樣子說道:“臣女不知,請太后明示!”

    “因為,我想看看你聰不聰明!”太后沒有繞彎子,直接回答了冰藍月的話,讓人又一次將冰藍月給扶了起來,一雙眸子看著她隱去了剛才的笑意,又變得沒有一絲波瀾的樣子。

    冰藍與在心里籌措了好一陣,然后才緩緩的開口說道:“太皇太后,臣女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

    “說吧!”

    “為什么要殺了那個人,他是無辜的!”

    太皇太后停止了手里把玩菩提子的動作,用一雙格外深沉的目光看著冰藍月說道:“你說他無辜?從哪里看出來的!”

    聽見太皇太后這話冰藍月一時摸不準太后的脾氣,一點不敢多說,沉默了下來,空氣里的氣氛變得格外的詭異,讓人很是緊張。

    “小丫頭,從你一步步算計蘭妃的時候哀家就看好你,如今你問出這樣的話卻讓哀家失望。”太皇太后嘆息了一聲,一雙眸子里沒有什么神色流露出來,擺了擺手示意別人把冰藍月送走。

    一路上冰藍月都是糊里糊涂的,回到了將軍府,見冰恩善在門口等著,冰藍月趕緊行了禮,卻被冰恩善一把扶住說道:“趕緊進屋去,你老祖宗正等著呢!”

    “是!”冰藍月垂下眸子,然后溫順的應了一聲,去自己的院子換了衣服梳妝打扮之后到了祖母的院子請安。

    一跨入門里,冰藍月就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著她投了過來,如同要將她射成了篩子一般,讓人心里難受的厲害。

    “孫女給祖母請安。”冰藍月行了禮,立刻就有搖頭過來扶了一把,并且給她搬了小凳子過來,扶著她坐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