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一反常態的任性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林姨娘聽見這話,知道是個有眼力勁的,心里暗自點頭面上卻是不為所動淡淡一句說,“你先下去吧,我累了!”

    如醉按照要求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隨后又如同往常一般做事,林姨娘看在眼里自然心里也有了幾分打算。

    冰藍月窩在家里也有一段日子了,想著自己借貸開店之路還沒有完成,今日依依不舍的告別了自己的溫暖的被窩,換上一身優的男裝,重新來到了街上,身旁僅僅跟著清秋一個人。

    算算日子,太后也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叫她入宮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對付蘭妃的原因讓太后心里存了疑慮冰,冰藍月也落得清閑。

    這一次她又到了那家錢莊,剛想叫老板,卻見老板屁顛屁顛的就過來了,一臉堆笑的說道:“姑娘您終于來了,我們家主人已經下了給你準備好了五千兩的銀票,請您查驗。”

    冰藍月暗暗心驚,自己還沒有開口呢,怎么這人就乖乖的把錢拿出來了?有貓膩,肯定有問題!

    “你先說清楚你們主人為什么會這么爽快的把錢給我,我再收。”冰藍月是誰,可不是好糊弄的,眼睛眨了眨看著面前一臉堆笑的老板。

    “姑娘別擔心,我們的主人是您的朋友,她為您擔保所利率不用算了,只要您愿意什么時候還錢都行!”老板拍這馬屁,一雙小眼就快彎成了月牙的模樣,眨巴眨巴的看著冰藍月。

    “朋友?我不記得我有這么闊綽的朋友!”冰藍月仔細的在心里想了想,以前的冰藍月性格懦弱養在深閨即使有朋友也是和自己差不多的閨閣千金,斷然拿不到這么多銀子,而自己認識的也不過就是逸王還厚君莫離而已,對了皇帝那小子也算是朋友吧?

    其它人……冰藍月搖了搖頭,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心里越發擔心是個陷阱,果斷將銀票退了回去說,“既然我看你一副不想說的樣子,那我也不要這錢了,去別家借錢去。”

    “別別別,姑娘你要是不拿錢就走,我們主人可是要怪罪我的,不然這樣……”老板想了想然后接著說,“您先別去別的地方在這里等著,我看看我們主人愿不愿意見你,成嗎?”

    他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冰藍月也不忍心讓打工的人有什么為難的,只好閑散的坐在了椅子上,喝了一口茶說道:“好吧,不過你可要快點,今天我很忙!”

    聽了這話,老板一邊答應著,一邊就一溜煙的進了后房,不一會兒就屁顛屁顛的出來了,一張臉上帶著笑容說,“姑娘,我們主人在里面請您進去。”

    冰藍月給一旁的清秋使了眼色,然后說,“你去前面的茶樓等著我,如果我一個時辰沒有出來,你就叫我父親來接我。”

    這話冰藍月自然不是說給清秋聽的,而是說給了掌柜,這地方女子出來極少,如果出現什么幺蛾子冰藍月害得防著點。

    清秋其實是個很聰明的丫頭,只是因為常年被欺負怕了,所以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不過聽了冰藍月的吩咐立刻就應了一聲去了,冰藍月見她隱入了人群這才和老板進了里屋。

    里屋是一個小小的屋子,連著一個走廊,走廊一路約走了一百米的樣子,冰藍月看見了一個小小的角門,掌柜在前面帶路冰藍月靜靜跟著,已跨過門里就見是別有洞天。

    空氣里彌漫著一股蘭香,冰藍月仰頭一看是一幢特有的樓房,數了數有五層。上樓的匾額上提著三個字“蘭香樓”三個字,冰藍月不自覺的就念出了聲。

    “姑娘請一路走到樓頂,我們主人已經在等了,我就送到這里恕不奉陪了!”老板客客氣氣的,一副正經的模樣沒有了剛才拍馬屁時候的浮夸,反倒讓冰藍月有些不習慣。

    冰藍月稍稍皺了皺眉,然后小步跨上了樓梯。古代的樓梯每一下都是有巨大響動的,讓她想要悄悄瞄一眼是誰都很難,終于到了樓頂,冰藍月看見了一身白衣飄飄的男子,愣了愣神。

    “逸王殿下?”冰藍月愣神的望著逸王的同時,他已經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微微對著冰藍月一笑。

    “想不到你這么愛刨根問底,原本是不想告訴你是我借給你的,免得你對我有負擔。”逸王依舊是那么溫柔的笑著,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可是對于冰藍月不同,那是兩個男人的重疊。

    冰藍月的心跳緊張了起來,晃了晃神說,“來歷不明的銀子我自然是不敢收的,不過我也想不到這錢莊居然是你<!--中间广告位置-->的產業。”

    逸王從桌子上展開了茶具,將紅泥小爐上燒開的水稍稍晾了一下,然后倒入了裝了茶葉的茶壺,招呼冰藍月坐下說,“來嘗嘗我泡的茶如何。”

    坐到茶座前面,冰藍月看著逸王優的將茶水倒進了描著蘭花的白瓷茶杯之中,然后親手用荷葉形的小茶托遞給自己,頓時有些慌亂的接過,說了聲“謝謝”。

    一口熱茶入口,伴隨著陣陣蘭香撲鼻,冰藍月覺得格外的享受,微微閉眼感覺到微風襲來不免小小的陶醉了一下,以前只是在古典詩詞里面才能感受到的情景,如今就在自己的身邊。

    “你笑的樣子很漂亮。”逸王看著冰藍月微微的一笑,眉眼間的溫柔讓她的心臟也跟著漏了一拍。

    回想當年,她和男友走在學校的小路上,手里還抱著一本書不忘復習,如今同樣的人面卻是不同的兩個人,不免感慨。

    見冰藍月垂下眸子,閃過一絲傷感的情緒,逸王小聲的詢問道:“怎么了?不舒服嗎!”

    冰藍月恍然回神,看著逸王的目光搖了搖頭,慌亂說道:“沒事,我很好!謝謝你借我的銀子,我會還你的!”

    也不知道怎么了,冰藍月很想逃離這里,站起身來給逸王道別,卻見逸王一副還要挽留的樣子。

    “我還有一些急事,就不能和您閑敘了。”冰藍月匆匆而走,不顧及逸王在后面喊她的聲音,心里有一種酸澀的滋味涌來,說不清道不明的。

    到了前面的店鋪,冰藍月拿了銀票就匆匆的跑了出去,生怕逸王會從后面追來一般,沒頭沒腦的就迎面撞上了個人,聽得對方“哎唷”一聲,好像撞得厲害。

    冰藍月皺了皺眉,雖然自己撞上了然,但也不至于能把人撞到滿地打滾吧?見著人自己在地上哎唷哎唷的叫個不停,好像自己把她弄殘廢了一般。

    “你起來,這是傷了還是殘了?”冰藍月因為剛才和逸王的事情有些晃神,如今看見這人滿地打滾分明就是古代的碰瓷,直接就冷了臉色盯著他。

    那人一件冰藍月是這個態度,哼哼唧唧的更加起勁了,不一會兒就圍上來了人,冰藍月眼見這人就是個訛詐的,直接扔給他兩個銅板說,“給你!”

    “你這人不要仗著有點錢就不把我們的窮人的命當回事!這朝廷還是有王法了!你別走,你用內功把我的五臟六腑都給震碎了,你別走!”冰藍月的兩個銅板剛剛落地,那人就把身體壓在的銅板上抱住了冰藍月的腿,一副糾纏到底的樣子。

    冰藍月看了一眼時辰,這時候恐怕清秋要等急了,如果真的去把家里的冰恩善給請來自己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不想和這個人糾纏,直接一腳踢了踢他書說,“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考慮吧,你確定要在這里和我糾纏?”

    古代人哪里懂得什么三分鐘,煩惱去無蹤?直接愣了一下,然后又是抱著冰藍月的小腿不動,令她直接翻了一個白眼說,“一、二、三!”

    狠狠的一下,冰藍月把男人踢得老遠,然后微微一笑對著周圍圍觀的人說道:“別看著我,如果我真的打他,是這樣的!”

    這時候的冰藍月撅了撅嘴,一臉自信的表情,然后轉身就走,她必須先和清秋匯合才行,不然這丫頭倒是后不知道要急成什么樣子,至于后面那個緊追自己的人,等一會兒再慢慢的收拾。

    角落里,剛才冰藍月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那人極力的躲著,可是學霸的目光豈是能夠輕易逃掉的?冰藍月確定這個纏住自己的人一定是是她給派來的。

    若是放在平時,冰藍月或許還會和這人講一講道理,可是今日她是一副男子的打扮,沒有人知道她是將軍府的千金,對付無恥小人就可以這么簡單粗暴,而來冰藍月看見了角落里一直伺機而動的人,知道自己拖延的越久對自己越是不利,所以索性就一反常態的快刀斬亂麻讓她沒有可乘之機。

    冰藍月好不容易一路小跑到了茶樓,剛好遇見匆匆下樓準備出門的清秋,然后抓住她問,“還沒有到一個時辰呢!”

    “小……公子你來了!我是準備去看你來了沒有,在這里等你我不放心!”清秋看家冰藍月氣喘吁吁的,還來不及再多說什么,忽然看見后面又追來一個人。

    “你這個紈绔子弟,居然打了我還要跑!”那人喘著粗氣,然后又是一下癱坐在地上,一副痛苦的樣子,好像剛才的精神抖擻都是假象。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