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老太君的例行家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不吃了不吃了,你給我保溫,等我睡醒了再吃!”冰藍月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后面說了什么。

    冰藍月這一睡就是的轉眼到了后半夜,睜開眼睛摸了摸自己咕咕直叫的肚子,坐了起來,掀開床上的簾子,然后穿著拖鞋自己穿衣服。

    念秋和另外一個剛剛提上來的丫鬟忍冬里忙披上衣服幫冰藍月穿戴,看了一眼滴漏里面的時辰說道:“小姐這都晚上戌時了,我還以為您要睡到明天去了呢!”

    冰藍月打了一個哈欠,然后揉了揉眼睛說,“我也想的,不過肚子里的五臟廟叫的厲害,準備吃飽了繼續睡。”

    等穿戴好了,外面小廚房里已經都有人端來了熱在灶上的飯菜,冰藍月狼吞虎咽的吃著,見念秋遞了一張紙過來說道:“小姐,你睡下沒多久就有人在你的房間里放了這個,我看著數額有點大就給你收了起來免得被人看見。”

    接過念秋手里的紙,冰藍月見到上面花花綠綠的玩意正中間寫著白銀二百兩的字眼,合著這是古代的銀票,誰送的?

    冰藍月忙著吃飯,也沒有細想,等吃完了才想起君莫離這個家伙來,二百兩還不夠自己的開酒店的一個零頭,還是送回去吧,看來得找別人給自己擔保,找誰呢……

    “我知道了,你先放著吧,明天我就叫人給他送回去!”冰藍月放下碗筷,然后滿足的擦了檫嘴,摸了摸自己已經圓滾滾的肚子,然后直奔自己的床鋪。

    大家收拾了一下,有熄燈睡了偏偏冰藍月吃飽了之后睡不著了,翻來覆去的在床上烙燒餅,這時聽見了自己的窗戶傳來了一聲很細很細的嘎吱聲,就像是被風吹開的一般。

    因為這時候是人睡得最沉的時間,所以這細微的響動并沒有被人發覺,不過冰藍月因為隋寶樂人還清醒,所以對這個聲音格外的警覺,立刻豎著耳朵,悄悄的把自己床上的簾子挑開了一條縫隙。

    果然,離著她自己床鋪最近的窗戶被人開了一條縫隙,一個人正在躡手躡腳的往里面送什么東西,長長的黑黑的,翻滾到了地上,正在緩緩移動。

    雖然看不清這長長的玩意是個什么品種,但是冰藍月心里還是暗罵了一聲,居然有人往自己的房間里放蛇,真是狗黑心的!

    冰藍月從枕頭底下拿出了匕首,卻一時之間無法拿捏,蛇這種玩意上一世自己只在動物園見過好嗎,現在居然出現在她的房間里,還不知道如何下手了。

    雖然說蛇打七寸,可是冰藍月卻更加的犯難了,七寸在哪啊?如果沒有打對自己被咬了一口可怎么辦?

    這時,冰藍月看著自己手里的被子計上心來,掀開簾子,對著房間里還在空地上的蛇就把被子蒙了上去,嘴里喊著“踩死你!踩死你!”

    “小姐,你在做什么?”念秋是被冰藍月第一個操心的,用火折子點燃了燈,看著冰藍月對著地上的被子一陣的狂踩揉了揉眼睛。

    冰藍月感覺自己的的確確踩到了蛇,抹了一把頭上的汗水然后說道:“沒什么,我就是踩死了一條蛇,你繼續睡吧!”

    “哦!”念秋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冰藍月說的蛇是個什么玩意,等過了片刻忽然坐了起來,此時冰藍月剛剛才躺下,聽見她一聲尖叫說,“小姐你說有蛇!”

    “已經死了,小聲點!”冰藍月一下子跳下床,蒙住了念秋的嘴巴,生怕她的聲音驚醒了別的院子。

    念秋點了點頭,冰藍月這才松開了手,嘆了一聲說,“今晚先別聲張,等天亮了再說!”

    第二天一早,念秋找了兩個膽子大的粗使丫鬟進來,掀開了被子,看著已經被冰藍月踩扁的蛇一陣的哆嗦,自家的小姐不是一般的強大,居然把一條眼鏡蛇給踩成了這樣,依稀記得小姐可是光著腳踩的。

    冰藍月打了一個哈欠,睜開了朦朧睡眼,見到被自己踩扁的蛇正在死不瞑目的看著自己,吞了吞口水說,“去給我找一根繩子,把這蛇給我拴起來收好,晚上我要用。”

    “小姐,這東西這么惡心……”念秋看著被壓扁的蛇,真是一點都不愿意多看。

    冰藍月聳了聳肩說,“就是要的是它惡心,這玩意要是不惡心我還不要呢!”

    清秋雖然不知自己小姐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但是還是按照她的吩咐將蛇放在了一個小盒子里收好,渾身打了一個哆嗦,心里暗暗發誓不想再看第二眼。

    冰藍月的用了早膳就到了將軍府的書樓,這里是<!--中间广告位置-->將軍府集合所有書籍的地方,都是冰藍月爺爺的那一輩積攢下來的書籍,各種類型都有,但都是一些擺設。

    因為將軍府是尚武之家,所以讀書之人都很少,所以書樓都落下了一層灰塵,鮮少有人去翻閱打掃,冰藍月走到了舞樂一欄開始翻找,想著從古代的舞蹈之中找點靈感想著給老太君祝壽。

    “小姐,林姨娘明擺著不懷好意,您干嘛還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啊!”清秋一臉擔憂的看著冰藍月翻閱書籍,一邊幫著打理書上的灰塵。

    冰藍月合上一本書,順手拿起了另外一本,然后緩緩的開口說道:“如果一條狗追著你想要咬你,跑是沒有用的,需要的是找到棍子或者是磚頭直接朝著它砸過去,讓它怕你自己逃跑。”

    “小姐,你的意思是讓林姨娘自己打消對你的算計?這怎么可能!”清秋多年以來對林姨娘很是了解,這個女人管理家里可是有一套手段的,若是認定了的事情一般都是不達目的不罷休,又怎么會輕易放棄。

    “沒有什么不可能,你就瞧好吧!”冰藍月打了一個響指,自信滿滿的說著,一雙某之里帶著笑意,然后繼續翻閱著手里的書籍,想不到古代的舞樂也是很不錯的呢,果然中華的化博大精深!

    “太太,小的一大早就去確認了,冰藍月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她早晨用了午膳就到書樓去了,到了晚飯才回,我去書樓里看了一眼,見桌上都是些舞樂的書籍,看樣子大小姐正在準備給老祖宗跳的舞蹈。”丫鬟把自己看見的和打聽來的事情全部匯報給了林姨娘,一臉諂媚的表情。

    “密切的盯著,那蛇在她的屋子里,的早晚有一天會咬了那丫頭的命!”林姨娘的眼睛里泛出一抹狠戾之色,捏緊了手里的帕子。

    一連兩日,冰藍月用過早膳之后便待在書樓,看看書然后回去睡覺吃飯,日子過得格外的安逸,等到了太君每一個月例行的聚餐,冰藍月才伸了伸懶腰對著鏡子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一進院子,老太君就招呼著冰藍月坐下,一雙眸子熠熠生光顯然已經把冰若蘭被賜死的陰霾一掃而空,和身旁的幾位家中的長輩嘮家常。

    她溫順的幫老太君端了茶來,然后試了試溫度這才遞給了身旁的老祖母說道:“祖母,喝口水吧!”

    “小丫頭,今天怎么這么殷勤,莫不是有事相求與我這個老婆子?”老太君接過了冰藍月手里的手里的熱茶,淺嘗了一口。

    冰藍月一副乖巧的樣子,微微低下頭說道:“真是什么都瞞不過您老人家,孫女正在為了一件事拿不定注意呢!”

    “哦?是什么事情?”老祖母看著冰藍月那雙明亮的眼睛,冰藍月會有決定不了的事情?呵呵不過是想要借她這個老婆子當槍使罷了。

    輕輕挽住老祖母的胳膊,冰藍月甜甜一笑說道:“祖母容稟,過些時日就是您的壽辰了,林姨娘個我出了個討您歡心的注意,我這幾天都在書樓籌備著,可是心里想您雖然開心了,不過出主意的也不是我,到時候若是受了賞賜沒有林姨娘的份會讓孫女覺得愧疚,所以想請老太君做主,到時候若是我禮物和您的心意,你就連著被我和林姨娘一起賞了。”

    老太君的眼睛帶著幾分打量看著冰藍也,這小丫頭真的是想要姓林的那個和自己一起討賞?只怕是若是弄砸了一起受罰才是正經吧!

    “好好好,我這就應下了,在這里你的兩位姑母可以作證。”對冰藍月葫蘆里賣的藥老太君欣然應允,臉上帶著笑意叫來了還在外面忙碌家宴的林姨娘,大略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意思,就讓她下去了,一句話都沒有讓林氏說。

    冰藍月用了一個感激的眼神看著祖母,然后微微一笑一直殷勤的坐到了晚膳結束,丫鬟忍冬打著燈籠,清秋扶著自己走在青石小路上,準備自己的院子。

    “月兒留步!”身后林姨娘的聲音匆匆傳來,冰藍月佯裝的沒有聽見繼續往前走了幾步,又聽見林姨娘喊了幾聲方才停下。

    她笑意盈盈的開口自責說道:“都怪我,在老祖宗那里喝了幾口熱酒,如今上了頭越發的耳背迷糊了。”

    林氏追冰藍月弄得氣喘吁吁,又因為沒有帶丫鬟走得匆忙,身上兩者好幾處都被假山給撞上了,疼得難受又不好發作,只得大度的說,“沒事,你酒量不行可以理解。”

    “姨娘您叫我來所為何事?”冰藍月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雙眸子熠熠生光,哪里有喝醉的樣子借著月光如同星辰一般美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