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要開始未雨綢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想她在天上會很開心擁有過你這樣的主人,這樣的姐妹,但你如此的傷心不會是一個逝者所愿的,”那白衣的男子一聲輕嘆,在冰藍月的身后站定,帶著溫柔的光亮,一點一點的靠近了她一些。

    “臣女參見逸王殿下!”冰藍月轉過身,在聽見逸王的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收起了眼淚,提醒自己這么面前的翩翩公子不是自己認識的他。

    逸王親自用手扶起了冰藍月,一雙溫柔的眸子不需要用任何的言語就能表達出內心的關懷,然后不知道從何處變出了斗篷,披在了冰藍月的身上。

    她想要拒絕,可是卻被逸王抓住了手,然后耳邊傳來他的聲音,溫柔而低沉說道,“別動,山上風大!”

    這話讓冰藍月原本一點都不覺得寒冷的身子抖了一下眼眸垂下臉上覺得火辣辣的,不用說冰藍月也很清楚此刻自己的臉勢必是紅了。

    遠處君莫離正剛剛到山頂,看見了這一幕,手里剛剛采來的野花還在手里輕輕的隨著風顫動,腳步進退兩難,冰藍月看見了不遠處的君莫離身形也僵硬了一下。

    “我是來看春兒的,別誤會!”君莫離看了一眼兩個人,既然不能躲開就大大方方的承認好了。

    逸王看了一眼冰藍月,然后微微一笑沒有多余的情緒然后緩緩說道,“既然公子要拜祭春兒我們便不多打擾了,這里天涼我們還是下山吧!”

    君莫離聽見這話,眸子里雖然泛著冷光,但臉上微帶笑容說,“王爺身子差要下山微臣不敢阻攔,不過藍月小姐卻并沒有開口說要和王爺一同。”

    冰藍月感受到兩道目光同時向她投來,頓時進退兩難,她們倆誰冰藍月都不想得罪,都是如今對皇位最有爭議的兩個人,惹不起現在連躲不起都不成了嗎?

    “春兒是我的好友,亦是我最好的姐妹,但卻是丫頭的賤籍,兩位一個王爺一個是貴胄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站在她的墳前難免會讓她不安,還是請兩位都回去吧!”冰藍月心中稍稍猶豫片刻便有了計較,眼中帶著幾分傷心之色開口。

    頓時,君莫離和逸王都各自看了對方一眼看來冰藍月并不像在他們的面前表明任何態度,今日只得作罷,只能等改日在計較了。

    “那既然如此,死者為大在下就不在這里打擾了,先行告辭,下次再請小姐國府一敘,上次小姐做的菜到如今都讓小王回味無窮呢。”逸王微微歐諾躬身,然后瀟灑的揮一揮衣袖消失在眼前,翩翩如風不帶走一片塵埃,風中還有他淡淡的香味。

    君莫離在冰藍月的耳邊說了幾句,隨后便也消失了,不過她聽了之后暗暗嘆息了一聲,果然君莫離才是最難纏的一個存在。

    “我在山下等你,不見不散!”

    耳邊君莫離的話言猶在耳,令冰藍月傷感的情緒一去不回,怔怔的看著春兒的墓碑,坐了好一會兒才發覺自己的身上還披著逸王給的斗篷,趕緊取了下來。

    將斗篷拿在手里,半山腰的時候遇見了來尋她的丫鬟,冰藍月便將斗篷拿給了她說道:“你披著這個先上馬車,然后直接會將軍府去,我隨后就到!”

    冰藍月知道,冰若蘭一死林姨娘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從開始殺戮的那一刻開始,一切就會無法停止,冰藍月需要多多準備應對才是。

    她走在街上,看著這周圍林立密集的商鋪小店,隨意的的走了進去。來到古代有一段時間,她也大概的有了一個了解,不過今日她穿著女裝只是蒙著面已經迎來了很多路人的側目,加上她身上一身素白是別人格外忌諱的顏色,好幾個老板都不讓她進門。

    “小姐您這是要買些什么?小的是開雜貨店的應有盡有啊!”一個相貌看著平常的男子一臉堆笑的把被店家趕出來的冰藍月的去路攔住,指了指他自己。

    冰藍月上下打量了這人一眼,然后心里只想到了一句話,那便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個國家一個穿著不凡的女子走在街上沒有坐轎也沒有丫鬟,肯定會引來宵小之輩,只見她睨了對方一眼,然后視若無睹的從他身邊走過。

    那人見冰藍月不上當只是暗自罵了一聲晦氣,隨后便怏怏的走了。這時冰藍月停下了腳步,看著頭頂這家店的匾額,眉心跳了跳,又跳了跳。

    錢莊?是古代的銀行吧,不<!--中间广告位置-->知道有沒有什么借貸之類的玩意,方便自己做些小生意。

    “這位姑娘您這是要賣身葬父?”招呼的活計見冰藍月一身素白的穿著,立刻一臉正經的開口,看得冰藍月皺了皺眉。

    “家父還活著,如果讓他老人家聽見,恐怕你的腦袋可保不住!”冰藍月笑得無害,很隨意的就坐了下來,接著說道:“去請你們的掌柜過來,我有事情要問。”

    “這……”伙計面露難色,然后緩緩開口說道:“姑娘不說什么事情,我也不好打擾掌柜的啊。”

    冰藍月微微挑了一下自己的細眉。將目光看向了門外來往的人群,笑著說道:“是嗎?那你就告訴你們掌柜的說我想借點銀子,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生意可做。”

    “原來小姐說的是這個,只要小姐說出您的身份家世,我們就可以根據您的能力借款,另外還需要以為保證人。”活計看著冰藍月,見她身上穿的雖然是一身的素白,可是料子可不是平常人家能夠買得起的,笑嘻嘻的回著。

    “這個不是你一個小伙計能夠知道的,去把你們的掌柜叫來!”冰藍月見自己來了這么久連一杯茶也沒有,不悅的開口氣勢是需要滴!

    “那小姐您等著!掌柜的一會兒就到!”伙計屁顛屁顛的就走了,冰藍月就這么干坐著一等就是半個時辰,終于是耐不住性子了,直接站了起來往外欲走。

    “小姐留步!”剛剛跨出門檻,就聽見身后一個中年的男子匆匆的走了出來,對冰藍月和恭敬的作揖,笑容滿面如同春風一般的說道:“實在是抱歉,讓小姐久等了只因里面的有些雜事脫不得身這才耽誤了時辰,還請見諒。”

    她上下打量了掌柜的一眼,心中自然如同明鏡一般,這人估計在后堂看了她好一會兒了吧,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自己準備走的時候出現,她可不信有這樣的巧合。

    “掌柜的,你可是比皇上還難等呢!”冰藍月的眼睛瞇了瞇,一副“我不好惹”的表情隨后輕輕敲了一下桌子,這意味不言自明了。

    “混賬東西,小姐來了這么久怎么連一杯茶也沒有!”掌柜可是個明眼人,頓時就明白了冰藍月的意思,一巴掌拍在身后路過的伙計頭上,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罵,哪怕這人不是剛才招呼冰藍月的那個人。

    “算了,不過是個小人,何必與他計較!”冰藍月懶洋洋的開口,然后似笑非笑的彎起嘴角,外面的東西她獨身一人可不敢亂吃。

    掌柜的連忙堆笑,然后恭敬的說,“小姐剛才提到了皇上,不知道小姐的身份如何能見帝顏?”

    這個對身份等級要求極為嚴格的世代,是不允許平民百姓隨便議論君王的,冰藍月居然敢這般的說話,掌柜試探這人是不是來頭不一般,若不是那么立刻將她送到衙門去吃上一頓板子也好給她一個教訓。

    “哦,皇上嘛你說熟悉也熟悉,不熟悉也不熟悉,只是他經常叫我去宮里賞賞花什么的,也不過是些小事。”冰藍月裝作無所謂的玩弄著自己的廣袖,對著掌柜微微一笑。

    “原來是這樣,在下真是眼拙不知道小姐是哪家的千金,竟然如此的……”掌柜從未見過有哪個小姐居然不帶丫鬟的在路上閑逛,一時還真是沒有夸贊的美詞贊譽了。

    “世襲威遠將軍嫡出千金冰夌,就是本小姐這樣老板可以告訴我現在你們可以貸給我多少銀子了嗎?”冰藍月一臉帶笑,然后將自己腰間的名牌放在了桌上,那是純金打造的,并且用絲線穿上了珍珠格外的漂亮,一出現就晃暈了掌柜和活計的眼睛。

    掌柜顫抖著拿起了金牌,在確定了冰藍月的身份之后,立刻跪了下來說,“小姐恕罪,在下眼拙不知道是將軍府的明珠,還請海涵。若是小姐能夠找到一位貴族作保就可以貸白銀五千兩。”

    冰藍月在心里暗暗換算了一下,按照古代的經濟五千兩相當于現代人民幣的八百多萬了,隨便開兩家酒樓都綽綽有余了,是個不錯的數字,立刻點了點頭。

    “好吧,我就要貸這么多,你給我的利率是多少!”冰藍月知道古代的貸款那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自己要是不問清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利率是千分之二十,每一月一交。”掌柜見冰藍月這么爽快,就知道是個菜鳥,頓時心里有了想法,依舊恭敬的回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