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磨鏡之情姐妹之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而是她身邊的清秋媚冬則是一副淡定的模樣不言不語,垂著眸子好像一切于她們無關。冰藍月抬起目光走近了巫師一些說道:“請問大人,這是什么東西?”

    “封口咒,如果有人有什么秘密被撞見了之后,就會用封口咒試圖讓對方永遠說不出這個秘密。”巫師一邊說,一邊將手里的符咒對著冰若蘭的背上一敲,就見冰若蘭的從喉嚨里吐出一顆黑色的東西出來,像是果核又像是蠶蛹。

    冰藍月靜靜的走過去將東西撿了起來,眸子里帶著淡淡的光亮說道,“這東西真是稀奇,清秋幫我收起來,晚上炸了吃。”

    她的話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讓大家都吸了一口涼氣,冰藍月居然要把蘭妃你吐出來的母蠱炸了吃果然不是一般的強大。

    “那么巫師大人是認為我就是下咒語的那個人了?”冰藍月又緩緩的走到了巫師的面前,一雙眸子格外的清澈,讓人看不透她的情緒。

    “是,在哪里找到了符咒,一般下咒的就是那個人,至于原因恐怕要問蘭妃娘娘了!”說完,巫師將目光看向了蘭妃。

    蘭妃一下子跪在了皇帝的面前哭訴道,“皇上,臣妾進宮之前無意中看見了姐姐和別人的曖昧,還見到那男子在姐姐的肩頭咬了一個牙印,所以姐姐這才要把臣妾給封口啊!”

    冰藍月挑了挑眉,想不到自己肩膀上被君莫離咬的印記還是被發現了,冰若蘭還真是有一些手段,并不是完全的草包一個呢。

    她瞇了瞇眼,大家的目光同時朝著冰藍月投了過來,都帶著復雜的光芒,是不是真的只需要冰藍月進屋里脫光了衣服驗身就知道了。

    “既然如此,去找兩個驗身的嬤嬤過來吧!”皇帝看著冰藍月,如今已經是騎虎難下了。

    “不用了,臣女的肩膀上的確有一個牙印,那印記卻不是蘭妃娘娘所說的男子所咬。”冰藍月看向了冰若蘭,她魔高一尺,自己就是道高一丈!

    “肩膀上的印記明明是個牙印,難道姐姐還能自己咬上去嗎!”因為得到了確切的消息,冰若蘭這一次勢在必得,一定要讓冰藍月被趕出皇宮,最好還被賜死。

    冰藍月冷冷的睨了冰若蘭一眼,既然她喜歡作死,她不介意讓冰若蘭作個夠,平靜的說,“的確是別人咬的,不過不是男人,而是個死人!”

    眾人聽見這話,頓時吸了一口涼氣,目光里頓時流露出了更多看好戲的光。冰若蘭更是冷笑了起來,看著冰藍月說道:“姐姐這般說是要說有一個死人半夜咬了你一口嗎?本宮看見了鬼怪?”

    “當然不是,只不過現在那個咬我的人已經成了死人,她還知道是誰殺了她!”冰藍月的目光里帶著一抹陰狠,直勾勾的盯著冰若蘭,讓人頭皮發麻。

    她不知道,此時自己的神色有多么的可怕,讓人真的覺得冰藍月是真的想要把冰若蘭給殺了。而冰藍月根本不掩飾自己對冰若蘭的殺意,忽然嘴角一彎帶起一抹格外不寒而栗的笑容。

    “那你倒是說說究竟是誰咬了你,而且還被人殺了!”冰若蘭不信自己今天還會讓冰藍月逃脫,女子的清白最是受不得懷疑,一旦坐實,冰藍月就會被騎木驢游街示眾然后被浸豬籠。

    如果自己仁慈一點給她一個體面的死法也會是一杯毒酒,然后讓她永遠不能葬在家族的墓地里,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笑柄談資。

    看著冰若蘭眼里的笑容越來越得意,冰藍月只是無所謂的淡淡一笑,眸光里帶著一抹嘲諷說道:“是春兒,臣女與春兒是一對磨鏡,彼此相愛以慰藉內心的枯寂。”

    她一語一出,如同在所有人的頭頂打了一記悶雷,震驚的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這真的是皇朝有史以來最大膽的女子。

    磨鏡是女子與女子之間的隱秘情愛,多發生于比困在閨閣之中的千金小姐以及的丫鬟的身上,她們每天被困在一方小小天地,見識的人有限,只能將自己所有的情感寄托于身邊最親近的人身上,漸漸的也就有了感情,甚至越來越變態。

    雖然皇朝對磨鏡很是寬容,也不會因此獲罪,但是說出去也還是會讓人閑言碎語,所以沒有誰敢在眾人面前承認自己是磨鏡。

    冰藍月今天的話不止是讓宮里的人震驚,就連宮外也將會不脛而走,她一時間就成了整個京城的熱門人物,更是各位閨閣小姐崇拜的對象,敢愛敢恨甚至為了所愛而隱忍復仇都是后話了。

    “冰夌,你說的可是真話?”皇帝的臉上也難以掩飾的吃驚,冰藍月這樣說了出來,頓時讓他有些接受不了。

    “如今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皇上覺得我會拿一<!--中间广告位置-->個死人開玩笑嗎?另外,我并不是放什么封口咒的人,恰恰這封口咒是殺害春兒的幕后真相放的,昨天夜里春兒已經托夢給我了,我有方法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冰藍月一雙目光篤定的看著眾人。

    這時,原本一直旁觀的太后終于開口了,緩緩的走了過來,身后跟著一眾的宮女說道:“你有什么方法證明?”

    冰藍月眸光一閃,看向了巫師,這個涂著黑紅這唇彩,雙眸有些血紅的女子,想來卸妝之后應該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說道:“這要請巫師大人,剛才拿到的符咒點燃,然后就可以立見分曉了!”

    巫師被冰藍月的話弄得不明所以,可是面上卻決不能反駁,將剛才的符咒拿了回來,找來一個火盆,點燃之后投入其中。

    這時神奇的事情出現了,火苗漸漸將紙張吞噬,可是有些地方卻根本沒有被燒化還是原來的模樣,然人覺得十分詭異。

    巫師將那些沒有燒化的紙片拿了起來,發現是一個個的字,頓時大驚失色,按照順序排列分別是“冰若蘭投毒殺我”幾個字。

    頓時,大家都面色長白,一雙眸子里透著害怕的光芒,一步一步的向后與冰若蘭拉開了距離,甚至連皇帝都松開了抱住冰若蘭的手臂。

    “不,這不可能!我沒有殺她,我是想……”冰若蘭慌了,看著面前那幾個小字,根本恐懼得說不出話來。

    在冰藍月的眼里,冰若蘭玩的不過是些小智商,她不喜歡和冰若蘭計較,因為這樣會拉低自己的智商,可是現在的她絕不會再留情了,春兒的死像她至今都記得,每夜都會夢見春兒哭泣的模樣。

    雖然,春兒哭起來真的很丑,圓圓的臉蛋皺成了一團,可是她永遠是冰藍月最喜歡的姑娘,也是唯一一個在自己沒有人在意的時候真正關心自己的人。

    她的目光越來越冰冷,眸子里帶著淡淡的冷意說道:“你是想殺了我,可惜我的春兒幫我吃了那碗皮蛋粥,所以這一次你又用符咒來陷害我!”冰藍月將她不敢說出來的話全部說了出來,面容平靜地讓人覺得恐懼。

    原來,冰藍月不死不計較,而是等著冰若蘭自投羅網,她不會捕風捉影讓冰若蘭忌憚自己不再動手,而是讓她自己再一次對自己下手,然后毫不手軟的將她打入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皇上,太后!”冰藍月忽然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三個頭說道:“如今真相已經明了,還請二位定奪!”

    冰藍月的聲音帶著悲泣,可是眸光里帶著一抹倔強沒有一滴眼淚流出來。比起痛哭更是讓人敬佩,讓人感動。

    蘭芳殿里,冰若蘭看著面前的毒酒,心中惱恨掀翻了面前的一切,而遠處一個女子緩緩的走了進來,她一身白衣,頭上帶著白色的絹花開口說,“時辰到了,我給你換了一杯毒酒,藥效比附子還要快!”

    “冰藍月,你終于贏了!”冰若蘭看著一身白衣的她,哈哈大笑了起來,想不到自己欺負了一輩子的姐姐居然會親自送自己到黃泉路。

    “我不是你認識的冰藍月,她已經被你的石頭給砸死了,現在的我不過是一個從異世而來的冤魂而已。”冰藍月微微將眸子聚焦在冰若蘭的臉上,平靜的臉龐沒有一絲波瀾。

    “你……”冰若蘭看著冰藍月的表情,心里害怕的后面的話說不出來,看著冰藍月越走越近,那壓迫的氣息就快要讓她窒息。

    “因為我不是冰藍月,所以我對你的所作所為一忍再忍,不過你太高估的我忍耐力了,我在這里認識的第一位朋友就這么被你給殺了,你認為我還會坐以待斃嗎?”冰藍月的目光陰冷,如同惡鬼一般將自己最怨恨的怒意發泄出來。

    冰若蘭往后退了兩步,可是冰藍月就會往前逼近三步,直到冰若蘭退無可退,身體已經被她打碎的花瓶碎片割傷,流出了鮮血,痛苦的說道:“別過來!別過來!”

    “你害死了兩條人命,而我一直想著的是惡人有天收對你一忍再忍,如今看來我就是老天派來收了你的那個使者,安心的上路吧,下輩子做個好人!”冰藍月將自己的眼眸移開,再沒有什么怨恨的情緒,緩緩的轉身走了出去。

    緊接著,門口的太監就走了進去,屋里傳來了冰若蘭的喊聲說,“冰藍月不是冰藍月……”

    據說,蘭妃時的時候雙木圓瞪,渾身是血口中念著的只有一句冰藍月時惡鬼,事實的確如此,冰藍月對敵人比惡鬼還要殘忍十倍。

    “春兒,我給你報仇了!”冰藍月站在春兒的墳前,眸光里終于蓄滿了淚水,緩緩滑落讓人心疼,而身后一個同樣白衣的男子出現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