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對待敵人絕不手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君莫離沉默,冰藍月很聰明,只不過總是懶散愛裝糊涂而已,這些事君莫離知道她一眼就看出來了,可是冰藍月身為自己喜歡上的女人,他不忍心讓冰藍月沾染血腥。

    “告訴我,否則以后你就別來見我!”冰藍月冷聲的威脅,君莫離只能無奈的將袖子里剛剛得到的密報交給了冰藍月,附帶著還有一包與春兒中毒一模一樣的毒藥。

    冰藍月拿著事情的答案,眸光里的冷意漸漸變為了一種嘲諷,自己終于是成了東郭先生了嗎,捂暖了一頭狼,卻讓狼咬了自己一口。

    “藍月,有事你就?找太皇太后!”君莫離看著冰藍月沒有半絲留戀的抬腳就走,臉上露出了心疼的神情,眸光里閃過一絲堅定。

    她的腳步頓了一下,卻沒有回頭,走上了回宮的馬車,直到冰藍月回宮之前一切都很平靜,冰藍月睡的寢室之中太后特意妝點了一番,生怕冰藍月觸景生情。

    “太后娘娘體恤,臣女特來謝恩。”冰藍月恭敬的跪在地上,一張臉平靜如初,只是心境早已換了另外一番光景。

    太后親自走下云階將冰藍月扶了起來嘆息說,“哀家已經將這件事的所有人犯賜了毒酒,你的氣該消一消了。”

    冰藍月漸漸抬起眸子,忽然由跪在呃太后的面前,低著眸子對太后說道:“請太后收回成命,臣女已經死了一個丫鬟,不想在宮里在平添冤魂。”

    聽見冰藍月的話,太后頗為意外,那天看家過冰藍月發怒的人也是同樣的想法。那時候大家都以為冰藍月不會善罷甘休,而如今她卻想息事寧人?

    “你可是想好了?”太后試探性的開口,見到冰藍月的眸子依舊平靜如初,讓人一時之間摸不透。

    冰藍月微微垂眸,溫順的開口說道:“臣女想好了,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斤斤計較?”

    “可是這當中可可都是毒殺你丫鬟的兇手。”太后的目光看著冰藍月,隱隱透著不悅。冰藍月這種善心是姑息養奸,是最不可取的一種同情。

    “但她們也是一個人,為了生存而已。”冰藍月用盡一切的無辜和天真扮演好一個慈悲的角色,目的只是為了讓某個現在還坐立不安的女人放松下來。

    第一次她放過了她,覺得她因為身份可憐而處處與自己作對,哪怕殺了自己身體的主人也選擇原諒,第二次她明明陷害,冰藍月卻還是很大度,覺得賤人有天收。可是這一次冰藍月絕不會做包容一切的圣母,血的教訓正**裸的擺在她的面前。

    如果不是冰藍月的自己的股息,就不會有今日春兒的悲劇,如果不是自己那一份連敵人都同情的慈悲,也不會讓自己如今如此后悔。

    “好吧,哀家就見他們流放好了!”太后嘆息了一聲,眸子里的光亮漸漸暗淡,冰藍月的做法實在是太讓她失望了。

    因為春兒去世的緣故,冰藍月的一等丫鬟少了一個,她順理成章的將媚娘改名媚冬帶進了宮里,靜靜的等待著那位兇手的伺機而動。

    “聽說了嗎?皇上昨晚在將軍府小姐的房間里待了好久!”一個丫鬟竊竊私語,將今天一早聽見了新鮮事講給別人聽,頓時就有人悄悄的圍了過來嘰嘰喳喳。

    這時的冰藍月正在前往太皇太后宮里的路上,聽進了宮女們小心的流言,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容,不著痕跡的走過。

    宮女們并沒有注意,那個穿著嫩黃色對襟襦裙的女子正是她們口中昨日的主角,一個個津津有味的說著。

    冰若蘭的宮里,摔碎了一個茶盞,眸光里帶著憤怒說道:“可惡!皇上最近越來越頻繁了,這是也要將她納為妃子的樣子嗎!”

    面前從將軍府帶來的陪嫁宮女小心翼翼的將冰若蘭手里的水漬擦洗趕緊,說道:“娘娘,如今那賤人還不知道收斂,立刻再去找嬤嬤尋一個對策?”

    “你去吧,順便把我盒子里的金鐲子拿一個給她,看看她還有沒有別的法子,讓冰藍月生不如死,現在我覺得讓她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冰若蘭咬著牙,上次居然毒死的是春兒,難解她心頭只恨。

    就在宮女小心翼翼的走出蘭芳殿的的門口的時候,其實早有無數雙的眼睛盯上了她,七拐八繞之下來到了一處荒涼的宮苑。

    這里是皇宮之中年老宮女的養老之所,從氣氛上感覺格外的凄涼,院子里開得正好的花草多了幾分朝氣,可是偏偏就是這么精致打理的花兒,透露了這院子里的主人們平日里孤寂的生活。

    “玉嬤嬤,我是<!--中间广告位置-->蘭妃娘娘的宮女蕊兒。”門外,蕊兒敲了半天的門也沒有聽見回應,正在猶豫之間,之間玉嬤嬤從外面走了進來。

    “你們主子又要到我這里來討主意了嗎?”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老宮女,頭上的花白的頭發梳的一絲不亂,一雙眸子帶著和藹的笑意,任由蕊兒將她扶進了屋里。

    蕊兒將冰若蘭交代的金手鐲套在了玉嬤嬤的手腕上,笑著說,“是啊,我們娘娘正想跟你要點新的主意呢。”

    說著,蕊兒還親自給玉嬤嬤倒了一杯茶,臉上帶著笑容,格外的恭送。

    看著手上的金鐲子,玉嬤嬤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湊到了蕊兒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啟稟陛下,蘭妃娘娘中邪了!”在冰藍月的院子里與媚冬正在你儂我儂的皇帝,聽見蘭妃中邪,眉毛擰了起來。

    “中邪找到巫師就好,來告訴朕做什么?”他的眸子里隱隱透著不悅,如果不是母后要求自己每倆天就要去冰若蘭的寢宮里過夜的話,他寧可天天和媚娘呆在一起。

    “回稟皇上,巫師來過了,可是太后娘娘吩咐小人趕緊的來請皇上。”那太監說得焦急,可是卻又不敢靠著門口太近。

    這時,屋里的房門打開了,一個帶著媚態的女子悄悄的退下了,隨后皇帝走了出來,臉上帶著一抹異樣的紅光說道:“走吧,朕瞧瞧去!”

    皇帝一走,冰藍月就從的里屋出來,媚冬立刻福了福身說道:“小姐,現在魚兒已經上鉤了。”

    冰藍月面對媚娘諂媚的表情,只是平淡的掃了一眼,隨后說道:“少說話多做事!”

    說完,冰藍月轉身走進了屋里,輕輕的從梳妝盒里拿出了藥粉,默默了盯了好久。

    蘭芳苑內,冰若蘭頭發披散,一雙眼睛的烏黑,嘴里說著胡話,看見皇帝出現立刻就嗚嗚嗚的哭了起來說,“皇上,皇上!”

    除了這兩個字,她再也說不出其它,一雙眸子含著淚,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宮女們立刻將冰若蘭扶了起來行禮,皇帝打了手勢,親自將蘭妃抱在懷里說道:“蘭妃究竟是中了什么樣的邪祟?”

    “回陛下,是封口咒,似乎娘娘知道了對方什么事情,所以才被下了封口咒,可是因為娘娘有鳳凰護體這才有了這番的動靜。”巫師面不紅氣不喘,偷偷看了一眼皇帝的臉色,語氣淡淡的開口。

    在宮里,巫師僅次于皇后的存在,是專門超度亡魂以及保護皇室的重要人物,由巫女從八歲進宮時開始培訓,十八歲時成為巫師,二十二歲就得退休,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

    只要有皇帝,就會有巫師,每一朝的君王都不敢怠慢巫師的存在,相傳曾經有一位君王怠慢了巫師,道導致了京城連續半年的瘟疫,令人談之色變。

    “那可有什么方法解咒?”皇帝輕輕安撫身旁的冰若蘭,目光帶著審視。

    只見巫師從袖子里變戲法一般的掏出一道符咒說,“皇上,這是尋咒符,只要燒了它就能找到封口咒的地方,不過微臣需要皇上的龍氣護法。”

    “你動手吧,朕就在旁邊!”說完,巫師已經開始了動作,只是片刻之間,符咒就化為了灰燼,只見符咒的煙灰被巫師嘴里的烈酒一碰顯示出了字來,立刻讓大家大驚失色。

    “慈寧宮”三個大字格外的刺眼,那里可是兩位太后的住處,在那里出現了封口咒難道是太后或者是太皇太后干的?

    皇帝不敢多想,卻沒有人注意到冰若蘭原本恐懼的眸子里流露出一抹冷意,然后繼續趴在皇帝的懷中低低呻吟著,似乎很痛苦。

    當太后在外間聽說巫師占卜出來的地方是慈寧宮時,眉心也皺的老高,究竟是誰在慈寧宮做這樣骯臟的勾當!

    整個慈寧宮有總共三百多間屋子,共計六十個大小不同的院子,都是用來讓先帝的后妃們居住的地方,除了太皇太后以及太后之外,還有太妃,太嬪,太昭儀各種妃子不下三十人。

    如今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帶著冰若蘭到了慈寧宮,一片的翻箱倒柜,惹來了各位太妃們的憤怒,卻又只能任由他們翻找,終于在冰藍月的院子里找到了所謂的封口咒。

    “冰夌,這是怎么回事!”皇帝看著手里的符咒,知道一定是有人陷害冰藍月,可是還是很嚴厲的詢問。

    冰藍月懶懶的抬了眼皮,說道:“皇上問我,我可不清楚,你們什么時候見我我有這個東西了?”冰藍月膽大的詢問周圍自己服侍的宮女,大家都是搖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