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皇帝的心思很難猜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冰藍月扯了扯嘴角,有點艱難的開口說道,“皇上我還小,不考慮這個問題。”

    皇帝的眼里透著失望,垂下眸子一臉的無辜說,“我還想讓你給我出出主意,現在看樣子是沒戲了。”

    “皇上,你剛剛才娶了蘭妃,又看上誰了!”冰藍月震驚了,看了一眼皇帝的身材,心中想著這短命的小身板,吃得消嗎?

    他明顯被冰藍月直言不諱的話給嚇住了,一雙眸子里透著無辜說道:“那兩個妃子都不是朕想要娶的,是太皇太后和太后的意思。”

    冰藍月翻了一個白眼,合著弄了半天,皇帝對冰若蘭根本就不感興趣啊,想來著冰若蘭還真是可憐,以為皇帝是真心實意的呢。

    “那么皇上,你是看上誰了?”冰藍月心里暗暗腹誹,只要不是看上她誰都好說啊!

    皇帝的臉上面露男色yu言又止,冰藍月立刻震驚的看著他說,“不會是喜歡上男人了吧!”

    一聽這話皇帝立刻就急了說道:“怎么可能,朕沒這么……”

    他吞了一下口水,目光躲開了冰藍月的探究,隨后怯怯的開口說道:“朕看上了一個青樓女子。”

    “什么!”冰藍月頓時就炸鍋了,皇帝可以喜歡小家碧玉,可以喜歡大家閨秀,就是不能喜歡青樓女子啊!這年頭講究的就是門當戶對。

    青樓為賤籍皇帝是皇族,這根本就不能通婚,是明確有法律的。就是皇帝不做了,他也是皇族,也是不能娶青樓女子為妻的。

    如果是小家碧玉倒是可以將她放進貴族之中收為義女然后進宮,因為驗身等事情可以順利通過,可是青樓女子就是連最基本的驗身都過不了。

    “皇上,你瘋了么?”冰藍月一副正經的表情,然后冷冷的開口,看見皇帝很認真的搖了搖頭,頓時心里拔涼拔涼的。

    如果皇帝不是瘋了,那么她無法解釋今天出去了才最多兩個時辰的皇帝忽然間變了心,喜歡上一個青樓女子,還這么風風火火的跑來問自己。

    “朕是認真的,我已經把她救了下來,現在我想找一個地方給她安置,所以把她送到將軍府你的院子里去了。”皇帝一邊說,一邊看著冰藍月的反應,果然在聽說送到將軍府之后,那張臉頓時就充滿了震驚。

    “你送去將軍府做什么!”冰藍月被皇帝弄了個措手不及,再一次想到了你不去找事,事情都回來找你這句話。

    皇帝看著冰藍月的反應,又將冰藍月往自己樹林里帶了帶說。“我想著以后要是想去見她,就用去見你的名義,這樣我就可以瞞天過海了!”

    冰藍月的嘴角走出了一下,對這皇帝冷悠悠的說,“好一個瞞天過海啊,到時候關于我的流言恐怕就是滿天飛了吧!”

    “你放心吧,如果你喜歡,朕可以給你很多東西!”皇帝的臉上寫滿了認真,也讓冰藍月讀到了瘋狂兩個字,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一見鐘情這一說?

    她連連擺手,臉上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說,“免了吧,我還想多活幾年呢。”說完,冰藍月走了出來,重新回到大家的視線。

    因為忐忑,冰藍月第二天回到了將軍府,看見了那個被皇帝買回來的“心上人”。當冰藍月第一次見她的時候,看見的是一雙柳葉眉下帶著媚眼如絲的眼睛,櫻桃小苦一張一合,一張鵝蛋臉格外的白皙,一看就是典型的傳統美人。

    “你叫什么名字?”冰藍月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開口詢問,手里的茶杯輕輕的觸碰,發出一聲悅耳頓的聲音。

    “回小姐的話,奴婢叫做媚娘。”女人偷偷看了一眼冰藍月,然后忙匆忙的回著,顯然還不怎么熟悉大府里面的規矩。

    “媚娘?的確帶著幾分媚態,不顧這樣的姿態決不能被太后看見,不然你的這小命怕是保不住了!”冰藍月的牟牧低垂,語氣格外的平淡,卻帶著濃濃的警告。

    “是!”媚娘似乎對這句話早已熟悉,一雙眸子里平靜如初,絲毫沒有慌亂的意思。

    冰藍月見她這樣一幅模樣,不安的揉了揉眉心,讓她把這么一個如同定時炸彈的女人呆在身邊,她心里一百二十個不愿意,一雙眸子逼了起來說道:“皇上叫你寫信給他,筆墨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你趕緊去吧。”

    聽見冰藍月說皇帝,媚娘的眸子里立刻露出了歡喜的神情,揚起的嘴角格外的刺眼,讓冰藍月隱隱透著一時不安。但她又不能用這份不安拒絕給皇帝送信,只能一邊看著面前緩緩動筆的女人,一邊嘆息了一聲。

    冰藍月一回宮,皇帝幾立刻拉起了她的手到了一處偏僻的地方,冰藍月將信件交給了他,看著皇帝激動歡喜的表情,她皺了皺眉。

    “她寫了什么,你這么高興!”看著別人這么興<!--中间广告位置-->奮,冰藍月生出了打擊的心態,眸子里帶著一抹打量往前瞅了瞅。

    皇帝忙把自己手里的信件往身后一藏笑說,“沒什么!你別鬧……”

    “我沒鬧,你讓我瞧瞧,就瞄那么一眼!”冰藍月心里越發的好奇了,年輕人談戀愛是個什么樣子啊,古代的情書啥樣?

    就在你爭我奪之間,一個黑色的影子看見了這一幕,幾乎快要絞碎了自己手里的手絹,眸子里帶著憤怒的光,恨不能沖出去將兩個人的臉都給抓破。

    時間,轉眼過去了六天,冰藍月每天都幫皇帝做著信使。因為每天皇帝的頻繁出現,冰藍月的身后也出現了許多的流言蜚語,她很想澄清,可是因為皇帝的懇求只能忍了又忍。

    直到,春兒的死去……

    看著春兒的尸體,冰藍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春兒的七竅流血,口比中的血甚至是黑色,一看就知道是中了劇毒而死,且毒性猛烈,讓冰藍月都來不及催吐。

    “是誰!我究竟和這里有什么仇,要對我的丫鬟下手!”冰藍月對著房間里的一眾人怒吼,此時哪怕她身在皇宮,也已經失去了理智。

    一直以來,冰藍月都是敵若犯我我便退讓的想法,只想得饒人處且饒人,而如今換來的結果是什么,竟然是自己醒來之后見到的第一個丫鬟離自己而去,那種傷心事無法言語的痛苦。

    “小姐,您冷靜下來,太后正在過來的路上。”清秋拉住了冰藍月,她的頭發散亂,看著冰藍月紅著眼睛,似乎要把一切都燒盡一般的模樣,身子微微顫抖。

    早晨,冰藍月還未起床,就有膳房的人把冰藍月昨天選定的早膳端了來,一切都是很平常的模樣,直到春兒喝了膳食中的那碗皮蛋瘦肉粥。

    “我不聽,都給我滾出去!”冰藍月已經憤怒到了極致,一雙眸子更是冷得駭人,咬著牙身子如同從冰窖拎出來一般渾身在顫抖。

    她摔碎了自己面前的一切,讓后靜靜的蜷縮在角落里,一點一滴的回憶著自己穿越之后的每一件事,心從空虛漸漸的被各種算計填滿。

    冰藍月不想在這個世界上沾染上鮮血,可是別人卻從她的手里奪走了自己親愛的人的生命。上一世的她做著乖乖女,做著好公民,換來的是這一世的重生。

    可是如今她依舊想要做個乖乖女,做個不問世事的人時,老天卻已經給了她一個沉重的打擊。冰藍也想通了,這里是人吃人的地界,如果自己不把敵人消滅,對方就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對自己變本加厲。

    門裂開一條縫隙,昏暗的房間里,裂出一片光亮,冰藍月抬著頭,看著走進來的貴婦人,那是太后焦急的臉,將冰藍月扶了起來說道:“藍月,你放心!哀家一定給你查出來!”

    “太后不必了,藍月不想追究了,只想帶著春兒的遺體出宮安葬。”冰藍月在憤怒之后出奇的安靜,讓人看著格外的不寒而栗。

    看著冰藍月平靜的表情,太后不敢再多說什么,一雙眸子里透著隱憂,最后只能答應讓冰藍月回家七日。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往生門而出,這就是以前只聽過門,是專門給死人走過去的地方,門上地板上包括墻上都用朱砂刻著紅色的符咒,給人一種神秘的壓抑感。

    走出皇宮的那一刻,冰藍月看著春兒的棺木,心里默默的說道:“春兒,你等著我絕不會讓殺了你的人逍遙法外的。”

    冰藍也咬著牙,一雙眸子里透著冷意,在一處可以眺望整個京城的山坡上將春兒下葬,并且剩下的七日都在廟宇之中。

    第八天一早,也就是太后要接冰藍月回宮的日子,冰藍月特地早早的出府,到了與君莫離約好的地方。

    原本看見君莫離會一臉各種豐富表情的冰藍月,此時看著他的臉卻是格外的僵硬,如同一張死人的臉一般,讓君莫離忍不住將她擁進懷里。

    冰藍月沒有反抗,而是沉默的看著前方,隨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君莫離松開她的時候,冰藍月說道:“我讓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樣了?”

    君莫離的眸子里透著擔心,抓著冰藍月的手,溫柔的說道:“這件事我幫你解決!”

    “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誰是投毒的人了!”冰藍月的目光凌厲,將君莫離的每一個動作眼神都看在眼里。

    他抓住冰藍月的手,一字一句格外認真的說,“藍月,我會保護你,在這一次是我疏忽了,所以由我來動手。”

    冰藍月聽見他的話冷笑了一聲,隨后將目光蒙上一層寒霜說,“我的事情我要親自解決,你能幫我的就是告訴我春兒的毒叫什么就好,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那毒藥原本是沖著我來的嗎!早膳如果當時是我選中了那碗皮蛋粥,我想現在我才是躺在西山上的尸體!”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