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喜歡的就要去爭取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不看,沒心情!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冰藍月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用手撐著腦袋一動不動的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小姐,你喜歡什么我們才能去膳房端菜啊,還有很多東西都需要自己去爭取,你是不是喜歡上誰了?”看著冰藍月的模樣,清秋忍不住開口詢問,因為這和傳說中的相思病真的很像。

    “你說什么!”冰藍月原本沒精打采,聽見清秋的話忽然就來了精神,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嚇得清秋一愣。

    “小姐,奴婢知錯了!”清秋被冰藍月的話嚇得回神之后立刻跪在了地上,心想著自己不應該問小姐這么隱晦的問題,恐怕小姐是怕損了她的閨譽。

    “你快起來,我不是要怪你,我是聽你說什么要爭取!”冰藍月將清秋扶了起來,這時候春兒正在給冰藍月帶發簪,偏偏冰藍月又動來動去。

    “是啊,小姐如果希望做什么,就應該去爭取一下啊!”清秋聽見冰藍月不是要怪罪自己,心里松了一口氣。

    冰藍月顧不上春兒給她梳頭,直接就沖了出去,風風火火的動作連春兒都跟不上,只能喊了兩聲之后抬腳去追。

    她一路到了慈寧宮的正殿,然后徑直走到了太后寢殿的門口,看了一眼周圍的兩個宮女,見她們沒有阻攔的意思,心里更加斷定自己的判斷。

    掀開簾子,冰藍月走了進去,太后似乎剛剛才起床,頭上的一頭花發還沒有梳好,用白色的綢帶綁在腦后,發絲很柔順的放在自己的身后。

    “太后娘娘,臣女解開你的謎題了!”冰藍月顯得很興奮,好久都沒有這種成就感了。

    “哦,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出這個啞謎給你猜嗎?”太后懶懶的抬起眸子,眼中似乎還帶著疲憊。

    冰藍月搖了搖頭,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被太后出這么一道啞謎,忙說道:“臣女不知,還請太后示下。”

    “你回去自己想一想吧,我們倆原本沒有交集,是因為誰而聯系上的?”看著冰藍月一臉困惑的痛苦模樣,太后出言提醒。

    冰藍月一路上都想不明白太后的意思,因為太過于專注所以連春兒追上來跟在身后都不知道。

    吃過早膳,冰藍月不能再蒙在宮里不出去了,換了一身男裝,又讓春兒給自己重新梳好了頭發,準備出宮去走走。

    “小姐,你早說你要出宮我就直接給你梳成男裝了,何必又把發髻踩了呢。”春兒看著額冰藍月剛剛梳好頭發又坐到了鏡子前,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沒辦法,我也是臨時起意,又不能穿著女裝去宮外,只能辛苦你了。”冰藍月拍了拍春兒的手臂,這丫頭很貼心。

    春兒嘴上嘟囔著,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格外的麻利,幾下子就把冰藍月的珠花以及打擊拆了下來,將她的請示完成男子的發髻。

    冰藍月拿了一把扇子,腰間配上一枚青紋云佩,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繡暗紋的長袍,透著一股子貴氣非凡。

    正在冰藍月準備出門的時候,一個小太監也如約而至,冰藍月愣了愣神說道:“你不會又要和我一起去吧!”

    太監恭順的點了點頭,悄悄的看了冰藍月一眼說,“太后娘娘吩咐過小的,一定要緊緊跟在小姐的身邊,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好吧,好吧!既然太后有旨那你就跟著好了。”冰藍月睨了皇帝一眼,隨后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宮。

    在馬車里,冰藍月見到宮門漸漸遠了,這才開口說道:“明明有人已經在追殺了你了,怎么你還想著出來!”

    “沒辦法,我已經很久沒有扎針驅毒了,所以這一次必須冒著風險出來。”皇帝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青灰,讓冰藍月皺了皺眉心。

    “那你快去快回,我不會等天黑就回去的!”冰藍月抿了一下唇,說話的語氣也溫柔了許多,想著對一個已經病入膏肓的人不能太過于兇悍了。

    冰藍月幾天沒有出現,心里憋悶的厲害,想著太皇太后的話,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逸王府,剛準備抬腳過去,就被一個巨大的力量拉近了昏暗的巷子里。

    “君莫離,你做什么!”冰藍月怒吼了一聲,可是對方卻依舊么沒有放手的意思,讓她皺緊了眉心。

    “我還沒問你準備做什么呢!”君莫離抓住冰藍月的手腕,看著她的目光透著一股子憤怒。

    “我準備做什么關你什么事啊,你忽然這樣抓著我當心我喊人了!”冰藍月根本不明白君莫離一副要吃了自己的表情究竟是個什么意思,眸子里透著冷意。

    君莫離冷笑了一聲,弄了半天,原來冰藍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生氣,還在這里問自己為什么會生氣。

    “你難道……”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君莫離就看見了冰藍月手上的鐲子,目光高更是更加的寒意森森。

    冰藍月順著他的目光往去,那是逸王送給她的鐲子,應該是今天換女裝的時候帶上的,可是因<!--中间广告位置-->為忽然要出宮所以這才忘了取下來。

    “你怎么會有他的鐲子!”君莫離將冰藍月手里的鐲子擼了下來,就準備扔出去,還好冰藍月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將它搶了回來。

    “你不準碰我的東西!”冰藍月憤怒的吼了一聲,然后將鐲子小心的護在懷里,好像很怕君莫離再動手搶似的。

    君莫離看著冰藍月守護這個鐲子就像是守護自己孩子一樣,臉上立刻露出了受到傷害的神色,苦笑著說道:“想不到他送給你的鐲子你會這么在意,而我送給你的耳環你卻連看都不屑一眼。”

    “那時候我是不識貨,現在你要是送給我的話我也會要的!”冰藍月看著君莫離一副受傷的表情,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這才柔和的語調開口。

    “不用了,那對耳環我已經扔掉了,反正你也不稀罕!”君莫離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嘲諷,隨即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冰藍月知道這時候的君莫離正在鬧別扭,也懶得理他,準備往巷子外面走,卻才走了兩步就被拉了回來。

    “你去哪!”君莫離的聲音透著冷意,看著冰藍月那張無辜的臉充滿了憤怒。

    他不顧姑母的反對要求娶冰藍月為妻,而這個女人好像一點都不知道,難道祖母沒有告訴她自己已經快要走火入魔了嗎!

    看著他拉著自己手臂的手,冰藍月懶懶的說道:“廢話,我當然是繼續逛街了,難道要在這里和你傷心難過?”

    君莫離聽見冰藍月的話,心里好像松了一口氣目光里帶著無辜說,“那帶上我!”

    “不帶!你這人莫名其妙的發脾氣,我可不想要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定時炸彈!”冰藍月白了君莫離一眼,隨后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君莫離看見冰藍月決絕的目光,忽然將冰藍月抱了起來說,“沒有我在你那里也不許去!”

    他的聲音格外的霸道,眸子里的光亮也異常的熾烈,讓冰藍月措手不及,使勁的捶打著君莫離的后背吼道:“你給我放開!快點放開我!”

    君莫離受不了冰藍月的捶打,將她放了下來緊緊將她逼到墻角說道:“冰藍月,你聽清楚!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

    冰藍月愣住了,她從沒有見過君莫離這么霸道認真的模樣。那雙眸子就像是被月光映襯下的漆黑水潭,看一眼就讓人忍不住深深淪陷下去。

    他的唇在自己的眼前被放大,一張一合之間每一個字夾帶的氣息都讓人心里一陣悸動。緊張的感覺讓她的能夠感覺道自己的心跳,耳邊還有君莫離話語的久久回旋。

    “君莫離,我不懂你的意思!”冰藍月垂下眸子,其實她是懂的,可是她不敢去相信,因為這個男人的嘴巴太賤了,總是能夠氣死她。

    “冰藍月你看著我!”君莫離輕輕的捏著她的下巴,一雙眸子越發的深沉繼續說,“你真的不懂嗎?如果不懂那我問你……”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唇已經附上了冰藍月的唇瓣,撬開了她的貝齒,第一次深入的吻著她的唇,然后一點一點將她口中的甘甜滋味與自己的交融。

    “如果你不懂,剛才為什么沒有拒絕我!”君莫離的眼睛里帶著濃濃情yu,聲音有些沙啞帶著一種男人獨有的磁性。

    冰藍月沉默著,看著君莫離的眸子,她慌了大腦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去面對,她真的對君莫離動心了嗎?

    “你不說也沒關系,我可以等你,如果你一天不說我可以等一天,如果你一輩子不說我就等一輩子。”他說得認真,冰藍月卻恍若未聞,怔怔的看著他漸退漸遠。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冰藍月漸漸的回神,整個身體都猶如被人抽掉了力氣一般,無力的看著天空,怔怔的自言自語說,“難道喜歡一個人就會變成一個瘋子嗎?喜怒無常,朝令夕改!”

    冰藍月一邊說,一邊卻苦笑起來,實際上她說君莫離的同時,也是在說自己,上一世談戀愛為什么沒有這樣的感覺,雖然緊張過,可是沒有這么緊張,雖然疼通過卻好像沒有這樣的疼痛,真的是自己的變了嗎?

    帶著無數的疑問,冰藍月也得到了太皇太后的答案,太后之所以要讓她大殿的院子里站了一次又一次就是要告訴冰藍月有些事情需要自己親自去爭取確認,而自己沒有猜對的另一半是,那個人喜歡自己,而她卻不知道。

    或者說,在逃避吧……

    冰藍月嘆息了一聲,覺得自從穿越之后自己的心情越來越復雜了,不想以前三點一線那么的單純,如今著古代的世界讓人有點吃不消,眸子里帶著無奈不已的光芒,看向了遠處正在走過來的男子。

    “臣女參見陛下……”冰藍月的禮還沒有行完,就已經被皇帝給抓住了手腕往一處宮苑拖去。冰藍月一邊跟著他走,一邊被宮人們的目光注視,渾身的不自在。

    “冰夌,你有心上人嗎?”皇帝一臉的認真,冰藍月措手不及,乖乖她絕對一點都不喜歡短命病秧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