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入宮盤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冰藍月看了一眼皇帝,緊張道:“他都要來殺你了,你還叫他表舅舅!”

    “如果表舅舅真的要殺我,恐怕就不會出現了。”皇帝的臉上復雜,他對于君莫離的感情是復雜的。

    表舅舅十二歲時,他剛剛出生,表舅舅二十四歲時,他才十二,他們是一個屬相,同月同日生,天象官曾說他們是兩個太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要殺你們的不是我,又是那幫人要栽贓!”君莫離的目光帶著殺氣,語氣格外的平靜,讓人覺得格外的冷。

    “如果是栽贓,你干嘛現在對我們殺氣騰騰的!”冰藍月吞了一下口水,可是想想如果君莫離真的想要殺人,她們倆還能在這里說這么多話嗎,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君莫離聽見冰藍月的話,這時才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一抹局促說,“我是被那些可惡的縮頭烏龜給氣的,有本事他們就應該光明正大的來!”

    “君莫離,你光明正大嗎?”冰藍月瞇著眼睛,看著面前義正言辭的君莫離,一副打量的樣子。

    “當然!我會讓他自己心甘情愿的放棄皇位。”君莫離指著皇帝,一雙眸子帶著傲視天下的光芒。

    冰藍月雙手環胸,看了一眼天色,得趕緊啟程才行,不然等會兒趕不及宵禁之前回到宮里了。

    “皇位是那么讓人貪戀的位置,誰會輕易愿意讓出來!”冰藍月冷笑了一聲,眸子里對君莫離的話根本不信。

    “會的,如果我能保證你們母子的安全!”君莫離一邊說,一邊看向了皇帝,見到他的沉默,又收回了目光。

    一將功成萬骨枯,何況是君王的位置,冰藍月不相信君莫離的兵不血刃這句話,只是默默的走著路。

    君莫離安排了馬車,也給皇帝順利的找了一套太監的衣服,一路上都還順利,可是到了宮門口,還是被攔了下來。

    “這個太監必須要驗身!”守門的侍衛看著面前的皇帝,冷冷的說了一句。

    冰藍月一聽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在這里也設了一道卡子,想趁亂殺了皇帝嗎!

    “這可是太后娘娘派給我的太監,你們不怕太后娘娘怪罪嗎?”冰藍月冷了臉色,如果這時候被驗身即使不被殺,皇帝私自出宮的事情也會被鬧得沸沸揚揚。

    “不管是誰,微臣都必須保證皇上和各位皇眷的安全,所以得罪了。”說完立刻就有兩個侍衛走上前來,準備帶著太監去小屋里里驗身。

    “慢著!”忽然遠遠的傳來了一聲太監的喊聲,讓所有的人都是往那個方向看去,只見太皇太后宮里的太監總管匆匆而來。

    為什么不是太后身邊的太監,而是太皇太后身邊的人?冰藍月正在疑惑,那太監翹著蘭花指,一副很累的樣子說道:“太皇太后有懿旨宣冰夌覲見。”

    冰藍月指了指自己,太皇太后啊,她可從來沒見過,不是在慈寧宮靜養嗎,干嘛忽然要找自己。

    難道是君莫離?冰藍月看了一眼身后,君莫離并沒有在,何況現在馬上就要宵禁了,君莫離也不能進宮。

    “冰夌小姐,您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帶了您的侍從跟咱家走吧!”太監看了一眼冰藍月,見她愣神索性又往前走了兩步。

    “哦,好!”冰藍月聞見一股香味,這才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身后正在被夾著的皇帝說,“小俊子,還不趕緊跟我走!”

    聽見冰藍月對自己的稱呼,皇帝抽了抽嘴角,小菌子?干嘛還不叫小蘑菇!

    隨后,侍衛只能不情愿的放了冰藍月和皇帝,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開。

    “去告訴主子,計劃失敗了!”其中一個侍衛的目光里帶著寒意,盯著冰藍月他們消失的方向握緊了手里的佩刀。

    冰藍月松了一口氣,讓皇帝先回太后的宮里,自己則是一個人跟著太監總管一路上忐忑的走著。

    太皇太后大半夜的怎么忽然會召見自己,不會是發現自己呆著皇帝出宮要把自己碎尸萬段吧!

    不對呀,太后應該是站在皇帝的這一邊才對,不然干嘛剛才會來救皇帝呢?

    冰藍月一路想,一路腳下不停,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慈寧宮,可是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太監總管卻出來對著冰藍月說道:“太后請您回去,以后每天來這里站上一個時辰就好。”

    什么!

    古代的老太太都是變態嗎?太后讓自己抄寫《大金剛經》一百遍,現在太皇太后又叫自己每天抽出一個時辰站在這里,簡直就是在逗她啊。

    冰藍月雖然<!--中间广告位置-->內心翻騰,恨不能沖進去問個究竟,可是面上卻是一點也不敢表現出來,借給她十個膽也不敢和連續兩朝垂簾聽政的太后叫板啊。

    她只想做一個安靜的女子……

    不過好像老頭真的在滿足她,抄佛經很安靜,站在門口喝西北風也很安靜。

    冰藍月時充滿忐忑的去,一臉失望的回到了太后的寢宮,一張臉上充滿了迷茫,一進屋就倒在了床上。

    春兒立刻走了過來,看著自家小姐今天不同往常歡歡喜喜的回來,疑惑的問道:“小姐,今天你這是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被人玩得好可憐!”冰藍月眨了眨眼睛,一雙眸子帶著無辜,嘆息了一聲。

    清秋也走了過來,看著自家小姐的模樣,溫柔的送上一杯水說,“小姐,喝點熱水吧,有助于睡眠。”

    冰藍月接了過來,目光無神木訥的喝著,讓清秋和春兒忍不住互相望了一眼。

    因為太后只允許冰藍月帶著個小太監出宮的緣故,春兒和念秋不知道為什么小姐會這樣的表情回來。

    “小姐,有心事說出來,我們幫你解決。”春兒很有耐心,看著冰藍月將一杯水不知不覺的喝光。

    聽見春兒的話,冰藍月懶懶的抬頭,然后又嘆息了一聲說,“我就是不知道我才難過啊,感覺這個世界都在玩我。”

    說完,冰藍月翻了一個白眼,然后將腦袋埋在枕頭里,一想到從明天開始要站在太后的慈寧宮門前一個小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都說殺人不過頭點地,太皇太后也不給自己一個痛快的,這么莫名其妙的吊著自己做什么呀。

    想到這里,冰藍月又嘆息了一聲。

    春兒和清秋看著冰藍月的模樣,心里想著完了完了,自己的小姐一回來就已經連續嘆了三次氣了,一定是遇見了什么大事。

    以前從沒有見過小姐這么一臉愁容沒有精神的樣子,那一次不是精神抖擻的?而現在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

    冰藍月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著的,只知道第二天一醒來就坐了起來,掐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后的喊了一聲春兒的名字。

    春兒風風火火的進來,今天小姐起的怎么這么早?平時都是日上三竿才起床的。

    “小姐我在呢!”春趕緊應了聲,然后給冰藍月拿鞋,順便將冰藍月的廠房用絲帶綁好,準備給她洗漱。

    “我昨天是不是回來的很晚?”冰藍月也不顧著洗臉漱口,而是抓著春兒詢問。

    “是啊,昨晚宵禁了之后你都還沒回來,讓我和清秋好一陣擔心呢,而且你回來的時候一臉愁容,還說誰玩你,讓我和清秋大半夜的都睡不著。”春兒一邊看著冰藍月的表情,一邊很認真的開口。

    冰藍月的身子踉蹌了幾步,果然那不是自己的夢境啊,今天又要去太后的輕功站一個時辰?

    也不知道冰藍月是如何洗漱完畢的,看見一桌子的美味膳食第一次沒有胃口了,雙手撐著腦袋過了好半晌這才沖了出去,春兒趕緊跟著冰藍月。

    “小姐,你這是去哪?”春兒緊緊跟在冰藍月身旁,看著她步履極快似乎是怕錯過什么似的。

    “去做木頭!”冰藍月悶悶的說著,人已經跨進了太皇太后的院子,其實太后和太皇太后都在慈寧宮里,太后住的是偏殿,而太皇太后住的是正殿,兩個殿閣之間有十五分鐘的腳程,可想而知整個皇宮得有多大。

    “啊?”春兒不明所以,可是一看進入了主殿的廣場,立刻低下腦袋不敢說話了,這里住著的可是太皇太后。

    冰藍月就這么在上午的太陽與微風的陪伴下度過了一個時辰,然后腿麻腳酸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太后見冰藍月遲遲沒有出現,就差人來問,冰藍月拒絕了今天出宮的打算,一個人蒙著腦袋呼呼大睡。

    似乎太后也被刺殺的事情給嚇到了,也沒有強行讓冰藍月出宮,而是開始另尋他法,想把大夫給弄進宮里來。

    一連如此過了三天,冰藍月在不同的時間,站在太后的大殿門口一個時辰,可是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讓冰藍嚴重懷疑是太監總管聽錯了太后的意思。

    第四天,冰藍月沒精打采的坐在鏡子前面,以前為了解開一道數學題冰藍月可以一天不吃飯睡覺,如今太后給自己的謎面就和那數學題一樣難解。

    “小姐,今天有你愛吃的金魚餃子,您嘗一嘗不?”清秋拿著今天的早膳單子一邊說,一邊把單子遞到了冰藍月的面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