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誰動了朕的愛妃:臣妾要休夫 > 正文卷 撞見了冤家真是不好

正文卷 撞見了冤家真是不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做什么事情都會有風險,哀家知道你是一個心善的,不然前幾天你的妹妹這般的陷害你,恐怕換做別人已經將她除之后快了。”太后一邊說,一邊對冰藍月流露出了一絲復雜。

    總有一天,冰藍月會因為她的一時不忍害死她自己的……

    “好吧,既然太后您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要是再不答應恐怕我真的要橫著出去了。”冰藍月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她只想做個中立的,他們誰爭斗都別讓她參與進來就好。

    如此這般,冰藍月順利的帶著皇帝出了宮,隨后就和皇帝各奔東西,按照約定的時間在固定的茶樓后門匯合然后再一起回宮,一臉如此便過去了三日。

    佛堂中青煙裊裊,帶著淡淡的檀香味道,一個貴婦人正端坐在佛前,目光虔誠,希望佛祖保佑她的孩子能夠順利的登上皇位。

    “娘娘,皇帝又和冰家的小姐出宮了。”一個暗中的影子向佛堂之上的婦人稟報著。

    貴婦人的臉上一臉沉靜,好像并未聽見影子的話,可是手中的念珠卻驀地一停,好久才重新開始動了起來。

    “準備一些人,若是明天他們還在那里你們就把皇帝殺了,不留痕跡的按照老規矩辦事。”婦人站了起來,目光里帶著一抹殺意,看向了慈祥面孔的佛像。

    影子得了令立刻消失在暗處,貴婦看著外面的景色,淡淡的自言自語說道:“明天要下雨了,可得記得收衣服。”

    冰藍月一覺睡到了中午,伸了一個懶腰這才從床上爬起來。自從答應了太后的要求,佛經就開始由太后自己抄寫了,冰藍月樂得輕松,只需要按照相同時間將皇帝送回來就好。

    原以為這日子會就這么平靜的過下去,一出宮遇見了冤家!

    “冰藍月,你出來都這么多天了,也不曾想過去看我?”君莫離忽然攔住了正在街上吃著豆腐腦的冰藍月,險些把對方給嗆死。

    冰藍月使勁的咳嗽著,喉嚨里好像還卡著一口豆腐腦,眼淚汪汪的看著忽然就出現的君莫離,這人是屬幽靈的嗎,忽然就出來嚇人。

    此時的冰藍月穿著一身的男裝,一副瀟灑兒郎的裝扮,只是皮膚過于白皙讓不免多看了幾眼。

    “你真是……”冰藍月指著君莫離,撫著胸口一副痛苦的樣子,把君莫離給嚇得一愣一愣的。

    “你這是怎么了?難道被噎死了喘不過氣了!”君莫離明知冰藍月是被嗆住了翩翩還要去刺激她,看冰藍月漲紅著臉有口難言的樣子,把這幾天她都沒有來找她的怨氣狠狠的發泄一下。

    “君莫離你真是陰魂不散。”冰藍月終于把話給說全了,忙喝了一口茶水,瞪著面前這個一臉笑意很欠抽的男人。

    “我哪里是陰魂,我明明十個人,不信你摸摸下巴還是熱乎的呢!”君莫離一把抓住冰藍月的手,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絲毫不忌諱。

    可是冰藍月忌諱啊,那手觸碰到君莫離的下巴,胡茬讓手心癢癢的感覺格外的敏感,心好像也跟著顫動了一下。

    “你早上沒洗臉,我才不稀罕摸呢!”冰藍月臉一紅,將手收了回來,掩蓋自己的局促。

    君莫離擰著眉毛,認真的說道:“誰說我沒洗臉,我今天可是仔仔細細的洗過的,不信你捏捏我的臉皮厚都是被帕子給搓出來的。”

    聽見這話,冰藍月忍不住“噗嗤”一聲,君莫離的笑話講的太好又太認真,自己想不笑都難。

    “好了,你來找我做什么?”冰藍月斂住笑容,看著君莫離的臉,這些在政治場上的人,好像都不會無聊的找人聊天吧?

    “沒什么,就是想找你說說話!”君莫離笑得無辜,一把抓住冰藍月的手,心感覺對方想要逃,更是抓得緊了些。

    “你干什么,這里人多嘴雜!”冰藍月狠狠的瞪了君莫離一眼,雖然自己是男裝,可是并不代表別人不把他們當成斷袖啊。

    “不怕,大街上我們這種多得很!”君莫離臉皮厚厚,一雙眸子透著亮光,看著冰藍月一臉的不安很是享受。

    “我怕,你老人家能把手松開嗎?”冰藍月咬了咬牙,對著君莫離露出了警告的目光。

    忽然,君莫離松開了手,目光看向了冰藍月的側面,帶著一股子殺氣。冰藍月順著那地方看去,只見走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治療歸來正準備和自己匯合的皇帝。

    天哪,皇帝和君莫離好像是對立的吧,自己可不能讓他們打起來。

    “君……”冰藍月回頭,還來不及叫君莫離別沖動,哪里還有君莫離<!--中间广告位置-->的影子,頓時嚇得趕緊沖了過去,將皇帝的手拉住說,“快跑!”

    皇帝不明所以,可是冰藍月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頓時讓他也跟著跑了起來,果然這一跑五六個原本跟著皇帝的人也跟著跑了起來。

    冰藍月回頭看了一眼,說道:“那些人是你帶來的?”

    皇帝回頭看了一眼說道:“我動用御前侍衛就會驚動皇祖母,所以我是一個人孤身出宮的。”

    “那你還不跑快點,那些人可是來殺你的!”冰藍月不想管別人的死活,可是皇帝要是在自己的手里出了事,自己肯定也活不成了,如今她還真的很想跟祖母學學讀心術,如果有人想要殺了她,就可以立刻知道了。

    皇帝一聽這話,頓時慌了神,在宮里就是有再多的人想要殺他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都是些陰毒的法子,比如說下毒巫蠱這一類的東西,這真刀真槍的看著一群人將她們圍了起來還是第一次見。

    “看吧,叫你跑快點你怎么這么慢,現在被困住了吧!”冰藍月喘著粗氣,對著一旁面不紅氣不喘的皇帝埋怨了一句。

    “明明是你跑得慢,現在還來怪我。”皇帝擰著眉,看著冰藍月伸出舌頭跟狗一樣的模樣,鄙視了一眼。

    冰藍月聽見皇帝的話,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怒道:“要不是因為你,我才不會一步三回頭的看后面呢!”

    “少主的命令,殺!”那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后便一擁而上對著冰藍月和皇帝而來。

    少主?君莫離居然連自己都殺,不怕自己把他給弄死嗎!

    冰藍月怒了,從腰間拿出一顆紅色的藥碗,對著皇帝吼了一聲說,“閉氣,這東西有毒!”

    “砰”的一聲巨響,一股濃煙伴著刺鼻的味道彌漫在周圍,看不清情況。冰藍月趁亂拉著正在蒙著口鼻的皇帝就跑。

    “你不是說有毒嗎?你干嘛不蒙住嘴巴!”皇帝和冰藍月趁著濃煙跑了好長一段距離,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笨,你聽見了,那些人自然也會聽見,他們忙著蒙住口鼻了,哪里還顧得上抓我們!”冰藍一邊說,一邊鄙視的看了一眼皇帝,將剛才他對自己的鄙視還給他。

    皇帝看著冰藍月氣喘吁吁的模樣說,“你應該練武,調息內功之后身體就不會這么差了。”

    “大哥不說二哥,你自己的身體也好不到那里去!”冰藍月看著皇帝一臉關心自己的表情,是個好小伙子,只可惜坐在了那種刀光劍影的地方。

    “大夫說我的病如果再查不出病源,我就還是活不了。”皇帝的眸光顯得晦暗,臉上露出愁容。

    真是血氣方剛的年紀,誰不想好好的活下去,偏偏時間和這世道不給他機會。

    冰藍月看著他的模樣,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小子,你要是信得過我,讓我去你的寢宮過一天你的生活,我能幫你查出來。”

    “冰夌,你比我小三歲,注意措辭!”皇帝皺了皺眉,儼然一副長輩的姿態教育冰藍月。

    “是啊,我才十六!”冰藍月呵呵一笑,目光里帶著一抹復雜,誰又知道她實際上是一個二十八歲的靈魂呢。

    看著冰藍月的表情,皇帝的臉上也是充滿了疑惑,這時看見冰藍月摩挲著自己的下巴說,“我們現在可怎么回宮呢,如果明天你沒有早朝的話一定會露陷的!”

    皇帝的眉心也皺了起來,看著冰藍月說,“我們必須快點回茶樓的后門去,馬車還在那里,衣服也在!”

    “你傻呀,我們好不容易跑掉,對方一定會在那里守株待兔的!”冰藍月忍不住拍了一下皇帝的腦袋,看著皇帝皺著眉摸著自己的腦袋。

    “那我們就直接去宮門,你帶我進去!”皇帝理所當然的說著,又惹來了冰藍月的一記白眼。

    “我進去很容易,可是你沒有穿太監的衣服,一會兒要是讓你脫褲子驗身怎么辦?”冰藍月說得認真,卻看見皇帝的臉上浮出一抹可疑的紅暈。

    “……”

    “哎呀,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冰藍月終于意識到了什么,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腦袋,掩飾臉上的尷尬。

    “交給我!”這時君莫離不知道又是從哪里冒了出來,嚇得冰藍月將皇帝護在身后。

    “你別殺他,要殺等我不在的時候!”冰藍月看著君莫離一步一步的走近,整個心都提了起來。

    “表舅舅!”皇帝看著君莫離打了一聲招呼,很平常的那種聲音,好像一點都不懼怕君莫離是來殺他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