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蘭妃的懲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見太后這么說,冰藍月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上次宮宴結下的緣分,冰藍月還以為冰若蘭的人緣是有多么的好,今天一進宮就有宮女幫她呢。

    “臣妾什么都不知道,求太后娘娘恕罪。”蘭妃忽然一下子跪了下來臉色蒼白,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頭上的位份就要跌了。

    冰藍月無奈的看著她一眼,冰若蘭就是將這看得太重,所以才會漏洞百出,患得患失這性格最終只會讓一個人越走越后退而已。

    不過,這人一輩子有誰不在權利之間掙扎?包括自己其實現在也挺貪財的,有錢才能過好日子,才能無憂無慮的做米蟲啊,不然自己可不得在古代給餓死。

    “母后,蘭妃也只是和冰夌開個玩笑,皇兒對這事也是知道的。”太后剛想責罰冰若蘭,皇帝卻忽然站了起來,將事情擔了下來,讓冰藍月意外了一把。

    嘿!這皇帝小屁孩一個還知道護著自己的女人,真是難得呢。冰藍月不禁對這個皇帝有了幾分好印象,悄悄瞄了那皇帝一眼,一臉的菜色一看就是個常年病痛的人。

    心里暗暗腹誹,“算了吧,橫看豎看都是個短命的樣子,自己又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

    一件事就這么在皇帝的承擔之下不了了之,唯獨可憐的就只有冰藍月一個人了,被太后留在了宮里每天天不亮就起來梳洗,對著太后三跪九叩,然后默默的滾進小黑屋抄寫經書。

    小黑屋是被冰藍月給取的名字,實際上卻是寬大明亮,里面的佛像都是金光閃閃,就是半夜里點上一根蠟燭,里面也是燈火通明的感覺。

    愿意是佛像眉間有一顆紅色的寶石,名叫雷珠傳說,在雷雨來臨之前會發出異樣的光芒,被譽為天神降世時的預兆。

    冰藍月在抄寫經書的時候,無聊之余就來打量佛祖額頭上的那顆雷珠,有拳頭大小的珠子通體暗紅,如同人血一般,到了晚上才會發光,白天的時候卻是一片的黑漆漆的,和一塊紅色的玻璃沒什么兩樣。

    這讓冰藍月忍不住看了看手上的鮫人淚手鐲,白天看著也不過就是一個珍珠鐲子,到了晚上這東西的亮度讓冰藍月睡不著覺,只能將它收進盒子里。

    心里想著,這鮫人淚手鐲如果拿來晚上走夜路一定很好用,不怕摔跤啊,再配上君莫離上次送給自己的耳環,簡直自己遠遠的就能做個燈塔了。

    可惜,上次落水回去,冰藍月都來不及找君莫離要拿個東西,現在想要也出不了宮了,忍不住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眸子里透著無奈。

    “哀家叫你抄寫個經書你就這么不情愿嗎?”忽然,太后的聲音在耳邊炸開來,讓冰藍月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抬頭一看太后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在外面通風報信的春兒此刻只能可憐巴巴的對自己求助。

    冰藍月暗暗腹誹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人要是倒霉起來喝涼水都塞牙。

    “回稟太后娘娘,臣女想家了。”冰藍月溫順的垂下眼眸,這樣的理由誰都能理解吧,十六歲的小姑娘,正是最舍不得家里的時候。

    “都是大姑娘了,而且都已經及笄一年了怎么還沒有一個要嫁人的覺悟!”太后冷冷的訓斥了一聲,看著冰藍月溫順的模樣。

    冰藍月原本想說太后站著說話不腰疼,要是讓她每天抄寫一本經書試一試,恐怕比自己還痛苦吧!

    似乎是看出了冰藍月的心中所想,太后悠悠的開口繼續說,“哀家知道你一個人在這里寂寞,所以特地決定和你一起抄寫。”

    一聽這話,冰藍月再一次腿軟了,這是分明不讓自己有一刻停歇的節奏啊。還沒等冰藍月應聲,太后又繼續說道:“每天還是抄寫一本,然后哀家就讓你出宮去,宮門宵禁的時候回來。”

    “太后,您是說真的嗎?”冰藍月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如果按照冰藍月認真勤奮的進度,用大半天的時間就可以抄寫完經書,算算時間也就是早上六點起床,下午兩點就可以搞定一本,然后準備出宮是三點,晚上九點宵禁之前回來,夠自己逛一次街了。

    “哀家一向說話算話!”太后看著冰藍月眨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眉心微微皺了一下,很認真的開口。

    聽見太后的肯定語氣,冰藍月心里卻泛起了嘀咕,都說姜是老的辣,太后不會是又想打自己的什么注意吧!

  <!--中间广告位置-->  冰藍月微微瞇起了眼睛,看著太后的目光越發的不單純,想要開口詢問,想想還是算了,別到時候惹禍上身。

    第二天一早,冰藍月果然見到了太后在自己的旁邊桌子上認真的抄寫經書,自己也不敢怠慢,依樣學樣的認真抄寫,這才發現自己的速度原來還可以更快,午時的時候就已經寫完了一本,歡歡喜喜的就拿給了太后過目。

    太后面無表情的看完了冰藍月寫的經書,然后說道:“昨日哀家的話還沒有說完……”

    冰藍月原本興奮的表情立刻就垮了下來,就知道太后不會是這么好相處的存在,默默的垂下眸子說,“太后還有什么吩咐。”

    “哀家想讓你帶一個人出去見識見識,你可愿意?”太后的目光充滿了探究,明著是詢問實際上已經是命令了。

    “太后的吩咐臣女自然遵從。”冰藍月點了點頭,這時看見外面走進來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病秧子小皇帝,而不過身上卻穿了小太監的衣裳。

    “太后你別說……”冰藍月指著皇帝,一張臉簡直就是個五顏六色,這時太后忽然就跪在了冰藍月的面前,嚇得冰藍月也跟著跪下了。

    冰藍月一跪下皇帝也準備跪下了,冰藍月和太后同時出口說道:“你別跪!”

    這幾乎異口同聲的聲音,讓冰藍月和太后兩個人四目相望,如果是一對男女倒是可以理解為兩情相悅,可是兩個人都是女人,頓時有一種詭異的感覺蔓延開來。

    “太后娘娘您有什么吩咐盡管說好了,您這樣是要折損我的陽壽的!”冰藍月很認真的說著,親自將太后扶了起來。

    太后嘆息了一聲說道:“藍月姑娘,哀家也是迫不得已啊!”

    “這宮里有多少人能夠自由自在的活著,誰不是迫不得已?”冰藍月嘆息了一聲,沒吃過豬肉,還沒有見過豬跑嗎。自從穿越過來,她每天過的日子也不怎么輕松。

    太后嘆息了一聲,然后說,“你能理解就太好了,哀家這兒子從小就被人用毒陷害,求了好多郎中和藥方總算才把命保住,可是如今這病史越來越嚴重,哀家不怕丟了皇位就怕白發人送黑發人啊。”

    “太后您如果不執著于這個皇位,自然也不會被這些陰謀所環繞,如果您真的想要皇上平安不如讓他禪位吧。”冰藍月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卻被太后否定。

    “若是這禪位能解決這事情,哀家又何必去執著于爭權奪利?你可知道一旦我們退讓便會有更多的豺狼虎豹圍過來。聽過挾天子以令諸侯這句話吧,又或者你可聽過成王敗寇?我們落在勝者手里可有活路!”太后的眼圈泛紅,冰藍月知道她說的是真話。

    此時心里想來這古代的爭權奪利與自己在職場之上又有什么差別,無非都是你死我活罷了,嘆息一聲冰藍月說道:“太后娘娘,臣女不想參與這場爭斗,只想好好活著。”

    太后的臉色立刻冷冽起來,如同那數九寒冬一般開口說,“你確定你知道了哀家和皇上的秘密,能活著走得出去?”

    “那么,太后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冰藍月的目光帶著篤定,對于太后的威脅完全是平靜對待,目光里帶著精明的光。

    “你想問什么?”太后的目光帶著淡淡的柔和,她知道冰藍月妥協了。

    冰藍月深吸一口氣,坐在了椅子上,果然太后讓自己抄寫經書不過是個幌子而已,真正的目的是讓冰藍月作為擋箭牌,護送皇帝出宮治病。

    “為什么太后您要選擇我?”冰藍月很想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自己受到了太后的注意。

    “因為逸王和國公府公子都喜歡你,還因為你的震天炮。”太后的眉毛輕輕一挑,似乎看透了冰藍月的一切一般。

    “什么震天炮?”冰藍月迷茫了,自己什么時候有什么震天炮了。

    太后也坐在了冰藍月的對面,而黃帝的額頭已經滲出了汗水,強撐著坐在了離冰藍月不遠的地方。

    “你瞞不住我,你在君家的別院里,一顆小小的東西就把石頭炸成了碎片,那震天的聲音撼動了整個京城,哀家自然是知道那是你弄的。”雖然只是聽見了當時一個馬夫的描述,但是對于太后這已經足夠了。

    “太后娘娘不怕我給逸王或者國公府的公子告密嗎?”冰藍月瞇了瞇眼睛,眼神中帶著狡黠的光芒。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