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聲東擊西的計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既然如此,那哀家就把你杖斃好了!”太后悠悠的開口,冰藍月的面色不變,可是暗處的某人卻呆不住了。

    “且慢,這個宮女耿恩不是報信的宮女!分明是有人找了替罪羔羊。”走出來的人穿著宮裝,頭上的珠翠搖曳生光讓人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此刻應該在皇帝身邊的冰若蘭,而在她之后皇帝也慢慢吞吞的走了進來,步履輕浮似乎身子不適。

    “哦,蘭妃娘娘為什么說不是她?”冰藍看著冰若蘭進來,心里立刻明白是這個白癡干的事情,目光微微一瞇,帶著挑釁的意味。

    冰若蘭本來是因為氣憤而一時慌亂開口,此時卻一時無法圓謊,一雙眸子里閃爍著遲疑的光芒,心里發虛。

    “因為這丫頭一看就不像是一個胡亂說話的人!”冰若蘭慌了,被冰藍月的目光看得有些發毛,垂下眸子開口。

    這時,冰藍月的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對著太后說道:“太后娘娘,臣女想問蘭妃娘娘幾個問題,不知道可否?”

    “你們是姐妹,自然可以問。”太后不知道冰藍月的葫蘆里是賣的什么藥,臉上一臉的平靜。

    “請問娘娘有什么證據說這人不是一個說謊話的呢!”冰藍月的目光瞇了起來,冰若蘭已經跳進了自己給她哇的陷阱,看著她掙扎的樣子還真是好玩。

    反正冰若蘭現在是皇帝的寵妃,被發現了也不會怎么樣,就讓自己好好的耍弄一下好了,冰藍月在心里這么想著,一雙眸子很明顯的帶著笑意。

    “本宮從小就是一個善良的人,所以對善良的人都會有一種感應,剛才這丫頭的眸子里明明透著一股子委屈,所以本宮知道她一定是被人逼迫的。”說完,冰若蘭還往宮女的面前走了幾步繼續說,“你別怕,若是有人逼你,本宮回求太后做主。”

    那宮女看見冰若蘭這么說,臉上的表情有了細微的變化,冰藍月嘴角微微一揚說,“蘭妃說對了一半,另一半卻錯了。”

    “本宮說話向來只有全對,何來半錯半對之說?”冰若蘭看著冰藍月,目光里帶著怒意,眼看著冰藍月就要被自己搬起來的石頭砸了腳,她又怎么會輕易罷休。

    “娘娘,臣女的確讓這位宮女撒謊了,不過卻不是我故意逼迫她承認錯誤,而是她自愿幫助小女找到那名宮女的。”冰藍月的話讓眾人聽了一頭霧水,這時一個人已經帶著宮女走了進來。

    見到此人,冰藍月大感意外,她是誰?

    原本,冰藍月拜托了逸王幫自己的尋找那名宮女,并且提供了那名宮女身上佩戴的玉佩,而且還有其它的身份特征,但是因為時間有限,就又托逸王找了一個宮女來頂替,拖延時間。

    因為根據心理學,一旦真正的騙子在聽說被抓到之后都會很得意的過來窺探,到時候一居抓住不是難事。二來如果陷害自己的那個人看見冰藍月找了一個人冒名頂替一定會想方設法出來拆穿,這樣自己也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知道此人是誰,是一舉多得之法。

    不過,不是應該是逸王派出的人間這個宮女抓到嗎?面前這個宮裝的女子自己不認識啊。

    “臣妾麗妃參見皇上,太后娘娘。”面前的女子露出了溫柔的淺笑,皇帝一看是她,眸光里帶著一絲依賴。

    冰藍月震驚了,這個女人一看至少也有二十五了,典型的老妻少夫啊!皇帝的口味真是重,怪不得這么變態呢,專門抓著自己不放。

    “麗妃,你來這里做什么?”太后對麗妃語氣里帶著嚴肅,目光里更是有一種咄咄逼人的味道,讓冰藍月暗暗咂嘴,這肯定背后有故事啊。

    可是,為什么麗妃會參與進來的,難道麗妃是逸王的人?想到這里冰藍月看麗妃的眼神復雜了許多,逸王今年也是二十四五,兩個人好像年紀相當吧。

    冰藍月隱隱嗅到了一股奸情,趕緊垂下自己的眸子,以免透露了自己的心思,那可就不好了。

    “回太后,臣妾剛才離開這里的時候,看見這個宮女鬼鬼祟祟的,所以就特意抓了過來盤問,誰知她越說越心慌,身上還帶著一股子濃郁的香味,想起冰家小姐的話臣妾立刻就將她帶了過來,請太后定奪。”麗妃看了宮女一眼,又看了冰藍月一眼,目光里透著復雜。

    “太后,這個宮女一定也是被冤枉的!”蘭妃看見那個宮女,臉上立刻就出現了慌亂的情緒。


    冰藍月暗暗在心里搖頭,以冰若蘭這戰斗等級還想和宮里人斗呢,她已經給自己挖了一個坑把自己給埋進去了。

    “剛才你說她是被冤枉的,現在你又說麗妃帶來的宮女是被冤枉的,哀家看你自己肯定是知道哪個是通知冰夌的人吧!”太后不愧是人精,一眼就已經看出了冰若蘭的心思,心里對這個女人已經印象壞到了極點。

    一個女人能夠在宮里長久活下去無非只有兩個理由,一個就是她有不錯的利用價值,另一個就是一輩子默默無聞,而冰若蘭想要做第一種偏偏又沒有做第一種的資本。

    “不,臣妾不知道!”冰若蘭這么回答,簡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臉,冰藍月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可不想這個時候把冰若蘭給害死,不過是小打小鬧玩一玩罷了,弄出人命來怕有一天自己被下地獄可不好,她一直是好人呢。

    雖然冰若蘭曾經害死了以前的冰藍月,可是現在的冰藍月卻想著惡人有天收,自己只想做一只無憂無慮的米蟲,收拾人這種事還是交給老天爺來好了。

    何況,前一個冰藍月的死,有一部分是因為她自己不夠堅強,而且一味的忍耐的緣故。自己現在可不是喜歡一味忍耐的人,但也不是喜歡打打殺殺的人,只想做一個安靜的女子。

    “太后娘娘,臣女派來的第一個的確是騙人的,是臣女是為了等真正的宮女自投羅網,所以弄出的一個計策。因為要尋找那個宮女需要時間,又不能打草驚蛇,就想了一個這樣的法子。”冰藍月跪在地上,剛才與她一起進來的宮女也跟著跪在了地上。

    太后的眸子里一抹深沉的痕跡,說道,“你到底要找的是什么?你不是已經說了那女子的身上帶著千里香的味道嗎?”

    “臣女在出門的時候,不小心踩了一下那宮女的鞋子,上面剛好沾染了臣女梳妝用的胭脂。”冰藍月一邊說,一邊將麗妃帶來的宮女裙子掀開,露出了她的一雙鞋子。

    “宮女的身上放了千里香嗎?怎么又成了胭脂!”太后的臉上透著一股子不悅,覺得自己被冰藍月席戲耍了一般。

    “稟報太后娘娘,因為剛才人多眼雜,臣女怕說出了真相宮女會去換鞋子,所以故意說是千里香,因為宮女的衣服都是按照固定的日期穿戴,所以不容易更換,她一定會用別的東西遮蓋所謂的‘千里香’香味必然比別的宮女濃烈。正是因為如此,麗妃娘娘才先一步抓住了這個宮女,幫了臣女的忙。”冰藍月這時看了一眼麗妃,見她是一臉的平靜,根本就沒有往自己的這邊看來。

    “所以呢,你就連哀家和皇上一起欺騙!”太后狠狠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杯碟跟著一起晃動了起來。

    原本還慌亂的冰若蘭看著太后將火氣發在了冰藍月的身上,頓時心里就放松了下來臉上透著幸災樂禍的表情。

    “太后娘娘恕罪,臣女愿意受罰,但請不要懲罰這位頂罪的宮女,她是為了幫我才欺騙了太后,一人做事一人當。”冰藍月看著太后開口,眸子里帶著股不屈的光芒。

    “嗯,你倒是知道自己的過錯自己承擔,既然如此就去慈寧宮給哀家抄寫一百遍《大金剛經》。”太后臉上的怒意漸漸平息,看著冰藍月的目光越發的深沉了。

    冰藍月簡直覺得自己的雙腿已經不聽使喚的一軟,一百遍金剛經,這是要讓自己常住宮里的情況嗎!

    《大金剛經》冰藍月在尼姑庵里面見過,總共有三卷三十六冊,抄寫一百遍就是三百六十冊,哪怕她每天用神速的草書也需要半年啊,如果用正楷用一年也是有可能的。

    看樣子太后是不準備讓自己出宮了吧,困在這宮里對誰有好處?冰藍月不僅抬頭看了一眼皇帝,將他也正用目光看著自己,頓時心里一個哆嗦。

    原來太后從一開始才是最大的挖坑人,合著所有人都被她老人家一個人給耍了。不過說太后是老人家也不算貼切,在現代最多是個阿姨,三十五六的年紀,看著還有些風韻,只可以這九重宮闕鎖住了女子的青春白白浪費了。

    “是,臣女領旨!”冰藍月跪在地上磕頭,那動靜格外的響,她實在是被太后的懲罰嚇得有氣無力了。

    “蘭妃,這宮女若是哀家沒有記錯是上次打翻了你面前酒杯,后來被你求情救下來的宮女吧?”太后忽然將目光看向了冰若蘭,目光里透著一股子威嚴,可沒有對冰藍月的那般柔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