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打的就是賤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居然打我?”君莫離不敢相信,自己從小到大被噴在手心里,除了師傅之外從沒有人敢打他,如今居然被冰藍月扇了一巴掌。

    冰藍月敢作敢當,直接揚起憤怒的小臉,瞪著君莫離說,“打的就是你這個賤人!”

    面對冰藍月囂張的氣焰,君莫離徹底的凌亂了,看樣子這個女人需要好好調教啊!

    忽然,冰藍月的手腕被君莫離抓住,然后身子整個被君莫離壓在身下,他張開“血盆大口”對著冰藍月的臉就咬了過去。

    冰藍月以為君莫離要咬自己的鼻子把臉一歪趕緊躲開,可是肩膀上卻傳來了劇痛,真男人玩了一招聲東擊西,狠狠的咬在自己的肩膀上。

    “啊!君莫離你變狗了嗎?”冰藍月痛呼一聲,感覺自己的皮膚都被這個家伙咬破了,疼得呲牙,昨天的舊傷沒好,今天多了新傷。

    君莫離擦了檫嘴,還不忘在冰藍月的面前邪魅的舔了舔唇說,“現在你肩膀上留著我給你咬的印記,以后我看還有誰敢要你!”

    冰藍月狠狠的咬牙,對著君莫離卻說不出一個字,這個家伙居然這么報復自己,霸道又討厭,而且還折磨人……

    隨后,君莫離跳了下來,從籃子里取出了一碗粥,原來君莫離拿出來的碗是自己吃完后的剩碗,剛才喝的是水不是走,冰藍月的粥他一直留著。

    “拿去,我哪里舍得喝你的!”君莫離說話的聲音悶悶的,語氣里透著一股子委屈,好像剛才被咬的是他一樣。

    冰藍月很生氣,可是肚子很沒有骨氣,看著很好吃的一碗粥,最后屈服的拿了過來,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傷口說,“把你的傷藥給我,我不要留疤!”

    “不行,我就是要讓你留疤,以后誰都知道你是我的!”君莫離霸道的宣言,然后將勺子放在了冰藍月的碗里,舀起一口放在她的唇邊,看著她順從的吃了下去。

    “以后你打我一下,我就要你一口,我不介意我的女人渾身都是被我咬過的痕跡。”君莫離看著冰藍月的模樣,露出了寵溺且得意的笑容。

    “……”

    到了下午,冰藍月終于下了山,蔫蔫的哪里有去的時候精神?清秋和春兒以為是自己的小姐玩累了,所以也并沒有太在意,直到看見冰藍月肩膀上的牙印,還有身上的傷痕頓時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小姐,這是……”清秋比較隱晦,可是春兒卻已經蒙住了嘴巴,將冰藍月的守宮砂檢查了一下這才放心的撫了撫胸口。

    女子未婚**那可是要被騎木驢游街示眾浸豬籠的,她可不想自己的小姐受到那種可怕的刑法。

    冰藍月對著鏡子,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痕跡,冷冷的說,“這是被狼給咬的!”

    春兒輕輕撫弄著小姐肩膀上的傷口,嘖嘖贊嘆了一聲說,“這狼的牙齒和人的牙齒這么像啊!”

    聽見這話的清秋臉不自覺的紅了,和冰藍月無意中撞見了目光,趕緊低下頭去給冰藍月穿上衣裳,換上平時的裝扮。

    還好,臉上的傷口不深,養了四五天終于是好了,剛好家里來了信使說老爺和祖母都讓冰藍月回去,準備送冰若蘭進宮。

    “春兒,冰若蘭得了個什么位份來著?”那天冰藍月昏昏欲睡,根本就沒有聽清那縐縐的圣旨皇帝給冰若蘭封了個什么。

    “是蘭妃,二小姐連跳五級直接封了妃子,和宮里唯一的以為麗妃平起平坐。”春兒立刻開口回應,臉上充滿了羨慕。

    “麗妃?那是誰?”冰藍月皺了皺眉,上次進宮她都沒來得及聽八卦,都被君莫離給攪合了。

    “這個我可不知道,我都是聽清秋說的,你問清秋吧。”春兒因為和冰藍月久了,慢慢的兩個人已經不單純是主仆那么簡單,已經發展成了朋友。

    清秋剛才被冰藍月的眼睛一盯心里還有些緊張,加上冰藍月看著和顏悅色的,可是內地里還不清楚她的脾性,所以不敢貿貿然的和春兒一樣和冰藍月過于親近,只是回說,“皇上尚未立后,宮里唯一位份最高的就是麗妃娘娘,后宮也一直是交給太后打理,麗妃受著獨寵可是多年未孕。”

    清秋也是在那天零零散散聽了一些關于麗妃的事情,所以也不是很全面,不過冰藍月已經明了。用過午飯,冰藍月就上了馬車回府,因為君莫離將那些侍衛留給了自己的緣故,冰藍月此行的隊伍也算是浩浩蕩蕩。

    進了京<!--中间广告位置-->城,到了將軍府的后門,冰藍月看著門口就已經張燈結彩也沒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吩咐了身旁的春兒兩句,讓侍衛們晚上悄悄入自己的院子隱藏起來。

    冰藍月剛剛入了內院,就見到冰若蘭趾高氣揚的站在路中間,身后跟著一群的丫鬟,看著好不威風。而自己身后除了清秋和春兒再沒有別人,看著頗有些凄涼。

    不過這只是別人眼中的看法,冰藍月嘴角微微揚起,走上前去對冰若蘭福了福身說道:“臣女拜見蘭妃娘娘,祝千歲千歲千千歲。”

    “嗯,還知道規矩,我還以為姐姐你去了一趟尼姑庵就忘了這禮怎么行了呢。”冰若蘭懶懶的抬了抬眼皮,看著冰藍月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偏偏她的禮數沒有什么錯處,頓時話里帶刺。

    “臣女若不是因為娘娘出格在即,也不會這個時候回來,還想在廟里多住些時間為您和祖母上香祈福。”冰藍月臉上帶著溫順的笑容,這個時候笑得歡,當心以后拉清單!

    讓冰若蘭得意去吧,皇帝這么多年只有麗妃一個女人,后位一直懸而未決,想來麗妃絕不是什么善茬,冰若蘭這智商進了宮不被治的妥妥的,她冰藍月的名字倒過來寫。

    “嗯,那我進宮后一定更皇上好好說說,賜姐姐一個帶發修行好了。”冰若蘭看著冰藍月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頓時心里就火大,咬著牙狠狠的說。

    冰藍月垂下眼眸,讓出了大路來,讓冰若蘭先行,自己看著她浩浩蕩蕩的尾巴搖了搖頭說,“可惜了,我想要清靜都沒有人想讓我清靜啊。”

    沐浴更衣之后,冰藍月照例給老太君還有老爺請了安,隨后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拿起一本雜記翻看,這府里格外的無聊,除了看書刺繡,冰藍月覺得這日子根本了無生趣。

    一連又過了兩天,還有一天就到了冰若蘭進宮的日子,整個將軍府都已經忙成了一鍋粥,而冰藍月依舊懶洋洋的呆在自己的院子里。

    這時候,春兒看著自家小姐蔫蔫的,心里想著估計還是因為沒有被選上妃子而難過,便說道:“小姐,不如我們出去逛逛吧,老太君不是已經給了你只有出府的牌子了嗎?”

    聽見這話,冰藍月這才放下啃了三天的書,眼中露出了亮光,她怎么沒想到出去啊!真是被自己給打敗了,明明可以出去,偏偏傻乎乎的窩在屋子里。

    “春,收拾一下我們出去找個地方吃飯去!”冰藍月一邊說,一邊倆上露出了歡喜的神情,人整個都身輕如燕了起來。

    將軍府的角門,冰藍月和春兒還有清秋,一副偏偏少年與小廝的打扮,身后另外帶著兩個侍衛,其它人便隱藏在暗處一行人走在繁華的大街上。

    冰藍月重生后第一次逛街啊,誰說這里的女人都是呆在家里的啊!明明也有女人在街上好不好!雖然大媽比較多,可是偶爾也能見到蒙著面紗的小家碧玉啊。

    她一邊走,一邊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心里不停的感慨,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家茶樓,被門口桌上客人剛剛吃完的點心吸引,走了進去。

    古代的茶樓相當于廣播電視臺了,各種新聞八卦無奇不有,一樓是一個大太子,正說著書,二樓的間還有單獨的相聲聽,冰藍月對這些都不感興趣,便找了一個可以看見街景的地方坐了下來,要了些點心和碧螺春茶喝了起來。

    點心很快就上了上來,冰藍月叫跟來的春兒清秋并著兩個侍衛一起坐了下來,讓他們還一陣局促,忍不住說道:“以后和我出門不要拘束,你們是屬下也是朋友!”

    春兒和清秋稍微習慣些,可是兩個侍衛對冰藍月并不熟悉,心里還有些惶恐,連連點頭,居然臉上還有些發紅。

    冰藍月夾了點心到他們的碗里,大家一樣嘗了一個,留著肚子準備尋找下一處美食,忽聽見旁邊桌有一個矮小的駝背男人正在津津有味的說著逸王喝醉的事情。

    “這逸王啊可是風流倜儻的一個人物,以前他的母親被后宮里的人冤枉,先皇一怒之下要將她母親杖斃,逸王不哭不鬧暗地里抓住了兇手到了皇帝的面前救了她母親一命,一直被傳為佳話啊。你們想想當年,他可是先皇看中的皇儲人選,可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不同意,覺得逸王的母親身份低微這才沒有封為皇儲,不然如今怎么會這樣!這一次逸王卻喝醉,這般的失態可是從沒有過的,我得到了小道消息,你們可想聽?”那人臉上堆笑,看中幾個人目光格外的精亮。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