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男女授受不親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君莫離看見冰藍月的小臉皺成了一團,將她的腳抬起來輕輕的用嘴吹了吹,涼涼的感覺讓冰藍月的身子一怔,臉紅撲撲的顯得不自然。

    “這樣好點了嗎?”君莫離的動作格外自然,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這樣的動作是多么的曖昧,一雙眸子透著暖意看著冰藍月緋紅的臉頰,很認真的開口。

    冰藍月不說話,君莫離以為她還在難受,又吹了幾下,讓她想要縮腳回來,處于本能,君莫離抓住了冰藍月的腳說,“別亂動!”

    “你這樣我不習慣……”冰藍月難以掩飾自己臉上的尷尬,一雙眸子帶著女兒家難得的羞澀,君莫離這才回過神來,兩個人的動作和語氣越看越像是新婚的小夫妻。

    “沒什么不習慣的,反正你親也給我親了,抱也給我抱了,你這樣的表情太矯情!”君莫離臉上無所謂的笑笑,毒舌的語氣讓冰藍月登時就沒有了羞澀的模樣。

    “放開,我自己來!”冰藍月準備再一次收腳,可是君莫離我穩穩抓住不給冰藍月機會,惹得她一聲惱怒。

    君莫離溫柔的又吹了幾下,然后寵溺的開口說,“聽話,別鬧了!”

    “到底是誰鬧!不知道不作死不會死嗎?”冰藍月此時咬著一口銀牙,心里想的就是為什么老虎不把這個混蛋賤人給吃了。

    “沒聽過,只聽你自己在說而已。”君莫離低著頭,長長的眼睫遮住了他的眸子,動作輕緩用手揉捏著冰藍月的腳腕,讓藥盡快的滲入肌膚。

    雖然一直在疼痛難忍,可是冰藍月也感覺到了腳腕上滾燙的感覺,一半是因為藥物的作用,而另一邊則來自于君莫離的手掌溫度。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君莫離已經累出了汗水,冰藍月忍不住,從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了手絹,連帶著掉出來的還有君莫離剛才給她擦鼻涕的哪一張。

    輕輕的用手絹正準備給君莫離擦臉的手被君莫離制止住說,“你剛剛拿來擦鼻涕了,這會兒給我擦臉我才不要呢!”

    原本好心好意,現在卻被人當成狼心狗肺,冰藍月頓時就眼睛一瞪辯駁說,“我用的是你這張擦的鼻涕,我自己的我根本沒用過!”

    “那你也放在一起了,你拿來我去洗一洗!”還不等冰藍月反應過來,手里的手絹已經被君莫離奪走,人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這個人真是個神經病……冰藍月暗自在心里腹誹。

    君莫離走出門來,看著手里屬于冰藍月的手絹,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顯得格外的幸福,剛才冰藍月的動作那么的溫柔,他真的怕自己把持不住。

    這時,一個黑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是一個穿著黑底紅花衣裳的女子,臉上還戴著面紗說,“少主,這是您要的傷藥。”

    “宮里可有什么動靜?”君莫離看著面前的女人,心里大感意外,這么晚了為了一瓶藥她親自出宮,未免小題大做了,除非宮里發生了什么事情。

    “說是大事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聽說逸王喝醉了。”女人小心的打量著君莫離的模樣,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癡迷,可是當君莫離看她的時候,女人卻低下頭將眼眸蒙上一層寒霜。

    “這真是一件大事,回去小心的盯著,不要讓人看出你的身份來!”君莫離笑意深深,手心卻猛的攥緊了手里的藥瓶。

    逸王一向以沉穩出名,曾經看著先皇毒打他母親而面不改色,并且冷靜的抓住了陷害其母的兇手,這樣的人怎么會輕易的喝醉,除非他也是對冰藍月動了心,對冰藍月沒有赴約的事情受到了傷害。

    越是這樣,君莫離越是不會讓冰藍月靠近逸王,那個家伙遠遠沒冰藍月看見的那般好相處,一切不過都是假象,自己要保護好這個傻女人。

    走進屋里,冰藍月的腳已經收進了被子里,山里的溫度到了晚上變得有些涼,冰藍月又受了驚嚇所以抵抗力一下子弱了下來連打了兩個噴嚏。

    “把上衣脫了,我給你上藥!”君莫離將手絹不著痕跡的放進袖子里,頭上的汗水早已干掉,對著床上有些迷糊的冰藍月說了一聲。

    冰藍月應了一聲,卻緊閉著眼睛,讓君莫離覺察出了一絲異樣,伸手去摸她的額頭,此時正發著燒。心中低咒一聲“該死!”立刻沖出了屋外。

    第二天,日照當空,冰藍月悠悠轉醒,猶記得君莫離拿著自己手絹出去洗,隨后就覺得腦袋暈沉,噴嚏不斷,漸漸的后來的事情就記不清了。<!--中间广告位置-->

    “你怎么在這里?”冰藍月感覺自己的枕頭有些不對,帶著一股子君莫離的味道,扭過頭一看見到君莫離正靠著墻坐著,他的腿成了自己的枕頭。

    “這里統共就一間屋子,我不在這里應該在哪里?”君莫離的眼睛里帶著血絲,看著冰藍月聲音都顯得有些疲憊,似乎一夜未眠的感覺。

    “你可以在那里打個地鋪啊,干嘛要和我擠在一起!”冰藍月冷哼了一聲,眸子里帶著冷意,隨后別過臉去不去看他。

    “那我昨晚應該把你扔下去打地鋪的,你這家伙發燒了一夜,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抹,我還沒找你算賬呢!”君莫離的眉毛挑了挑,一臉不悅的表情。

    “我發燒了?”冰藍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好像并不燙啊,昨晚還感覺很冷來著,怎么回發燒呢。

    君莫離看著冰藍月一臉迷糊不解的模樣,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她發燒了是真的,可是亂摸的不是冰藍月,而是君莫離自己。

    “咦,我身上的這些疤痕怎么愈合的這么快!”冰藍月摸著自己手腕上最明顯的一條口子,按理說應該發炎的傷口卻已經結痂了,連痛感也沒有。

    “我昨晚給你上了藥,真搞不懂你這女人怎么這么容易受傷,背上好幾道傷口慘不忍睹。”君莫離冷冷說著,將自己的雙腿從冰藍月的腦袋下收了回來。

    “哦……等等!你昨晚給我后背上藥?”冰藍月的一雙眼睛等的老大,看著君莫離一臉淡定的表情,剛才她沒有聽錯啊!

    君莫離用水洗了一把臉,然后無所謂的說道:“至于這么大驚小怪的嗎,我們倆還用得著分彼此?你身上沒有二兩肉,我還看不上。”

    “你看完了摸完了當然看不上了,我可是新時代的女性,你看就看我不在乎!”冰藍月心里憋悶的厲害,可是聽見君莫離居然這么貶低自己的身材,頓時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的意思是你以后還要把身體給別人看了?”君莫離手里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原本他可是一大早給冰藍月熬了肉沫粥的,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用籃子裝著。

    冰藍月白了君莫離一眼,嘴里恨恨的說,“當然,我肯定要給我的夫君看啊,而且那個人絕對不是你!”

    她心里無法說透自己的心情,明明心里對君莫離有那么一點點的好感的,昨晚給自己上藥也是出于好心,自己應該感激才對,放在現代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可是冰藍討厭君莫離得了便宜還損自己的那種語氣。

    “嗯,既然是這樣,那你就期待你的夫君給你熬粥吧,這碗粥我自己吃!”君莫離不動聲色的從籃子里拿出來一直保溫的肉沫粥,里面放了一些切碎的榨菜,打開的一瞬間就帶著香味飄散在屋子里。

    聞見香味的冰藍月吞了吞口水,昨天下午吃的兔肉早就消化完了,這時候是最餓的時候,可是自己不能為了一碗粥就服軟,沒聽見沒看見沒……聞見!

    閉著眼,冰藍月靠著枕頭假寐,聽著君莫離喝粥的聲音格外的大聲,那粥的味道也特別的好聞,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對著冰藍月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你能不能出去吃!吵死了!”冰藍月忍不住吼了一聲,可是屋子里格外的靜默,隔了好半晌才聽見君莫離那滿足的聲音。

    “不能,因為我吃完了。”說完還不忘打個嗝,真是賤人所干之能事!

    冰藍月心里放心了,吃完了想來也弄不出什么幺蛾子了,趕緊收拾收拾下山叫清秋和春兒給自己弄吃的,實在不行自己動手,自己能做什么呢……

    這時候她的腦中想著自己上山前廚房里面的食材,頓時口水都忍不住了,哪怕是素菜也可以做的很美味的。

    忽然,鼻子前面飄蕩著一股香味,難道是自己幻覺了嗎?冰藍月睜開眼,看見自己的面前有一個空空的碗,里面還有一些殘羹,君莫離好看的手正握著碗放在她的面前。

    “你干嘛!”冰藍月皺眉,一下子又坐了起來,看著君莫離一臉痞痞的壞笑。

    “沒干嘛啊,這碗粥原本是我準備給你喝的,可是你不喝,我就只好勉為其難喝了兩碗,想著你也挺可憐的還餓著肚子,索性給你看看碗吧!”君莫離眨了眨眼睛,說的很是無辜,讓冰藍月的臉紅了黑,黑了紅煞是精彩。

    “啪!”的一聲,君莫離還沒有反應過來,臉上就被人打了一耳光,整個人都給愣住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