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你再不來我掛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看見這家伙,冰藍月在心里暗罵了一聲,這老漢至少也有十幾歲了吧,不然不可能有這么大,而且它看自己的目光分明已經知道自己手里的是武器,難道都成精了不成?

    冰藍月吞了一下口水,臉上帶著蛋蛋蛋冷光,這真是狹路相逢,只能放手一搏了。將連發弩對準了老虎,那家伙立刻露出了尖牙對著冰藍月吼了一聲。

    那震天的聲音帶著一股血腥的口臭味讓冰藍月作嘔,丫的!這是警告她?心里沉穩下來,冰藍月告訴自己自己的連發弩肩頭上都涂了微毒,如果連續都射中的話自己應該沒事。

    毒發的時間需要半小時,只要熬過半小時說不定自己還能得一張虎皮呢!可是射哪里呢?老虎的腦袋太硬,不能射,射了只會浪費武器。

    老虎的屁股肉多,可是被保護的很好,且這頭老虎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根本不像動物園里的老虎全無準備,看樣子只能射側面了。

    但冰藍月卻吞了一下口水,自己的這個角度只能和老虎面對面的僵持,可是并不能對老虎的側面射擊,因為是死角啊!

    都怪自己,早不扭傷,晚不扭傷偏偏這個時候扭傷了腳,君莫離不在自己又不會古代的輕功爬到屋頂上去,只能和老虎拼死一搏。

    暗暗咬牙,冰藍月清了清嗓子對著老虎說了一句“虎大哥,哪里有我給賤人留的兔肉,你吃那個然后回家休息好不好?”

    老虎果然順著冰藍月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火上的兔肉,可是因為懼怕火它轉過臉來對著冰藍月呲牙咧嘴,似乎是冷冷的威脅。

    “沒有沒有,我絕對沒有想要搶你食物的意思,只要你好商量我們……”冰藍月還沒說完,老虎已經朝著她鋪了過來,冰藍月趕緊沖床上跳了起來,一瘸一拐的到了另一頭的角落,立刻飛快的扣動了連發弩的扳機。

    “嗖!嗖!嗖!”的破風之聲讓空氣里彌漫起一股血腥之氣,冰藍月在老虎的側面射入了十支毒箭。

    可惜,因為老虎的體型過大,毒箭沒有立即讓老虎斃命,反而徹底惹怒了它。冰藍月心里著急起來,可是腳下不敢停歇,奪門而出老虎在后面窮追不舍。

    忽然腳腕又是一陣劇痛,昏暗之中冰藍月受傷的腳又一次扭到了,這一次的疼痛比起第一次更是厲害了不止一倍。她并不敢停歇,飛快的逃離著,身上有火辣辣的感覺掛過,冰藍月知道那是樹枝劃破了她的衣衫。

    身后老虎的吼聲漸漸小了,冰藍月也不知道自己跑了過多久,等回頭時,周圍再也見不到老虎了,心才漸漸的安心下來。

    這時,周圍忽然圍了一圈綠油油的眼睛,冰藍月因為天色昏暗,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月亮從烏云之中裂出一道縫隙,將光亮灑了下來。

    原本剛剛從虎口逃出來的冰藍月,此時卻又落入了狼群之中,她咬了咬牙,今天果然是出門沒看黃歷啊,是要讓她葬身狼腹的情況?

    冰藍月因為腳上的劇痛這一次已經站不起來,眼看著群狼開始畢竟,手里只能四處摸索,剛好得了一根樹枝,不過這東西有個屁用,對付一頭還可以,對付一群太難了。

    狼是團體合作動物,且善于謀略,他們小心翼翼的圍攏是因為天性多疑,一旦它們確定冰藍月并沒有什么威脅就會一擁而上將自己分食。

    絕境之處,冰藍月的求生**格外的強烈,她對著周圍大喊了一聲,“君莫離!君莫離!快來救我!”

    山間,回蕩著冰藍月略帶恐懼的聲音,如同將死之人的哀鳴,狼群被冰藍月的聲音嚇得一怔,停下了靠近的腳步。冰藍月咬著牙站了起來,就是死她也要拉上兩三頭狼墊背。

    頭頂忽然一陣冷風襲來,冰藍月還未來得及反應,人已經被人抱住了腰肢,那溫暖有力的手臂讓冰藍月感覺到了安全,嘴角露出了微微的淺笑。

    他來了,君莫離居然真的來了!此時此刻冰藍月不覺得君莫離是個令她討厭的賤男,心里將他奉若神明,靜靜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讓自己不至于被扔下來。

    君莫離的輕功極好,眨眼間已經將冰藍月帶出了狼群,停在了一棵巨大的老叔上,微風拂過月光透過樹蔭帶著斑駁,映襯出君莫離那張帶著森森寒意的臉。

    見到冰藍月臉上的傷痕,君莫離心疼的開口,聲音伴著沙啞卻出奇的溫和說,“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聽到這句話,冰藍月的鼻子一酸,原本還<!--中间广告位置-->想說“謝謝”的她忽然覺得滿腹的委屈,使勁的錘著君莫離的胸膛說,“為什么和你在一起就會這么倒霉!要是我死了你找誰要債去!”

    君莫離也不動,任由冰藍月敲打著自己的胸口,忽然猛的一下將她擁進懷里,自責道:“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

    冰藍月哭了,從小到大她都是那種堅強到沒朋友的女人,如今卻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嚎啕大哭的聲音響徹山谷,讓人聽了覺得格外的詭異,如同鬼怪在山間的哀鳴。

    對冰藍月的反應,君莫離只能輕輕的撫著她的背,一邊聞言軟語的安慰,一邊默默的陪伴著,等女人將他的衣服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從袖子里拿出了手絹給她擦臉。

    見到君莫離的動作,冰藍月一把搶走了他的手絹,因為鼻子堵住,加上聲音哽咽,冰藍月恨恨的說,“別想占我便宜,我自己來!”

    原本傷感的氣氛被冰藍月這句話弄得有些滑稽,君莫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卻終究沒有多言,而是將冰藍月攔腰抱起,穩穩的落在了地上說,“我們回去吧!”

    因為放松下來,冰藍月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在痛,點了點頭然后靠在君莫離的胸口,聽著他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那感覺讓人格外的踏實溫暖。

    回到茅屋,一群侍從全都跪在地上,君莫離的臉上蒙上了一層寒霜說,“你們這多人居然保護不好小姐,還留著做什么!”

    “等等!”冰藍月聽見君莫離發火,立刻睜開眼。

    君莫離低頭看了一眼冰藍月,然后溫柔的說,“他們保護你不利,我要懲罰他們!”

    “怎么懲罰?殺了他們?”冰藍月想著自己將軍府里面的丫頭犯了小錯都要被縫嘴,落到這君莫離的手里那不是要丟命?

    “是,自刎是我給他們的答案!”君莫離怕冰藍月不懂,輕輕的將她攏在懷里更緊了些。

    “不行!如果像你這樣弄,明天誰送我們下山!”冰藍月不干了,這世道真是太可惡了,動不動就要人命,雖然人家是侍從難道不是爹生娘養的!

    君莫離微微皺眉,眸光里已經很久對冰藍月沒有流露出冷意了說,“明天會有新的人來保護我們下山,至于他們犯了錯就應該懲罰,況且他們對我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

    冰藍月心里不服,因為身上的疼痛咬了咬牙說,“不是也可以戴罪立功嗎?你如果不要他們就送給我好了,剛好我的內院缺人,留他們在身邊以后我出門也好有個照應!”

    “你是認真的?”君莫離的眼睛瞇了瞇,想不到冰藍月真的想要救他們,若是換了別的小姐恨不能將自己所有受到的委屈三倍甚至是百倍的還給他們吧?

    冰藍月一臉的認真,眼睛瞪大了幾分說,“當然是認真的,難道這個還有假不成?”

    “那既然你喜歡,我可以再另外找一些更好的人過去,這些人連你的保護不了留著浪費糧食!”君莫離絲毫不退步,因為看家冰藍月身上的傷痕,他恨不得將這山上所有的老虎豺狼都給殺光才能解恨。

    “不行!我就要他們,要不是他們我肯定不是被老虎吃掉,就是被第一波的野狼吃掉了!”冰藍月清楚的記得老虎來之前有狼群也尋到了這里,而且那些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掛彩。

    “野狼?”君莫離來時見到冰藍月不在,忽然又聽見冰藍月那絕望的呼喚,當時根本沒有細問為什么他們沒有在冰藍月的身邊護衛她。

    “是啊,先是來了一群野狼,然后老虎菜趁虛而入的,說到底都是我烤肉太香了,不然哪里會惹來這么多豺狼老虎。”冰藍月聳了聳肩,其實她說的很認真,只是君莫離聽來卻像是自賣自夸。

    君莫離的嘴角帶著一抹輕笑,邪魅的目光里透著柔和說,“你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要是不饒了他們顯得我過于殘酷了,既然你喜歡他們以后就聽你差遣好了。”

    冰藍月看著這里的十個人,臉上露出了歡喜,這些人能在君莫離的身邊自然是有些能力的,有了他們在身邊,免了自己的煩惱有何不好!

    “來讓我瞧瞧你的傷口!”君莫離將冰藍月放在床上,然后將腳腕上的繃帶解開,那原本的纖纖玉足此時已經腫的和饅頭一般了,讓君莫離的眉心都皺的老高。

    “你輕點!疼啊!”冰藍月呲牙痛呼了一聲,可是心里卻感激這份疼痛,因為至少她還活著,能夠感受到這樣的感覺。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