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他到底有什么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說我不懂我就不懂,你說我懂我自然就懂!”君莫離悶悶的喝了一杯酒,看著冰藍月穿著一身粉色的衣裙,身上披著水藍色的披帛,腰間掛著的香包用珍珠和金線繡成,腳上的繡花鞋上綴著兩顆好看的明珠,頭發上雖然只有一根玉簪,可是松散的用紅色絲帶綁住的長發已經快要拖到裙擺,帶著一種慵懶的姿態。

    這樣的美人,不管是穿什么樣的衣服都會很好看,以前君莫離就對她動心過,現在知道她是冰藍月更是蒙上了別的心思。

    冰家掌握著這個國家三分之一的兵權,自己與逸王如果誰能夠娶到冰藍月,幾乎就已經得到了帝位的三分之二勝算。

    如今冰恩善一直忠心與皇帝,皇帝捏著這三分之一的兵權,剛好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各自之間又不會合作,一直僵持著。

    君莫離相信逸王接近冰藍月肯定不會像自己這樣單純,包括皇帝這次請太后舉辦飲宴都是沖著冰藍月去的,可是這個丫頭卻用了李代桃僵的法子,著實聰明的很。

    “君莫離,你還能不能更加無恥一點!”冰藍月的眸子透著冷意,看樣子這男人是真的和自己杠上了。

    忽然還不等冰藍月反應過來,一個黑色的銀子已經快速的移動到了自己的眼前,渾身帶著一股酒香,緩緩開口說,“這樣是不是更加無恥了!”

    此時,他們兩個人的距離根本就像是沒有距離一樣,冰藍月往后退,君莫離就往前逼近,一步一步直到冰藍月被抵在柱子上退無可退。

    “你夠了!”冰藍月無言以對,面對君莫離冰藍月只能投降,如果她再說什么不知道這個人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

    這時,君莫離的眸光里染上一層溫柔,輕輕抓住冰藍月的手,捏了捏說,“過來吃點東西,我特意叫人準備了藥膳,驅寒用的,你掉進水里廢了體力如果不好好的保養會生病的。”

    寵溺的語氣加上溫柔的動作,讓冰藍月有些愣神,待到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已經盛了一碗雞湯,冒著熱氣。

    冰藍月嘗了一口,溫度剛剛好,君莫離好像是掐準了時間,讓冰藍月無意間皺了皺眉。這個男人與逸王實力相當,心機自然也是最厲害的,想來逸王那溫沉如玉的模樣,冰藍月竟然莫名的有些發寒,哆嗦了一下。

    “剛說呢,你瞧你就開始有些要生病的樣子了。”君莫離揮了揮手,亭子周圍的簾幕放了下來,擋住了院子里的一些風,卻又不會讓光線昏暗。

    “我沒病!”冰藍月瞪了君莫離一眼,這個男人其實也沒有那么壞,可惜不是自己喜歡的而已。

    “你若是沒病,剛才哆嗦什么!”君莫離看著冰藍月嘴硬,好看的濃眉輕輕一挑,帶著一抹挑釁的意味看著她。

    “我是被風給吹的!”冰藍月看這君莫離的眸子,莫名的又開始心慌了,將眼睛移開了去。

    君莫離看著冰藍月的模樣,一算眼睛帶著一絲笑意,隨后說,“知道為什么我安排在涼亭里嗎?”

    對君莫離的想法,冰藍月怎么會想得到啊,她又不是君莫離肚子里的蛔蟲。直接白了他一眼說,“我怎么可能知道!”

    “是因為你總是覺得我不君子,所以我就安排了這里,四面透風,所有人都能看見我對你做了什么!”君莫離笑嘻嘻的看著冰藍月,心想著冰藍月一定會對他的形象有所改觀。

    可惜,君莫離錯了,只聽見冰藍月悠悠的開口說,“是啊,剛才你逼著我到了墻角,那一股子流氓痞子的樣子被你的下人傳出去了,我這輩子就找不到好婆家了。”

    聽見冰藍月的話,君莫離的眸光閃了閃,一臉認真的說,“沒關系,你沒人要了我可以娶你回家!”

    他說的是認真的,可是在冰藍月耳朵里卻是變了性質,直接給他一個不屑的表情說,“算了吧,你堂堂的國公府公子我高攀不起。”

    一聽這話,君莫離的眸子就冷了下來,這女人簡直是對自己成見太深了,為什么自己不管說什么都會一副軟硬不吃的樣子?

    見交流不下去,君莫離又給冰藍月舀了湯說,“喝湯,吃菜!”

    看見對方悶悶的模樣,冰藍月眨了眨無辜的眼睛,隨便這個男人怎么樣吧,只要他信守承諾送自己回去,吃就吃,誰怕誰啊!

    果然,君莫離是信守信諾的,在冰藍月已經撐不下了之后,君莫離叫來了剛才駕車來的<!--中间广告位置-->勁裝男子,神不知鬼不覺的又把冰藍月送回了宮門口。

    此時天色漸暗,冰藍月看著軟轎上的冰若蘭一臉歡喜的上了馬車,目光里帶著笑意問,“你可順利?”

    冰若蘭看著冰藍月恢復了小姐的打扮,臉上的歡喜僵硬了一下說,“還好,皇上很喜歡我!”

    “你別忘了她喜歡的是冰藍月,不是你!”冰藍月必須要把這個事實告訴冰若蘭,怕她越陷越深。

    “不!皇上已經知道我是冰若蘭了,沒有怪罪我的欺君之罪!”冰若蘭心里不服氣,立刻反駁了冰藍月自以為是的回答。

    冰藍月顯然愣了一下,然后目光有些冰冷,悠悠的說,“你把我的身份也說了是嗎?”

    “是啊,原原本本的說了!”若蘭得意的笑著,一雙眸子分明寫著“你奈我何”幾個字。

    冰藍月的目光步步緊逼,立刻冷颼颼的問道:“你是什么時候說的這件事!”

    “申時剛到的時候!”冰若蘭怕冰藍月不信,接著說,“我說了約莫一炷香的功夫,倚荷軒就起火了!”

    聽見這話,冰藍月恨不能恰是這個白癡!看來那些射箭的人不是沖著君莫離去的,而是對著她去的才對!

    皇帝一定是知道自己被君莫離帶走,然后就用了一石二鳥之計。冰若蘭這個女人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她告訴了皇帝自己李代桃僵的整形,立刻就會在皇帝的眼里形成自己心機深重不好駕馭的形象,然后冰若蘭就成了好駕馭的傻女人,而且自己又和君莫離走得近,自然就成了皇帝的敵人,這下真是……

    冰藍月狠狠的剜了一眼冰若蘭說,“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你也不會好過的!”

    聽見冰藍月的話,冰若蘭的身體渾身的一個哆嗦,自己不過是說了一句真話,冰藍月干嘛一副要殺了她的樣子。

    “估計你沒有這個機會了,皇上說明天就下旨讓我進宮,讓你上山當尼姑去!”冰若蘭一想起自己的計策,頓時得意的看著冰藍月。

    冰藍月扶額,果然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她不生氣了,跟一個弱智生氣簡直就是拉低自己的智商,讓她進尼姑庵,呵呵……逸王和君莫離都不會答應的,她可不是傻子。

    回到將軍府,冰藍月第一時間去了老太君的院子,而冰若蘭則是直奔父親的書房,看樣子是要去報喜。

    將冰若蘭給皇帝說的事情告訴了老太君,冰藍月看著老太君的臉上和自己一樣露出了很淡定的神色。

    “月兒,你準備怎么辦?”祖母抬起的眸子帶著笑意,分明答案已經寫在了臉上,根本不用多說了。

    “順其自然好了,借力打力,我相信我去不成李官,冰若蘭也得償所愿!”冰藍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隨后便和老太君閑聊了幾句家常回了自己的院子。

    第二天天未亮,冰藍月就被春兒給抓了起來,用了最繁復正式的打扮,聽說后半夜整個將軍府就忙碌起來了,皆因為宮里皇上派了一位公公過來通知早晨的時候要宣旨。

    冰藍月昏昏欲睡,根本任由春兒和念秋擺弄,等所喲的事情弄好之后,她的瞌睡還沒醒,有什么大不了不就是冰若蘭進宮做妃子,自己被剪了頭發做尼姑嗎!

    一眾人都恭恭敬敬的跪在奧體腦海里,約莫卯時一刻,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了,為首的是一個穿著深紅色長袍的太監,手中拿著拂塵趾高氣揚的看著這府里的眾人。。

    冰藍月都懶得聽圣旨說了啥,只記得有人將她扶了起來,然后摘掉了她頭上的發飾,而冰若蘭卻拿到了太監遞上的如意,一臉的得意。

    面對這樣的情景,冰藍月只是無所謂的打了一個哈欠,然后悠悠的開口說,“好了么?我要睡覺了!”

    “藍月小姐,您還是去馬車上睡吧,從這里到西山估計要走四個時辰呢,此去還請保重!”那太監看見冰藍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可是面上也存著客氣。

    “哦,隨便了,只要給我被子給我枕頭,那里睡都一樣。”冰藍月的反應大家以為她是被嚇傻了,或者是根本沒有回過神來。

    “小姐,你的命……”春兒眼看就要哭,硬是被冰藍月悠悠的一句話弄得立刻閉嘴。

    “春兒如果你想丑到沒朋友,你就繼續!”冰藍月悠悠的開口,隨后就由清秋扶著回了院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