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被吃了豆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倒是想走,可是你確定你會認識路嗎?”君莫離看出了冰藍月的局促不安,臉上帶著邪惡的笑意開口。

    冰藍月小臉一揚,帶著一抹自信的笑容說,“找路有何難,我可是有一手過目不忘的本事,剛才來的路上我一直記得路徑,所以根本不怕!”

    君莫離的眸子微微一瞇,上下打量著這丫頭,她說自己又過目不忘的本事,他自然是信的,如果自己也有這樣的一個丫頭,估計會省了很多事,一定要想辦法弄過來才是。

    這時他幽幽開口,依舊帶著一股子不懷好意的味道說,“你確定?”

    “我確定!”大不了她繞著走,不讓別人看見她一身狼狽,再叫清秋給她弄一身干凈的衣服來就好。

    “那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好自為之。”說罷,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便沒了蹤跡,冰藍月看著他一聲飄逸的白衣想到的不是他為何如此的快速,而是覺得有內功就是好,衣服說話的功夫就干了!

    因為周圍的太監都在救火,宮女都在主子身邊保護主子的緣故,所以冰藍月所走的這條路格外的安靜,讓她心里放松了不少。

    忽然,她聽見了悅耳的簫聲,心里好奇是誰奏出這熟悉的韻調,不自覺的竟走了進去。以前的音樂課上,冰藍月曾經學過這首古曲,名曰《長相思》。

    竹林中,一身茶色長袍的男子迎風而立,手中的簫帶著墨黑的光澤,簫上掛著小小的吊墜連著金黃流蘇,與他的衣袂一起迎風飄飛。

    男子頭上的金冠被陽光映襯,顯得有些刺眼,那溫潤白皙的側臉只是粗粗一看便知道面容姣好,是個男的的美人。

    自古都說貌似潘安之類的比喻,可是冰藍月不知道潘安是什么模樣,但這個男子是那樣的美。

    隨手摘下一片竹葉,冰藍月緩緩放到嘴邊,不自覺的和他合了起來,聲音一個悠揚深沉,一個輕快明亮,竟有一番別樣的味道。

    男子感覺有人和聲,轉身看去,兩人四目相對之時,竟都面露錯愕,心里想到的是一樣的字眼“是他(她)”。

    一曲終了,冰藍月微微垂眸,沒有了初見他時的失神,而是帶著一抹篤定的氣質說,“王爺恕罪,奴婢之時被您的簫聲吸引,情不自禁。”

    “嗯,我知道,你的眼睛里沒有了第一次見我時的字眼。”木逸軒笑了笑那笑容太過溫潤純凈,讓冰藍月心底一疼。

    因為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因為那笑容太過純凈,冰藍月嘗到了失去的滋味,或許她從來就沒有得到過愛情?

    “那奴婢告退了!”冰藍月收起自己內心的傷感,將眸子低垂轉身欲走,卻被身后的人拉住了手臂。

    這樣大的動作,兩個人都是一愣,身為王爺他大可以叫她站住,可是卻直接慌亂的抓住,這是因為什么。

    “對不起,唐突了。不過你能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丫鬟嗎?”逸王的眼眸平靜,嗓音格外的好聽,此刻在冰藍月聽來更是猶如天籟。

    “我叫冰夌,小字藍月。”說罷冰藍月便離開了,她想自己說了真實的姓名,以逸王的能力自然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吧。

    她不后悔對逸王坦誠,上一世她錯過了,這一世她想要爭取看看,補償自己曾經虧欠給所愛的一切。

    人漸行漸遠,兩雙目光都盯著她的背影,而冰藍月卻毫無覺察。

    冰藍月,將軍府的冰藍月就是她!怪不得……

    回到丫鬟們休息的房間,清秋立刻將冰藍月帶到了馬車,因為沒有備用的下人衣服,冰藍月只能換回了小姐的裝扮,因為馬車里還有兩套冰藍月備用的衣裳。

    她這樣的打扮是再也進不了宮里的,若是這樣進去,相當于打了冰若蘭的臉,也會讓別人知道她犯了欺君之罪,所以冰藍月叫了清秋回去,一個人坐在馬車里假寐。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馬車忽然動了起來,冰藍月睜開眸子,淡淡的問,“二小姐可回來了?”

    可是馬車外沒有人回應,冰藍月立刻覺察到事情不對,從頭上抽出一根白玉簪子握在手里,掀開簾子看見了一個穿著黑色勁裝的男子。

    “姑娘莫要妄動,小<!--中间广告位置-->人只是奉命將你帶去見逸王!”那人頭也不回,就知道冰藍月想要對他做什么,立刻開口阻止,手上握著韁繩架馬一點都不含糊。

    冰藍月的身子僵了一下,逸王找自己?半信半疑之間,冰藍月選擇了等待,她這樣去見她是不是有些不妥?

    因為被水打濕了頭發,冰藍月的發髻早就散亂,所以只是用了一根玉簪斜插在頭上,聽見逸王要見,冰藍月又不會梳頭,只能按照以前的方式隨便用絲帶綁了松松束在腦后,顯得格外的慵懶。

    車子緩緩停下,冰藍月看著面前的宅院,目光微微一瞇,但很快就有丫鬟迎了上來,扶著冰藍月下了車。

    一路蜿蜒小路,冰藍月來到了一座小亭上面早已擺好了一座酒菜,讓冰藍月有些慌張,逸王是要請自己吃飯嗎?瞌睡她與自己并不熟悉。

    “果然,說是逸王你立刻就答應過來了!”身后想起的聲音隱隱透著一股子怒意,卻是很熟悉的。

    冰藍月轉身,看見的是君莫離一張黑漆漆的臉如同摸了鍋底灰一樣難看,換了一身黑色的衣裳,冰藍月覺得就是個墨人。

    “怎么是你!”冰藍月知道自己上當,但卻還是篤定的看著他,語氣平淡卻不輸氣勢。

    “冰藍月,你騙得我好慘,既然你是將軍府千金,又何必翻墻逃走,放著榮華富貴不要?”君莫離的目光帶著探究,那張原本不怎么高興的臉漸漸的緩和下來,但即便如此,臉色還是好看不到哪里去。

    “我騙你又如何,你這種人就是應該被人騙,如果你真的對我好,我又如何需要騙你!說來說去還是你自己的不是!”冰藍月看著君莫離,心里理直氣壯,沒有絲毫的怯懦。

    君莫離面對冰藍月的話,心里一股氣悶涌了上來,忽然一把抓住冰藍月的手腕說,“我對你還要怎么好?最好的衣服首飾拿給你,最好的丫鬟伺候你,跟你開個玩笑,你就這么對我?”

    原本只是想讓冰藍月屈服,如今才發現那些東西對一個千金小姐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可是他對冰藍月的心是真的,只不過他不怎么會表達而已。

    “你如何對我,我自然也是如何對你!”冰藍月別過臉,覺得君莫離越來越討厭了,不過他是如何知道逸王的?

    “那么逸王呢,他給了你什么,你和他一見面你就說了你的真實名字,可是對我你卻欺騙。”君莫離有些受傷,明明他們倆的實力相當,可是在冰藍月面前卻有了質的不同。

    “你第一次見面時是怎么對我的?拿劍抵著我的后背,然后哈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印記,你別說你都忘了?”冰藍月冷笑了一聲,亭子里彌漫的酒香更像是一種無形的火藥。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你是敵是友!”君莫離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說話的語氣有些愧疚,但卻是實話。

    冰藍月自然也是微微一笑,目光帶著深沉看著君莫離說,“我自然也是判斷不出你是敵是友。”

    “那么逸王呢,一曲簫聲就能看出他并不是你的敵人?”君莫離急了,冰藍月的話根本就站不住腳,或者說他不服!

    “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幫了我,簫聲的這一次我們已經是第二次見面了。”冰藍月不想給君莫離解釋什么,因為從逸王一出現開始,他在冰藍月心里的地位就不同。

    對面的男子怔了怔,隨后苦笑了記起來,隨后坐到了桌旁說,“好,你既然這樣說那我也沒有其它好說的了,我們喝一杯吧。”

    君莫離的心里此刻苦悶的很,一向與逸王打成平手的他這一次居然輸了,而自己輸在哪里卻一無所知。

    冰藍月睨了桌上的飯菜一眼,平淡的開口說,“時辰不早了,我要回去。”

    “你現在回去做什么,宮里的飲宴還沒有結束,一會兒我會專門送你回去。”君莫離覺得冰藍月和他對著干就是不高興,憑什么冰藍月對著逸王就那么溫柔的模樣,對自己就跟刺猬一樣!

    “君莫離,你懂不懂尊重別人!”冰藍月急了,這里可是君莫離的地盤,如果沒有人帶路,她根本就不可能出去,況且如果他想要做什么,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如今想來特別的后悔。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