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如果可以我想重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原本以為是跟著一個小姐轎子的冰藍月,卻看見了一張與前男友一模一樣的臉,他一身茶色的長袍,上面繡著精致的花紋,一雙目光帶著那溫柔的笑容,干凈的臉龐總是給人一種想要親近的感覺。

    “木逸軒你怎么在這里?”冰藍月已經忘了手臂的疼痛,哪怕被人死死抓住也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怔怔的看著面前的男子,那張臉再熟悉不過。

    那個原本帶著溫柔笑容的男子眉心微微的跳了跳,目光里帶著疑惑說,“你認識我?”

    “大膽,你怎么可以直呼王爺名諱!”抓住冰藍月的丫鬟又狠狠的加重了力道,讓冰藍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

    “放手,讓她過來!”木逸軒看著冰藍月的表情,立刻對丫鬟說了一聲,那丫鬟先是猶豫,隨后還是聽從了男子的話。

    冰藍月顧不得疼痛,她以為自己再一次看見前男友時會微笑著開玩笑說“你的孩子多大了?”這一類的話語,可是卻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情景。

    心像是被石頭壓著,疼痛的感覺格外的明顯,胸口喘不過氣來,一雙目光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發燙,鼻子一酸眼淚就順著臉頰滑落。

    漸漸靠近那個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淡忘的男子,用手輕輕摩挲她的臉頰,自言自語的說,“如果可以重來,你愿意原諒我嗎?”

    上一世,她忙于工作忙于學習,忙于父母給她鋪好的路,從未關心過自己的男友需要什么,跟沒有好好的跟他吃過一次飯,撒過一次驕,她獨立的不像是一個女人。

    自從接到分手短信的那一刻,冰藍月后悔了,自己從未顧忌過自己男友的感受,眼睜睜的看著她離開自己,那種痛直到重生之后醒來才越來越強烈。

    “姑娘,我們認識嗎?”木逸軒看著冰藍月那雙帶著濃濃愛意的眸子,用白皙的手掌抓住了她在自己臉上摩挲的手。

    大家都吃驚了,逸王從來很少讓不熟悉的人靠近他這么近,這個姑娘是第一個人,而且還是用這么親昵的姿勢。

    “我們認識嗎……”冰藍月的眸光閃過一絲慌亂,收回了自己的手,這才發覺自己剛才做了什么,她已經穿越了,不是在以前的世界里,這個人也不是自己認識的前男友木逸軒。

    “你明明叫了我的字,這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木逸軒的目光帶著探究,卻還是一副溫潤如玉的模樣。

    冰藍月的目光垂了下來,臉上流露出一絲尷尬,然后說,“對不起,我把你誤認成了一位故人,抱歉……”

    她轉身要走,卻被木逸軒抓住了手臂,那力道并不重卻讓冰藍月舉步維艱,腳下如同綁了千斤巨石一般。

    “我覺得我們倆認識,因為你的臉上寫著兩個字。”木逸軒的目光怔怔的看著冰藍月的側臉,嘴角揚起的弧度在陽光的照耀下渡上一層美麗的光暈。

    抬起有些迷茫的眼眸,冰藍月轉過身看著這個男人,他身上的氣質像極了以前的木逸軒。還記得他們在學校里的初識,自己摔倒了,陽光下一只白皙的手出現在了眼前,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拉了起來。

    那時候他也是這樣的笑,也是這樣的美,就像是冬日里照進來的陽光,讓人忍不住心顫。冰藍月愣神了,看著面前的男子問,“是什么字?”

    “愛過……”男人好看的紅唇一張一合,讓冰藍月的心跟著輕顫,的確她真的愛過,甚至現在都還記得那種感覺。

    沉默的氣氛被一個貴婦人的聲音打斷,冰藍月循聲望去,那是一個頭戴著翡翠金冠的女人,約莫有四五十歲的模樣。

    “這位是誰?”女人上下打量著穿著下等綢緞衣裳的女子,看樣子應該是個丫鬟,眸子里帶著探究。

    “回母妃,這位姑娘好像是走錯路了,隨著我的侍從們過來的。”不等冰藍月開口,木逸軒已經開口解釋。

    母妃?這個人是王爺!冰藍月抿了一下唇,心里有些忐忑,這一世的木逸軒是個王爺嗎?

    “既然是迷路的,估計是今天參加太后飲宴小姐們的隨侍吧,哀家找個人把她送回去好了。”女人上下打量了冰藍月一眼,眼中帶著排斥。

    冰藍月并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被這位娘娘討厭,可是聽她自稱哀家,心里立刻明白這竟是一位太妃,估計宮中寂寞人也跟著會變態吧。

    “好……母妃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木逸<!--中间广告位置-->軒看了一眼冰藍月,然后就扶著貴婦走了進去,冰藍月不舍的看了那人一眼,最后跟著一個宮女到了太后辦太后飲宴的地方。

    飲宴之處,冰藍月她們這些隨侍的下人是不能進去的,只能在花園偏角的一個屋子里坐下來安心的等著,若是自家的小姐又吩咐自然會有宮女通報。

    冰藍月用手撐著腦袋靠在角落里兀自發呆,清秋默默的守在一邊,目光里帶著擔心。剛才聽宮女說小姐是被德太皇太妃的宮女送回來的,心里想著是不是被訓斥了?

    就在大家各自耐心等候的時間,一個宮女走了進來,掃視了一眼說,“這里可有將軍府的丫鬟春兒?”

    清秋拉了一下冰藍月的袖子,還在愣神的她回過神來,站了起來悠悠的說,“奴婢就是!”

    “跟我來,你們小姐尋你!”說著,宮女就走了出去,冰藍月趕緊跟在后面,一路上穿橋過洞,分明離飲宴的地方越來越遠。

    “這位姐姐,我們走錯地方了吧?”冰藍月覺得事情有些不對頭,趕緊停下了腳步,目光里帶著戒備。

    “這宮里我可比你熟悉,你家小姐喝醉了,太后娘娘叫我們將她扶到前面的房間里休息,你快進去吧!”宮女睨了冰藍月一眼,然后看樣子有些薄怒。

    冰藍月趕緊低頭,順著宮女所指的方向看去,獨獨的一棟建筑處里在湖中央用石橋連接,周圍一片荷塘格外的賞心悅目。

    走到門口,冰藍月看了一眼門口的匾額,上面寫著“倚荷軒”幾個字,推門抬腳走了進去,聞見里面荷香裊裊,帶著一股特有的涼爽感覺。

    這古代的建筑運用了許多風水學,荷塘中的荷香因為風的緣故長期停留在這屋子里,讓房間的溫度在夏天的時候格外的涼爽。冰藍月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許多。

    屋里珠簾阻隔了視線,冰藍月看見輕紗珠簾搖曳之中隱隱有一個白色的身影正在里面,小聲的喚道:“小姐?”

    里面無人應聲,冰藍月皺了皺眉,掀開簾子走了進去,卻見到君莫離一臉痞子的壞笑說,“你這丫頭,倒是對你的小姐很上心啊!”

    “忠于主子是作為丫鬟嘴基本的要求,我自然要對我的小姐上心,你騙我來這里做什么?”冰藍月看見君莫離,臉上立刻露出不悅的表情,這個賤人恨不得抓破他那張還看的臉。

    君莫離看著冰藍月氣憤不已的情況,用一雙眸子里的笑意漸漸隱去,正經的說,“你就這么討厭我?”

    “當然!那你就是個賤人!”冰藍月冷睨了他一眼,才不管這君莫離是什么國公府公子呢,更不管他是不是一個能夠窺視地位的人。

    聽見冰藍月的話,君莫離呵呵笑了兩聲,看樣子冰藍月和自己的梁子是結大了,這人根本就不想和自己交朋友了。

    “上次的事情我和你道歉,你看怎么樣?”君莫離從袖子里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冰藍月。

    那是一個青花瓷的小盒子,放在君莫離白皙修長的手掌上帶著一種別樣的美感,加上一陣微風吹來,將君莫離白色的廣袖輕輕揚起,更是一種勝似仙人的美感。

    冰藍月看見君莫離一臉真誠的目光,加上此時房中粉色的輕紗妙曼,一襲白衣的君莫離這般的動人心弦,接過了他手里的東西,打開來一看是一對漂亮的珍珠耳環。

    “用著普通的玩意忽悠我,你也把我看得太廉價了!”冰藍月將手里的東西扔給了君莫離,見他慌慌張張的接住,目光微微一瞇。

    果然是個財迷,不就是個普通的珍珠耳環嗎!一副好像怕摔碎了的樣子,果然是財迷加賤人!

    冰藍月越看君莫離是越不順眼,隨后索性就要出去,明擺著是君莫離賄賂了宮女把自己騙來,自己此時不走到時候可就說不清了。

    這年頭就是兩個丫鬟的事情只要沾上了這貴族的子弟,唾沫星子也能將人給淹死。冰藍月可不想吃不到羊肉還惹得一身的騷味。

    “你這么著急走做什么,你以為這是普通的珍珠?”君莫離心里有一種濃濃的挫敗感,明知道春兒是個不識貨的丫頭,偏偏弄些稀奇的玩意給她,枉費了自己的一番心思。

    “你以為我連珍珠都不認識?告訴你!今天我們小姐穿在身上的那一套衣服上,綴滿了你這種的珍珠!”冰藍月不屑的看了君莫離一眼,這個男人怎么這么難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