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殺雞儆猴李代桃僵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當然,若是姨娘不信我們可以立下字據,彼此畫押為證,如何?”冰藍月一臉的自信,讓林氏心里稍稍安心下來。

    隨后,冰藍月取過紙筆,將剛才所說的事情寫了字據,率先簽字,隨后林氏也將丫鬟的名字說了出來,并且在上面簽字,兩人達成共識。

    待到林氏走后,冰藍月立刻叫來了春兒和清秋,冷冷說道:“給我準備紅燈籠,把這單子上的丫鬟給我堵了嘴綁過來!”

    從未見過冰藍月如此凌厲的春兒先是一抖,隨后動作很快的就行動起來,不消一會兒就見了一個穿著下人衣裳的丫鬟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姐,這是你要找的東西,的確在她的箱子里。”春兒遞上林氏所說的賄賂證據,那是一枚領扣,上好的瑪瑙掐金絲的玩意。

    冰藍月拿著那領扣掂量了一下,冷笑了一聲說,“想不到,一顆領扣就讓你們把我給賣了,這么多年這些事不少吧?”

    說著,冰藍月的目光掃向那些此刻手里在院子中打著燈籠低著頭的丫鬟,這才發覺自己的院子里竟然有十五名丫鬟伺候,平日里散落各處看不出來有這么多。

    大家低頭不語,生怕一個不小心也被綁了起來,而且心里也在揣測一向懦弱的冰藍月會對這個丫鬟做什么樣的處罰。

    當然,冰藍月在上一世沒有殺過人,在這一世她也不想殺人,不過為了自己以后能有清靜的日子,這一次會稍微狠一點。

    “春兒!”冰藍月懶洋洋的喊了一旁的春,還不忘打量一下自己的指甲,淡淡的繼續說,“按照府里的規矩,這種背主的要怎么做?”

    “回小姐,背主的丫鬟先是縫嘴,然后請牙婆過來發賣!”春兒心里雖然覺得小姐越發的可怕,可是卻也理解小姐的心思,立刻一字一句的回著,字字有力。

    冰藍月抬頭看了一眼那丫頭,見她原本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惶恐不安,堵著的嘴發出嗚嗚的聲音,冰藍月當然知道她想說什么,直接無視掉了。

    無非是說自己的秘密是旁邊一直不說話話的清秋透露出去的,要收拾也要收拾清秋,而非她!

    可惜了,冰藍月對清秋可是放心的很,若是清秋真的喜歡嚼舌根,也不會生的這般瘦弱,且總是被這幫丫鬟們欺負。

    “既然規矩立在這里了,那怎么還不動手?”冰藍月懶懶的抬了一下眼皮,想著古代的縫嘴不會真的是用針線吧?

    “是,奴婢這就去叫管事房里的老媽子過來行刑!”春兒點頭應了,臉上露出一臉的嚴肅之色,剛準備走卻又被冰藍月與叫住。

    “算了,這時候天色已經晚了,你們還是把丫鬟送去那邊吧,明天牙婆過來的時候把她一并帶過來,我還有話跟牙婆吩咐。”冰藍月一邊說,一邊看著這丫鬟的容貌,也算是中上的姿色,想著那句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話暗暗在心底嘆息了一聲。

    原本想做個壞人的,怎么自己就這么圣母瑪麗蘇了?冰藍月暗暗在心里嘲諷了一下,目光帶著一抹笑意。

    隨后一夜安眠,冰藍月吃了早膳去了早課,臨近中午時才回來,見院子里站了個老婆子,頭上全是汗水,便停下了腳步問,“這大太陽天的,怎么不在屋里?”

    那人穿著的不是府里的老媽子衣裳,一看就是外面來的,看見冰藍月立刻知道這是府里的貴人,趕緊的跪在地上行了禮說,“小的是大小姐叫人請來的牙婆,特地等著聽大小姐訓示。”

    冰藍月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一早上被教書先生弄得暈暈乎乎的,早就忘了還有那丫頭的事,趕緊進了門問道:“那丫頭呢?”

    正說著,冰藍月就見春兒一臉菜色的走了進來,身后兩個粗使丫鬟扶著昨晚被帶走的丫鬟,她的嘴上一片血肉模糊,仔細一看真的是用棉線縫了嘴。

    冰藍月捂著口鼻,忍著作嘔的沖動,心里想著這古代真是變態,可是臉上卻做出一副冷傲的樣子說,“把她帶到下人的房間去收拾東西,我和牙婆說幾句話。”

    原本冰藍月是想把丫鬟們聚過來給她們一個殺雞儆猴的教訓,可是看見這丫鬟的模樣,冰藍月實在是不忍心讓她再受苦了,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每個人都有不得已的選擇,索性就讓她走上一圈就行了。

    “我這丫鬟相貌也算是中等,若是嘴上的傷好了可以賣個好價錢這你是明白的<!--中间广告位置-->!”冰藍月坐了下來,看著牙婆滿頭是汗,叫了丫鬟給她送上一杯涼茶。

    牙婆趕緊應了,冰藍月由繼續說道:“雖然犯了錯,但我卻不想讓她落在那骯臟的地方,青樓是決不能賣的,給她找個實誠一點的莊稼漢半賣半送的做媳婦吧,另外這里是十兩銀子,等她安頓下來就把錢給她。”

    雖然牙婆見過不少發賣丫頭的主子,卻從沒見過像冰藍月這樣的,心里疑惑之余趕緊將丫鬟遞過來的銀子接了,連連應聲。

    隨后,冰藍月又說了些無關痛癢的話,叫春兒給包了個紅包,聽見外面的人回報說那丫頭已經收拾好了,便給春兒使了個眼色說,“春兒你送她們出去吧!”

    春兒點頭應了,隨后和牙婆一起,將丫鬟送到了第三道垂花門外,一路上故意讓丫頭抬起頭,讓大家看她縫上的嘴巴。

    轉眼便是宮中飲宴的當天,冰藍月卻起的最晚,隨便化了一個淡妝,穿上老祖宗送來的那套精致的衣裳,整個人都光彩照人。

    自從懲治了縫嘴的丫鬟之后,冰藍月的院子里果然平靜了不少,雖然不是完全杜絕了吃里扒外的事情,可是大家也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再生出什么大的幺蛾子。

    冰藍月迷迷糊糊的上了馬車,待到離宮門還有一半路程的時候,看著穿著和丫鬟衣服的冰若蘭說,“你怕不怕我現在反悔?”

    冰若蘭原本就是心里忐忑不安,聽見冰藍月這么說,頓時更是緊張起來,可是漲紅著一張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騙你的,趕緊我們倆換衣服吧,這衣服我可不喜歡,太沉了!”冰藍月解開了腰帶,脫掉外衣扔給了一旁的冰若蘭,錘了錘肩膀。

    因為衣服上綴滿了珍珠和精致刺繡的緣故,所以格外的沉重,冰藍月換上下人衣服的那一刻頓時覺得輕松了不少。

    穿上小姐衣裳的冰若蘭立刻趾高氣揚的看著冰藍月,卻見冰藍月一副輕松的樣子沒有半點失落,忍不住說道:“難道你就這么不愿意進宮嗎?”

    冰藍月抬起眸子,卻笑而不答,宮里有什么好?一個將軍府的規矩就已經讓冰藍月吃不消,何況是那圍墻都數不清的宮闕?

    冰若蘭見冰藍月不答,一雙眸子充滿了探究,十幾年來她都因為自己是庶女對冰藍月心生怨恨,如今看著冰藍月卻忽然有一種同情的味道。

    其實兩個人此時的心里都挺同情對方的,天生下來固定的身份,讓她們難以逾越屬于自己的鴻溝。

    車子在宮門前停下,冰藍月想下了車子,然后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清秋上前扶住緩緩走下車來的冰若蘭,一行三人拿著腰牌進入了宮中。

    因為都是閨閣小姐,宮里特意準備了轎子接應,冰藍月此時是下人,沒有這么好命能坐轎子,就只好跟在后面慢吞吞的走著,該死的皇宮一條路怎么這么長。

    走到雙腿發軟,冰藍月實在是走不下去了,索性坐在墻角揉著腿,想著一會兒有別家的小姐路過,跟在后面也能找到宴會的地方。

    休息了一陣,等冰藍月要找小姐們的轎子的時候登時傻眼了,整個路上空無一人,除了一排排的宮燈什么都沒有。

    “啊啊啊,搞什么玩意啊!”冰藍月氣的跺腳,順著路一路漫無目的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看見前面也有一個轎子,便跟在那些宮人的后面。

    冰藍月發現,前面的轎子比起那些小姐的要精致很多,上面繡著的圖案也格外的繁復,因為按照規矩丫鬟宮女必須低頭,冰藍月也只能偷瞄兩眼而已。

    等到轎子停下來了,冰藍月這才抬起頭來仔細打量這地方,一處宮殿的門口,上面的牌匾上寫著“裕寧宮”幾個字。

    這里是參加飲宴的地方?冰藍月心生疑惑,隨后就跟在了一群宮人的后面走了進去,這時忽然手臂被人抓住,厲聲喝道:“你是哪里來的!”

    冰藍月覺得手臂一疼,“哎喲”的慘叫了一聲,一看竟然是個比自己高大一點的丫鬟,那力氣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這家的小姐上門來頭,兩個丫鬟都有武功!冰藍月抬起頭,想要給那小姐解釋一下,可是卻在看見那“小姐”的臉時,整個人都呆愣住了。

    八年……整整八年的戀愛,結束于一條手機短信“祝福你”的愛情,那個男人的臉跨越的時空出現在了冰藍月的眼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