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丫鬟清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不同意我看你也會去求你的父親的,索性我就答應了吧!”老太君嘆息了一聲,說心里話她是不想冰若蘭去的,林氏生的孩子哪怕是自己兒子的種,可是卻沒有繼承自己兒子的好品性,反而盡是繼承了缺點,越看越是不順眼。

    “既然祖母答應了,那么藍月就先謝謝祖母了。”冰藍月福了福身,忽然肚子又是一陣翻江倒海,來不及多說就往恭房跑去。

    原本冰藍月知道老太君不想讓冰若蘭去,原因是因為害怕冰若蘭被皇帝看上之后進宮,以冰若蘭的性格進了宮里只怕兇多吉少,所以這才阻止了冰若蘭。

    但冰藍月想要報老太君戲弄自己的仇,原本打算和老太君對著干,誰知道這老人家會讀心術,早就猜到了冰藍月的心思,立刻就的答應了下來,這一次冰藍月又敗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冰藍月整個人都是手腳發軟,整個人哼哼唧唧的躺在羅漢床上,這時丫鬟端了熱水過來,給冰藍月脫掉了繡花鞋。

    “不用了,我不要洗腳。”冰藍月因為肚子難受,耍賴起來,坐起來時看見的卻不是春兒,而是另外一個丫頭。

    “你是誰啊?我怎么沒有見過你?”冰藍月原本過目不忘的本事忽然間失靈,總是覺得這丫鬟眼熟,卻又想不起來,用拳頭輕輕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回小姐的話,我叫小瘦!”丫鬟低下頭,她不是別人,真是冰藍月從粗使丫鬟里提起來的一等大丫鬟。

    “小受?”冰藍月被這稱呼弄得哭笑不得,這是誰取的名字,弄得真是讓人想入非非,雖然以前一直忙于工作學習,可是冰藍月還是有一些人際交往的,其中不乏有一兩個腐女。

    小瘦低下頭來,一雙眸子帶著淡淡的光芒說,“是,奴婢因為太瘦啦,所以才被叫成小瘦,漸漸的也就成了名字。”

    聽見這樣的話,冰藍月的心里越發心疼起這丫頭來,也想起這個丫頭是誰了,輕輕摸了摸她的臉頰說,“以后你就叫清秋吧,取月錦繡鎖清秋之意。”、

    那明月光華,深閨閣樓之中,多少女子的青春就這樣被重重緊縮,斷了琴弦,毀了流年……

    “是,奴婢清秋伺候小姐洗腳!”得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加上白天冰藍月給的賞賜,清秋的心里充滿了感激,動作麻利的脫掉了冰藍月的襪子,還不等她拒絕已經將冰藍月的腳放進了水里。

    原本想要拒絕的冰藍月在雙腳沒入溫水的時候停止了一切的動作,加上清秋的動作,更是讓泡腳洗腳成了一種享受,迷迷糊糊的竟然在不知什么時候睡著了。

    轉眼便是天亮,冰藍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還不能掀開帳子。清秋和春兒已經開來了來說,“小姐萬福!”

    “嗯……萬福!”冰藍月打了一個哈欠一副還沒睡飽的樣子,說了一句又倒了下去,準備翻身繼續睡。

    她的目標是米蟲啊米蟲,絕對不要做米蟲之外的其他事,上輩子太累了,這輩子一定要好好的對自己才行!

    “小姐,你該起了,一會兒就要上早課了!”春兒想著昨天老太君的吩咐,說小姐大好了,早課也應該恢復起來才是,所以今日一大早就把冰藍月準備抓起來。

    “早課?不要去……”冰藍月搖了搖頭,她當然知道冰藍月的早課,不過都是些無聊的玩意,真的天提不起她一點興趣。

    “小姐,你只要去了,和先生打個招呼,先生不會為難你的!”春兒知道自從小姐砸了腦袋之后瞌睡有些大,所以開始了循序漸誘策略。

    冰藍月眼睛都不睜開看一眼,擺了擺手說,“春兒,別騙我了,先生三寸不爛之舌只要我一去就會從頭到尾不停歇,就是我想睡也睡不著了。”

    偏偏春兒就是個不屈服的,對冰藍月硬是軟磨硬泡硬生生的把她的瞌睡給弄沒了,最好還是洗臉漱口用了早膳上了一個上午的早課。

    轉院便是中午,吃過早膳,冰藍月睡意漸起,打了一個哈欠,正好看見清秋回來,想起自己還有一件事情未做,便說道:“清秋啊,問你一個問題!”

    “小姐有什么吩咐盡管說,這樣對奴婢真是折煞奴婢了。”清秋趕緊發下手中的活計,對冰藍月行了一個禮,小心翼翼態度恭順。

    “以后別在我的面前自稱奴婢了,我不喜歡這個詞。”冰藍月停頓了一<!--中间广告位置-->下,目光掃視了一下周圍,見屋里只有清秋和她,輕輕勾了勾手指示意清秋靠近些,在她的耳邊繼續說道,“你可知道這家里有多少的丫頭出賣過我?”

    聽見這話的清秋,直接就是一個哆嗦,以前的小姐懦弱好欺且對下人也沒有多少油水可撈,大家或多或少的都給別人說過小姐的事情撈點銀錢,這可如何讓她開口?

    冰藍月見到清秋的表情,一切便都明了,目光里生出一絲皎潔,隨后說道:“既然你沒有辦法開口,那你就的幫我去做一件事!”

    “小姐盡管吩咐!”清秋也不敢多問冰藍月想做什么,但是比起讓她開口指證誰要好過很多,單純的丫頭卻從未細想,若是冰藍月要她去殺人可怎么辦?

    她在清秋的耳邊低低耳語了幾句,清秋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驚異不解的表情,可是隨后便恢復了平靜,給冰藍月的整理好了床鋪便出去了。

    晚上,林氏匆匆而來,一雙眼睛快要噴出火來,一進門就沒有給冰藍月好臉色,甩袖趕退了丫鬟和冰藍月在里間的小屋里說道:“冰藍月,別以為我給你一點好處,你就可以為所欲為,你別忘了這內院是我在主事,如果你敢對我的若蘭動什么不好的心思,別怪我翻臉無情。”

    冰藍月柳眉彎彎,一雙眸子帶著清亮的身材,看著林氏那氣鼓鼓的模樣,不禁好笑的說,“姨娘這是怎么了?一進來就這么大的肝火。”

    “我怎么了?你怎么不問問你自己?你是不是又給老太君說去宮里飲宴的還是只有一個人便好?你這樣一會兒一套究竟意欲何為!”林氏一聽說這個消息就知道冰藍月是想將冰若蘭給甩了,心里簡直就是怒不可遏,恨不能撕碎了面前這個小賤人。

    抬起眸子的冰藍月眸光深沉,那一抹清亮漸漸隱去,染上一層淡淡冷意,盯著林氏說,“我說過這話,不過怎么就從你的嘴里又聽來了?看樣子是有人給你說了吧!”

    她說得直接,讓林氏這種習慣于拐彎抹角的人臉上微怔,竟一時間答不上話來。冰藍月又繼續笑著說,“不如姨娘告訴我這話是誰告訴你的,我再把我的想法說出來,這樣我們倆都有利益,如何?”

    林氏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冰藍月,這個丫頭想要和自己玩心計?以為收拾了一個丫頭別的丫頭就不會跟她透露消息了嗎?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真是白癡!

    在林氏暗地里嘲諷冰藍月的時候,其實冰藍月的心里卻已經猶如明鏡一般了,嘴角微揚似笑非笑將她那張臉襯托得格外的靈動。

    “我們倆怎么會有共同的利益,若是你請老祖宗將的若蘭的名給除掉了,我們母女倆可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林氏目光凌厲,一步步靠近冰藍月,想要用自己身上的氣勢讓她懼怕自己。

    面對林氏的步步緊逼,冰藍月上下打量了林氏的穿著,身上一件暗色紅花的褙子,下身穿著一條繡著喜鵲鬧春的馬面裙,腳上穿著一雙綴著滴淚珍珠的繡花鞋,不過頭上卻只插著一根金釵,顯然是打扮到了一半就匆匆的來了,看樣子是很緊張這件事。

    “不會的,我之所以讓老祖母將名只定了一個是聽說各家的府里只有嫡女參加,而我們將軍府姨娘你也清楚,就只有我一個嫡女,所以這名額就只能是我。”冰藍月看見林氏的臉色越來越黑,嘴角上的笑意漸漸變得嚴肅,繼續說,“我可以讓若蘭妹妹頂著我的身份去參加宮中的飲宴,至于我扮作她的丫鬟就好!”

    冰藍月目光平靜,這些想法是在昨天才決定的,想著這次飲宴勢必是刀光劍影,冰藍月根本就不想去應付,倒不如扔給冰若蘭母子,隨她們怎么倒騰都好。

    何況,父親這一次一心想把自己往宮里送,若是自己明著拒絕肯定會惹來不快,倒不如陽奉陰違,與老祖宗串通好了,只取了一個名額過去,然后扮作丫鬟神不知鬼不覺的躲過去。

    “你怎么會……”林氏不懂冰藍月放著好好的機會不要,這時要做個什么!

    卻見冰藍月笑道:“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姨娘這樣一心只想往上爬。你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不是不清楚,但我理解你這種被人壓著身份的人所以一直不與你計較,但是俗話說事不過三,有些事你還是收斂一些為好。”

    林氏愣了愣,隨后說,“那只要我說出告訴我這件事的人,你就會真的履行承諾?”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