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欲擒故縱抓暗鬼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春兒一臉愁容的走出了房門,讓門口伺候的兩個一等丫鬟立刻就迎了上去,一臉的好奇說,“春兒姐,你是怎么了,一副要哭的樣子啊?”

    被倆丫鬟抓住的春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拉著兩個丫鬟到了一處偏僻的角落說,“我告訴你們之后可千萬別聲張!”

    兩人互相望了一眼,覺得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一起嚴肅的點了點頭,這才說,“姐姐放心,我們可是你一手教出來的,絕不會出賣你。”

    “老太太給小姐的衣服上不知道被誰偷走了兩顆珠子,是上好的明珠,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春兒一邊著急,一邊跺了跺腳,眉心緊蹙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

    “姐姐,若是東西丟了大可以告訴總管叫她把這院子里丫鬟們的東西檢查一下,東西自然也就出來了,如今著院子里吃里扒外的多了,若是再不管管只怕要翻天去。”

    一個丫鬟說著,另一個丫鬟便是連連點頭,一雙眸子帶著亮光一看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她們雖然也是冰藍月的丫鬟,卻不及春兒那般受寵,原因無非是總是有些好強,和以前的冰藍月性子不和。

    不過他們面上和冰藍月的性子有些相左,可是心里卻都是對冰藍月很真心的,聽見東西丟了心里自然是不高興,立刻就想了法子,幫她解難。

    春兒看著你的模樣的確是真心的,便說道:“既然是這樣,這件事就交給你們倆去辦了,若是有什么問題,大可以搬出小姐來,絕不敢有人再敢多說一句。”

    得了這樣的話,兩個丫鬟頓時眼睛一亮,這大宅院里,盡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可是小事一件一件的累積起來,便生出了不少嫌隙和怨恨,這里倆丫頭雖然心里是忠心于冰藍月的,可是心里也有想動公報私仇的心思。

    吩咐完事情的春兒,看著倆人急匆匆的走了,立刻就嘆息了一聲,小姐的法子真的要有效果能夠抓住內鬼?

    時間轉眼就過去了兩個時辰,冰藍月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伸了一下懶腰立刻春兒就掀開了簾子,給冰藍月弄好床前的繡鞋說,“小姐你總算醒了,外面都快鬧成一鍋粥了!”

    聽見春兒的話,冰藍月打了一個哈欠,臉上露出淡淡笑容,這一切本來就在她的預料之內,就是要亂成一鍋粥了,這才好拾掇拾掇。

    不緊不慢的在春兒的幫助下換好衣服,走出房來看見院子里靜悄悄的,眨了眨眼睛說,“你不是說都亂成一鍋粥了么?這里靜悄悄的啊?”

    春兒給冰藍月拋去一個白眼,然后說,“小姐,你的院子誰敢撒野?都在下人房的院子里呢!”

    面對春兒的無視,冰藍月也回以一個抱歉的表情,然后說,“那地方我還真不知道,你趕緊帶路吧!”

    聽見冰藍月的話,春兒這才一副恭敬的模樣說,“好吧,既然小姐你開口了,我也不能違逆你不是……哎喲,我的耳朵!”

    “你這家伙,給你一點顏色你就給我開染坊,要是內鬼跑了,我就打你屁股!”冰藍月擰了春兒的耳朵一下,頓時讓春兒痛呼了一聲。

    兩人并排著走到了下人所在的小院,其實也并不遠。按照將軍府放規劃布置,每一個主院的后面都有一個為下人們準備的附屬小院,冰藍月的院子也自然有一個下人專門用的小院。

    剛走到外面,就聽見了嘈雜的聲音,但是冰藍月聽見最刺耳的一句說,“臥槽你娘的!”

    冰藍月頓時就凌亂了,原來這古代的姑娘也有嘴上不干凈的呢?春兒聽不下去了,趕緊蒙住了她的耳朵。

    “你干嘛?”冰藍月推開了春兒的手,然后搶先一步跨入了院子里,霎時間原本雞飛狗跳的院子,立刻就安靜了下來。

    “小姐駕到,你們怎么還不行禮!”春兒見到愣了一院子的人,昂首挺胸中氣十足的喊了一聲,這狐假虎威做得的極好。

    冰藍月看著大家七零八落的跪了下來,扯了扯臉上的嘴角說,“我在門外聽著很熱鬧啊,怎么我已經來你們就沒有下文了?”

    她穿著桔色繡金色萱花的襖裙,亦步亦趨的穿梭在這些人中,看著搬到院子里的箱子里散落了首飾布料一地,還有不少精致的玩意,拿起來把玩說,“這東西是誰的啊?”

    聽見冰藍月的話,那兩個一等丫鬟立刻露<!--中间广告位置-->出了得意的笑容,看向了一個格外的瘦小的丫頭說,“是她的!”

    “我是在問這些東西的主人,你們當我是傻子嗎!”冰藍月冷冷的一聲,嚇得大家一個哆嗦。

    “小姐,這東西真的是從這個丫頭的箱子里搜出來的!”兩個丫鬟心里不高興,想著自己好心好意幫著冰藍月打理,卻被冰藍月直接一吼。

    “那你們的意思是說,這東西是從這個明顯營養不良的丫鬟的了?”冰藍月可不是糊弄的,這丫頭一看就知道是長期因為營養不良導致的,而這倆人,冰藍月也是越看越不順眼。

    冰藍月的記憶里這倆丫頭總是愛說一些很搬弄是非的話,嘴里倒是對冰藍月很關心,行動上也好像對冰藍月偏袒一些。雖然心是好的,可是冰藍月卻不喜歡他們那種拿著雞毛當令箭德行。

    一看這營養不良的丫鬟模樣,顯然就是因為沒有給這倆一等丫鬟好處,這才被整治了一把,內奸雖然不是這倆人,可是他們同樣可惡。

    “小姐,這丫頭天生身子弱,所以才會是這幅模樣。”這兩個丫鬟見冰藍月好像看出了什么,可是心里還有一絲希望,立刻找了一個看似站得住腳的理由辯駁。

    “哦?是嗎,既然如此我就把你們也變成那樣如何?”冰藍月的目光染上一層冷霜,就是這么看著都讓人心里發寒。

    這次,倆人不敢吱聲了,最后的希望已經破滅了,哪里還敢多說什么?只能蔫頭耷腦的的低著頭。

    冰藍月輕輕將手里的東西遞給面前的被誣賴的丫頭,然后微笑著說,“既然她們都說這東西是你的,那你就把這些東西都拿著,然后以后去和春兒住一間,從此做我的身邊的大丫鬟好了。”

    那丫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臉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惶恐的指了指自己說,“真的是我嗎?”

    冰藍月看著她的模樣知道他是因為幸福來得太突然無法接受的緣故,牽著她的手就這么走了。

    對于冰藍月的作為,大家都愣住了,事情不應該這樣發展啊。大小姐難道不應該先把這丫頭嚴刑拷打一頓然后趕出府去嗎?

    冰藍月剛剛從下人的院子里回來,立刻林氏就又一次登門拜訪了,冰藍月這次熱絡了不少,趕緊開門見山的說,“姨娘這次的禮物可帶來了?”

    林氏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絲厭惡,可是臉上立刻露出了笑意說,“帶了!帶了,你瞧這是絲繡坊最新做的荷包,圖案精致最適合你進宮的時候用了。”

    看見林氏只是哪一個繡花的荷包糊弄自己,冰藍月的眼睛瞇了瞇,接過了林氏手里用盒子小心放好的荷包說,“既然如此,我就謝謝姨娘了。”

    還不等林氏開口,冰藍月就對著春兒繼續說,“祖母不是約了我用晚膳嗎,現在時候也差不多了,趕緊過去吧!”

    春兒立刻答應了一聲,然后給冰藍月披上一件薄的斗篷說,“大小姐,二小姐是否也要過去?”

    這時,林氏立刻湊了過來說,“藍月啊,我們若蘭以前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你擔待著點,這次進宮如果她能被夸贊兩句趕緊許了婆家,你也算是功德一件呢!”

    林姨娘的話,冰藍月這個明白人自然懂得,低低的“嗯”了一聲之后,將目光看向了冰若蘭,然后淡淡的說,“你們先回去吧,一會兒我會和老祖宗說的。”

    聽了冰藍月的話,林姨娘的心里其實并不放心,可是又不能強按著冰藍月帶著冰若蘭一起過去,只能悻悻然的說了兩句囑咐的話,然后離開了。

    自始至終,冰藍月都不讓冰若蘭有半句開口道歉的機會,要么遠離她,要么就是把說話的空隙自己填補起來,這一招讓冰若蘭那暴躁的“狂躁癥”沒有方法做還真是難得。

    來到老太太的院子,冰藍月迎面就聞見了羊肉的味道,立刻沖進了屋子里,果然,真的是一鍋煮好的羊肉湯,配著新鮮的蔬菜做的羊肉火鍋。

    “哇,居然有涮羊肉啊!”冰藍月看著鍋里翻騰的羊湯,在看看顏色鮮亮有人的蔬菜食材,頓時就口水直流,根本就沒有形象可言。

    “你這丫頭,雖然人變得聰明了,可是這禮儀規矩全都給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嗎?”老祖母的聲音雖然帶著嗔怪的語氣,可是被丫頭扶著走出來的臉上卻是帶著寵溺的笑容。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