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拿了多少都吐出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冰藍月忽然停止了笑,站直了身子,手里拿著藤條說,“妹妹真是厲害,我可是自愧不如呢,這么多年你借著狂躁癥的由頭從我這里索要無度如今還不知道收斂,看樣子是真的無法無天了。”

    “是這樣你又能拿我怎么樣?”冰若蘭臉上依舊得意洋洋,看著冰藍月終于停止了笑容,目光瞇了瞇。

    “我不敢拿你那你怎么樣,就憑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我看父親是自有公斷的。”冰藍月微微底下了頭,然后對著走進來的冰恩善行了一個禮。

    這時候冰若蘭也轉過身,看著冰恩善一臉的怒意,頓時一個踉蹌險些摔倒,聲音怯怯的喊道:“父親……”

    冰恩善冷哼了一聲,然后目光透著一股怒意吼道:“別叫我父親!”

    被冰恩善的吼聲嚇得一縮的冰若蘭忽然跪在了地上說,“父親別生氣,女兒只是給姐姐開個玩笑而已。”

    冰藍月的眸子瞇了瞇,這理由也太爛了吧,冰恩善可是一開始就站在外面的,一切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其實早在冰若蘭來找茬的時候,冰藍月就算到冰若蘭今天是要吃虧的。老祖母罰了自己在祠堂面壁思過三日,這三日的時間連冰恩善都不能細問自己究竟是如何到的君莫離的別院,自然會在自己出祠堂的第一時間趕過來,所以這早已在冰藍月的意料之內。

    而這個冰若蘭有時候真是不能恭維她的智商,明明上一次在自己這里就已經吃了悶虧,怎么這一次還不長記性?如今又眼巴巴的瞄上了老祖母給自己的玉牌,真是不知死活。

    既然她冰若蘭要作死,直接也就只能成全她了,順便把以前從冰藍月這里搶走的東西一并要回來。

    自從遇見君莫離那個賤人之后,冰藍月明白了一個道理,在這個社會一定要有點值錢的東西才行,不然的話真是被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你不必說了,剛才你的所作所為我已經看了個清清楚楚,趕緊給我回去閉門思過,并且把你從你姐姐這你拿走的東西都還回來一樣也不許少!”冰恩善的聲音字字鏗鏘容不得半點質疑,冰若蘭趕緊應了夾著尾巴就退了下去。

    冰藍月微微低眸,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說,“父親在外面站了這么久,趕緊坐下來歇息一下吧。”

    “藍月啊,這么多年你妹妹都是這么對你的嗎?”冰恩善的印象里,冰若蘭一直是個乖巧懂事的,冰藍月也是格外的懦弱,如果不是今天親眼見到冰若蘭的囂張,冰恩善根本想不通自己原本懦弱的女兒為什么敢翻墻離家出走。

    聽見冰恩善的話,冰藍月并不答話,而是先靜靜的泡好一壺熱茶,親自斟了一杯給冰恩善說,“父親,剛才你也看見了,還用我說什么嗎?”

    此時,無聲勝有聲,冰恩善一時竟無言以對,只能默默的喝了一口茶。

    “冰兒,有些事情能過去的就讓她過去吧。”過了好半晌,冰恩善這才開口說話,心里仍然沒有打消讓冰藍月進宮的年頭,一張臉上隱隱透著擔心。

    如果冰藍月按照現在的性子進宮,只怕得不到皇帝的歡心,到時候……

    她聽見冰恩善的話,眉心微微動了一下,似蹙又似跳緩緩開口說,“父親別擔心,女兒如今的心思不過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雙百奉還而已。”

    “不行,你這樣的性子以后必然后吃虧,這人就得要得饒人處且饒人,退一步海闊天空!”

    冰藍月的眼睛瞇了瞇,按照冰恩善的話,這以后自己要是被冰若蘭欺負,被這府里的人欺負就只能忍氣吞聲任由著欺凌了?

    “父親說這話女兒不贊同,我為什么要忍氣吞聲任由著別人騎在我的頭上!”冰藍月目光一凜,帶著寒氣,哪怕這個人是冰藍月的父親,她也是動怒不小。

    冰恩善見到冰藍月的臉上沒有半點虛心悔改的樣子,同樣是怒上心頭,父女倆就這么互相看著對方,隨時都有可能一觸即發。

    “我不是叫你忍氣吞聲,而是要學會迂回戰術,女人就是應該依附男人而活,如果你能將你的男人牢牢抓住,以后你就可以那這個男人作為你的武器,還留下一個溫柔賢惠的名聲。”冰恩善嘆息了一聲,最終還是他先敗下陣來。

    這時候的冰藍月微微低眉,她對冰恩善的話已經懶得反駁了,原來冰藍月的父親不過是個傳統的男人,把女人看成了男人的附屬品,和君<!--中间广告位置-->莫離那個賤人沒有任何的差別,覺得世界上他們是最好的存在!

    “父親說的是,女兒以后會試試看的。”冰藍月嘴角含笑,一雙眸子靈動又不是風情,然后看著冰恩善臉上露出的笑容。

    見到冰藍月終于服軟,冰恩善心里可是高興的很,臉上也是越發的和顏悅色,問了冰藍月一些事情,隨后就吩咐人將冰若蘭從冰藍月這里拿走的東西一樣不落的就全部要了回來。

    “小姐,你為什么要這樣做呢?”春兒看著老爺走遠了,這才眼巴巴的湊了過來,一雙眸子烏溜溜的轉了轉。

    “什么為什么?”冰藍月看向了春兒圓圓的臉蛋,這丫頭一副很虛心求教的樣子,讓冰藍月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

    “就是小姐你明明不贊同老爺的說法為什么忽然又聽話了呢?”春兒雖然識得幾個字,偏就是個心靈最笨的,想了半天才說出來自己想要表達第一世。

    冰藍月看著春兒的模樣,那圓圓臉蛋雖然在不是鵝蛋臉那般的受人歡迎,但是也有幾分可愛之處,加上正值妙齡皮膚細嫩光滑更是讓她多了幾分女兒家的嬌態,然后微微一笑說,“想不到你這丫頭還會察言觀色嘛,我這樣做就是想讓老爺少煩我,而且你看冰若蘭不是把以前拿走的東西如今都原封不動的送回來了嗎?”

    她剛說完,春兒馬上一臉敬佩的說,“小姐,你的心機好厲害!”

    冰藍月皺了皺眉,忍不住戳了一下小丫頭的額頭說,“你這家伙怎么用詞呢,要是被有心的人聽去罰我去祠堂面壁,我一定拉著你一起!”

    春兒被冰藍月忽然的變臉嚇得一愣,隨后就是一副會很不跌的樣子蒙上嘴巴,悶悶的開口說,“小姐對不起,小姐我錯了……”還不忘彎腰低頭不停作揖。

    原本冰藍月只是想要嚇唬一下春兒,見她這般模樣,一個姑娘家都手足無措的做起了男人才用的禮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說,“行了,我逗你玩呢,反正我被不被罰你都是要和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聽見冰藍月輕松的話語,春兒心里輕松了不少,長呼一口氣,相思解脫了一般撫著胸口。

    兩個人說了一陣,便走進了屋里去……日子晃眼一過便是七日,中午老爺書房里的丫鬟過來說太后在宮里舉行了賞花宴。邀請朝廷里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員的貴女參加,冰藍月本不想去,可是一想到進宮就是再懶也答應了下來。

    不過這一答應,那不省心的事情就隨之而來了。上午剛吃了午飯,老太君就叫人送來的一套衣裳,說是要進宮就要穿的比平時還要體面一些。

    冰藍月并不在意,可是沒有資格進宮的人就不同了,剛放下午膳的碗就見到林姨娘眼巴巴的就帶著冰若蘭來了。

    原本心里不待見這母女倆的冰藍月只能耐著性子一臉笑意的將兩人給迎了進來,然后明知故問說,“姨娘今天過來是要準備做什么呀?”

    一邊說,冰藍月還一邊做出天真可愛的樣子,明明話里帶刺卻硬是讓林氏不敢發火,只能悻悻的笑著說,“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這段日子苦了你了,特地帶著你妹妹過來給你道歉。”

    “嗯?何來的道歉,為什么越發不明白姨娘您的意思了。”冰藍月眨了眨眼睛,一雙眸子透著光亮,似精明似迷茫。

    林姨娘看著冰藍月的模樣,恨不能將她的臉給撕爛,可是想著還要求冰藍月辦事,只能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說,“以前你妹妹頭腦不清,所以做了一些讓你委屈的事情,今日特地登門道歉。”

    聽見她的話,冰藍月站了起來,往兩人身上打量了一下,然后說,“禮物呢?”

    聽見冰藍月的話,大家先是一愣,冰若蘭的臉上漲紅一片,顯然被氣的不輕,這個冰藍月現在是得寸進尺了嗎!

    林氏是見過世面的,看見冰藍月竟然如此精明,眸光微微收斂了些,笑著說道:“這禮物還沒送來,一會兒我叫人去催促一下。”

    “哦,那就等禮物來了之后,姨娘你再來吧,這會兒我有些乏了,沒什么精神!”說著冰藍月可不給林氏母女倆面子,擺明了就是要撕破臉的模樣。

    可是林氏有求于她,雖然恨冰藍月至極,可是還得要悻悻然的點頭,看著冰藍月頭也不回的進了里屋。

    等聽見林氏走了,冰藍月的臉上這才露出了一抹冷意,對著一旁的春兒耳語了幾句……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