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剛坐下就有找事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冰藍月看著手里的書,上面名字的一欄里空空如也,好像是剛剛謄抄的,翻開里面竟是些亂七八糟的記錄,令她皺了皺眉。

    “這東西是我零零散散記錄的一些小事,用來給你啟蒙用的,你一定要仔仔細細的看完。”老太太再三囑咐,然后就下了命令讓冰藍月從今天起連續三天在祠堂里罰跪面壁思過,一干人等不準打擾。

    冰藍月拿著書,跪在老祖宗們的牌位前,翻開里面的第一頁,癟了癟嘴自言自語的說,“想我也是熟讀四書五經,通曉天文地理,亂背物理化學,如今居然還需要被政治啟蒙?”

    說歸說,冰藍月左右瞄了一眼,確定大廳里只有自己一個人之后,就把跪的姿勢改成了坐在蒲團上,然后借著燭火的光亮認認真真的看了起來。

    原本零碎的記錄竟然是祖母寫的一個個小故事,里面言語生動頓時就把冰藍月給帶了進去,一時間竟然廢寢忘食起來。

    等冰藍月把書冊看完,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不禁揉了揉眼睛,怎么天還沒亮?

    她試著站起來,卻發覺雙腳已經失去了知覺,錘了好幾下都沒有反應,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自己不會是殘廢了吧?冰藍月又揉了幾下,這下才感覺自己的大腿有了一些反應,趕緊喊了一聲,“來人吶,有人嗎?”

    這時門打開了,春兒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一雙眼睛頂著倆黑眼圈,眼淚汪汪的看著冰藍月說,“小姐啊,你終于活了!”

    “我一直都是活著的!你胡說什么呢,每次見你你這丫頭不是頂著一雙核桃眼,就是弄著一雙熊貓眼。”冰藍月嘴上雖然不饒人,可是心里看著春兒的模樣,卻很心疼。

    “可是小姐,你都兩天沒有吃東西了,抱著這本書一動不動的,嚇死我了。”春兒給冰藍月揉腿,動作輕緩有力,漸漸的冰藍月感覺自己的腿舒服多了。

    “兩天?我還以為還是我進來的哪天呢?”冰藍月吃驚了一下,想不到這一本書,她居然看了兩天,不過這也不怪她,古人的書籍都是文言文,冰藍月都是要慢慢的看細細的品味的。

    “是啊,小姐你保持一個姿勢兩天了,我還以為你被……”春兒看了一眼面前的那些令靈牌一切就不言自明了。

    冰藍月搖了搖頭,輕輕的敲了一下春兒的腦袋說,“傻丫頭,老祖宗們才不想我這么早死呢!”

    春兒聽見冰藍月的話,立刻嘻嘻笑了起來,然后把冰藍月扶了起來,走到了后面的飯堂房間,原來這祠堂的后面有一間小小的屋子,里面鋪著一張硬板床,還有一張八仙桌,陳設簡單,但可以看出卻是用了心的。

    “小姐,這里簡陋,比不上你的院子,你可要忍耐著一些,吃了東西趕緊睡一會兒,過了今晚你就可以出去了。”

    春兒看著這屋里的擺設,想著自家小姐從小就是錦衣玉食嬌生慣養的,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不禁有些心疼。

    可是在冰藍月看來,這些擺設很正常啊,床鋪雖然只鋪了一層棉絮,可是已躺上去也挺不錯的,根本無需挑剔。

    “我看你這樣子恐怕在門外一直沒睡吧!”冰藍月心疼的看了春兒一眼,然后拉著她坐下,遞了碗筷給她。

    春兒垂下眼眸,一張臉上終于是露出了疲憊說,“小姐在祠堂里受苦,我怎么敢一個人睡覺,心里擔心的睡不著,自從你丟了之后,我就天天求菩薩保佑你平平安安……”

    說著說著,春兒的眼睛里就蓄滿了淚水,嚇得冰藍月趕緊給她拭干說,“瞧你,你即使真的自己去睡了我也不會怪你,以后別動不動就哭,你哭起來最丑了!”

    聽見這話,春兒原本就要泛濫的淚水登時就止住了,原本就是圓圓臉龐微微有些胖的春兒,最怕別人說她丑了,何況現在大家都叫她春兒豬,令她大受打擊。

    原本愁云慘霧的春兒在冰藍月的刺激下歡歡喜喜的吃了飯,然后兩個人躺在床上,一覺就睡到了天亮。

    回到屬于自己的院子,冰藍月立刻吩咐府里的丫鬟給自己準備了洗澡水,然后美美的泡了一個澡,覺得整個人都輕松不少。

    “二小姐你不能進去,小姐正在沐浴!”原本正在穿衣服的冰藍月聽見門外的春兒和人爭吵的聲音,匆匆穿好了衣服打開了門,正好見到正準備揚起手要大人的冰若蘭。

    “喲,妹妹怎么還沒有得到教訓?”冰藍月的眼睛瞇了瞇,臉上帶著笑意,看著<!--中间广告位置-->冰若蘭那舉起來的手掌。

    她發誓如果冰若蘭敢當自己的面打下去,就用雙倍的打在冰若蘭的臉上,她才不管她是不是這府里的二小姐呢!

    “姐姐,你出來了?”冰若蘭上下打量了冰藍月的裝束,好像并沒有因為跪了三天祠堂而憔悴,反而越發精神了,心里說不出的憤怒。

    面對冰若蘭一語雙關的話,冰藍月只是淡淡的一笑,目光一凜說,“難道妹妹不希望我出來嗎?”

    “當然不是,姐姐現在可是越來越厲害了呢,連自己的體面都不要了!”冰若蘭看著冰藍月的模樣,上下打量了起來。

    “妹妹過來就是準備嘲笑我沒有體面的?”冰藍月看著冰若蘭,一雙眼睛冷冷的睨了一眼。

    看見冰藍月的模樣,冰若蘭以為只是這丫頭出去之后回來學會的虛張聲勢,立刻揚起了頭,一副冷厲的樣子說,“聽說祖母賞給你一個小玩意,我看著挺順眼的,拿給我如何?”

    要是放在以前的冰藍月身上,因為害怕冰若蘭的狂躁癥,一定會乖乖的交出來,可是此時的冰藍月可不是當年的那個冰藍月了,淡淡得的一笑說,“要是我不給呢?”

    “不給?你就不怕我打你一頓?”冰若蘭顯然很意外,想不到冰藍月居然會拒絕。

    而冰藍月呢,覺得這個冰若蘭簡直就是個草包,上一次吃了癟還不記住,如今又想從自己這里的便宜?還有,祖母給自己玉牌的時候只有她們兩個人,是誰吧消息告訴冰若蘭的?

    聯想到冰若蘭每次好像都知道冰藍月得了什么東西,目光不由的落在了冰若蘭手腕上的珍珠金手鐲上。

    如果不是老太太的那里,就是自己這里除了內鬼!冰藍月掃了一周的下人,見她們都低著頭,一副很謹慎的樣子,一時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索性就把這事拋到一邊,等有空了再說。

    “你打我?那你盡管來試試!”冰藍月臉上隱隱含笑隨后一個轉身就要走,冰若蘭的性子怎么會那么輕易讓冰藍月離開的,立刻一把抓住了冰藍月的衣服。

    “東西給我!”

    冰若蘭那聲音聽起來格外的兇狠,把一旁的春兒都嚇到了,不過片刻之后立刻回過神來,擋在了冰藍月的身前說,“二小姐,你不能這么對我們家小姐。”

    “賤東西,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滾開!”冰若蘭一巴掌打在春兒的臉上,還不忘補上一腳,頓時就把冰藍月給惹怒了。

    真是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嗎!不等冰若蘭重新抓住自己,冰藍月一把抓住冰若蘭的手臂,將她的身體一扭,聽得她一聲的慘叫。

    “春兒,給我準備藤條,我看這個妹妹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冰藍月眼中帶著憤怒,手上的力道絲毫沒有松懈。

    冰若蘭從未料到過冰藍月有這么大的力氣,以前一向是自己欺負她的份,而且這人也從不敢告狀,可是自從被自己砸了之后就變了個人似的。

    “冰藍月你放開我,當心我娘收拾你!”冰若蘭叫囂著,可是臉上寫滿了痛苦。

    “收拾我?你娘不過是個姨娘憑什么收拾我?若是放在平時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如今你已經馬上就要及笄了,卻還是這般沒有規矩,作為嫡姐我看我應該好好的教教你尊卑倫理了!”冰藍月絲毫沒有退縮,看著春兒拿來了藤條,立刻松開了冰若蘭,接過了藤條。

    一松開束縛,冰若蘭立刻就朝著冰藍月撲了過來,張牙舞爪的像是著了魔一樣說,“冰藍月,我要殺了你!”

    “冰若蘭你確定你要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和我打起來?你別忘了我是嫡女,你是庶出,如果父親追究起來你可是要按犯上罪名處置的。”冰藍月看見院子門口飄起的一角,眸光微斂。

    “我娘現在是內院的主事,這些丫鬟誰敢不聽我的?而且我即使打了你又如何,他們都知道我有狂躁癥,不定時的發作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冰若蘭的臉上透著得意,一雙眼睛對冰藍月寫著輕蔑兩個字。

    可是冰藍月的臉上笑容越來越大,然后竟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說,“妹妹,你現在的樣子可一點狂躁癥的跡象都看不出來,是不是你裝的?”

    “哪里需要裝呢,我根本就是看見你我就很狂躁,最好現在就把東西給我交出來,不然我非要好好的揍你一頓不可。”冰若蘭看著冰藍月笑得開心,心里隱隱的有些不安,四處看了一下,發現丫鬟們都退了下去,只有春兒還守著冰藍月。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