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是賤人中的極品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兩個丫鬟得了冰藍月的吩咐,加上肚子也的確餓了,就把這事暫時拋在了一邊,也坐下來一起吃飯,一時間飯桌上食不語。

    冰藍月吃飽喝足,一邊又開始倒騰氣院子里的土地,一邊眼巴巴的看著門口,希望君莫離出現的第一眼就把手里的鋤頭扔出去,砸在他的腦袋上。

    可惜等了一天,君莫離的人沒見到,倒是覺得今天自己院子的門口格外的熱鬧,不時有人從外面向內窺視,看見冰藍月也在往外眼巴巴的看著,頓時臉上就露出了笑意,那眼中分明寫著嘲諷。

    冰藍月在上一世活了二十八年,怎么會不知道那些人表情里的意思,分明就是覺得自己昨晚和君莫離纏綿一夜卻今天都沒有得到抬身份,一定是眼巴巴的等著君莫離給自己名分呢。

    但誰又知道,特么冰藍月對那個什么貴妾壓根就不感興趣,自己連將軍府的嫡女位置都可以不要,貴妾算個屁!

    越想越氣,冰藍月手里的鋤頭哐當一聲挖在了一塊石頭上,冰藍月拿了起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就往圍墻外面人了過去。

    忽聽得圍墻外“哎喲!”一聲,頓時讓冰藍月的怨氣嚇得沒了一半,完了完了,砸到人了,剛才那塊石頭不把人打個打包才怪啊!

    冰藍月趕緊扔下鋤頭往圍墻外面的走去,如果是來看熱鬧嘲笑自己的那就是他活該,可是如果真的砸到了無辜路人,冰藍月可就要好好的道歉了。

    匆匆走到外面,看見一群人正在戒備的圍在一起,手里拿著的刀劍,一副大敵當前的樣子,冰藍月看著架勢,心想著這別院里除了君莫離誰還能有這個架勢?

    頓時就雙手環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依靠在門口看著那些侍衛們一個個緊張的冒汗,然后說,“里面的那個是不是昨晚睡在我這里沒有給錢的君莫離啊!”

    侍衛們露出了一個缺口,一個穿著一身白衣的男子走了過來,雖然低著頭可身上的氣勢可是怒氣洶洶。

    冰藍月見來人直接對著自己沖了過來,趕緊伸出手臂抵擋,嚇得閉上了眼睛,丫的君莫離不會想要殺人滅口吧?

    “剛才是你扔的石頭?”君莫離捂著自己的腦袋,原本好心好意來看看冰藍月又沒有哭成淚人,卻剛剛走到門口就頭頂落下一塊石頭來,砸在他的腦袋上。

    原本自己周圍都有暗衛護著,君莫離也就放松了警惕,想不到居然被一個弱女子的石頭給上了,真是奇恥大辱,若是師傅知道了恐怕要從棺材里爬出來把自己給狠狠的揍一頓不可。

    冰藍月的眼睛微微地睜開了一條縫,看見君莫離用一雙要殺人的眼睛瞪著她,吞了吞口水說,“你看見我扔的嗎?別誣賴人……”

    說完,冰藍月吞了吞口水,心里發虛,要是君莫離真的要殺了自己可怎么辦,自己真是的應該早作準備才是!

    “哼,誣賴人?”君莫離冷笑了一聲,然后一張臉往冰藍月的面前湊了湊,又湊了湊說,“有本事你看著我的眼睛說剛才那塊石頭不是你扔的!”

    “說就說誰怕誰啊!就不是我扔的!”冰藍月脖子一梗,這是要跟君莫離杠上的模樣,誰知君莫離忽然嘴角一揚,露出邪魅的神色,頓時迷了冰藍月的眼。

    那張俊臉唇紅齒白,一雙桃花眼似笑非笑,那張面桃花灼灼滿含春色,饒是人間絕色也……

    “來人,把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給我殺了!”就在冰藍月犯花癡的時候,君莫離已經冷冷的下令,抓住了念秋和夢夏。

    聽見兩個丫頭的尖叫聲,冰藍月立刻回過神來,厲聲怒斥道:“你要做什么!”

    “你既然說不是你扔的石頭,這院子里只有這幾個人,除了你就只有她們兩個,我君莫離寧可錯殺一百,也不放過一個,所以殺了她們做花肥。”君莫離目光里帶著一股冷意,冰藍月認得,那分明是肅殺之氣。

    冰藍月立刻攔住了侍衛,從他們的手中躲過了刀劍說,“一人做事一人當,剛才的石頭就是我扔的,歸根究底罪魁禍首你!”

    君莫離的眼睛瞇了瞇,看著冰藍月手里握著從侍衛手里搶來的刀劍,眼神中一閃而過的玩味。

    若不是自己的侍衛有眼色知道自己是在逗冰藍月好玩,又怎么會輕易的就讓冰藍月這個弱女子給搶了武器去?

    不過聽冰藍月說罪魁禍首是自己,君莫離立刻就不高興了說,“你倒是說來聽聽,憑什么說<!--中间广告位置-->是我,明明石頭是你撿的也是你扔的,如何怪到我的頭上來了?”

    冰藍月手里捏著刀劍,覺得古代的武器真是重,隨手一扔丟棄在一旁,雙手附后然后走到了君莫離的面前說,“原本我們倆可以相安無事,你偏偏半夜三更做梁上君子,爬我的院墻入我的屋子,想著你可憐我就收留了你一夜,你倒好一大早招呼也不打一聲就悄悄的走了,弄整個別院流言蜚語,一個個都傳言我被你給……”

    她說不下去了,這畢竟是古代,自己要是說出來,恐怕會被扣上一個不知廉恥的帽子吧?

    君莫離的臉上卻是浮起了深邃的笑意,稍稍靠近了冰藍月一些,然后目光咄咄逼人,逼著冰藍月把話說全了。

    “給我給什么了?”

    冰藍月吞了一下口水,這男人簡直是不要臉到了極致,居然說這話眼睛都不眨一下,著實可惡的厲害!

    “沒什么!”她別過臉去,才不要去看這個男人的那張酷似妖孽的臉,活脫脫比女人還要漂亮幾分。

    原本覺得自己已經是傾國傾城的容貌的冰藍月,如今看著君莫離這一身白衣的飄然扮相,頓時心里有些躁動起來,心慌慌的。

    君莫離明顯看見冰藍月的臉上浮起了一抹可疑的紅暈,一個閃身又移到了她的眼前,逼著冰藍月到了墻角,一副嚴刑逼供的表情說,“話不可以只說一半,你要是今天不說清楚,我就把你賣了。”

    “你賣我?”冰藍月指了指自己,臉上帶著不可置信,君莫離這個混蛋腦袋是被門給夾了吧,她可是一塊金疙瘩,腦袋里的玩意就是君莫離學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學完,這人居然把自己當成石頭要賣了?

    看見冰藍月激動的神情,君莫離挑了挑眉,無所謂的表示說,“是啊,反正我把你也玩膩了,實在是沒有什么新意,賣到妓院還能換點分紅花花。”

    冰藍月聽見這話,手都捏成了拳頭,她可不覺得古代的妓院是什么好地方,熟知歷史的她知道小說里的妓院和現實里的妓院完全是兩個樣子。

    年紀小的有姿色的或許可以風光個幾年,可是一旦年老色衰或是感染上了梅毒或者淋病那就是生不如死的存在。

    “好!很好!”冰藍月渾身散發著冷意,目光里帶著諷刺,然后推開了君莫離走進了院子。

    看見冰藍月表情,君莫離有些無奈趕緊追了進去,這女人不會是認真了吧,居然真的生氣了?

    冰藍月進了屋里,君莫離也跟著追了進去,見冰藍月翻箱倒柜的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君莫離索性就坐了下來,看著她倒騰。

    不一會兒,冰藍月收拾了一個小包袱,往身上一背就要往外面走。君莫離趕緊攔住,抓住她的手臂一臉笑意的說,“你這是要干嘛?”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不和你玩了!”冰藍月氣鼓鼓的,早知道這古代的男人不過就是些紈绔子弟不顧人命,自己就不應該發善心救人。

    看見冰藍月白了自己一眼,君莫離聳了聳肩膀,不疾不徐的說,“你要走可以,先把你身上的衣服脫了,背上的包袱放下,這些東西可都是我的。”

    冰藍月的臉原本就紅,現在直接是給氣綠了,一雙眼睛里恨不能將君莫離瞪出兩個窟窿,偏偏又拿這男人無能為力,只好咬牙切齒的說道,“賤人!”

    “嗯,我贊成!”君莫離點了點頭,還不忘用好看的手指摩挲自己的下巴,那模樣頗有翩翩風度。

    冰藍月想著自己上一世虛度了二十八年也算是閱人無數了,什么樣的奇葩沒有見過?如今果然沒有最賤只有更賤的賤人!

    “好,這些東西我都不要你把我當時穿的衣服還給我!”冰藍月深吸一口氣,好漢不吃眼前虧,和一個無聊的混蛋生氣根本沒有必要。

    “燒了!”君莫離說得云淡風輕,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樣子,看見冰藍月原本憤怒的臉頓時僵住。

    “你給我燒了?”冰藍月露出了意外的表情,原本她以為君莫離會把那衣服收好還給自己,或者賞給下人什么的,居然被他燒了!

    越想越氣冰藍月咬著牙說,“你既然燒了我的東西,就應該賠償給我!”

    “賠償?你那天和我比試,把那沖天炮炸開的石頭弄得到處都是,砸壞了我好多屋子的瓦片,而且你還在我這里吃住了這么久,這些銀子我還沒有跟你算呢,你反過來要我陪你?”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