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變身小丫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面對冰藍月的咬牙切齒,君莫離只是淡淡的一笑,仿佛凌遲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進入陌生女子的閨閣自然要受到凌遲的處罰,可是你就不同了,你是我的丫鬟,我可以隨時把你變成通房活著是侍妾,根本不算在閨閣女子之列!”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你好像打錯了主意!”冰藍月的眼睛瞇了瞇,被人打擾瞌睡真的是很討厭的一件事,君莫離居然都不知道道歉!

    “沒有嗎?不然你是用什么樣的身份住在我這里?你別忘了京城里的戶籍查的很嚴格的!”君莫離的臉滿含笑意,一雙眸子帶著狐貍一般的狡黠光芒。

    “查戶籍?”冰藍月顯然一點都不知道戶籍這回事,一雙眼睛里充滿了迷茫,原來古代的戶籍制度也這么的嚴謹?

    君莫離看著冰藍月的表情,一雙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瞇起,臉往她的面前湊近了些說,“原來你真的不知道!那么你看來對自己的奴籍也不清楚吧?”

    “我怎么會不知道我的奴籍!我是水陽鎮鎮人,父親因為偷竊被砍手,我才被發賣的!等等……你調查我!”冰藍月的腦海中還記得春兒說過的遭遇,所以一下就說了出來,可是聰明的她立刻意識到了君莫離的試探。

    君莫離微微一笑,那張好看的臉終于離開了一段距離,然后用好看的手指摩挲著自己的下巴說,“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冒牌貨呢,看樣子你們小姐真的很會調教人。”

    冰藍月的心里撲通狂跳,一張臉上有些發白,這個君莫離好像不怎么好糊弄呢,萬一被他發現自己是將軍府的嫡女可怎么辦?

    不過冰藍月又想著自己和君莫離一無冤二無仇,對方沒有理由置自己于死地吧?想到這里,心里有放松下來。

    “你這女人,聽見我說什么了嗎?”

    君莫離說了半天,一旁的冰藍月也毫無反應,終于是忍不住用修長白皙的手指戳了冰藍月一下。

    “哦,你說什么?”冰藍月回過神來,眨著一雙很無辜的大眼睛,那張好看的容顏越發的將這種無辜放大,頓時讓君莫離就是有氣也發不出來了。

    深吸了一口氣,君莫離只能再說了一遍。

    “我說,你是愿意當我的奴隸呢,還是當我的小妾!”

    君莫離一對濃眉輕輕挑了挑,桃花眼中帶著曖昧不清的光芒,那高挺的鼻翼下一張性感的紅唇將他的臉襯托得格外白皙,五官組合起來更是精致的妙不可言。

    如果在人群之中與他相遇,君莫離一定是最顯眼的一個,不論是粗衣麻布還是綾羅錦衣,都會是一朵奇葩。

    “如果我兩個都不當呢?”冰藍月可不吃君莫離這套,不論是丫鬟還是小妾,這都是這個古代社會最沒有人權的存在,被人當豬狗一樣欺辱,冰藍月絕不會答應。

    封建的社會底下,身為貴族就得身陷囹圄,身為賤民就要被欺壓踐踏,各有難處又互相折磨。

    “如果兩個都不當你可就麻煩了,戶籍官會按時查訪,我到時候可是保不住你!”君莫離聳了一下肩膀,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頓時就讓冰藍月急眼了。

    “喂,姓君的,枉你有萬貫家財,居然都不知道賄賂!你不懂賄賂嗎?”

    冰藍月雙手叉腰,一副母夜叉的模樣,眼神里分明寫著“恨鐵不成鋼”幾個字,還不忘在說完的時候戳一戳君莫離的腦袋。

    君莫離的臉頓時就垮下來了,這世上誰敢在他的頭上動土?連當今皇上都要對他禮讓三分,并且請他參加今年的瓊林宴,這個女人居然戳他腦袋!

    “你夠了沒!”君莫離的聲音涼颼颼的,讓冰藍月很自覺的就停下了動作。

    “夠了?我又沒對你做什么,干嘛擺著一副死人臉!”冰藍月感覺一股涼風吹來,趕緊抱住手臂,在院子里跳了兩下,實在是受不了了縮回了屋里。

    君莫離看著這個丫頭居然一點都不受規矩,心里暗暗不悅,可是一想到這丫頭腦袋里的稀奇古怪玩意,只能忍了又忍,滿臉堆笑的走進了屋里。

    原本以為會是很簡陋的存在,卻在進屋的一瞬間驚艷住了,這間草屋原本是自己的爺爺為了體會流亡時候的艱苦特意蓋的,生前時常在這里過夜,以不忘臥薪嘗膽之苦,想不到經過這女人的改造,居然換了一個模樣。

    “這些都是你弄的?”君莫離不敢相信,腳下的地板帶著溫暖的溫度,比起外面不知道好了多少,他都有些舍不得離開了。

    “當然是我設計的,不過還得感謝<!--中间广告位置-->你給了我這么多人手,但是!”冰藍月瞪大了眼睛,冷冷的盯著君莫離繼續說,“你為什么要給我這么一間破茅屋!”

    君莫離先是一愣,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來說,“當時我走得匆忙,總管問我給你安排那個地方,我就順手指了指這邊,原本是想讓你去春風苑的,想著你的名字帶了個春字,想不到他卻誤打誤撞的把你帶到了洗心園,真是讓我對你又多了幾分了解。”

    “了解?你能了解我什么!”冰藍月別過臉去,她可不怎么待見君莫離,這個混蛋現在好像已經不想走了。

    君莫離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然后仔細打量著屋里的裝飾,然后說,“了解一下你是如何在困境里自己尋找出路的,下次我一定給你更嚴苛的考驗。”

    “拜托!你以為是考試呢?你還反復的折磨我!首先聲明,我是來安逸過日子的,不參與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門都沒有!”

    某人冷哼了一聲,對面前一臉笑意的君莫離十二分的不待見,讓她給別人做刀,想也別想!

    “考試?你是女兒身用得著考試嗎!科舉可不是你這種人可以參與的。”君莫離嫌棄的看了一眼冰藍月的小身板,雖然模樣不錯,可是卻是個女兒身,不然定然有一番大作為。

    冰藍月原本想倒頭就睡,誰知道被君莫離一刺激直接又坐了起來說,“女兒身怎么了?你們男人以為女人就只能給你們做生育機器,泄欲玩具?告訴你,我們女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只要一想到三道垂花門,五道圍墻重重阻隔一個十六歲的花季少女,冰藍月的內心就開始翻騰,二十一世紀的自由血液讓她想要對這個封建密閉的古代說不!

    總有一天,她冰藍月一定要改變女人這種被困在一方天地之中的窘境,這種和囚徒一樣的方式讓人作嘔。

    “呵呵,女人只要長得漂亮,其它的什么都不用做!”君莫離看著冰藍月激動的神情,立刻露出了笑意。

    “不用做?”冰藍月冷笑了一下,她發現古代的女人不是什么都不用做,而是很多事做得比男人都多。

    男人不需要受的苦楚,女人就要承受,做古代的女人比做現代的女人還要痛苦好幾倍,這種感覺很不好,非常都不好!

    “當然,你們女人除了吃喝睡還能做什么?哦……對了你們還會生孩子。”君莫離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讓冰藍月狠狠的剜了一眼。

    這時,冰藍月忽然沖了出去,還不等君莫離弄明白她要做什么,這家伙又折了回來,手里拿著一根空心菜說,“你現在把這個吃了吧!”

    君莫離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的叫他吃空心菜做什么,搖了搖頭說,“沒有做熟的東西怎么吃?”

    冰藍月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說,“你還知道是生的啊,那么我問你是誰把它們做熟的?”

    “廚師!”君莫離當然知道冰藍月是想給自己下套,直接毫不猶豫的開口回答。

    她聽了回答也不惱,而是繼續笑意深深的說,“那么廚師是男是女呢?”

    “當然是男的,我這里的廚師都是好手,做出來的菜數一數二的好。”君莫離一邊說,一邊抬眸看著冰藍月的臉,這個女人無意間將自己的臉靠的很近。

    冰藍月咬著牙,臉上的笑容有些猙獰,然后說,“好!很好,你真是厚臉皮到了一種無人能及的境界,那我問你……你這一身衣服是你自己做的?上面的花是你自己繡的?”

    “當然不是,是我府里的繡娘繡的,手藝一直是我喜歡的。”君莫離看著冰藍月,然后抖了抖袖子,一副完全沒有在意的樣子。

    “嗯,既然這樣,你還能說女人只是生孩子而已嗎?”冰藍月點了點頭,終于讓君莫離意識到女人其實也做了很多了。

    “我從來都沒說過女人只能生孩子。”君莫離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那模樣極為的欠抽,讓冰藍月頓時就要炸毛了。

    “君莫離,你還能不能更加無恥一點!”對著面前的男人叫囂著,冰藍月的目光里充滿了憤怒。

    “我并不無恥,我只是說了真心話,你至于這么兇嗎?”君莫離往地板上一躺,覺得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今晚就在這里過夜了。

    冰藍月無奈,只好深吸了一口氣說,“行,我說不過你!既然這樣,我相信有一天我會讓你見識女人的力量。”

    “好,我等著!”君莫離瞇著眼睛,心里想冰藍月的丫頭都如此的離經叛道,不知道冰藍月是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