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你究竟是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原本呆愣的君莫離終于回過神來,一把抓住了冰藍月的手腕,用嚴肅且凌厲的目光盯著她問,“!”

    冰藍月看著君莫離一副要殺人的表情,心里開始有些顫顫的,要說自己是冰藍月?還是說自己是白洋?活著還是繼續咬緊牙關說自己是春兒!

    “笨,我當然是冰家的下人春兒啊,我是一直跟著冰藍月小姐的,這些東西都是我們小姐教我的!”

    君莫離的手稍稍松開了一些,一雙眼睛帶著一抹堅定的信息,目光不禁看向了遠處,那里是將軍府的方向。

    一個丫頭都如此的厲害,何況是那個從沒有見過外人的冰藍月?而且冰恩善一直以來都把這個女兒保護的極好,看樣字果然是有原因的。

    “喂,你不會是被我的沖天炮給震傻了吧?”

    冰藍月用手在君莫離的眼前晃了晃,眨了眨那雙很無辜的眼睛,要是真的把她的長期飯票弄傻了,她會很傷心的!

    “我輸了,愿賭服輸,我會叫人給你安排地方。”

    君莫離的眉頭深鎖,如同一陣風一般遠離了冰藍月,任由對方在風中凌亂的站立著,嘟囔起嘴巴。

    又是剛才那個板著臉的姑姑帶著冰藍月走進了一座小院子,原本以為君家是豪宅的冰藍月在看見君莫離給自己安排的院子之后頓時就炸毛了!

    什么!尼瑪這是房子?

    嗯,的確是房子,如果冰藍月沒有看錯的話,她一定會以為自己又穿越了,這是一棟獨立的茅草屋,廚房什么的還一應俱全,寬大的院子里除了雜草還是雜草,連塊石頭都見不到,唯一顯眼一點的是那株不知道已經長了多少年的老榕樹,將整個茅屋遮去了大半邊。

    冰藍月跨入房間,狠狠的剁了幾腳,感覺自己真切的到了原始社會,著腳下的還是泥土地,墻壁也是土坯做的,連塊磚頭也沒有,君莫離夠狠啊!

    “姑娘要是沒有什么吩咐,奴婢就先下去了,這兩位是以后跟著姑娘的丫頭,姑娘有什么吩咐都可以差遣她們,總管也會滿足姑娘的需要。”

    那面癱臉的姑姑走了,冰藍月松了一口氣,然后打量著一臉平靜的兩個小丫頭,然后勾了勾手指,叫她們過來。

    “你們倆去給去通知總管大人,叫他給我拉兩車木板來,另外還有釘子,還有一車木方。”

    冰藍月思考著,索性列下了清單,交給了原本就一臉迷茫的丫頭,這才坐在地上看著一片荒蕪的院子。

    她又用手勾了勾,對剩下的一個丫頭說,“你去給我找總管要鋤頭,還有下面的這幾種種子過來。”

    丫頭也領命去了,留下冰藍月一個人在院子里唉聲嘆氣,果然自己贏了自戀男他是不會放過自己的,還是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啊!

    眼看夕陽西下,總管叫人送來了飯菜,冰藍月吃了兩口,看看這兩丫頭站著看自己吃忙把她們叫了過來說,“還愣著做什么,趕緊過來一起吃。”

    兩個丫頭對視了一眼,然后對著冰藍月搖了搖頭,這位姑娘雖然沒有身份,不過卻是少主的客人誰敢逾越?

    “姑娘我們不餓,您吃!”

    “不餓?你們撒謊的本事不怎么地!”

    冰藍月白了一眼面前的兩個小丫頭,分明他們的臉上都寫著很饑餓的表情,還嘴硬說不餓。

    “我們真的不餓!”

    丫頭們繼續搖頭,一副很嚴肅的樣子,可是目光落在冰藍月臉上的菜時,分明抿了一下嘴巴。

    “你們是怕我去找君莫離告狀?放心吧,你們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不會苛待你們的,現在立刻坐過來吃飯。”

    冰藍月說著,已經把兩個盤子騰了出來,又遞上勺子和另一雙筷子給倆丫頭,因為只準備了一個人用的碗筷,暫時只能這樣了。

    丫頭么不敢再拒絕,就和冰藍月一起吃了起來,一頓飯頓時就讓三個人的關系熟了不少,大家開始嘻嘻哈哈笑了起來,院子里不時傳出笑聲。

    晚上,冰府門外,君莫離的目光深邃的看著重重阻隔的將軍府,這里面有一個女人讓他很好奇——冰藍月。

    連冰藍月身邊的丫鬟都有此能耐,那么冰藍月恐怕要比她厲害百倍吧!那么為什么冰恩善還會吃了敗仗?

    難道這是皇帝和冰家的陰謀?可是目的又是什么!

    驀地,君莫離的眼睛一亮,如果冰藍月有這樣的本事,冰恩善還打敗仗的原因恐怕是想讓冰藍月以贖罪的名頭入宮為妃!

    如果入宮,自己<!--中间广告位置-->的祖母在宮中,冰藍月能夠輕易的對祖母不利,而且以她的智慧完全可以輔佐皇帝拿回權利,冰恩善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不過,他君莫離才不會讓冰恩善的這算盤成功,必須要阻止冰藍月進宮。

    想到這里,君莫離縱身一躍進入了守衛重重的將軍府,還不等他走到冰藍月的臥室,內院里面的狗就狂吠了起來,驚動了守衛。

    “該死!”君莫離低咒一聲,想不到上次之后,冰家居然養了這么多狗,自己的氣味已經被這些狗給察覺了。

    此時侍衛已經加強了戒備,看樣子今晚自己是見不到冰藍月了,只有等待時機才行。他只好又原路返回,沒入了黑暗之中。

    第二天一早,冰藍月就和幾個丫鬟早早的起床,然后冰藍月又找總管要了很多東西,整個院子里都堆滿的材料,接著院子里就開始有二十個壯漢木工忙碌起來,按照冰藍月的要求對茅屋進行改造。

    經過了三天的緊趕慢趕,冰藍月的房子終于煥然一新,雖然表面上還是一棟茅屋,可是里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雙腳踩在木地板上,丫鬟在外面的廚房手里生了火,很快房間里就溫暖了起來。

    晚上天冷的時候,燒上火自己就不會感覺到寒冷了,她果然是未雨綢繆啊!冰藍月不禁得意了起來,一張臉笑得開心。

    不過,君莫離好像自從那天輸了之后就沒有出現了吧?忙碌了這么久的冰藍月這才意識到某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

    “你知道你們那個什么少主去哪了嗎?”冰藍月問了一旁的丫鬟,她們一個念秋,一個叫夢夏。

    兩個丫鬟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對著冰藍月搖了搖頭說,“我們不知道,因為這是少主的別院,他很少回來,所以我們也不清楚少主的事情。”

    “別院?這里不是你們少主常住的地方?”

    冰藍月很意外,她以為這里就是君莫離的正府,原來不過是個別院,這人真是一個土豪啊。

    “嘖嘖嘖,你們少主真有錢!”冰藍月忍不住感嘆了一聲,然后一下子躺倒在床上,管他呢,現在自己終于實現了坐吃等死的美好愿望,以后終于可以衣食無憂了。

    “姑娘,你是不是想我們少主了。”念秋看著冰藍月的神情,一臉的憂心,他們的少主可是一個花心的男人,這姑娘與別人對他們不懂,所以格外的關心。

    “想他?你們別逗了!”冰藍月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君莫離是誰?不過是一個長期飯票罷了,她怎么會想,只要不要斷了她的伙食,讓她能夠輕松愉快的過日子,她才不會關心這個人是在哪呢。

    “那你為什么一副失魂落魄的燕子?”比起念秋的含蓄,夢夏可就要直白多了,看著冰藍月偏偏還一副很無辜很單純的表情。

    冰藍月翻了一下白眼,自己真的像是一副怨婦的模樣嗎?自己不過是這幾天廢了許多的腦細胞所以顯得疲憊而已,并不是魂不守色,古人真沒有眼力勁。

    “才沒有,我是累的!”冰藍月說著已經又再一次躺倒在床上,不管這些丫頭說什么她都不想回答了。

    念秋和夢夏互相望了一眼,冰藍月的回答更加驗證了她們內心的想法,看樣子姑娘真的是想少主了。

    在君府的君莫離得到了飛鴿傳書,目光落在了芙蓉帳中熟睡女子**的背上,目光深邃,披上外衣隱入了黑暗之中。

    冰藍月睡得真香,忽然聽見自己在院子里布置的機關發出了警告,立刻警覺的睜開了眼睛,撤掉了床頭的一根紅線,頓時就聽見一聲悶響。

    她沖了出去,手中捏著一把劍,直直的刺在男人的心口說,“來者何人!”

    頓時,冰藍月覺得自己像極了武俠小說里面的女俠,一副大義凜然的氣勢,只聽男人低低的悶哼了一聲,站了起來,用有點憤怒的目光看著冰藍月時,她的小心臟才漏掉了一排。

    “君莫離,你半夜三更翻墻干嘛!”

    “這是我家,我想干嘛就干嘛!”

    “這里是我的私人院子,你進來之前應該先敲門!”

    君莫離挑了挑眉,剛才在暗處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摔倒在地上直接就是一個狗啃屎簡直是丟人丟到家了。

    冰藍月原本就生氣自己用來防賊的機關被君莫離給破怪了,現在這家伙還用主人的氣勢壓她,頓時心里就不服了。

    “君莫離,你半夜爬墻你還有理了?你不知道男女有別,半夜闖入女人閨閣是要被判凌遲的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113/15513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