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三百二十章 在路上 一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三百二十章 在路上 一

舊大陸的 第三百二十章 在路上 一

推薦閱讀:

    4970年9月10日晚上8點多,斯蒂芬和雅蘭娜離開了12個小時以后,斷崖營地的上千名居民,正在十六名隊長的組織協調之下,分成了大大小小的攏共幾百個小隊伍。

    雖然因為太陽落山的緣故,整個斷崖營地看起了特別的暗,而且為了不被那些新大陸來的家伙馬上尾巴,所以在營地里連火把都沒有多點,還是保持著之前的那種狀態。

    但由于整個斷崖營地里面的人都是職業者,而且這些人也都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畢竟他們在不久之前才以付出鮮血為代價,學到了這一點,所以他們還不會這么快就給忘了。

    哪怕是亞德里安這種皮孩子,也因為周圍的氣氛的有關系,變得沉默并且高效,雖說長期處于這種環境之中,對這些孩子的成長不是太好,但他們估計也就只有這一會會這么壓抑。

    等到所有人都帶好了東西,并且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以后,他們就不會再繼續待在這種氣氛當中了,其實早在一個多小時之前,他們就已經整備完畢,可以開展那個名叫‘搬家’的計劃了。

    但在這個時候,肯亞塔隊長卻提出再多等一會,隨后他就闡述了一下他的理由,在隨后的隊長級投票當中,肯亞塔隊長得提議,就以10票對6票的壓倒性優勢獲得了通過。

    所以能從這里看出來,肯亞塔隊長所闡述的理由還是比較能說服人的,具體來說,肯亞塔隊長所提議的是在晚上8點以后再開始行動,而投票的時候才6點大多,那個時候天都還沒暗下來。

    所以稍微延后一些行動,也是合理且必要的,但是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也不能浪費了,雖然這個時間是他們正常的吃飯時間,但因為接下來的事情,所以他們并沒有什么吃飯的心情。

    所以那些隊長們,就干脆讓所有人再次檢查一下他們所要帶走的東西,并讓那些負責開傳送門的人,在對一遍他們的傳送目標地。

    雖然在這一邊重新檢查之后,所有人都沒有再發現自己有什么遺漏,而那些需要開傳送門的職業者們在碰了一次頭之后,也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傳送目標地,和其他人的有沖突。

    不過沒問題就是好的,雖說這是做了些無用功…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作用,最起碼在這一邊檢查過去以后,大多數人的心理壓力又降下來了很多,畢竟計劃沒問題對他們來說就是最好的消息。

    在月光灑到了這些人的臉上的時候,他們的計劃也該啟動了。

    在肯亞塔的指揮之下,位于這群人最東北角上的那一只四人小隊,率先拿出傳送卷軸來,搓開了一扇通往他們的傳送目標地的傳送門,而后這四個人就快速的走了進去。

    而這四個人在到達了目標地之后,就趕忙取消了那個傳送門的存在,在那個打頭陣的隊長取消了傳送門之后,并沒有在他的面前接著展開下一個傳送門,而她倒也不是很著急。

    因為在肯亞塔等隊長們的計劃之中,為了最大限度的避免留下特別明顯的魔力波動,所以他們沒有選擇節省時間的集體傳送,而是選擇了更加安全的分隊間隔傳送。

    分隊間隔傳送也會有相應的魔力波動存留,但這種魔力波動的留存比較小,而且消散的也快,基本上在幾個小時之后,就絕對無從找起了,而他們的情況正好適合使用分隊間隔傳送。

    哪怕是在分成四人小隊的情況下,整個斷崖營地也就才分了四百支隊伍左右,哪怕為了避免那種,因為持續傳送而引起的魔力漣漪,而只能選擇一分鐘傳送一支隊伍,也才只需要四百分鐘左右。

    換算過來就是六個多小時,不到七個小時,而他們是從八點開始傳送的,那么只需要稍微計算一下,就能知道斷崖營地的最后一只隊伍,會在凌晨兩點多傳送離開。

    等到第二天的太陽升起的時候,距離他們完成了‘搬家’計劃,已經過去了四個多小時,而在這種情況下,除了受到過專業訓練的追跡人之外,任誰來了來找不到他們去了哪里。

    哪怕是天命傳奇都白搭,畢竟專業不對口,而在那位打頭陣的隊長,正在回憶著之前的事情的時候,就在他們的南邊不遠處,突兀的出現了一個新的傳送門,一個來自斷崖營地的傳送門。

    之前,他們這些人之所以會在斷崖營地的廣場上,站成一個還算規整的大的隊伍,就是因為每一個小隊的隊長的傳送目標地并不一樣,而站好隊伍更能幫助他們找好自己的傳送目標地。

    而傳送目標地之所以會不一樣,是因為如果再展開傳送門的時候,傳送目標地所在的位置,有著一個具有魔力的東西,那么傳送門的展開就有可能會失敗,而且那個魔力越強,失敗率越高。

    職業者本身就具有魔力,所以說直接往職業者身上開傳送門是不現實的,甚至有些天命傳奇都能直接接管那個將要開到他身上的傳送門,并將其傳送目標地設置到另一個地方去。

    雖說斷崖營地的這些人都是些低級職業者,壓根做不到這個高端的操作,但他們也確實是可以影響傳送門的,所以肯亞塔他們才會給每個小隊的隊長,指定不同的傳送目標地。

    省的因為前面的家伙胡亂傳送,搞的后面的人開不了傳送門,不得不說這份‘搬家’計劃還是比較完善、合理,且能夠拿來使用的。

    說到計劃了,所有參與計劃制定的十六名隊長,全部都選擇在最<!--中间广告位置-->后再開始傳送,而不是在最開始就傳送過去,他們這些人并不是因為在后面傳送有好處,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事實上,在后面傳送才是那個不好的決定,因為要是有新大陸的人摸了上來的話,前面的人跑就跑了,但后面的人很可能就跑不了了,所以越靠后的隊伍,危險性就越大。

    那些隊長們在開了幾個會之后,就決定全都留到最后,畢竟他們要是不留在最后的話,很難說服那些傳送位置靠后的家伙,老老實實的等著輪到他們的時候,再展開傳送門。

    誰不想早點走呢?何況后面的還要面臨未知的危險,而且這些隊長也壓根就管不住他人要不要開傳送門,所以在反復的討論了一段時間以后,這些隊長們就決定留到最后,以說服其他人老老實實的等著。

    不過斷崖營地的這些家伙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直到整個營地里面,就剩下了那十六名隊長的時候,依舊沒有任何新大陸的人來找事情,所以也就輪到他們開始‘搬家’了。

    在傳送走了三隊之后,整個場地上就剩下肯亞塔、瑟安、歐普賽以及另一位隊長,等到時間過去了幾十秒鐘之后,肯亞塔就拿出傳送卷軸,展開了斷崖營地的最后一個傳送門。

    而在展開了這一扇傳送門之后,肯亞塔卻沒有先走進去,而是站在原地發起了愣,歐普賽本是想開口叫他一下來著,但卻被站在旁邊的瑟安給攔了下來,另一位隊長也沖著歐普賽搖了搖頭。

    要是依著歐普賽往常的性格,他是肯定不會聽瑟安的話的,但在現在的情況下,歐普賽也知道不是個該說話的時候,所以他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而是輕輕地拍了一下肯亞塔的肩膀,之后就走向了傳送門。

    瑟安和另一位隊長也沒有多待,他們知道,肯亞塔是不會一直待在這里發愣的,畢竟那些新大陸的家伙說不準啥時候就有可能過來,而肯亞塔可定也不想被它們給留下來。

    所以這兩個人也在輕輕的拍了肯亞塔的肩膀一下以后,慢慢的走進了那扇傳送門之中,當整個斷崖營地就剩下肯亞塔自己的時候,肯亞塔卻突兀的留下了眼淚。

    他也說不清楚,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留下眼淚來,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不應該流眼淚啊,畢竟斷崖營地的全員都已經‘搬好了家’,都已經準備好了開始新的生活。

    肯亞塔并沒有什么流淚的理由啊,而且就算是要流淚,也應該是在十幾個小時之前流淚啊,因為在那個時候,與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女兒,跟著一個他才剛剛認識了幾個月的人一起游歷大陸去了。

    他在十幾個小時之前的分別之時都沒有流淚,卻在這個明明是順利完成了計劃的時候,莫名的留下了眼淚,這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說肯亞塔對雅蘭娜的感情,還不如對這個僅僅只帶了不長的一段時間的地方嗎?要真是這樣的話,肯亞塔也就不用再這么糾結了。

    事實上,肯亞塔對雅蘭娜的感情,要遠超他對這塊土地的感情,但肯亞塔這前后的反差表現,也確實是讓他非常的疑惑,不過肯亞塔也不是那種拎不清輕重的人。

    所以他知道,現在應該趕緊進入傳送門,而不是待在這里一直想那些有的沒的,但他的思想卻指揮不動他的大腦,他一直邁不出那一不去…或者說他一直在抗拒著離開這個地方。

    就在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了幾近一分鐘的時候,肯亞塔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然后他就蹲了下來,借著月光從地上拿起了一枚不知道誰掉下的錢幣,之后就頭也不回的沖進了那個傳送門之中。

    而在通過了傳送門之后,肯亞塔也立馬就將那扇傳送門給取消掉了,隨后他便指揮著眾人按照計劃上的條目,開始集結隊伍,向著利瑪公國之中,距離他們的傳送目標地最近的一個貴族城堡移動了過去。

    雖然肯亞塔從傳送門之中出來了,但其他的十五名隊長以及找過來的戴芬,還是能從肯亞塔的臉上,看出他現在還處在一個比較難受的階段,戴芬本想過去安慰肯亞塔一下。

    但是瑟安和歐普賽在發現了戴芬的舉動之后,就都朝著她搖了搖頭,而戴芬也不傻,瑟安和歐普賽都知道她跟肯亞塔的關系,而他們兩個既然示意她不要過去,那肯定就是有些原因。

    而這個原因她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既然瑟安和歐普賽都示意她不要過去了,那她自然也就不是非得過去不行,反正他們這些人之間的關系都挺不錯的,瑟安和歐普賽也不會害她。

    而在斷崖營地…現在應該按照‘搬家’計劃上的說法,稱呼他們為家園被毀的‘流亡者’了…在這些流亡者走出了很遠的距離,一個人幾乎就和手掌差不多大的時候,一只站在原地看著眾人的肯亞塔,才算是想到了他之前為什么會突然流淚的原因。

    “…我們這些人,也是曾經的那些人啊…原來那些人是這樣的心情啊…”

    —第一卷·完(真)—

    —預計每一卷的末尾,都會有一張名叫‘在路上’的章節,后面的數字則是那一卷的卷數。—

    —劇情結構并沒有出現在我的細綱之中,這是我今天臨時想出來的一段,用于解釋斷崖營地的眾人的去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5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