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兩百九十章 ‘社交’習慣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兩百九十章 ‘社交’習慣

舊大陸的 第兩百九十章 ‘社交’習慣

推薦閱讀:

    照一般人來說,總是會在別人的葬禮上,看到過這種場景的,但加喀拉卻因為性格的關系,從來不會去那種地方,所以他僅僅只知道要把已經去世的人放到棺槨里面,并釘死蓋板。

    除此之外,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不過下意識的,加喀拉認為這件事情并不會那么簡單,所以他才會給他的母親鋪上一層墊子,不過這也就已經是他所能想到的全部了。

    所幸在加喀拉陷入了慌亂之中,表現的十分束手無措的時候,他家的門再次被敲響了,這陣敲門聲一下就將加喀拉的心神拉了回來,也告訴了加喀拉一種解決他現在所面臨的問題的辦法。

    他不知道接下來該干什么,但其他人是一定知道的,就比如之前來照顧他的母親的那位老婦人,她就肯定知道,所以只要去問一下她就好了,確切而且因為…那天的時候,那位老婦人也在這里。

    所以加喀拉都用不著去費心費力的解釋什么,只要直接問出自己的問題就行,這種方式就比較符合加喀拉的‘社交’習慣,于是他連忙回過身來,急匆匆的走向了那扇被敲響的家門。

    加喀拉原本是想直接打發掉站在門外的那個人,然后在直接去隔壁找哪位老婦人的,但在推開了門之后,加喀拉卻沒有趕走門外的那個人,而是推著家門將她給迎了進來。

    看著走進來的這個人,加喀拉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絲疑惑,‘他這才剛想去找這個人,這個人怎么就先找上門來了’,不過他現在最緊要的問題不是這個,而是問清楚接下來該干什么。

    不過即便是他沒有問出問題來,這位直接找上門來的老婦人,也給加喀拉說明了她為什么會找過來…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加喀拉的大半夜的做木工,手藝又不太行,所以就發出了很大的噪音。

    雖然這位老婦人并不是在她家的院子里睡的覺,但她畢竟上了年紀,所以晚上的覺就特別淺,而且她家就在加喀拉家的隔壁,所以即便是被墻壁削弱了一遍的聲音,也足以將她給吵醒了。

    要不是半夜找上別人家不太好,而且她也大概猜出來了,加喀拉是在院子里干什么,那她昨天晚上可就敲響了他家的大門了。

    其實加喀拉并不在意她的解釋,因為他的心思壓根就不在這上面,在這位老婦人說話的時候,加喀拉正在開動腦筋組織語言,試圖以一個不那么別扭的方式,來說明一下他現在的問題。

    因為直到解釋完了,老婦人都沒有得到加喀拉的一個回復,所以她就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加喀拉,不出預料的,她看到的是加喀拉那一臉憋著什么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什么的表情。

    這位老婦人已經跟加喀拉,以及他的母親做了十幾年的鄰居了,所以她對于加喀拉的一些習慣還是比較清楚的,于是她就沒有將加喀拉現在的這幅表情,當做是他想不到回答自己什么。

    而是將加喀拉的<!--中间广告位置-->這幅表情,認定成了他有什么事情要問她,但卻怎么也開不了口,再想到了這一點之后,事情可就變得簡單多了。

    在環視了一圈加喀拉的家以后,這位老婦人就立馬發現了那個放在地上的,導致她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的棺槨,再結合著加喀拉昨天晚上的行為,以及現在的表現來看,‘問題’多半就出在這個棺槨上。

    她并沒有指望加喀拉把真正的問題直接告訴她,因為從十幾年前開始,如非必要,這個孩子是極少跟其他的人說話的(他的母親除外),所以在某些需要說話的時候,他就很難把自己想說的表達出來。

    所以與其在這里等著加喀拉那話給憋出來,還不如她自己走過去看一眼呢,這位老婦人是這么想的,所以也就這么做了,而且在看到了加喀拉并沒有阻止她之后,她就愈發的確定‘問題’的所在了。

    而在真正的看到了那具棺槨,以及其中的加喀拉的母親之后,這位老婦人那幾十年的生活經驗,就在第一時間把她想知道的告訴了她。

    但在這個時候,她卻沒有將她想到的那些東西告訴加喀拉,而是捂著嘴愣愣的看著那棺槨之中的人,看著這個住在她的隔壁,與她相交了十幾年的好友,哪怕她的年齡已經夠大了,也不禁流下了淚水。

    雖然她之前是親眼看著好友去世的,但那個時候和現在可不一樣。

    嚴格來說,應該是感覺不一樣,在當時她并沒有特別明顯的感覺,但在真的看到好友平靜的躺在這具棺槨之中的時候,那種莫名的感覺一下就充滿了她的心頭,估計這也是她前幾天沒有過來的原因吧。

    不過歲月帶給這位老婦人的,并不只有身體上的老邁,和那幾個活潑好動的小孫子,還有非凡的生活經驗,所以沒過多長時間,她就將那種釘在心上的感覺給壓了回去。

    然后她就回過頭去,直接向著加喀拉開口問了起來,“加喀拉,孩子,你是不是在糾結于該往你母親的棺槨之中,放一些什么隨葬品比較好?”加喀拉雖然不知道什么叫做‘隨葬品’。

    但他卻下意識的覺著,這件事情就是接下來要干的,反正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描述他現在的‘問題’,所以他就直接點了點頭,對老婦人的這個問題表示了肯定,并等待起了老婦人接下來的話。

    加喀拉的反應是在老婦人的想象之中的,雖然這兩個人心里所想的稍微有些偏差,但大體還是在一個頻道上的,于是老夫人在稍微調整了一下心情之后,就開口說起了陪葬品的事情。

    “在我們‘黑荊林村’,以及周邊的這幾個村子,是更加傾向于在逝者的棺槨里面,放上一些逝者生前比較喜歡的物品,以及其親人比較喜歡的東西…你可以把這當做是一種特殊的聯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被流放者》,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4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