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八章 ‘胡思亂想’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八章 ‘胡思亂想’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八章 ‘胡思亂想’

推薦閱讀:

    在拉上被子之后,加喀拉就守在他的母親的床邊,絮絮叨叨的說起了他到現在還能記得住的,他和他的母親所共同經歷的那些事情。

    等到第二天的太陽升起的時候,加喀拉的嗓子已經變得非常的干啞,基本上就只能是動動嘴,聲音是發不出來了,但他卻依舊還是跪在他母親的床前,堅持不懈的再說著曾經的那些事情。

    但哪怕是黑夜再臨的時候,他的母親卻依舊還是沒有睜開雙眼,不過以加喀拉現在的狀態來說,他多半是不想接受,也不愿意往那個方向想的,所以他還是在訴說著當年的事情。

    當第二天的陽光灑到了加喀拉的身上的時候,他心里最后的那根弦終于繃斷了,畢竟他也已經不吃不喝不動的跪在那里待了一整天,外加一個晚上了,哪怕他是職業者,也是撐不住的。

    所以加喀拉就在感受到了陽光的溫暖的時候,倒在了他母親的床前,當然,加喀拉并沒有身體上的問題,或者說對于職業者這個群體來說,保持一天多的時間不吃不喝也不動,并不是一件難事。

    加喀拉會昏過去,更多的還是因為他的精神已經抗不太住了,雖然他一直在通過說話和回憶,來壓制他的‘胡思亂想’,但他那遠超常人的頭腦,卻能在這個時候,依舊去思考那些他不愿意思考的事情。

    就比如他的母親并不是睡著了,而是去世了…加喀拉也不是三歲的孩子,他知道生死的概念,但在面對著自己的母親的時候,他卻主觀的想要忘記這一點,并試圖改變自身的認知。

    也就是說,加喀拉的潛意識知道,他的母親已經去世了,但他本人的主觀意識卻在極力抵抗著這一點,并試圖通過哪些回憶,來改變自己的潛意識,以達到‘復活’他的母親的程度。

    暫且不談加喀拉此舉有多么的異想天開,單從結果來看,他毫無疑問的是失敗了,不過這一次失敗,或者說他母親的死亡,好像是讓加喀拉的性格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不過這個變化并不是什么好變化,原本的加喀拉就十分的偏激、偏執,而在親眼目睹了自己母親去世的那一刻之后,加喀拉就變得愈發的歇斯底里,對待事情的時候總是會跑到一個令人驚異的方向上。

    話說回來,在第三天的中午,也就是昏過去了5個小時之后,加喀拉就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過這并不是他自主清醒過來的,而是被一陣音量極高的敲門聲,給生生拉起來的。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加喀拉在推開了家門之后,就看到了那些穿著制式皮袍的德拉潘們,要是往常的話,加喀拉是一定會將這些人給迎到屋里去的,但現在加喀拉卻沒有那么做。

    他先是愣愣的看了一眼門外的這幾個人,之后就走出了家門,站到了那些人的面前,擺明了是準備跟這些人在外面聊,這估計是因為他的母親還躺在屋里,加喀拉不想讓別人進去。

    不過這<!--中间广告位置-->些找上門來的德拉潘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他們僅僅只是為了打聽一些事情,才會著急忙慌的從那個‘迷鎖魔力奇觀’,直接傳送到這個村子里,而且他們在打聽清楚了以后,還要抓緊時間回去。

    所以哪怕是在外面聊這件事情,對于這幾位德拉潘來說,都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情,甚至這幾位德拉潘之中,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在外面聊才是一個比較好的決定。

    因為在外面聊,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在得到了相應的信息之后,就立馬告辭,而不用待在加喀拉的家里瞎扯淡,或者說絕大多數的德拉潘,都是這種厭惡復雜社交的人。

    他們更加喜歡那種,類似于‘我們兩個先打一架,然后我們就是好朋友’了的路數,對于社交,他們也是更加傾向于‘有事就說事,沒事就別多逼逼’的款式,所以說這些家伙是莽比也沒什么問題。

    當然了,這里說的僅僅只是‘德拉潘厭惡復雜社交’,而不是‘德拉潘不會復雜社交’,最起碼德拉潘的那些高層,在那些勾心斗角的復雜社交當中,完全可以說的上是一把好手。

    前面之所以會說‘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在外面聊才是一個比較好的決定’,是因為在這只六人小隊里面,還是有一位德拉潘覺著進屋里聊比較好,但既然加喀拉都出來了,他也不會多說一些話。

    而且他還在加喀拉關門之前,瞄到了屋里面的情況,在結合加喀拉這幅樣子,以及那種淡淡的抵觸之后,他就猜到屋里面躺著的那個,八成就是加喀拉的而母親,而且情況可能很糟。

    所以這位觀察比較仔細的德拉潘,就干脆的閉上了嘴巴,不再提類似于‘我們為什么不進屋聊’的事情了,德拉潘是不太在意與他人交流的技巧,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不懂禮貌。

    而對于一位可能身染重病、命不久矣的人,或者是一位已經去世了的人來說,闖入了她的家,就是那種非常之不禮貌的行為。

    這些找上門來的德拉潘,原本是想著要從加喀拉這里,得到一些詳盡的攻略來著,但奈何加喀拉實在是沒有說話的**,他僅僅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將那些相對比較重點的事情說了出來。

    而那些更加細節的地方,他是一點說的意思都沒有,而且在說完了大致的重點之后,加喀拉就直接轉過身來,推開家門走了進去。

    那個作為領頭人的德拉潘,原本還想著要追進去,接著問那些細節來著,但是那個觀察能力比較好的德拉潘,就搶在他的隊長開始行動之前,將他攔了下來,沒有讓他去打擾屋里面的人。

    這位隊長并不是那種腦子里長滿了肌肉的,滿腦子就是一個‘莽’的貨色,所以他在看到是那個善于觀察的德拉潘制止了他以后,就直接停了下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被流放者》,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4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