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二章 相去甚遠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二章 相去甚遠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二章 相去甚遠

推薦閱讀:

    在加喀拉自五歲以后的這十八年的人生當中,就一直是認為他的父親就是一個混蛋,一個‘拋妻棄子’的無藥可救的混蛋。

    但寫下這本日記的那個人,明顯和他記憶之中的那個人有非常大的出入,而會產生這種一正一反的巨大出入的原因,要么是寫下這本日記的人撒了謊,要么是他的母親撒了謊。

    雖然加喀拉更傾向于寫下這本日記的人撒了謊,但很快他就沒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了,因為在他那一目十行的閱讀速度之下,他已經翻到了這本日記的最后一頁,也就是那封遺書。

    看著加喀拉那愈來愈皺起的眉頭,加喀拉的母親就知道,她的孩子已經看到了那封遺書,雖然她并不是職業者,但她也擁有著一顆聰明到,足以推測出接下來會發生的情況的大腦。

    這使得她心里非常清楚,加喀拉在看完了那封遺書之后,是一定會向她提出許多問題的,但此刻的她也確實是很難想象出,加喀拉會向她提出什么樣的問題來。

    不過她卻已經做好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準備,畢竟這本日記上寫的東西,和加喀拉這十八年以來所了解的東西,也實在是相去甚遠,所以回答加喀拉的那些未知的問題,就是她需要要做的。

    但出乎她的預料的是,加喀拉在看完了那一頁不長的遺書之后,并沒有立刻發問,而是進入了一種極度沉默的狀態當中,好像是在思考著什么一樣,這種情況就讓她感到十分的不安。

    而加喀拉現在的情況,也確實是和他的母親所猜測的差不多,也就是說,加喀拉現在確實是在思考著什么,才會一聲不吭的保持沉默。

    之前也說過,加喀拉有一個非常出色的大腦,所以他也就是在看到那份遺書的第一時間,才稍稍的有了些懷疑,等到他在腦子里過了一遍之后,他就已經相信了這封遺書…這本日記上的所有內容。

    至于他為什么會那么輕易的就相信了那本日記上的內容…這么說吧,加喀拉雖然不是一名德拉潘,但他隊伍里面卻有好幾名德拉潘,所以對于‘圣劍玫瑰’的一些事情,他是非常清楚的。

    比如在‘圣劍玫瑰’當中,一個死人的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與次高榮譽他都是知道的,而且加喀拉對于‘圣劍玫瑰’的各種行為舉措,也都是比較信服、比較認可的。

    所以在看到了那枚特殊的勛章之后,他就立馬知道了這枚只頒發給那些,英勇戰死的德拉潘的次高榮譽勛章是真的,那么近一步的,這本日記上的內容,尤其是那封遺書的內容,就必定是真的。

    既然這上面的東西是真的,那么他的母親在這十八年以來所說過的那些話,就都成了些謊言,雖然事實并不至此,但加喀拉卻就這么死板又偏激的認定了這件事情。

    不得不說,加喀拉這傳自他母親的偏激的性格,有時候確實是能幫到他,就比如在職業者的道路上,要是沒有那種<!--中间广告位置-->偏激的性格的話,哪怕以加喀拉的天賦,也沒可能在二十三歲的時候就到達史詩巔峰。

    但是在另一些時候,這種偏激的性格卻會出現些大問題,就比如加喀拉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不先找自己的母親把事情弄明白,就直接認定自己的母親騙了自己十八年。

    在這種奇特的腦回路的作用之下,加喀拉本是想直接轉身離去的,但在剛要動身之前,他有好像是在期望這什么似的,聲音顫抖的,向他的母親提出了關于那本日記的真實性的問題。

    這個問題姑且還在加喀拉的母親的承受范圍之中,所以她立馬就點了點頭,并在點完了頭之后,先要開口補充一些東西,以平復一下表情越來越奇怪的加喀拉的內心。

    但加喀拉在看到了他母親的點頭動作之后,就直接拿起放在一旁的背包,扭頭就跑出了家門,這幅場景在加喀拉的母親看來,就和十八年前那晚的畫面是一模一樣的。

    一想到當年的事情,她就會想起來自己冤枉了丈夫十八年,這一下就又將她的心氣給打了下去,也就沒什么力氣去喊她的孩子回來了。

    而加喀拉在沖出了家門之后,就立刻前往了出發點,從任務分配人那里接過了自己的安分任務卷軸,隨后就一言不發的搓開了一個傳送門,直接傳到了距離任務地點最近的一個他知道的地方。

    這就讓剛剛的任務分配人有些發蒙了,雖然這位‘圣劍玫瑰’的相關人員能大致猜出來,加喀拉之所以會這么臉臭,多半就是因為他剛剛回家的時候,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那些事情和他有沒有什么關系,要是加喀拉也是一名德拉潘的話,他興許還能上前關心一下,或者是找到加喀拉的家里,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但奈何加喀拉不是一名德拉潘啊。

    甚至在日常的接觸當中,這位‘圣劍玫瑰’的工作人員,還能感受到加喀拉對于德拉潘這個姓氏的一些抵觸,所以他才沒有那個閑工夫,去考慮加喀拉的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

    真要閑得無聊的話,還不如搓個卷軸回‘圣劍玫瑰’的主城區,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呢,之前能松口,先讓加喀拉回一趟家,就已經是他想發的最大程度的善心了,再多的他可發不出來。

    雖然他這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實屬正常,但也正是因為他的這種態度,才促成了加喀拉的想法突變,以及后續的一系列的事情。

    加喀拉被分配的任務倒也不重,就只是單純的前往某一個地點,查明那里有人失蹤的原因而已,以加喀拉的實力來說,他完成這種程度的小任務,那都可以算作是屈才了。

    雖然‘圣劍玫瑰’有不少的傳奇戰力,但那是‘圣劍玫瑰’的傳奇戰力,并不是別的地方的傳奇戰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被流放者》,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4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