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章 時間落款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章 時間落款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八十章 時間落款

推薦閱讀:

    可以說加喀拉的母親對于職業者的各種認知,基本上就全都來源于她的丈夫,而他的丈夫在描述他的自身的戰斗力的時候,雖然不會撒謊,但多多少少還是會進行一定程度上的夸大的。

    這就導致了,在她的心目當中,他的丈夫的實力,也就只是比她那史詩巔峰的兒子要稍弱一點,是故,她是從未想過她的丈夫是死在了外面的,而且她對加喀拉的灌輸的,也這方面的東西。

    但在看到了本子上最后一頁的第一句話之后,她就知道她想錯了。

    ‘我今天就要死了,和其他的十九個德拉潘一起死在這個小小的崗哨里面了…外面的怪物實在是太多了,不只是我,就連我們隊長也沒有任何把握…我覺得我是必死無疑的…前幾天晚上我不應該說出那種話,我想你到道歉…加喀拉就要麻煩你了……’

    這一頁遺書的時間落款,正好是她的丈夫離家出走的第七天,也就是說他的丈夫確實是出任務了,但卻不是因為在出任務的過程中認識了什么別的女人,才會不回來的。

    她的丈夫自那天開始就沒有回家,是因為他死在了那里,死在了執行任務的地方,這對于加喀拉的母親來說,并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接受的消息…或者說,并不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消息。

    因為對于她來說,對丈夫的那種特殊的情感,那種由‘恨意’、‘愛意’與‘思念’等感情所融合出來的,這種特殊的情感就是支撐她能一個人走過這么多年,極其重要的一根支柱。

    而現在卻告訴她,她的丈夫是戰死在了戰場上,并不是去找小三了,所以她不應該去憤恨她的丈夫,這幾乎就是抽掉了她內心的一根支柱,所以她非常想要否定這個事實。

    但事實終歸是事實,哪怕她非常想要否認這個事實,也不會對事實本身造成什么影響,更別提盒子里面那幾枚小巧的勛章…尤其是其中的一枚金屬質地的,表面鑲金的勛章,更是直接錨定了這個事實。

    加喀拉的母親見過這枚勛章,所以她知道,這枚勛章是‘圣劍玫瑰’頒發給那些,為了‘圣劍玫瑰’而英勇戰死在戰場上的人的。

    既然這個盒子里面有這枚勛章,而且勛章背面還陰刻這她的丈夫的姓名,這幾乎…這就已經證實了本子上這最后一頁內容的真實性。

    也就是說,她的丈夫真的是死在了戰場之上,而她卻整整冤枉了他十八年,還對他的兒子灌輸了那么多關于他的負面信息,讓他的孩子跟她一樣,對他有著非常深的誤解。

    而且在往前翻看這本日記上的內容的時候,雖然能從中看出來,她的丈夫時不時的會遇上一些小小的問題,有關于她和他之間的問題,但從頭至尾,她的丈夫都是深愛著她的。

    這種與她所想象的有著巨大差別的‘信息’,直接就擊垮了她的心理防線,并最終讓她承受不住來自內心深處的壓力,雙手捂臉,開始放聲大哭了起來,<!--中间广告位置-->好像是在發泄什么似的。

    就在她放聲大哭的時候,本應去出任務的加喀拉卻突然回來了。

    原本在這個時間點,加喀拉是不應該也不可能突然回來的,因為他之前出門是因為有著一個巡邏任務的,而在完成任務之前,也就是太陽落山之前,加喀拉是不會回來的。

    正是因為這樣,加喀拉的母親才會打開那個盒子,并翻看起了那本寫有他丈夫的遺書的日記,要不然她是絕對不會去打開那個盒子的。

    畢竟她也知道那里面無論是有什么東西,都是會對加喀拉的心態產生影響的,而在滿足自己探明真相的心理,和孩子的進階試煉之間,她自然是會選擇孩子,而放棄自己。

    但因為加喀拉會去執行任務,而且在早上出門以后,直到太陽落山、天已擦黑,他才會拖著有些疲倦的身體推開家門,也就是說,加喀拉的母親又一天的時間來消化那些未知的信息。

    等到她翻看完了那些東西之后,再把它們藏起來就好了,從普通的角度來看,她的這個想法并沒有什么差錯,但出問題就出在,加喀拉并沒有等到晚上再回來,而是剛出門不久就回來了。

    這下可是剛好撞見了正在嚎啕大哭的她,也就是說,她打的主意已經落空了,加喀拉是必然會知道那個那本日記上面的東西了。

    其實加喀拉會突然回家,并不是他忘帶了什么東西,也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跟他的母親說,僅僅是指因為他的一個隊友在到達了出發點之后,跟他說他家門前站了一個抱著盒子的人。

    加喀拉他們本應該幾分鐘之前,就出發來著,但因為他的這個隊友的拖拉,才會在出發點稍微多等了一會,而這一等,就等來了這個讓加喀拉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消息。

    自從加喀拉的母親生病之后,也不是沒有人上門探望過她,這其中也有幾位是拎著東西上門的,但在今天這個人之前,卻沒有一個人是拿著一個盒子敲響他家家門的。

    這就讓加喀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因為用盒子裝東西,除了里面的東西比較重要之外,就是東西比較多,而從他的隊友的描述當中可以知道,那個敲響了他家家門的人,是一只手拿著那個盒子的。

    這就說明那個盒子并不是很沉,,換句話說,就是那個盒子里面的東西比較重要,這要是在他剛剛晉升到了史詩的時候,有人會拿著一個盒子找到他家門前,倒不會引起他的懷疑。

    但他這都已經到了史詩巔峰了,現在在來找他是不是有點晚了。

    至于說他的隊友眼花看錯了?加喀拉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他的這個隊友就住在他家旁邊,他們兩家的家門相隔不過二十幾步而已,這要是還能看錯,那就只能是眼睛出現問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被流放者》,微信關注“熱度網文或者rdww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4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