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六十七章 ‘忠貞不二’ - 被流放者 - 網游動漫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被流放者 >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六十七章 ‘忠貞不二’

舊大陸的 第兩百六十七章 ‘忠貞不二’

推薦閱讀:

    但加喀拉的母親總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吧,人要是一直待在家里是要出問題的,這可是任誰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只要一出門,那些無處不在的鋒利眼神,就會瘋狂的涌向她,狠狠刺在她的身上。

    畢竟那種她腦袋上的,是一個叫做‘不貞不潔’的名頭,而在加喀拉的父親的腦袋上的,則是一個叫做‘忠貞不二’說頭銜,在這種比較之下,加喀拉的母親幾乎就是要無法呼吸了。

    但是因為肚子里的孩子,還有來自加喀拉的父親的信任,所以加喀拉的母親并沒有放棄自己,而是依舊在咬著牙堅持著,頂著那些仿佛是要刺穿她的眼神,面帶微笑的扛到了分娩的那一天。

    加喀拉出生的這一天,也是這個家風云突變的那一天,雖然新生兒的腦門上并沒有多少頭發,但那種加喀拉那種奇特的發色,只要有一點就能看出來,并不需要大量的頭發來凸顯那種顏色。

    剛從母親的身體之中脫離的加喀拉,擁有著一種奇特的淺灰發色,而加喀拉的父母,卻都是那種偏深的亞麻黑發色,而兩位有著亞麻黑發色的人,是怎么也不應該生出一個淺灰發色的孩子的。

    雖然加喀拉的祖母,也就是加喀拉父親的母親,就是這種淺灰發色,但那些風言風語卻不知道這一點,他們也不會去在意這一點。

    哪怕加喀拉的父親在加喀拉出生之后,就把他那同樣是淺灰發色的母親拉來開了個宴會,并當眾說出了他的兒子和他的母親擁有著相同的發色,也沒有起到特別大的作用。

    雖然壓下了不少的非議,但還是有更多的人直接認定了那些風言風語的真實性,而且由于之前傳出來的某一個版本的故事,那個與加喀拉母親會面的不知名的男人,就是灰色的發色。

    這就使得那些原本還能沉得住氣的人們,也坐不大住了,就連加喀拉的外祖父,也就是加喀拉母親的父親,都偷偷的跑到加喀拉的家里,詢問他的女兒是不是真的做出了那種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加喀拉的父母就穩不太住了,甚至加喀拉的母親的精神狀態,都有了一些問題,畢竟在那些針刺似的眼神最密集的時候,正好是她剛剛生產了以后。

    在這個時間點的女人,通常是即敏感又過激,所以加喀拉父親的一些正常的社交活動,沒有女人的時候還好,一點有了女人,加喀拉的母親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多想。

    哪怕她知道,只要她的丈夫還是一名恪守著德拉潘的信條的人,就絕對不會做出哪些有違名譽的事情,但她就是忍不住多想,而且每次想的多了,就會跟加喀拉的父親大吵大鬧。

    經常是鬧得左鄰右舍人盡皆知,而這種大吵大鬧又變相的毀掉了他們的名聲,尤其是加喀拉父親的名聲,畢竟在外人看來,加喀拉的母親會在加喀拉的父親參加酒宴之后,如此的大吵大鬧。<!--中间广告位置-->

    那一定是被加喀拉的父親打罵了,所以在加喀拉出生了一年之后,加喀拉的父親就因為聲譽掃地的關系,被‘圣劍玫瑰’的糾察人員給注意到了,這一下加喀拉的母親可就晃了神。

    她也是生活在‘圣劍玫瑰’的領地上的人,所以她知道,加喀拉的父親是因為什么,才會被‘圣劍玫瑰’的糾察人員給帶走問話,所以她在加喀拉的父親被放了回來之后,就強迫自己不在吵鬧。

    但這可不是她隨隨便便就能忍得住的,所以她干脆就減少了自己與加喀拉父親的交流次數,以少說話來避免言語上的‘激烈交鋒’。

    在以前的時候,加喀拉的母親這樣做倒是沒什么問題,但她是在加喀拉的父親被糾察人員帶走問話之后,才打定主意這么做的,所以這里面就有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加喀拉的父親因為啥也沒干,所以僅僅只是被問了兩句話,就被放了回來,但在離開之前,糾察人員里面的一位剛剛調過來的新人,對加喀拉的父親說了一段話。

    大致意思就是‘惹不起還躲不起嗎?再這樣下去,我們可就不得不處理你了’,這位新人并不是一味德拉潘,所以他才會說出這種話。

    但說者也就是那么一說,這個新人并沒有想到聽者竟然真的有意,加喀拉的父親雖然沒有立馬就做出行動,但是卻在心里埋下了這樣的種子,而只要種下了種子,那么總有一天是要發芽的。

    一般來講,這個種子想要發芽是要經過漫長的時間的,但那時加喀拉的母親的沉默,卻好像是一些助力種子發芽的肥料,把加喀拉父親心中的那個種子,在短短的一年之內就催發了。

    所以加喀拉的父親,就像他的妻子提出了搬家的想法,可不要以為這個搬家就只是‘搬家’而已,在這種情況下的搬家,就是一種變相的‘認輸’,也是一種變相的‘承認’。

    ‘認輸’就不提了,這個沒啥好說的,無非也就是向那些風言風語之人,低頭了而已,但是后一個可就不一樣了,那個‘承認’的內容,對于加喀拉的目前來說,幾乎是無法承受的。

    他們兩個只要一般走,在有心人眼里,幾乎就是對于那些風言風語的默認,也就是說,只要他們兩個搬了家,那就相當于是在說‘加喀拉不是他父親的孩子’。

    雖然他們可以不用在乎這件事情,而且換到了一個新環境之后,也沒人會在意他們的過去,他們也就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但這要是真的搬了家,那之前的堅持是為了什么呢?

    要是真的要想那些風言風語低頭的話,那何必要在經受了那么多的苦難之后在逃離呢?在最開始的時候直接就一走了之不是更好嗎?

    這一直以來為了雙方的名聲,所承受的那些非議之詞,所接受的那些鋒利眼神,都是為了些什么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08/3674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