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武尊道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拿下鄭壽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拿下鄭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哎呀,屬下還真沒想到這可怕之處。(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還是王爺英明啊。”云東嚇得都跪了下去。

    “無妨,咱們就當是閑聊。”靠山王擺了擺手。

    “可是咱們另外一時還真難以找出能讓唐春心誠的大事籠絡他的。”云東說道。

    “大事還是有的,我跟你說……”靠山王說道。

    “王爺妙計啊。”云東連連點頭不已。

    第二天,唐春帶兵出。

    不過,剛行進一百千米路程時接到飛雕傳書,叫他馬上帶兵回軍營。

    一回到軍營雄霸就哈哈笑道:“抓個正著了。”

    “鄭壽的事?”唐春問道。

    “嗯,楊才生正跟大元國那邊派來的人接頭,當場被我派人抓獲了。而且,當場還收獲黃金五十兩,元石十顆。那邊也是大手筆啊。至于說審問,我有的是辦法。

    楊才生已經招了。這事是鄭壽指使的,目的就是針對你。不過,要說通敵賣國鄭壽倒沒有。

    只不過把你帶兵的行蹤漏給那邊。其去向有漏密了,但你們出去的目的并沒漏出來。看來,鄭壽是恨你如骨了。”雄霸說道。

    “這也是賣國行為,因為,我們是為了國家而秘密出去執行任務的。怎么能把國家大事置于個人恩怨之下,這就是正宗的賣國行為。”唐春冷哼。

    “當然當然,這事我已經親自稟報呼延將軍。呼將軍已經飛雕傳書到總兵府跟吏部。鄭壽,他完啦。誰也保不了他的。在這戰火紛飛之時,虞皇是最恨通敵賣國這類賊子的。”雄霸一臉嚴肅。

    “放心,兄弟之仇我先給你報了一頓了。當時一審問出來我就打了鄭壽一百煞威棍。那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屁股都給打爛了。而且,送到呼將軍面前時又給抽了五十鞭。這家伙現在也就剩下一口氣在了。要不要帶你去瞧瞧?”雄霸一臉幸哉樂禍。

    “看看也好。”唐春說道,兩人不久進了軍中水牢。

    唐春現,滿身是傷的鄭壽被泡在黑色的污水中。這家伙痛得一直在慘叫著。

    “嘿嘿,我往黑水里倒了一盆鹽巴跟半盆辣椒水。夠他喝幾壺的。”田剛進來,干笑不已。

    “這種人,萬死也不夠他痛的。”雄霸冷哼。

    “鄭壽,你也有今天。”唐春冷冷哼道。

    “唐……唐將軍,我鄭壽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饒我一條狗命吧。我鄭壽并沒賣國啊,我只是跟你有私人恩怨。而且,我鄭壽也是被逼的。求你放我一條生路,我鄭壽全部家產都給你。”鄭壽已經給折磨得不成樣子了,凄慘的哀求道。

    “那是你糾由自取的。”唐春冷冷哼道。

    “你還有家產,到時滿門抄斬家產早沒啦。”田剛哈哈大笑道。

    “饒命啊雄霸將軍,唐將軍,我真是被逼的。”鄭壽在水中居然狠命叩起頭來,這家伙蓬毛散的,全身血跡斑斑,再加上臉上那橫七豎八的鞭痕,樣子跟厲鬼也差不多。

    “誰逼你?”雄霸冷哼道。

    “這……我……不能說,不能說。”鄭壽拚命的搖頭。

    “不說你就去死吧,如果說了的話倒可以戴罪立功。你想想,好死不如賴活。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人,而且,你真死<!--中间广告位置-->了的話還有什么,何必還要保此秘密。“唐春逼問道。

    既然三公主一直不依不饒的,這次不如順勢把此事捅到‘天上’去,沒準兒還能讓三公主產生一點忌憚。不然的話一直這樣子搞下去不反抗對自己絕對不利。

    “你們真能饒我一條老命?”鄭壽突然間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那得看你立的功大小了,說,把主事者說出來,我們幫你。”雄霸厲聲道。

    “唉……不說了,不說了。”鄭壽這家伙又清醒了過來。

    “你還在幻想著柳主事來救你嗎?是不是還幻想著宮中那位來救你。可惜的是據說宮中那位臨時頭到什么秘境閉關練功去了。要一年后再能出來。光是一個柳主事能保得下你嗎?”唐春突然大喝道,天眼打開,一道魂神之光射向了鄭壽。

    唐春如此大膽直接揭密就是旁邊的雄霸跟田剛都給嚇了一跳,趕緊看了看周遭有沒人偷聽。其實,這家伙根本就是在胡扯蛋,完全屬于詐術。

    “是戶部的柳主事指使我干的,我沒辦法啊。柳主事是我的上官。而且,他還說能辦成的話給我提從四品將軍的。”鄭壽一蒙,眼睛被一刺,居然脫口而出。

    “記下記下,劃押簽字。”雄霸馬上說道,田剛馬上招呼人進來記錄了下來,而且簽字劃押了。

    帶著認罪書唐春三人直奔呼延將軍帳中而去。呼延將軍看著案桌上的認罪書,久久閉目沉思著。

    良久,呼將軍睜開了眼,說:“先擱這里吧,你們退下。”

    出來后雄霸把唐春拉了過去。

    “這事不成了。”雄霸說道。

    “嗯,我也看出來了。這個,我理解呼將軍的難處。畢竟牽扯到宮中那位。”唐春點了點頭。

    “牽扯上宮中那位倒不會,不過,柳主事跟戶部那位頭頭關系太好,會讓人聯想到那頭上去的。雖說那位沒多大事,但如此上報的話肯定會觸了那位的霉頭。”雄霸說道,“可惜的是這惡山軍營不是我掌帥印,不然,我必報上去。它娘的,就是要把天捅個窟窿再說。”

    “算啦,咱們力量太弱,此事就到此為止吧。不過,相信鄭壽必死就是了。”唐春說道。

    晚上,一條黑影悄悄接近了呼延將軍軍帳。

    “將軍,唐春求見。”唐春在外小聲說道。

    “將軍睡了,唐春,你明天再來吧。”田剛在外邊執勤,一看,把唐春拉一邊說道。

    “我有重大的事要向將軍稟報,太晚就怕來不及了。”唐春態度堅決。

    “我去向將軍稟報一下,成不成再說了。”田剛說道,進去了,不久點頭說是叫唐春進去。

    呼延將軍斜坐在床榻上,一臉嚴肅,一見到唐春就哼道:“我知道你心不死,還在為柳主事的事是不是?

    這事難道還真要我言明嗎?你難道看不出其中的厲害關系嗎?我呼延告不是不為國,可是這事牽扯面太廣。

    唐春,你趕緊回去吧。再來的話我要打你煞威棍了。”

    “將軍,我是想送禮。”唐春一個下跪,舉著一個石頭箱子。

    “噢,送禮。這深更半夜的來送禮,你這難道是叫我公然受賄是不是?”呼將軍更為嚴肅,“趕緊拿走,下不為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6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