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武尊道 > 正文 第十四章 高手之墓

正文 第十四章 高手之墓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中!”唐春態度堅決的表了態,其實,這廝對這個行當也相當的興趣。前世時經常在小說中看到關于盜墓的事。那盜墓筆記這廝都讀了n遍了,甚至作夢都夢到尋龍點穴啥的。

    田剛求突破的心情很急迫,半個月后,他的好友林大宗到了。林大宗長相平平,不過,那雙眼看上去平實,實際上,唐春能感覺到,這家伙絕對是個老油子。只不過在掩飾‘藝術’方面相當的高超罷了。

    “你講的就是這位小兄弟吧?”林大宗看了唐春一眼,面無表情。

    “沒錯,他是我田剛的鐵兄弟。”田剛加重語氣說道。

    “說實話,我干的就是摸金這個行當。這個行當是見不得光的。而且,很危險。那些古墓中什么都有。比如說僵尸毒蟲機關設制等等都有可能要人命的。還有一些未知的莫名的,比如,魂魄之類的東西。我想問問,唐兄弟現在什么境界了,有沒盜過墓的經驗?”林大宗問道,顯然對唐春有些不信任。畢竟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嘛。

    “呵呵,馬馬虎虎達到三段了。比普通人強些,要說盜墓經驗,說實話,本人也還懂一些。

    比如,僵尸也有年份的,而且,有人把僵尸叫作‘粽子’。一般的僵尸可以用黑驢蹄子解決掉。

    而厲害的僵尸就不成了,除非你的黑驢蹄子年代久遠。至于工具,要帶套繩,鏟土竿,火折子等必備的工具。

    一些特殊的除毒的藥粉,還有,僵尸不宜用火氣符之類的炸開。因為他們本身就全身充滿尸毒之類……”唐春把從盜墓筆記中看到的一些經驗給搬到這大虞王朝來忽悠人了。

    “不錯啊小兄弟,想不到你還真曉得一些。嗯,我同意你加入了。”林大宗顯然有些相信了,其實唐春這家伙根本就是一半吊子吹牛的家伙罷了。

    “我沒說錯吧,我這兄弟就是不錯。不過,大宗,你先說說那處神秘的地方有何神秘之處?”田剛問道。

    “其實,當年我們都是一群專業摸金盜墓的,而且有‘摸金校尉’的稱號,其實是我們浩月大陸古代一個專門盜墓的門派。

    據史書記載,摸金校尉起源于上萬前年,當時大東王朝的領袖曹亭為了彌補軍餉的不足,設立了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用。

    而我們摸金校尉盜墓主要依靠觀風水、辨氣象,以《氣經》為宗旨,以定位古墓的穴位。

    摸金校尉因屬于盜墓門派,并未有詳細的正史記載,只不過是一些民間傳說如此罷了,關鍵是這個行當見不得光。”林大宗剛講到這里唐春忍不住問道,“不是聽說摸金是從大秦國開始的嗎?他們還被稱為盜墓王朝的。那個張什么滴。”

    “非也,大秦國黃袍加身的那位張宗盜墓都是后來人了。估計也是得到了盜墓方面的秘密才開始的。

    不過,我們倒過的墓也不在少數。十幾年前。我的師兄牛胖子說是從一個古墓中得到了一張圖,是張羊皮圖。看上去應該是個墓穴的位置圖。

    我們幾個湊<!--中间广告位置-->一起合計了一下,最后找到了準確的地點,它就在北都省巴銅山一個不起眼的峽谷地帶。

    而當時我們一起去的有五個人,他們是我師兄牛胖子,還有三個一個是瘦子張源,一個是陳凱,還有一個女滴叫蔡倩,別看她也干摸金這行當,這娘們長得還相當的漂亮的。

    我們準備好就出發了,找了一個多月終于找到了圖上所標的準確地點。休息好后就開始下竿子,竿子套上來后發現下邊的泥土全是紅色的,很紅,像血一樣的紅,在太陽光底下刺目得可怕。

    并且,那紅泥隱隱的的有紅色光霧在晃蕩似的。顯得相當的妖艷,令人心寒。當時我師兄牛胖子就說這墓有古怪。一定要慎重些。沒準兒有會出事什么。”林大宗講到這里喝了口湯。

    “紅色也許是紅色的泥巴,這種泥巴可是不少見。至于說光霧估計是太陽光反射的結果了。霧氣嘛,人的眼光的一種感覺罷了。”唐春講道。對于摸金之類唐春倒真沒干過,據《九天浩世訣》中的編外野史介紹,在修行界其實也有人專門干這種活計。

    不過,他們倒的全是那些修真者的墓。因為,修真者每個階段都是有一定的壽元的。如果你不能突破的話壽元耗盡也照樣子得魂飛魄散而死去。

    不過,修真者的墓可不是好盜的。他們在死前往往都會把自己的墓用陣法或什么秘密的辦法保護起來。當然,修真界倒斗的也全是修士,他們本身就是一群高手。

    如果能倒進去的話收獲相當的豐厚的,因為,修士死前都會把自己的好東西,比如法寶護甲秘訣甚至一些靈獸之類的好貨色都藏在墓中。隨之,武林界高手也是一樣的。

    “不一樣。”林大宗搖了搖頭,看了唐春一眼,說,“我們本來也以為下邊是紅泥巴,不過,這泥巴也太紅了。

    哪有這么紅的泥巴,我們可是從沒見過的。結果那個叫蔡倩的女子說這莫非是人或動物的鮮血。

    不過,我師兄當即搖頭。說這人血哪里來的,這墓都上千年了還有活人嗎?

    即便是有活人也不可能噴出這么多血把泥巴都染紅了。而且,尸體還在墓室里,也不可能染到外邊去的。要把這泥巴都染紅了那得需要多少人的鮮血?

    而這時瘦子張源說這會不會是下葬時用人或動物的血潑在泥土里才這樣子的。因為,有些祭祀活動也會搞成這樣子的。

    不過,我認為不可能。即便是當時有用人血潑灑的話現在都過去了上千年了,這人血也應該被泥巴吸干了。

    而上千年過去了,人血不可能還存在著早就化解了。即便是還有點殘余的人血也呈淺淺的黑色,應該不會如此的艷麗的紅的。”

    “嗯,前輩分析得對。”唐春點了點頭到也認為有理。

    “不過,不管怎么樣,既然來了我們決定挖進去瞧瞧。畢竟,干我們這個行當的個個膽大。不然,哪敢跟死人打交道。當然,我們這個行當忌晦的事也不在少數。”林大宗說道,“于是留下我師兄牛胖子在外邊接應,我跟他們三個下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3/5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