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三卷大結局 第9章:悲劇了

第三卷大結局 第9章:悲劇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一下,用竹竿子去捅鬼樹花的方法看來是行不通了,看來哥又得想別的方法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智取不行,哥現在只能選擇力敵了。不就是一條破蛇嗎?只要哥這銀針一出,保管它立馬就乖乖地給哥投降,奶奶個腿兒的。

    這么想著,我立馬就從兜里摸出了銀針。

    那黑閻王剛才在攻擊完我之后,又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我拿著銀針,圍著鬼樹轉了圈,沒有發現那黑閻王的影子,也不知道那家伙躲到哪里去了。

    “黑閻王,不要再躲了,給哥出來吧!”我拿著銀針,一邊用耳朵認真地聽著,一邊用眼睛四處瞄著。

    這時,突然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從樹上傳來,哥抬頭一看,黑閻王那家伙正盤在樹丫子上,對著我吐著信子。

    “小樣兒,下來咬哥啊!沒事兒在哪里吐毛個信子啊!吐信子很好玩嗎?”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里的銀針揚了揚。

    黑閻王沒有要搭理我的意思,只是在那里吐著信子,擺出一副只要我不去惹它,它就不會來咬我的樣子。

    我沒有再耽擱,直接把手里的銀針向著黑閻王射了過去。在我銀針射出去的時候,黑閻王那家伙,沒有要躲的意思。我那銀針,準確的射到了黑閻王那三角形的腦袋上。

    在中針之后,黑閻王搖了搖腦袋,然后繼續在那里吐著信子,好像哥射到它身上的銀針對它沒屁用一樣。

    罵那個蛋的,這死黑閻王,它這是要跟哥鬧哪樣啊?

    見第一針沒用,哥趕緊又給黑閻王來了第二針。第二針哥射向了黑閻王的尾巴,哥準備給它來個菊花殘。悲劇的是,哥的銀針雖然沒有射歪,但是,黑閻王那家伙的菊花,卻沒有殘。

    黑閻王在鐘中針之后,得意洋洋地對著我搖了搖尾巴,好像是在告訴我。你射啊!你射啊!你就算射再多的銀針,也傷不著老子。

    面對這樣的挑釁,哥要是還能忍,那哥還是哥嗎?于是,哥再一次毫不猶豫的拿起了一針。這一次,哥拿起的不是一根,而是一把。哥直接將手里的一把銀針,一下子射向了黑閻王。

    黑閻王那個弱智,明明看到哥已經把銀針給射出去了,它卻不知道躲。因為沒有躲,所以哥射出去的那把銀針,除了射歪的那幾根,其余的全都射到黑閻王的身上了。

    黑閻王那蛇身,本來是光溜溜的,被我這一把銀針一射,立馬就變成刺猬那個樣子了。

    不過,對于變成刺猬這事,黑閻王好像很不在乎。它繼續在那里吐著信子,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媽那個蛋的!哥最煩的就是黑閻王這種態度了。被哥揍了,不僅不說句痛,不表現出那本該表現出的痛苦模樣,還在那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真是氣死個人。

    哥承認,要不是因為鬼樹花能治柳雨婷所中的尸毒,哥真不想跟黑閻王這家伙玩了。黑閻王這樣的對手,真他奶奶的讓人蛋疼。

    我不得不承認,我讓黑閻王搞得有些泄氣了。這家伙,好像什么招對它都沒用,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對付它了。

    “喂!被扎了這么多針,難道你不痛嗎?”我對著黑閻王問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黑閻王那家伙真的聽得懂人話,在我說完這話之后,它居然對著我搖了搖腦袋,好像是在跟我說它不痛。

    “咱們倆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我來取這鬼樹花,是拿去救命的。要不,你就分我一點兒吧!反正只要這鬼樹在,鬼樹花每年都會開的,你說行嗎?”我說。

    本來這番話,我只是隨口那么一說的。讓人沒想到的是,在我說完之后,黑閻王那家伙居然點了點頭。

    這是個什么意思?黑閻王這是答應我了嗎?它這意思是在告訴我,我可以去摘那鬼樹花了嗎?雖然這幸福來得有些突然,突然得讓人有些不敢相信,但我還是很沒節操的選擇了相信。

    “既然你答應了,那我就上樹摘花了喲!你別來咬我啊!”跟蛇打交道我可是第一次,因此,我覺得我很有必要跟它確認確認。萬一我誤會了它的意思,一會兒上樹之后它跑來咬我,那可就麻煩了。

    在我說完這話之后,黑閻王又對著我點了點頭。媽蛋的,看來哥沒有看錯,黑閻王真的是答應我了,同意我到樹上去采鬼樹花了。早知道黑閻王這么好說話,哥之前就不用費那么大的勁兒了。<!--中间广告位置-->

    媽蛋的,玲兒忽悠哥,說鬼樹花不好采。你看看哥現在,只跟那黑閻王扯了幾句淡,它就乖乖地同意哥上樹去采鬼樹花了。

    事不宜遲,為了避免黑閻王那家伙反悔,我得趕緊爬到鬼樹上去把鬼樹花給采了。只要哥成功的采到了鬼樹花,就算黑閻王那家伙反悔,哥也無所謂了。

    這么想著,哥趕緊向著鬼樹靠了過去。還別說,黑閻王這家伙,雖然只是一條蛇,但也是個說話算話的主兒。

    哥在向鬼樹靠近的時候,從它的腦袋下路過了的,它真的沒有對哥發動任何的攻擊。不過,雖然黑閻王沒有攻擊哥,但是,哥這心里還是有那么些拿不準。因此,哥在爬樹的時候,先只是試探性地爬了一小段。

    此時,哥已經爬到了鬼樹的第一個椏杈上,黑閻王那家伙,還是懶洋洋的盤在之前的那根枝丫上,沒有要來阻止我的意思。

    “你不會偷襲我吧?”黑閻王這家伙應該是聽得懂人話,因此我對著它問了一句。

    黑閻王在聽完我的問話之后,懶洋洋的搖了搖頭。

    這家伙,看來是真的愿意給我鬼樹花了。可是,我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對啊!媽蛋的,玲兒之前可說過,鬼樹花是什么毒都能解的奇藥,這東西幾百年來都沒人能采到過。可是,現在我卻感覺得到它很容易,只需要爬爬樹就可以了,這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一點兒啊!

    不管怎么說,現在我都已經爬到樹上了。再說,萬一哥是真的走了狗屎運呢?因此,哥沒有再胡思亂想,而是繼續向著樹梢爬去了。

    近了,還有兩米、一米、0.5米……

    現在,我已經能聞到鬼樹花那淡淡地臭味了,我只需要伸出手去,立馬就能把鬼樹花給采到手了。

    就在我正準備伸手的時候,一個黑乎乎的三角形腦袋突然出現在了我的眼前,哥被那腦袋嚇了一跳。要不是哥抓樹干抓得比較緊,估計都得讓那家伙把哥給嚇摔到地上去了。

    “你搞什么啊?嚇死哥了!”我沒好氣地說了黑閻王那家伙一句。

    黑閻王那家伙只是用腦袋對著我,又沒有點頭,又沒有搖頭,甚至連信子都沒有吐了,也不知道它是個什么意思。

    就在哥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感覺有條軟乎乎的東西纏在了哥的腰上。哥低下頭一看,媽蛋的,哥上黑閻王的當了,此時黑閻王那家伙的尾巴已經纏到哥的腰上了。

    “你干什么?”我這話剛一問出口,黑閻王便把腦袋給伸過來了,還在那里吐著信子。要是它的腦袋離我再近那么一點點,它那信子,都該碰到我的臉了。

    雖然黑閻王的信子沒有碰到我的臉,但是,它那帶著腥味的口臭,確實是已經把我給臭到了,甚至我都有些被那家伙給臭暈了。

    “你說話不算話,說了讓我采鬼樹花的,干嗎跑來把我纏住?”我對著黑閻王質問道。

    蛇的肌肉是很強勁的,黑閻王這家伙的身形,不比蟒蛇差。因此,它要想把哥給勒死,那可是輕而易舉的。不過,現在黑閻王雖然是把哥給纏著的,但是,它好像并沒有用多大的力。它只是把哥給纏著,固定著,并沒有把哥往死里勒。

    在哥說完這話之后,黑閻王那家伙沒有要松開哥的意思,不過它點了點頭。

    “點頭是什么意思啊?”蛇類的語言,哥是真心不懂的。哥真不知道,黑閻王這是什么個意思。

    悲劇的是,哥雖然提出了自己的不解。但是,黑閻王那家伙,還是沒有松開哥,它又對著哥點了點頭。

    媽蛋的,除了點頭,這破蛇就不知道點兒別的嗎?

    “喂!你只會點頭啊?是不是除了點頭,你別的什么都不會了啊?”我問。

    我這話一說完,黑閻王立馬就搖了搖頭。

    媽蛋的,有這么玩的嗎?這不是玩哥嗎?哥剛問它是不是只會點頭,這家伙就用搖頭來把哥給反駁了。

    奶奶個腿兒的,都說人氣人氣死人,我看蛇氣人更氣人。

    “你到底要鬧哪樣?”我問。

    我這話剛一問完,立馬就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黑閻王用身子在我的身上纏了兩圈然后將尾巴掛在了樹枝上,把哥給倒掛在了鬼樹上。

    媽蛋的,這黑閻王又不用嘴咬老子,就在那里晃啊晃的,就像是在蕩秋千一樣。不過,因為哥是頭朝下的,所以這蕩秋千的感覺并不怎么好。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51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