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53章:索命閻羅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53章:索命閻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知道什么才是最恐怖的嗎?最恐怖的,就是你看不到,也聽不到,但你卻能真真實實地感受到。[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也不知道樓頂上那家伙是用的什么招,反正這話他不是用嘴說出來的,我也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可是,我卻感受到了他這話。

    柳雨婷現在又瑟瑟發抖起來了,看來,剛才那家伙那話,不僅我感受到了,她也應該感受到了。

    這時,我突然感覺,整個吊腳樓,好像都是蛇做的。構成地面的,也是蛇,我甚至能感覺到腳底下的蛇在扭動。

    可是,我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地面,發現地面上什么都沒有,根本就沒有蛇。

    “你是不是覺得很害怕啊?是不是感覺到恐怖了?”那人在問我。

    “你到底是誰?有種就把你的名字說出來!”我吼道。

    “你既然這么想知道我的名號?那我就告訴你吧!他們都叫我索命閻羅。”那家伙頗為得意地來了這么一句,好像他的名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似的。

    索命閻羅,這家伙的名號,我真還沒聽過。不過,從他出手的這幾下子來看,他應該算是個高手。

    其實,雖然他搞了這么多蛇的幻覺,實際上對我,沒有產生多大的影響,畢竟哥不是一個怕蛇的人。只是,柳雨婷給他嚇慘了,嚇得臉色都卡白卡白的了。

    我趕緊給柳雨婷來了一針,讓她恢復了聽覺。這么逃避,根本就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要想把這號稱索命閻羅的家伙給收拾了,我必須得先讓柳雨婷不再怕蛇。這樣,我才能放放心心地去跟那索命閻羅玩。

    “好怕!好多蛇!”柳雨婷緊緊地抱著我。

    “不就是蛇嗎?你就把它當成是一條條的小蟲子,可以揪起來玩的,這樣就不怕了。”我試著引導了一下。

    “蟲子我也怕。”柳雨婷說。

    “那你就把它當成黃鱔,你吃火鍋的時候,不是挺喜歡吃鱔魚的嗎?你都敢吃它,還怕什么啊?”我說。

    “嗯!我盡力吧!”柳雨婷說。

    “丫頭,你能做到的。那索命閻羅弄的都是幻覺,并不是真正的蛇。只要你不怕蛇,哥就可以放心大膽地去把他給收拾了。”我說。

    柳雨婷鄭重地對著我點了點頭,說:“嗯!我不會拖你的后退的,我不怕了。”

    女人一旦堅強起來,那是可以比比男人還要堅強的。柳雨婷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是極其堅定的。

    “索命閻羅,你制造的這點破幻覺,用來對付未成年的小朋友還行,哥早就滿十八歲了,早就成年了,你是嚇唬不了我的。”只要柳雨婷不怕了,哥這底氣,瞬間就足了好多。

    索命閻羅是在房頂的,我抬頭看了一眼,房頂上蓋著的是茅草。這幾天都沒有下雨,那茅草是干的。

    人家索命閻羅剛才都對我出招了,我要是只用語言去攻擊他,那豈不是辜負了前人禮尚往來的諄諄教誨。

    我拿出了銀針,可在看了一眼那厚厚的干茅草之后,我放棄了。我現在玩銀針的水平,還沒有達到一針穿墻的境界,這穿茅草,那也是不行的。

    不過,身前那火堆,倒是讓我眼前亮了一下。我指了指火堆,又指了指房頂,柳雨婷立馬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丫頭,你沒事吧丫頭!他那些蛇都是假的,別怕啊!丫頭!丫頭!你怎么斷氣了啊!”我一邊吼著,一邊和柳雨婷一起,拿著地上那些燃得正旺的柴火往房頂上扔。

    干茅草是很肯燃的,我們把柴火一扔上去,房頂便被點燃了一大片。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一會兒還有更厲害的,你們就等著吧!”從聲音的方位來判斷,索命閻羅應該就在那火堆上,只是,那茅草太厚了,他還不知道他屁股底下已經燃起火來了。

    這干茅草燃得很快,我們不能再在這屋里待了。等一會兒,整個屋子都會燃起來,要我們不趕快出去,準會被困在這火海里面。

    “這房頂怎么冒火了,媽呀!燒著我的屁股了。”就在我和柳雨婷正往外面跑的時候,索命閻羅的慘叫聲傳了過來。

    “咚!”

    我們剛一跑出屋子,屋子里面便傳來了一聲悶響。

    “哎喲!老子屁股都給摔散架了。你個砍腦殼的,居然敢偷襲老子,在老子的屁股底下點火。”看來那聲悶響,是索命閻羅從屋頂上摔下來的時候發出的。

   <!--中间广告位置--> 這也正常,這茅草做的房頂本來就不結實,被火那么一燒,肯定是很容易垮塌的。

    “索命閻羅,出來吧!哥就在外面等著你的。”我對著燃著熊熊烈火的屋子里吼了一聲。

    之前,在柳雨婷被嚇著的時候,因為情緒傳染,我確實是害怕過。當時,我真的覺得那索命閻羅是個很厲害的高手。不過,現在我已經冷靜下來了。

    在我仔細回想了整個過程之后,我發現那索命閻羅,所用的招,看上去雖然很厲害,但實際上,都是些徒有其表的虛招。

    他說什么看不到、摸不到、只能感覺到的才是最恐怖的,我說那是在放屁。他弄一大堆假蛇來,就算我感覺到了,那也嚇不死我。但是,要是他弄來的是一大堆真蛇,我同樣不會被嚇死,可是,我會被咬死。所以,最恐怖的,還是那種真實存在的東西。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幻覺,只能用來嚇唬一下小姑娘,換點尖叫聲,別的屁用沒有。

    這時,一個被熏得全身黢黑,屁股上還燃著火的家伙像尾巴被點著了的老鼠一樣從屋里躥了出來。剛一出大門口,那家伙便在地上打了個滾,把屁股上燃著的火給滾滅了。

    “你就是索命閻羅?”我問。

    那被熏得黑乎乎的家伙已經站起來了。

    “我就是名震華夏的索命閻羅,你既然知道是我,還不乖乖地束手就擒?”索命閻羅也不照照自己現在的樣子,都這符模樣了,還裝成一幅神里神氣的樣子。

    “名震華夏?我看你是名震非洲吧!長得這么黑,一看就不是咱們中國人。”我說。有的時候,調戲對手比調戲小妹子還讓人歡樂。

    “你才是非洲人呢!”索命閻羅回了我一句,然后嘰里咕嚕地默念起什么來了。

    我仔細聽了兩句,立馬便明白了,他這是在念咒語,而且,這咒語我是聽過的。哈大巫師念過,傻蛋也念過。

    隨著咒語的深入,我感覺四周的吊腳樓全都垮了,變成了一條一條地毒蛇,向著我們游了過來。

    我輕輕一抬手,給了索命閻羅一針。

    索命閻羅閉嘴了,中了我一針,他現在沒辦法發音了,那咒語也念不成了。那原本已經垮塌變成蛇的吊腳樓,瞬間就恢復了原貌。

    “怎么回事兒啊?怎么不念了,是不是忘詞了啊?”我笑嘻嘻地拍了拍索命閻羅的肩膀,說:“你看看你看看,就你這幅學藝不精的模樣,連個咒語都背不完全,還好意思自稱索命閻羅。要是讓你師傅知道了,他老人家準得讓你氣吐血!”

    人生最得意的事,莫過于你在數落別人的時候,別人沒辦法還口。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索命閻羅雖然不能還口,但他卻用那惡狠狠地眼神瞪著我。

    “看什么看?有本事你就辯解啊!你這是啞口無言了吧!我要是像你這樣學藝不精,早就去買塊豆腐撞死去了,哪里還敢像你這樣出來丟人現眼啊!”

    人一旦裝起逼來,那是很容易上癮的。就像哥現在一樣,明明知道裝逼要遭雷劈,但還是忍不住繼續裝了起來。

    “你倒是說啊!你啞巴了嗎?你就算不跟我說話,那就繼續念咒語啊!用你的那些蛇,把我給嚇死啊!”我說。

    柳雨婷瞪了我一眼,估計我這逼裝得有些太過了,她都看不下去了。

    “把他定住就是了,讓他說話。”柳雨婷下命令了。

    柳雨婷的命令,我是不得不執行的。我趕緊給索命閻王補了兩針,一針是定住他的,一針是讓他恢復說話功能的。

    “你是玩不過我的,說吧!是誰派你來的?”我問。

    “我是不會說的。”索命閻羅擺出了一副寧死不屈的態度。

    “行啊!你既然不說,那我就讓你好好享受享受。”根據我多年的審訊經驗,對付這種又臭又硬的犯罪嫌疑人,最好的審訊方法,不是動嘴問,而是動銀針。

    我一針給他射了過去,索命閻羅立馬就皺起了眉頭。

    “我索命閻羅,就算是死,也是不會出賣組織的!”索命閻羅說了這么一句,然后我便看到他嘴里流出了黑乎乎的血液。

    他這是自殺了!還是服毒自殺的,可是,我沒看到他吃下毒藥啊!他到底是什么時候服的毒?

    索命閻羅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呼吸。我找柳雨婷拿了張濕巾,把他的臉擦了擦。在擦干凈了他的臉之后,我才發現,他還很年輕,只有二十幾歲,跟我差不多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50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