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49章:疑云再現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49章:疑云再現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中槍之后,黑大個只是腦袋上多了一個大窟窿,它并沒有倒下,還繼續在往我們這邊走。[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砰!”

    另一個狙擊手趕緊補了一槍,他這一槍是打在黑大個的腿上的。在中槍的那一瞬間,黑大個的腿顫了一下,不過很快,黑大個又站直了,好像那一槍根本就沒給它造成任何的傷害似的。

    “都別看著,一起上,打死這狗日的!”廖隊被逼得罵起臟話來了。

    “砰砰砰……”

    不管是拿著狙擊步槍的,還是拿著手槍的,都對著黑大個掃射了起來。各種子彈,紛紛射入了黑大個的身體。

    伴著那“砰砰砰”的聲音,黑大個被設成了馬蜂窩。不過,它還是站著的,沒有一點兒要倒下的意思。

    “給我用炸彈炸!”廖隊再次下了命令。

    有個特警,立馬拿出了手榴彈,拉了引線,朝著黑大個丟了過去。

    “轟!”

    黑大個被炸飛了起來,在落到地上的時候,黑大個的尸體,被炸成了幾大塊。它的肉,也被炸得焦糊糊的了。

    黑大個這下是徹底的玩完了,再也動不了了。僵尸再牛逼,還是敵不過手榴彈啊!不過,讓人遺憾的是,上面要的全尸,這下是留不下來了。

    搞定了黑大個,至于黑大個的尸體,因為已經炸得稀巴爛了,所以廖隊他們并沒有把它帶回去。那六位特警的尸首,廖隊讓人把它們裝進了尸袋,帶回了市里。

    施木和桑行他們,被我們帶回了局里。經過我們的審訊,施木把所有的事都交待了,至于那尸毒,施木說是從黑大個的身體里提取的,現在黑大個已經被炸毀了,尸毒也就不復存在了。

    有了施木和桑行的招供,吳局長就算想抵賴,那也是賴不了的了。更何況,就在我們回到局里之前,聽到風聲的陳芳,已經主動和吳局長離婚了。

    吳局長的后臺,就是他老婆陳芳,現在陳芳也不管他了。這沒有后臺依靠的官,動起來就跟動屁民差不多,只要有點證據,就可以把他直接拿下。

    吳局長歸案了,知道自己翻不起浪花了,他還算是比較老實,把自己所有的罪行都交待了。

    吳局長說,那尸毒是他和施木他們合伙研制的,本來想研制成功了拿去賣錢的。不過直到案發,他們都沒能把那殺人于無形的尸毒給研究出來。因此,他們也沒能找到愿意接手的下家。

    這個案子,就這么告破了。可是,我始終還有一些稀里糊涂的感覺。

    不過,在破了這案子之后,咱們專案組在市局里的地位算是保住了,至少是不會被撤掉了。另外,我還得到了一萬塊錢的獎金,這可是有史以來,我得到的獎金中最大的一筆。

    冒著丟掉小命的危險,掙了一萬塊,雖然感覺有些少,但聊勝于無嘛!因此,我還是很開心的,并請柳雨婷去大吃了一頓。

    案子破了,我們專案組又開始閑著了,這種閑散的日子,偶爾過過,還是非常愜意的。

    就在我正愜意地享受著這無所事事的日子的時候,我又收到了一條玲兒發來的短信。

    “你真以為案子破了嗎?”

    玲兒就發了這么一句簡簡單單的話,不過,在看到了這句話之后,我這心里,立馬就變得七上八下的了。

    “你知道些什么?”我趕緊回了一條短信過去。

    “老地方見。”

    玲兒回了四個字,便再也不搭理我了。

    老地方,我和玲兒有什么老地方?是停尸房,還是富海大廈?

    直覺告訴我,玲兒是約我在富海大廈見面,因此上次我們就是在那里見的。至于時間嘛,她雖然沒有說,但我猜也能猜出來,肯定是在晚上。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次我怕出租車師傅又不帶我過去,因此我索性就把專案組的桑塔納給開去了。當然,去跟玲兒見面的事兒,我還是跟柳雨婷說了一聲的。

    這是工作嘛!我再怎么也得跟領導匯報匯報啊!這樣,在月末算獎金的時候,柳雨婷才好給我算進去嘛!

    晚上十一點,我便開著破桑塔納到了富海大廈樓下。本來,我是想把車直接開到車庫里去的,可我圍著富海大廈轉了一圈,這大廈被破圍墻圍得嚴嚴實實的,我愣是沒找到車能開進去的入口。

    車開不進去,那就只有人進去了。

    我還是像上次一樣,從上次的那個缺口,進了富海大廈。

    “你來啦!”

    我剛一走進車庫,玲兒的聲音便傳來了。


    “難得啊!終于比我先到了一次,以前每次都是我等你。”我說。

    玲兒邁著蓮步,款款向我走了過來。

    “怎么,等等我讓你覺得很吃虧嗎?”玲兒問。

    “不吃虧,一點兒都不吃虧。”我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我這次來,是想在玲兒這里套點信息的。因此,我必須得給她留點兒面子。

    “這還差不多!”玲兒嗔了一句。

    “你說這案子沒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這人一向很直接,因此,我也沒跟玲兒寒暄什么,直接就把這話給問了出來。

    “你自己覺得呢?”玲兒笑吟吟地把問題給我拋了回來。

    “我要是知道,還用得著來麻煩你嗎?”我說。在談正事的時候,我最喜歡的就是方式就是直接,越直接越好。

    “既然你都說了是來麻煩我,那你就空這手來,沒一點兒表示嗎?”玲兒說著,還把手給伸了過來。

    我把手伸進兜里摸了摸,我這兜里,除了手機和人民幣,別的什么也沒有啊!今天是來跟玲兒談正事的,又不是跟她來約會的,誰會想到帶禮物啊?

    “今天有些匆忙,忘了帶禮物,要不我下次給你。”我很不好意思地對著玲兒笑了笑。

    “好啊!那我就下次給你講吧!”玲兒耍起了小姑娘的脾氣。

    “別啊!這可是正事,一點兒都耽誤不得的。”我說。

    “可是,我也不能白白告訴你啊!”玲兒笑吟吟地說。

    “那你想要怎樣?”我問。

    “你親我一下,算是利息,這樣我就可以提前跟你講,然后下次見我的時候,你再把禮物補上。”玲兒一邊說著,一邊含情默默地看著我。

    我自問自己長得也不是很帥啊!而且從小到大,我就沒覺得我是多么的有吸引力。這個玲兒,怎么就喜歡上我了啊!要是沒有柳雨婷,我是不介意玲兒這么漂亮的姑娘喜歡我的。

    可是,哥不是一個貪心的人。哥知道,愛情之所以美妙,就在與它的專一。要是連專一都沒了,那愛情也就不復存在了。

    “不行!這個我不能答應你!”在這種原則問題上,哥絕對是寸步不讓的。既然我愛的是柳雨婷,那么我就不能讓玲兒誤會,我是有可能離開柳雨婷愛上她的。

    “你那麻辣警花又不知道,你怕什么?”玲兒很不解地看著我。

    “我怕我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我這話不僅很裝逼,而且還很操蛋,但是,這確實是我的真心話。

    良心這玩意兒,看不見,摸不著,在有的人那里,五毛錢就能買到。哥這良心,雖然在鮮紅中透著一些黑,但哥絕對是不會把它給出賣了的。

    “真是沒趣兒,不跟你玩了,我走了。”玲兒氣哼哼地轉過了身,裝出了一副要走的樣子。

    玲兒雖然有些小姑娘脾氣,但我清楚,她既然約我來了,那就絕不可能什么都不跟我說,就這么就走了的。

    “你就告訴我吧!我下次給你買個大號的抱抱熊!”哄女孩不能光靠嘴,得拿出實際行動。

    “不要!”玲兒雖然還在拒絕我,但她這口氣,明顯是緩和了不少。

    “兩個!”糖衣炮彈什么的,一顆不行就來第二顆。女人這座堡壘,只要是用糖衣炮彈去打,只要你肯不惜血本,總歸是能打下來的。

    “不干!”玲兒換詞了。

    “三個!”

    “不行!”

    “四個!”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耍賴。”

    四個抱抱熊,一個就算兩百塊,差不多一千個大洋就這么出去了。本來,抱抱熊也有幾十塊一個的,不過那質量太差,我這人臉皮薄,估計拿不出手。

    “現在可以說了吧!”我說。

    其實,玲兒不一定是真喜歡抱抱熊,她這是在給我臺階下,當然也是在給她自己臺階下。玲兒來找我,我不覺得是她自己的意思,我依稀感覺,是她在執行某個人或者是某個組織的命令。

    “你有沒有覺得,廖隊在執行這次任務的時候,有些不正常。”玲兒淡淡地說。

    廖隊,那家伙一出現,我就覺得他全身上下都不正常。

    “是有一點。”我說。

    “他到了黑馬寨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不是就是把那被你們關上的石門給炸了?”玲兒問。

    “是啊!”我說。

    “石門背后有道符,困住那僵尸的,正是那道符。我要說廖隊知道這個,你信嗎?”玲兒笑吟吟地看著我,她那笑容很復雜,讓我有些捉摸不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50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