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40章:施木寨主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40章:施木寨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不能進就是不能進,你們走吧!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黑衣少年說。

    “怎么個不客氣法?”我笑呵呵地問著,一針射向了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被我給定住了,不過,我只是定住了他的身體,并沒有定住他的嘴。因此,他的嘴還是可以繼續說話的。

    “你對我做了什么?”黑衣少年發現自己不能動了,有些驚恐地喊道。

    “什么也沒做啊!我就想看看,你是怎么對我不客氣的。”我說。

    這時,另一個黑衣少年發現了不對,趕緊向著寨子里跑了進去,他一邊跑,還一邊喊:“有人闖寨!有人闖寨!”

    我沒有阻止那黑衣少年,哥是警察,是正大光明地來這里查案的,不怕喊。

    “看來你還沒想好怎么對我不客氣啊!你慢慢想吧,不急,我先進寨子里看看。”我輕輕地拍了拍那被定住的黑衣少年的肩膀,然后大步跨進了寨子。

    “你們會付出代價的!”黑衣少年雖然被我給定住了,可是他那嘴,還是那么厲害,真是典型的鴨子死了嘴殼子硬。

    “阻止警察查案,窩藏罪犯,隨便拎一條出來,代價都是夠分量的。”我淡淡地回了黑衣少年一句,然后便沒再理他了,而是直接往著寨子里面去了。

    我還沒走幾步,便聽到有大量的腳步聲傳來,看來是有一大群人向著我們圍過來了。

    我現在所處的位置,正好是一個空壩子。雖然這空壩子沒有險要可守,但是視線非常開闊,四周都沒有阻擋,很方便我使用銀針。

    因此,我也就沒有再往前走了,索性就站在了這空壩子里,等著寨里的人主動來見我們。

    “誰這么大膽?敢闖我黑馬寨!”一聲斷喝傳來,此聲遒勁有力,絕對是出自一個強壯的漢子之口。

    “警察查案。”我就回了這么四個字,我覺得這四個字,已經足夠有分量了。當然,要是黑馬寨這些家伙目中無法,我這四個字,那可就屁都不是了。

    “查什么案?我黑馬寨的人,自打一生下來,就沒離開過寨子,怎么可能去外面犯案。你們來錯地方了,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吧!”那說話的人終于是出現在我的面前了,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那家伙不是個強壯的漢子,而是一個頭頂沒毛,骨瘦如柴的糟老頭。

    “請問你是?”老頭身后跟了好幾十個人,既然是他開口跟我說的話,那就證明,他應該就是這群人的頭。所以,我特地問了一下這老頭的身份。

    “我是黑馬寨的寨主,姓施名木。”老頭說。

    “施木寨主,你好。我是市局專案組的警察夏一,我們查到有個案子跟你們黑馬寨有些關系,需要了解一些情況,還希望你們配合一下。”所謂先禮后兵嘛!雖然咱們是警察來查案,那也得遵守這個規矩啊!

    “什么案子都跟我們沒關系!我們黑馬寨的人,絕不會離開這大山,他們就算犯,那也只會在大山里犯咱們黑馬寨的家法。他們要是犯了家法,我們黑馬寨自然會處置他,不需要你們來多管閑事!”施木說。

    聽施木這口氣,黑木寨好像是一個封閉的小王國似的。這里的人就算是犯了法,咱們警察也管不了。咱們國家都解放這么多年了,改革開放也是這么多年了,沒想到,在這大山里面,居然還有一個封建王國似的地方。

    “現在可是社會主義法制社會,不是封建社會了。只有國法,沒有家法!”我說。

    “在黑馬寨外面,你想講什么法就講什么法。可是,在我們黑馬寨的地界內,只能講我們的家法。”施木頗有一些寸步不讓的意思。

    “你們在養尸?”在跟施木廢話的時候,我隱約聞到了一股尸臭味兒,加之那尸毒就是從這里出去的,因此我問了施木這么一句。

    “這是我們黑馬寨的家事,你們管不著!”施木說。

    “你說管不著就管不著嗎?”跟施木這種像茅廝里的石頭又臭又硬的家伙講理是講不通的,因此,我直接給他來了一針。

    施木大概沒料到我會出手,因此沒有進行任何的防范,或者,他根本就不懂得防范。因此,我這一針過去,他立馬便被定住了。

    “現在我還管不管得著?”我把手里的銀針揚了揚,對著施木問道。

    “你對我用了什么妖術?”也不知道施木是故意裝的<!--中间广告位置-->呢,還是真不知道我是鬼醫,居然說我的銀針是妖術。

    “你管我用了什么妖術,你現在最好老老實實交待,你們是不是在養尸?”我問。

    “我要是不說呢?”施木拿出了他的骨氣,擺出了一副寧死不招的樣子。

    在面對這種硬骨頭的嫌疑犯的時候,我一般是不喜歡多說什么的。我需要做的,就是輕輕揚一揚手,給那家伙補一針。

    我這一針補上去,施木立馬就像我之前審過的那些家伙一樣“哎喲哎喲”地叫了起來。

    “你要不說,就是這樣。”我說著,還給了施木一個善意的微笑。

    哥是學過心理學的,在給人制造痛苦的時候,你要是用猙獰的面目看著他,他只會有仇恨。但是,你要是微笑著看著他,除了仇恨之外,他還能感到那未知的恐怖。世界上最恐怖的面容,不是猙獰,而是背后藏著刀的微笑。

    “給我上!”施木吼了一嗓子。

    別的那些寨民在得到命令之后,立馬就向著我們圍了過來。我手一揚,把手里拿著的那幾根銀針射了出去,一針一個,沖在最前面的那幾個家伙都不可避免地中了針,“哎喲哎喲”的在地上打起了滾來。

    眼見前面的人中了招,后面跟著的那些家伙,立馬就站住了,不敢再往前沖了。

    我剛才那一招,名字就叫殺雞儆猴,既然現在已經生了效,那我就不需要再動手了,動動嘴就行了。

    “想要嘗嘗死去活來是什么滋味的,可以繼續往前沖。”我說。

    在到這黑馬寨之前,我還以為這里民風彪悍,寨民一個個都是不怕死的亡命之徒。可是,這些家伙無疑是讓我失望了。現在,他們一個個的,不僅沒有繼續往前沖,反而還開始悄悄地后退了。

    “施木寨主啊!看來你這號召力不行啊!”我揶揄了那施木寨主一句。

    施木寨主用那充滿怨念的眼神看著那些后退的寨民,我知道,他此時恨不得對那些家伙使用家法,把他們一個個都生吞活剝了。不過,施木寨主現在是泥菩薩過河,是沒有余力去動用家法的。

    “施木寨主包庇罪犯,肯定得去坐牢。因此,你們黑馬寨,需要重新選一個新寨主。對于新寨主,有一個最大的要求,那就是政治必須得過硬,必須得擁護咱們社會主義新制度,不能再有搞家法這種封建遺毒的思想。現在,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誰要是說出你們養的尸體在哪里,誰就能成為預備寨主。”我說。

    “什么是預備寨主?”我話音剛一落下,便有人急忙忙地問了出來。

    雖然我早料到了有不少人會對寨主這個位置動心,但真沒想到,他們想當寨主的心是那么的急迫。

    這寨主,顧名思義就是一寨之主。從施木那說話的口氣來看,這黑馬寨實行的肯定還是封建制度,也就是說,寨子里的事,都是由寨主說了算。因此,在這寨子里,寨主的權利是極大的。別說那些寨民了,我要是黑馬寨的人,我也會想著混個寨主來當當。

    “預備寨主就是,要是你的表現好,在協助我們查清了這個案子之后,就可以成為正式的寨主。”我說。

    我這是忽悠人的,我只管查案,寨主這事不該我管。不過,在這案子查清之后,黑馬寨肯定得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到時候,還有沒有寨主都難說。就算那時還有寨主,那寨主最多也只是一個村長的角色,不可能再向施木一樣當土皇帝了。

    “我憑什么相信你?”說話的還是剛才那家伙。那家伙穿著白布衫,約莫二十七八歲,長得頗為壯實。

    “就憑我手里的銀針!”我擲地有聲地對著那白衫壯漢說道。

    “好!你只要答應讓我當寨主,我就把寨子里所有骯臟的事都告訴你。”白衫壯漢說。

    這個條件對于我來說,絕對是非常有誘惑力的。

    “阿三,我早就看出你有反逆之心,沒想到你真的謀反了!”施木寨主惡狠狠地對著那白衫壯漢說道。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你施木不也是這么當上寨主的嗎?別以為你自己有多干凈!”阿三霸氣地回了施木一句。

    從二人的對話來看,這個黑馬寨,看來也并不是團結一心的。在他們內部,那也是明爭暗斗,個個都心懷鬼胎的。

    “說得好!自古以來就是成王敗寇,沒有永遠的皇帝!寨主之位,只屬于識時務的強者。”煽風點火什么的,我最擅長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50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