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9章:招了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9章:招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雖然我不太能確定白三爺說的那話是真是假,但我還是乖乖地在水缸了泡了三個多小時。[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在泡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想,該拿白三爺怎么辦?

    想了三個小時,我還是沒有想到好辦法。想不到辦法,那就來硬的,直接把白三爺給拿下。

    不能對吳局長刑訊逼供,并不代表不能對白三爺用針。反正白三爺也不是什么好人,又不是官,為了破案,使點手段也是沒什么的。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柳雨婷,柳雨婷想了一會兒,同意了我的辦法。本來,刑訊逼供是違反規定的,柳雨婷不太喜歡我那么做。可是,現在我們又沒有別的辦法,要想破案,只能用這招了。

    在說定了之后,我便把怎么對白三爺用針的方法告訴了柳雨婷。白三爺不太好接近,要想順利制服他,必須得用飛針。我手臂上的傷還沒好完全,因此只能讓柳雨婷用針弩。

    泡完澡之后,我們再一次返回了白三爺家。白三爺大概沒料到我們會這么快殺回來,在我們走進他家院子的時候,他正悠閑地坐在大門口喝著茶。見我們來了,他立馬就驚住了。

    沒等白三爺說話,柳雨婷便拿出針弩,一針給白三爺射了過去。這一茬,是我們事先就設計好的,白三爺沒來得及反應,便被我們給定住了。

    “你們干什么?”白三爺問。他在問這話的時候,試著動了一下,可卻悲劇地發現,自己動不了了。

    “請你跟我們回局里一趟,接受我們的調查。”我說。

    “要調查就調查,干嗎把我給定住?”白三爺對于自己被定住了這一點很不滿。

    “我們這不是怕你撒丫子跑了嗎?只要把手銬給你戴上了,我立馬就可以把你身上的銀針給拔了。”我說。

    “去給他把手銬戴上吧!”柳雨婷對著呂濤說了一句。

    “我沒有手銬,你們有嗎?”呂濤很無辜地看向了我。

    “當警察不帶手銬,你怎么混的啊?”我說了呂濤一句,然后把手銬給他遞了過去。

    “我不是沒撤職了嗎?以前配給我的手銬,在離職的時候就已經被收上去了。”呂濤解釋了一句,然后走向了白三爺。

    呂濤在給白三爺上手銬的時候,那動作很熟練,看來他最基本的工作技能還沒有丟掉。

    在戴上手銬之后,我讓柳雨婷去把白三爺中的那銀針給拔了。恢復了自由的白三爺,并沒有進行任何的抵抗,而是乖乖地跟著我們回了鎮派出所。

    我們剛一走進派出所的大門,王大娘便急匆匆地趕來了。

    “兩位警官,我兒子回來了,沒事了。他是有急事去縣城去了,當時我沒在家,家里又沒個電話,所以我不知道。現在沒事了,給你們添麻煩了啊!”王大娘說。

    王大娘這話,好像是背課文背出來似的,我感覺這里面有隱情。

    “下次別這么胡亂報案!”柳雨婷很無語地說了王大娘一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我的不對,下次不會了。”王大娘一邊鞠著躬,一邊說。

    “那你先回去吧!我們這邊還有事要處理。”柳雨婷說。

    徐大剛回來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現在我們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審審白三爺,爭取審點有用的東西出來。

    見我們把白三爺拷回來了,錢帆那家伙很識趣地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審訊室,供我們審案用。

    “說吧!你養的尸體在哪兒?”我懶得跟白三爺繞圈子了,抓他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搞清楚那些尸體的下落。雖然我不奢望能從白三爺這里把吳局長給扳倒,但是能多弄點有利的證據,那就多弄一點,積少成多嘛!

    “什么尸體?我不知道。”白三爺依舊在那里裝無辜,好像他真的很無辜似的。

    對于白三爺這種皮糙肉厚的人,語言攻勢是沒用的,要想讓他招,還是得直接給點**上的折磨。

    “動手吧!”我給柳雨婷使了一個眼神,示意她可以動手了。以前這種臟活,都是我去做,不過,今天只能讓柳雨婷代勞了。

    該怎么扎針,我已經跟柳雨婷講過了,因此她輕車熟路地給白三爺來了一針。

    這一針,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怎么樣,這癢癢的滋味,還行吧?”我問白三爺。

    之前白三爺可是讓我癢夠了,雖然我不是個瑕疵必報的人,但也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人。對于白三爺這種不是好人的人,他怎么收拾過我,我再怎么<!--中间广告位置-->也得連本帶利地還回去。

    據書上記載,這一針下去,白三爺的全身會像淋了一層糖水一樣,然后有無數只小螞蟻爬上去。那些小螞蟻只會在他的身上爬來爬去,絕不會咬,因此他不會有一丁點的痛感,但是,會奇癢無比。

    “哈哈哈哈哈……”

    白三爺的手是被拷著的,因此他沒辦法用手去撓癢癢。大家應該都有這個經歷,在癢的時候,要想減輕癢的感覺,一是撓,二就是笑。

    像白三爺這樣哈哈大笑,雖然不能完全把那癢給抵消了,但還是可以讓他好受不少。

    “再給他來一針吧!”我這可是要刑訊逼供,要是白三爺好受了,他就不會招了,那我還怎么玩啊?

    “扎哪兒?”柳雨婷問我。

    我之前跟柳雨婷講過,第二針應該扎在哪里,她可能是忘了。

    “志室穴。”我指了指自己的腰。

    經過我這么一提醒,柳雨婷立馬就想起了,她點了點頭,給白三爺又補了一針。

    這一下,白三爺可就是想撓也不能撓,想笑也不能笑了,只能憋著了。

    “白三爺,招嗎?”我問。

    別的那些警察,在刑訊逼供的時候都是用棒子啊棍子什么的,那玩意兒,只要稍稍逼一下,就會留下明顯的傷痕。

    哥這種刑訊逼供的手法,最多只會留下一個小針眼,要是扎得好,連針眼都不會留下。可以說,哥獨創的這方法,絕對算得上是最安全,最有效的刑訊逼供法了。

    “我沒有養尸,你們這是刑訊逼供,我招不出來!”白三爺擺出了一副死了的鴨子嘴殼子硬的姿態。

    “看來只是癢癢還不夠味!”我說。

    “上吧!再給他加點味兒。”白三爺非要自討苦吃,我要是不成全他,那可就太不近人情了。

    “扎哪兒?”柳雨婷問我。

    這一針是我臨時加的,柳雨婷不知道該扎哪兒也很正常。之前我以為在兩針之后,白三爺就該招了,沒想到他居然是那么的剛烈,受了我這么兩針,還能頂得住。

    “扎鼻子。”我說。

    這一針同樣不會讓白三爺有絲毫的痛感,只會讓他不斷地流鼻涕,打噴嚏。就像有人拿著一小撮頭發,在你的鼻孔里搗弄一樣。

    我這人是很守規矩的,之前白三爺只是讓我癢了癢,我在收拾他的時候,也必須堅守一癢到底的原則,只能用癢來對付他。

    “阿嚏!”

    柳雨婷剛一扎完,手還沒來得及縮回來,白三爺便打起噴嚏來了。看來,這一針起效還是很快的。

    “招嗎?招了就不癢了。”我說。

    我又不是變態狂,在折磨白三爺的時候,我心里并沒有絲毫的快感。我要的,就是白三爺趕快招。

    “阿嚏!我招,我招!”白三爺終于是松口了。

    我知道,白三爺其實還能抗。只是他很清楚,我后面還有收拾他的招,他現在能抗,一會兒就不一定還能抗了。

    “說吧!你養的尸體在哪兒?”我問。

    “全都在蔣瘋子那里,我和他是一伙的,不過,一般都是他在養,我就偶爾去看一下。”白三爺說。

    “既然你和蔣瘋子是同伙,為什么在第一次我們找你的時候,你主動把蔣瘋子給供了出來?”我問。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不會這么輕易地就上當受騙的。要白三爺真和蔣瘋子是同伙,當時他絕對不會那么輕易地讓我們去找蔣瘋子,那不是在出賣同伙嗎?

    “就因為我跟他是同伙,所以才讓你們去找他。”白三爺不咸不淡地來了一句。

    “說清楚點,莫非你們倆也有矛盾,想借我們的手,除掉他?可是這樣,蔣瘋子會把你供出來啊!實際上,蔣瘋子在歸案之后,并沒有出賣你。”我說。

    “我不是想除掉他,是想除掉你們。我們養的僵尸,全都在蔣瘋子那里,我原本以為憑那些僵尸足以要了你們兩個的性命,沒想到你們這么厲害,我低估你們了。”白三爺說。

    “就這么簡單?”我問。白三爺說的這話應該是真的,不像是在撒謊。

    “你們真的很厲害,連那么厲害的僵尸,都能搞定。我白三爺落在你們手里,不冤枉。”白三爺說。

    白三爺把他能招的都招了,當然他招出來的,都是養尸哪點破事,跟吳局長那家伙,一點兒邊都挨不著。

    我們這一趟,沒有白跑,至少是讓白三爺歸案了。不過,說句實在的,這一趟的收獲也不是很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50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