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8章:地窖里的尸體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8章:地窖里的尸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慢慢享受吧!我先走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小女孩說了一句,然后便消失了,那老頭也消失了。甚至,連那根木樁子也不見了。

    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看走眼了,那小女孩不是鬼!這鬼又不是神仙,是不可能說消失就消失的。

    “怎么樣?我這恨親毒的質量還可以吧?”說話的是白三爺。雖然他人沒有出現,但是他這聲音,我一聽就聽出來了。

    “白三爺既然在這里,還請現身見個面吧!”我說。都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白三爺這么躲在暗處,對于我和柳雨婷來說,那是非常不利的。

    “我說過要見你們嗎?你們不請自來,還把大門給我撞壞了。別以為你們是警察,就可以這么為所欲為!”白三爺嗓門很大,這話說得理直氣壯的。

    “這是個誤會,我們本來是在敲門的,誰知道你家的大門這么不經敲,我們稍微一用點力,那門閂就斷了。”我說。

    剛才在進門的時候我檢查過,白三爺家的門并沒有被撞壞。呂濤的那一下,是對著門閂那個位置去的。因此,他只是把門閂給白三爺弄斷了。

    “敲門?有用大木棒子敲門的嗎?”白三爺看來什么都明白,知道我們剛才是用大木棒子把他家的門給撞開的。

    “弄壞了你的門,是我們的不對,我們這不是為了見你一面嗎?你開個價,弄壞了你的門,是多少我們就賠多少。”我說。我的目的,是想要白三爺現身。

    “一條門閂,我不需要你們賠!你們走吧!我不想見你們這種沒禮貌的人。”白三爺說。

    我突然發現,在我轉移注意力之后,我身上好像不是那么癢了。可是我一看到柳雨婷,全身有癢了起來。

    “好癢!”我一邊撓著癢癢,一邊跟白三爺說:“你那恨親毒是什么玩意兒,怎么這么癢啊?”

    “什么恨親毒,那小鬼隨口胡說的,你居然也信?我只是弄了點在尸體里存放過的花粉在你身上,你只要回去洗個澡,身上就不會癢了。對了,你必須得趕快回去把那花粉洗掉,不然你的皮膚可就會長滿紅瘡。雖然能好,但在好了之后會像癩蛤蟆一樣,全身都是疙瘩。”白三爺說。

    全身是疙瘩?雖然哥是個漢子,對自己皮膚的要求沒女人那么高,但要全身都是疙瘩,我還是受不了的。

    “我多提醒你一句,要想徹底洗掉那些花粉,你至少需要在溫水里泡三個小時,少一分鐘都不行。”說著,白三爺便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你為什么要對我下毒?”我問。

    “就許你撞壞我的門,不許我對你下毒嗎?我這不能算是毒,只是讓你癢一下,你只要趕快去洗了,又傷不著你。我這叫一報還一報,是你自找的。”白三爺說。

    白三爺表現得很淡然,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像是做過壞事。

    “好,就算是一報還一報,我認了。不過,我們這次來,是想問問你徐大剛的事。”我說。

    “徐大剛?什么徐大剛?”白三爺一臉疑惑地看著我,好像他真不知道徐大剛似的。

    “徐大剛失蹤了,我們懷疑和你有關。”我懶得跟白三爺兜圈子了,直接就把問題拋了出來。

    “你們可是警察,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你們有證據嗎?”白三爺有恃無恐地問。

    “你在養尸,是吧?”我問。

    “我在養尸?我怎么不知道啊?”白三爺是準備耍賴了。

    “你要是沒有養尸,那你剛才怎么說那花粉是在尸體里存放過的?”這么明顯的破綻,我要是都發現不了,那我真是一個傻逼。

    “這花粉又不是我弄的,是蔣瘋子以前給我的。我本來是用來防賊的,沒想到最后竟用到你的身上了。”白三爺這解釋,顯得很是蒼白無力。

    “你養沒養尸,不是用嘴說了算。”從白三爺這宅子的狀況來看,是極適合養尸的。因此,我懷疑他的那些尸體,就養在他這宅子里。

    “你說我養尸,那你拿出證據來啊!要不,你把我這宅子搜搜,看能不能搜出尸體來?”白三爺說。

    說著,白三爺還拿了一盞油燈出來,這一盞油燈是煤油燈,不是尸油燈。白三爺把油燈點燃了,遞給了我,說:“我家里沒電,只有油燈,你想搜哪里都可以,只要你能搜出尸體來,我任憑你們處置。”

    我也不知道,白三爺這是有恃無恐,還是在跟我玩心理戰。不過,我這人是個厚臉皮,白三爺都讓我搜了,<!--中间广告位置-->我肯定得搜。

    “那我就仔細搜搜,要是搜不出來,也好還白三爺你一個清白嘛!”我說。

    雖然我現在全身都很癢,但我還是盡量讓自己的心靜了下來。這樣,我才能敏銳地嗅到尸體的味道,只有這樣,我才有可能找到白三爺養的那些尸體。

    在靜靜地感受了一會兒之后,我終于是聞到尸體的味道了。那尸體是從地底下傳來的,應該是來自白三爺家的地窖。

    “你家有地窖?”我問。

    我這是故意試探白三爺的,我想看看他有什么反應。

    “有啊!你想去地窖看啊!我這就帶你們去。”白三爺說得很爽快,說完之后,他便在前面帶起路來了。

    白三爺走的方向,確實是那尸體的味道傳來的方向。

    “會不會有詐?”柳雨婷拉了一下我,小聲提醒道。

    “你準備一下。”我說。

    柳雨婷點了點頭,把針弩拿了出來,拿到了手上。只要柳雨婷拿著針弩,白三爺就算是把僵尸給放出來了,我也沒什么好怕的。

    我們跟著白三爺來到了地窖口,一走到那里,我便聞到了更濃烈的尸臭味兒。

    地窖里絕對有尸體。雖然地窖的木蓋子還沒有揭開,單從這味道來看,我已經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了。

    “你們是就在上面用手電照照,還是下去看?要想下去的話,我得去拿架梯子來,這地窖很深。”白三爺問。

    白三爺現在的表現,就像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要他是個演員,我只能說,他真的太會演了,能演得如此的逼真,讓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鼻子出問題了,這地窖里根本就沒有尸臭。

    “先把地窖打開吧!”我說。

    有沒有尸體,得先把地窖打開再說。

    “好嘞!”白三爺說著,一把揭開了那木蓋子。

    一股惡臭,從地窖里撲面而來。

    “好臭!”白三爺趕緊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我打開手電,往地窖里照了照。

    “原來真有尸體,我之前真不知道,罪過罪過!”白三爺夸張地張大了嘴巴,指著地窖里躺著的那幾只已經長了蛆的死老鼠說。

    我用手電仔細把地窖照了個便,這地窖確實有些深,有兩米多。不過,這地窖不是很大,方方正正的,就用手電一照,便能把整個地窖都看完。地窖里只有幾具老鼠的尸體,別的什么都沒有。

    “警察同志啊!我真不知道我這地窖里有尸體啊!這些尸體真不是我養的,你們一定要明察啊!”白三爺這是在故意氣我們。

    “你看看,這尸體多惡心啊!都長蛆了。我白三爺雖然不是個干凈人,但也是三天洗一次頭,七天洗一次澡,半月換一次衣服啊!我自己的頭上都沒長過虱子,這種長蛆的東西,我可不喜歡啊!我可以對天發誓,這老鼠尸體,真不是我養的。要我有一個字的假話,天打五雷轟。”白三爺這是越演越起勁兒了。

    本來我身上就很癢,被白三爺這么一氣,就更癢了。我有氣無處撒,因此在給自己撓癢的時候,下手難免就中了一些,把手臂上的皮都給抓破了。

    “很癢嗎?咱們先回去吧!”柳雨婷說。

    柳雨婷知道,白三爺這么有恃無恐的,肯定早就把尸體給藏好了。因此,我們就算繼續在這里耗下去,也查不出什么來。

    現在,對于我來說,最急迫的事,就是去弄些熱水,好好洗個澡,把身上的那些花粉都給泡出來。

    “好吧!咱們先回去吧!”我說。我實在是忍不住了。癢這玩意兒,到了一定程度,那真不比痛好受。

    我們剛走出白三爺家的院子,便看到呂濤那家伙了。

    “呂濤,你快去找戶人家,讓他們燒點水,夏警官中毒了,需要泡個熱水澡。”柳雨婷對著呂濤說了一句。

    “好!我這就去。”呂濤說完,一溜煙地便跑了。

    這件事,呂濤辦得倒是很干凈利落。我們剛走出小竹林,呂濤便回來了,說他安排妥當了,還幫我找了個大水缸。

    在村子里面,是沒有浴缸的。要想泡澡,還真只有用水缸。

    呂剛把我們帶到了村正中的一戶人家里,我們到時,女主人已經在生火燒水了,男主人則在搬水缸。那水缸本是在廚房里的,在廚房里不方便泡澡,因此得搬到廁所里去。

    白三爺沒有騙我,讓我全身發癢的東西,確實是花粉。我剛一下到水缸里,便有些花粉浮了起來,我也沒那么癢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