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7章:恨親毒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7章:恨親毒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走,咱們過去看看。[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說。

    “嗯!”柳雨婷點了點頭。

    呂濤走了,就只剩下我和柳雨婷了,她也不用再裝領導了。因此,在往那聲音的方向去的時候,柳雨婷主動挽起了我的手。

    “嗒!嗒!嗒!”

    有腳步聲,我們每走一步,前面就會傳來一聲腳步聲,好像有人在給我們帶路似的。我定睛看了看,發現前面沒有人。

    明明沒有人,也沒有鬼,卻有腳步聲,這是怎么一回事?

    我停住了腳步,這是白三爺的地盤,現在的我又不能用銀針。因此,我必須得謹慎一些。

    “有問題嗎?”見我緊張兮兮的,柳雨婷問了我一句。

    “有腳步聲,你聽到了嗎?”我問。

    “聽到了啊!不是很正常嗎?”柳雨婷有些不解的看著我。

    “那腳步聲不是我們的。”我說。

    “我知道啊!這里都能聽到老人的哭聲,能聽到腳步聲也很正常啊!反正這屋子里有不少臟東西。你怎么了,怎么感覺你疑神疑鬼的?”柳雨婷問。

    “老人的哭聲,那是鬼發出來的,只是現在我們還沒走到那里,暫時還看不到那鬼。這腳步聲,就在我們面前,可我卻什么都沒有看到,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我說。

    “這有什么?萬一是幻覺呢?咱們又不是沒遇到過?”柳雨婷還是那么的無所謂。我也不知道是我的自覺出了問題,太敏感了,還是柳雨婷太大條了。

    “繼續往前走吧!”不就一腳步聲嗎?我也懶得再管了,趕緊招呼柳雨婷繼續往前走。

    “嗒!嗒!嗒!”

    那腳步聲還是在我們前面,我們走一步,它響一聲。也不知道為什么,它每響一聲,我這心就會揪一下。

    “這腳步聲,你在聽了之后,有沒有什么異常的反應?”我問柳雨婷。

    “沒什么異常反應啊!不過確實有些煩人。”柳雨婷說。

    “過來,快過來!”那老人的聲音很平和,也很輕柔,可是我在聽了之后,感覺很狂躁,就像有人在催命一樣。

    “給我的太淵穴來一針。”說著,我便把手伸了過去。

    太淵穴就在手腕上,用我們鬼醫的針法,在那里來一針,可以寧心。也就是說,可以讓狂躁的心,立馬安靜下來。

    “很痛的哦!不許哭鼻子哦!”柳雨婷雖然嘴上很溫柔,可是手上卻一點兒都不溫柔,她還不含糊地一針扎向了我的手腕。

    還好,這丫頭扎得比較準,一針就扎中了,我也只是“哎喲”的叫了一聲,并沒有遭受二次摧殘。

    被扎了這一針之后,我那狂躁的心,立馬就安靜了下來。雖然那腳步聲還在,雖然那老頭的喊聲依舊沒停,但是,它們對我的情緒,都不再有任何的影響了。

    我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道虛掩著的小木門,木門里面黑黢黢的,那老人的聲音就是從那屋子里傳出來的。

    “我走前面,你小心一些。”這屋子里肯定有危險,我不能讓柳雨婷走前面。要是她出了什么危險,我會心痛死的。

    “不行!你現在不能用銀針,姐姐得保護你,乖乖跟在姐姐屁股后面。”我剛把身子擠到柳雨婷的前面去了,柳雨婷便一把將我揪了回來,把我弄到她的身后去了。

    柳雨婷伸出了手,輕輕地貼到了那小木門上,然后輕輕地用力往里面推。

    “嘎吱——”

    小木門慢慢地開了。

    “啪!”

    門里面雖然有些黑,但也不是一點兒能見度都沒有。在屋子的中央,立著一根大木樁,那木樁子上綁著一個老頭。那老頭瘦骨嶙峋的,衣服也破了好些洞,還沾滿了塵灰。

    有一個小女孩,大概三四歲的樣子,穿著紅肚兜,扎著一個沖天炮,手里拿著一條帶刺的野藤,一下子打到了那老頭的身上。

    那老人不是個人,是個鬼,那小女孩也是。因此,我沒有去阻止那小女孩,只是緊緊捏著柳雨婷的手,站在那小木門的門口,想看那小女孩到底是在干什么?

    “怎么回事?”每次一遇到這種情況,柳雨婷都會問我這個問題。

    “不知道。”我的回答,每次也都是一樣的,沒有一點兒新鮮感。

    “這兩個都是鬼嗎?我怎么能看到它們,我不是看不到鬼嗎?”柳雨婷問我。

    “你能看到它們?”柳雨婷這話,倒是讓我吃了一驚。在以<!--中间广告位置-->前,柳雨婷是看不到鬼的,現在她能看到了,莫非是她脖子上戴的那塊鳳玉起作用了。

    我指了指柳雨婷的脖子,柳雨婷立馬就明白了。

    “接下來我們怎么辦?”柳雨婷的問題真是多。

    “看看唄!白三爺這是要演戲給咱們看,咱們要是不看完,那可就負了他老人家的一番好意了。”我說。

    我們是破門而入的,那大門是從里面別著的,也就是說,我們破門的時候,白三爺肯定在家里。

    我們進屋,白三爺肯定知道,因此,這個老頭和那小女孩,絕對是白三爺安排的。至于白三爺的目的,我現在還不清楚,因此只能選擇再看看,觀望一下,看他到底要跟我們耍什么花招。

    小女孩慢悠悠地把腦袋轉了過來,呵呵地對著我笑了笑。小女孩的笑容,表面上看上去很天真,可實際上,看上去讓人有些滲得慌。

    “他是我爺爺。”小女孩指著那老頭說。她居然能說話?還說的是漢語,不是鬼語。

    柳雨婷看了我一眼,她也聽到那小女孩說話了。

    “嗯!”我應了那小女孩一聲,想看她接下來還會說什么。

    “我爺爺很喜歡我,很疼我。”小女孩說。

    說著,小女孩突然舉起了帶刺的藤蔓,對著那老頭“啪”地一聲,抽了下去。小女孩看上去只有三四歲,可是她在用藤蔓抽那老頭的時候,那力道跟一個正值壯年的漢子差不多。

    在抽那一下的時候,小女孩的臉是扭曲著的,帶著狠勁,還帶著憤怒,像是恨不得要把她爺爺的皮給扒了一樣,沒有一丁點兒的可愛與天真。

    “我要打死我爺爺,打死他!”小女孩在抽完之后,惡狠狠地來了這么一句。

    我沒搞懂,小女孩這是個什么意思。

    “你為什么要打死他?”我問。

    “你一會兒就知道了,等會兒你會變成我這樣,誰要是對你好,你就會用這種帶刺的藤蔓抽誰!到時候,你肯定會抽你身邊這女人,會有一種要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的**。你每折磨她一次,你的心里就會痛快一分,但是,在痛快之后,你立馬又會受折磨。要想免掉那折磨,你必須再抽她。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你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你把你心愛的女人活活抽死。”小女孩說。

    “什么亂七八糟的?”雖然小女孩說得很詳盡,但我還是沒太弄明白。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有一股臭臭的味道,你聞到了嗎?”小女孩問我。

    我用鼻子嗅了嗅,是有一股臭臭的味道,那味道不算濃烈,還有些淡,要不是剛才我大吸了那么兩口氣,還真聞不出來。

    “聞到了。”我說。

    “聞到了啊!那你中毒了,一會兒你就像我打我爺爺這樣打你的女朋友了。”小女孩說著,往角落上指了指,說:“帶刺的藤蔓就在那里,一會兒你就用那個抽那女人吧!要不然,你會被折磨死的。”

    小女孩雖然說得像是真的一樣,可我沒有一丁點兒中毒了的感覺。

    “什么毒啊?”我問。小女孩都說我中毒了,到底是中的什么毒,我總得搞清楚吧!

    “恨親毒。這毒是從尸體里提煉出來的,還在試驗階段。誰要是中了這毒,就會痛恨自己最親的人,就會想折磨他。只有在把親人折磨死之后,這恨親毒的毒性才會過去。”小女孩說。

    恨親毒,聽上去好像很牛逼的樣子。要真有這種毒藥存在,那可真就得天下大亂了。眼前這個小女孩,并不是個人,只是一只小鬼。她用那帶刺的藤蔓抽打她最親的爺爺,絕對是受了白三爺控制。

    白三爺是個養尸人,控鬼術他肯定是會的。所以呢,小女孩說的這一番話,雖然玄乎,但我并不怎么擔心。

    “白三爺,你就別再躲著藏著了,弄個小女孩出來,你有意思嗎?”我說。

    說完這話之后,我突然感覺我背上很癢,我用手去撓了撓,可卻越撓越癢。慢慢的,我全身都癢起來了。

    “好癢啊!”我對著柳雨婷說道。就在我的眼睛看到柳雨婷的時候,我身上突然變得更癢了,而且,我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就竄出了一股無名火。

    “你怎么了?”柳雨婷一邊幫我撓癢,一邊關切的問我。

    我在看到柳雨婷那關切的眼神之后,突然有一種想抽她的沖動。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真是中了那恨親毒,這世上莫非真有那么變態的毒藥存在?

    雖然全身發癢,但我的理智還在,我控制住了自己,沒有動手去抽柳雨婷。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