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6章:老人的哭聲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6章:老人的哭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既然是去找白三爺,我們理所當然地去了楊柳村。[燃^文^書庫][www].[774][buy].[com]白三爺的家,我們之前是去過一次的。因此,這次到了楊柳村之后,我們直接向著白三爺的宅子去了。

    “你們進過白三爺家?”剛一走到白三爺的家門口,呂濤便拉著我問了一句。

    “進過啊!”我說。

    “他是養尸的,家里應該有古怪吧!我們就這么貿然進去,不會有危險吧?”給我的感覺,呂濤好像有些害怕。

    呂濤只知道我們是市局的警察,并不知道我們對付鬼的手藝。因此,在進白三爺家之前,他感到害怕,那也是很正常的。

    “沒事的,白三爺雖然是個養尸的,但終究也只是個人啊!咱們三個,還怕他一個嗎?”我說。

    “白三爺的人倒是好對付,要是里面有鬼怎么辦?”呂濤問。

    “要不咱們去請個道士?”我故意逗了呂濤一句。

    “好,這樣穩妥一些。”呂濤居然同意了。他可是警察啊!在辦案的時候,居然想著去請道士,這也太丟咱們人民警察的臉了吧!

    柳雨婷曾經跟我說過,對于咱們警察來說,就算這世界上有鬼,我們也不能說出來。在辦這種靈異案子的時候,是絕對不能胡亂去請神棍幫忙的。要不然,也不會想著成立這么個專案組,把我這鬼醫給招進來。當然,要是真遇見了那種有本事的道士,只要其能通過政審,還是可以招進我們專案組的。

    “請什么道士?你一個大男人,還怕鬼嗎?”柳雨婷吼了呂濤一句。

    一聽柳雨婷這話,呂濤立馬就低下了頭,不敢說話了。就連鎮派出所的所長錢帆都怕柳雨婷,呂濤能不怕嗎?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不過,哥是個例外。雖然哥的官也比柳雨婷小很多,可她還是不會這么吼我的,就算她吼了,我也不會低下頭不說話的。

    “敲門吧!”柳雨婷對著呂濤說道。

    白三爺家的大門是關著的,需要敲上一敲,才能知道里面有沒有人。

    “嗯!”呂濤點了點頭,然后像古時那些裹著三寸金蓮的小腳女人一樣,邁著極小的步子,慢慢地向著那大門去了。

    每走兩步,呂濤還會很不安地回頭看一眼。呂濤的每一步,都是走得戰戰兢兢的,看得出來,他很害怕。

    從之前的接觸來看,呂濤可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沒想到,一個他從未見過面的白三爺,能讓他怕到這個份上,居然連去敲敲白三爺家的大門,他都不敢。

    “要不我去吧!”看呂濤那樣子,我估計就算再給他五分鐘,他也敲不開白三爺家的門,我不想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

    “就讓他敲!要是連個門都不敢敲,還配做警察嗎?”柳雨婷說。

    雖然柳雨婷有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嫌疑,但呂濤畢竟是個警察,柳雨婷還想提拔他當所長。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要是他真的連這門都不敢敲,那所長的位置,可就真不能交給他了。

    “有人嗎?”呂濤鼓足了勇氣,喊了一聲。不過,他那聲音跟蚊子叫差不多,我離他也就四五米遠,都沒怎么聽清。

    呂濤只是喊了這么一聲,他本來是把手伸向了那門的,可是卻沒有敲下去。

    “為什么不敲門啊?”柳雨婷很不滿地問了呂濤一句。

    我也沒搞懂,呂濤這是怎么了,手都已經舉起來了,居然硬是沒往那門上敲。

    “我聽說白三爺的尸毒很厲害,要是沾上了,就無藥可治了,會全身潰爛而死,我怕他這門上有尸毒。”呂濤戰戰兢兢地說,一邊說,他還一邊把身子往后退。

    “爛泥扶不上墻!”柳雨婷沒好氣地說了呂濤一句,然后大步走到了門邊。

    “咚!咚!咚!”柳雨婷用她那粉嫩的鐵拳敲起了門,她一邊敲還一邊喊:“白三爺在不在家?”

    什么叫女漢子?這就是女漢子。在欣賞了柳雨婷如此爺們的行為之后,呂濤立馬就有些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兄弟啊!本來你有個升官的好機會,可惜你自己把它放跑了。”我拍了拍呂濤的肩,意味深長地跟他說了一句。

    “你先回去吧!呂濤。這邊的事暫時不需要你了。”柳雨婷就是這么個性格,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沒有用的人,她是不會帶著的。

    “我還是留下吧!一會兒要是有什么臟活、累活,讓我來干。我不會再害怕了,你們往哪兒指,我就往哪兒沖,絕不會再像剛才那樣當慫包了。”呂濤也不算是太傻<!--中间广告位置-->,沒有聽柳雨婷的氣話,直接就走了,而是倔強地留了下來。這樣,他至少還有重新證明自己的機會。

    我很清楚,呂濤非要留下,跟剛才我跟他說的那句話有關。這世上,只要是個人,都會想著升官。

    “那你就跟著吧!”柳雨婷冷冰冰地說了一句。

    “白三爺,你要不在,我們可就破門而入了啊!”柳雨婷已經喊了好多聲了,白三爺家的大門還是沒有開,屋里也沒什么動靜。因此,我便幫柳雨婷吼了這么一嗓子。

    “咚!”

    我這一嗓子剛一喊完,呂濤那家伙不知從哪里弄來了一根大木棒,抱著就對著那大門撞了過去。

    “咔嚓!”

    還別說,呂濤這家伙的力氣還挺大的,他就這么一下,就把那門閂給撞斷了,大門也應聲開了。

    “誰叫你撞門的?”柳雨婷瞪著呂濤,那眼神是兇巴巴的。柳雨婷看呂濤的那種兇,是領導對下屬的兇,跟對我的那兇是不一樣的。她對我的兇,在那兇巴巴的外表下面,滿滿的都是柔情。

    “夏警官說的,他說要破門而入。”呂濤的反應還真快,這么就把我拉來墊背來了。

    “是你說的嗎?”柳雨婷問我。

    剛才是個什么情況,柳雨婷絕對是看清楚了的,她這么問我,無非是想給呂濤一個臺階下。

    “是我說的。”背黑鍋又不是第一次了,多背一個又何妨。

    “要是一會兒白三爺要我們賠門,你自己賠啊!局里是不會賠的。”柳雨婷說。

    我有一種被坑的感覺,看來這爛好人不能當啊!黑鍋也是不能亂背的啊!

    “門是我撞爛的,就算要賠,那也應該我賠,跟夏警官沒關系!”呂濤說。

    真男人啊!呂濤現在這個樣子,才算是真男人嘛!這還真是,患難見真情,破財見真男人啊!

    “進去吧!看樣子白三爺沒在家里,我們先進去看看,看他家里有沒有什么線索?”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一說完,呂濤立馬就走在了前面,率先進了屋。短短幾分鐘時間,這個呂濤,和之前那個門都不敢敲的呂濤,真是判若兩人啊!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故人誠不欺我啊!

    白三爺的屋子里是黑漆漆的,我打開了手電,四處照了照,奇跡般地發現,白三爺的家里居然沒有通電。那桌上擺著一盞油燈,看樣子是用來照明的。

    我走到了那油燈的邊上,聞了聞,發現那油燈里的油好臭,應該是尸油。

    “我們別用手電了,用這油燈吧!”我說。

    白三爺用尸油燈,絕對有用尸油燈的道理。因此,我很好奇,想試試看,點燃了尸油燈之后,會不會出現些什么。

    呂濤把打火機遞了過來,看樣子,他是不敢點那尸油燈,想讓我點。

    雖然我的傷還沒有好完全,但柳雨婷還在呢!點個尸油燈什么的,也出不了大亂子,最多也就冒幾只小鬼出來,能對付得了。

    “啪嗒!”

    我打燃了打火機,點燃了那尸油燈。

    尸油燈的火焰,是火紅火紅的。在那火焰的頂端,飄著一股黑煙。那黑煙很濃,就算是在這有些昏暗的屋子里,也顯得是那么的明顯,就像用黑筆在一張白紙上畫出的線條一樣。

    “嗚嗚嗚……”

    有哭聲傳來,這哭聲是老人的哭聲,中氣有些不足,一抽一抽的。

    這時候,我的身后傳來了“咯咯咯”的聲音,那聲音是牙齒碰撞發出來的。

    “有僵尸!”

    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我立馬轉了身,發現我身后站著的不是僵尸,是呂濤,那小子現在已經嚇得哆嗦起來了,因為驚恐,上下牙來回碰著,咯咯咯咯的。

    “不至于吧!不就一老人在哭嗎?有必要害怕成這個樣子嗎?”我拍了拍呂濤的肩膀,說。

    我這么一拍,呂濤的情緒稍微平靜一些了,身子也抖得沒那么厲害了。

    “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吧!像你這樣,會影響我們辦案的。”柳雨婷說。

    “好,我在村子里等你們。”在說完了這句之后,呂濤立馬就撒丫子跑了。

    這是什么情況,就聽到兩聲哭聲,連官都不當了。

    “哎!爛泥扶不上墻!”柳雨婷無語地嘆了一口氣。

    “他畢竟只是普通的民警,跟我們不一樣。”我還是很仗義地幫呂濤說了句好話。

    “這邊……這邊……”

    那老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