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5章:物歸原主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5章:物歸原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奎三是安平鎮的原住民,是個混混。[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后來不知道怎么的,他和縣里的某個大人物攀上了關系,混進了鎮派出所,當上了民警。在進了派出所之后,奎三成天不是打架斗毆,就是醉酒鬧事。可是,盡管這樣,他不但沒被開除,反而步步高升,不到兩年時間,便擠走了老所長,坐上了所長的位置。”呂濤一邊說著,一邊搖著腦袋。

    “以前的民警你還能聯系到嗎?派出所的工作必須立馬恢復正常,你現在就去聯系他們,讓他們立馬來派出所報道。”柳雨婷打斷了呂濤的話。

    過去的事畢竟已經過去了,就算要秋后算賬,那也得讓派出所恢復正常工作之后再來算。在處理這件事的時候,柳雨婷還是很冷靜的。

    “好!我這就去聯系他們。”呂濤說完,立馬便出門去了。

    鎮派出所的民警,一般都是鎮里的人,安平鎮也不會例外。因此,不過十來分鐘時間,呂濤便了三個人回來了。

    鎮派出所的事并不是很多,這幾個人已經勉強夠用了。在柳雨婷的主持下,派出所的工作立馬就恢復了正常。

    至于奎三他們幾個,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據我估計,他們應該是去搬救兵去了。

    “王大娘,你兒子失蹤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仔細給我們說說。”本來我們只是過路的,之所以管上了這檔子事,就是因為王大娘兒子失蹤。

    所以,在讓鎮派出所恢復正常之后,我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幫王大娘立案。

    “失蹤了一個星期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到哪里去了,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到他啊?”王大娘帶著哭腔向我們求助道。

    王大娘只知道徐大剛失蹤了,至于其它的線索,她是一點兒也提供不出來。

    “我們會盡力的,你先回去吧!你要是有什么新的消息,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告訴我們。”柳雨婷說。

    王大娘提供不出來線索,我們暫時也給不了她別的答復,只能讓她先回去。

    “那謝謝你們了啊!”王大娘是個很講道理的人,在我們幫她立了案之后,她沒有任何胡攪蠻纏的行為。

    “今天我算是見識到惡吏的威力了,王大娘這么個講道理的人,都能被逼成那樣,哎!”我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嘆屁個氣啊!干正事了。”柳雨婷白了我一眼,然后說:“你去把呂濤找來,他是安平鎮的人,白三爺的事,他應該知道一些。”

    我把呂濤叫進了辦公室,并把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白三爺你知道嗎?”柳雨婷直接開問了。還別說,這當起領導來,柳雨婷就是比我有范兒。

    “知道,聽說他養尸,住在楊柳村,不過我沒見過他。”呂濤說。

    “他的事,你知道多少?”柳雨婷接著問了一句。

    “我聽說,白三爺用活人養過尸,還害死過人。徐大剛的失蹤,有可能和他有關。”呂濤說。呂濤這話,絕對是深思熟慮之后說的,他說得很認真。

    “這是你猜的,還是有什么依據?”柳雨婷問。

    “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失蹤,徐大剛是個很孝順的人,因此,他要是自己去了什么地方,絕對是會跟王大娘說的。徐大剛是個大男人,又不會被人拐了賣去做小姐。根據我的了解,徐大剛也沒跟誰結過仇,所以不會有人害他。徐大剛也沒什么錢,謀財害命的可能也幾乎為零。因此,我覺得徐大剛的失蹤,多半和白三爺養尸有關。”呂濤說。

    “都給老子滾出來!”就在呂濤正跟我們分析案情的時候,奎三那家伙的聲音傳了出來。看來,奎三這家伙,是把他的救兵給搬來了。

    “先出去看看!”柳雨婷說著,便率先出了辦公室的門。

    在大門外的小院子里面,站了一大堆人。除了奎三和他手下的那些小混混,還有一個穿著警服的家伙。<!--中间广告位置-->

    “你們剛才不是很**嗎?都給老子過來,跪下給我認錯!”一見到我們,奎三就來了這么一句。

    那穿著警服的家伙,從他的肩章來看,應該是個二級警司。二級警司,也就是個派出所所長的級別。不過,之前我注意過了,奎三那家伙是沒有警銜的,因此他那個所長,算不上是正牌的。

    “你是誰?”柳雨婷沒有理會奎三,直接對著那二級警司問了一句。

    “我是安平鎮派出所的所長。”二級警司說。

    那家伙把這話一說完,我立馬就懵了。這是個什么情況?奎三不是說他是所長嗎?怎么又冒了個所長出來,這是鬧的哪一出?

    我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呂濤。

    “他叫錢帆,是安平鎮派出所的幕后所長。不過,他平時不會露面,派出所的事,一般都是由奎三負責。”呂濤解釋了一句。

    幕后所長?我只聽說過幕后老板,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幕后所長,這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你是所長?”柳雨婷看了一眼錢帆,然后指了指奎三,問:“那他呢?”

    “他是我們所的臨時工。”錢帆說。

    臨時工,果然是臨時工。我不得不承認,在錢帆說出臨時工三個字的時候,我一個沒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這些呢?”柳雨婷指了指奎三身邊的那些小混混。

    “不認識。”錢帆說。

    錢帆絕對是知道柳雨婷的身份了,不然他不會這樣的。不過,我不得不承認,錢帆這一招,確實玩得很秒。

    “一個臨時工,居然可以在鎮派出所一手遮天,你這個所長,當得很稱職嘛!”柳雨婷說。

    “奎三!我才出去半天,你居然就把所里搞得烏煙瘴氣的!你被開除了,不用再來所里上班了。”錢帆就這么就把這事給了了。

    “所里的民警呢?安平鎮派出所,不會就只有你一個光桿所長吧?”柳雨婷問。

    “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個民警,他們出去查案去了。就是因為人手不夠,所以所里才請了臨時工,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這是我用人失誤,我自己會去向組織匯報的。”錢帆說。

    “帆哥,你不是說好了要幫我出氣的嗎?怎么回事啊?”奎三大概是有些懵了,因此才會如此不合時宜地來了這么一句。

    “誰是你哥?派出所不是養混混的地方,給我滾!”錢帆罵了奎三一句。

    奎三很不滿地瞪了我和柳雨婷一眼,然后走到了呂濤的跟前。

    “你會付出代價的。”奎三這話,是對著呂濤說的。看他那樣子,似乎想在我和柳雨婷離開之后,找呂濤的麻煩。

    “錢所長,話我先給你放在這兒了。要是在我們離開后,呂濤出了什么事,我只找你,不找別人。”柳雨婷沒有搭理奎三,她很清楚,這里說話能算上數的,是錢帆。

    “你要敢胡來,老子抓你去坐號子!”錢帆明白柳雨婷的意思,趕緊吼了奎三一句,算是給他打了預防針。

    正牌所長回來了,我們也不能再繼續鳩占鵲巢了。至于呂濤,他早就被開除了,當然也不能繼續在派出所里辦案了。至于他叫回來的那幾位,也只能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了。

    在把鎮派出所交回給錢帆之后,柳雨婷對呂濤說:“我們要去查查白三爺的事,你跟我們一起吧!”

    “行!”呂濤畢竟是當過副所長的人,這點兒眼力見還是有的。他知道,柳雨婷現在沒有跟錢帆多做糾纏,那是因為有案子要辦。在辦完正事之后,該算的賬,柳雨婷肯定是不會落下的。

    雖然柳雨婷沒有說,但我有一種預感,柳雨婷讓呂濤跟我們一起去查案,目的是為了考驗他。要是呂濤通過了考驗,安平鎮派出所所長的位置,很可能就是他的了。

    以柳雨婷的背景與地位,要提攜一個稱職的所長,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