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3章:安平鎮派出所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3章:安平鎮派出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吳局長說到底也就只是一個副局長,咱們真就沒辦法動他嗎?”我輕輕攬過了柳雨婷的肩膀。[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能當上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人,背后可都是有人的。要只是一個吳局長,只要咱們拿到了證據,那就可以動。只是,吳局長不是一個人,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道理你應該是懂的,所以這事,咱們已經管不下來了。”柳雨婷說。

    “管不了就不管了吧!反正對于我們來說,這案子破不破也沒多大的影響。這不是我們沒查出案子的真相,而是我們查出來了,上面不讓我們把兇手捉拿歸案。”我說。

    “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喝酒,喝他個一醉方休!”說著,柳雨婷便又拉開了一罐啤酒,咕嚕咕嚕地就灌進了自己的嘴里。

    柳雨婷這丫頭,本來就沒怎么喝過酒,酒量不行。因此,在這罐啤酒灌下肚之后,柳雨婷就已經差不多了。

    柳雨婷倒在了我的懷里,安靜的睡著了,不吵也不鬧。不得不說,這丫頭的酒品還是很好的,在喝醉了之后,直接就睡了,也不給人添麻煩。

    我把柳雨婷抱到了床上,給她蓋上了被子,還拿毛巾來給她洗了把臉。

    “不許走,陪我!”我本來以為柳雨婷已經睡著了,因此在安頓好她之后,便出了臥室。哪知,我剛一走到臥室門口,柳雨婷突然喊了這么一句。

    “我先去幫你把餐桌收拾一下,一會兒來陪你。”我說。

    柳雨婷的家一直都很干凈,我可不想讓她第二天醒來之后,發現客廳亂糟糟的,到處都是易拉罐,餐桌上擺滿了殘羹剩菜。

    只用了十來分鐘,我便把客廳收拾干凈了。然后,我進了臥室。我只是想看看,柳雨婷睡著了沒有,要是她睡著了,我就可以回去了。

    “不許走,我不要一個人。”柳雨婷的眼睛是閉著的,也不知道她這是醉得睜不開眼了,還是在說夢話。

    不過,不管怎么樣,我都不能就這么走了。我走了過去,坐在了床邊。剛一坐下,柳雨婷便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緊緊地捏在了她的手心里。

    捏住我的手之后,柳雨婷便不再說話了,甚至還輕聲地打起了呼嚕,像是睡著了。

    現在我也很困,想睡覺。因此,我試著抽了抽手,結果柳雨婷捏得實在是太緊了,我抽不出來。其實,我要是硬抽,肯定還是能抽出來的,只是,我怕動作太大,把柳雨婷給驚醒了。

    抽不出手,我就走不了了,我只能斜靠在了床頭上,閉上了眼睛。雖然說是坐著的,但因為柳雨婷捏著我的手,我還是感覺很溫馨。因此,沒多久,我便糊里糊涂地睡著了。

    第二天,在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竟然是睡在柳雨婷的床上的,我身上還蓋著被子。我的外套,被放在了床頭柜上。我的褲子也被脫了,不過我里面穿的那條短褲還在。

    至于柳雨婷,我沒看到她,不知道她去哪兒去了。

    “起床沒有?吃早餐啦!”就在我正穿褲子的時候,柳雨婷進來了。

    “是你把我弄到床上的嗎?”我問。

    “廢話,除了姐姐,誰還會這么疼你啊?”柳雨婷瞪了我一眼。

    “我的褲子也是你脫的嗎?”本來我是不想問這個問題的,可我還是一個沒忍住,問了出來。

    “你睡得跟個死豬一樣,叫都叫不醒,姐姐只能代勞了。”柳雨婷說著,把外套給我遞了過來,說:“你放心,姐姐沒有偷看你。你那短褲這么保守,里面的東西,姐姐一點兒也沒看到。”

    柳雨婷這話說得,那是要多自然就有多自然,一點兒害羞的味道都沒有。哎!看來我這個小處男,在她那里還嫩了一點兒啊!

    雖說在柳雨婷的床上睡了一夜,但有一點我還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和柳雨婷還是清白的,我們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

    早餐是柳雨婷去樓下買的包子,另外還有她用豆漿機打的豆漿。那包子的味道很一般,豆漿的味道很好,可以跟小時候我媽用石磨磨出來的豆漿媲美了。

    “這豆漿真好喝!”我由衷地贊了一句。

    “喜歡喝嗎?要你喜歡,以后姐姐天天都給你做。”柳雨婷說。

    “你是說,以后我每天都住你家里?”這幸福來得太突然了,突然得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姐姐的意思是,以后姐姐,每天給你帶一杯豆漿去辦<!--中间广告位置-->公室!”柳雨婷說著,用手指頭在我的額頭上摁了一下。

    嵐菲和巫婆婆那兩個案子結束之后,專案組又沒有案子了,我和柳雨婷又過上了那閑得無聊的日子了。

    我這人是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讓我閑著,那當然也是閑不住的。

    “要不咱們去楊柳村看看?”我問過柳雨婷了,蔣瘋子現在我們是提審不了的。知道尸體爆炸案情況的,我們能調查的人,現在只有白三爺一個了。因此,我想去楊柳村撞撞運氣,看能不能找到白三爺。

    “你對尸體爆炸案還是沒有死心?”柳雨婷笑吟吟地問我。

    “能死心嗎?咱們動不了姓吳的,那是因為現在證據還不夠充分。只要我們掌握了鐵證,哪怕他的后臺再大,也保不了他!”我說。現在都是社會主義社會了,又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我就不相信,在鐵證面前,還有人能只手遮天。

    “你真是這么想的?你真不怕捅了馬蜂窩?”柳雨婷問我。

    “人死卵朝天,重慶崽兒就沒有怕事的!老子就不信,這邪還能勝正了!要是在咱們公安系統里,邪都能勝正了,這破警察也沒什么當頭了。你就跟哥一起辭職不干,咱們一起去捉鬼除妖,懸壺濟世吧!”我這真不是開玩笑的,我心里真是這么想的。

    反正哥當警察也是捉鬼除妖,跟當赤腳醫生所干的事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當赤腳醫生,哥掙不了幾個錢,連養活自己都有問題。當警察嘛!雖然不能開豪車,住豪宅,但是小康還是沒有問題的。

    “好!姐姐陪你!”在這種大是大非的時候,柳雨婷總是這么的給力。

    說好之后,我和柳雨婷立馬就開車向楊柳村去了。楊柳村屬于安平鎮,我們在路過鎮上的時候,發現鎮派出所的門口圍了一大堆人。

    “怎么這么多人啊?是出了什么事嗎?”中國人都愛湊熱鬧,我也不能免俗。加上我本來就是個警察,這派出所門口的熱鬧,我當然就更感興趣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就打開了車門,下了車。

    柳雨婷不但沒有阻止我,還跟我一起下了車,看來,她也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人。

    人群當中,有一個老大娘。那老大娘跪在地上,面朝著派出所的大門,在她的身前,有一張白紙,那白紙用紅墨水寫了一個大大的“冤”字。

    “這是怎么回事啊?”我對著身邊看熱鬧的人問了一句。

    “王大娘的兒子徐大剛失蹤了,她來派出所報案,派出所的警察不理她。因此,她就在這里鬧,都鬧了大半天了。”

    “大娘,你有什么事,跟我說說吧!看我能不能幫幫你。”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扶起了正在痛哭流涕的王大娘。

    “我兒子失蹤了,他們不管,不去幫我找。他們要再不去,我兒子就活不了了啊!”王大娘一邊抽泣著,一邊說。

    “我們陪你進去報案,他們會管的。”柳雨婷說著,給我遞了一個眼神。

    這鄉鎮派出所的民警,不會這么沒素質吧?人失蹤了,那可是大案子啊!

    能不管嗎?這事,不僅激發出了我的同情心,還激發出了我的好奇心。我倒要看看,這安平鎮派出所的民警,到底是怎么個瀆職失職的?

    我和柳雨婷一起,扶著王大娘進了派出所。我們剛一跨進那大門口,便有一個身穿警服的家伙擋在了我們面前。

    “干什么的?”那家伙問。

    那家伙問話的語氣,是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一點兒為人民服務的味道都沒有。

    “你說干什么?來派出所,當然是來報案的啊!莫非還來拜碼頭,找你喝酒套近乎嗎?”我說。

    “出去!”那家伙大概是被我惹毛了,居然吼了這么一嗓子。

    他這一嗓子,不僅讓我愣住了,也把柳雨婷給搞得一愣一愣的了。要知道,就算是市公安局的局長,也沒有他這么大的口氣啊!

    “你說出去就出去嗎?派出所是你家開的?”柳雨婷一把推開了那小子。

    柳雨婷是練過的,那小子雖然穿著警服,但卻是個豁飄。因此,柳雨婷只是那么輕輕地一推,便把那小子給推翻到了地上。

    “襲警了啊!襲警了啊!”我以為那小子會站起來對我們動手呢!沒想到他居然這么吼了起來。

    他這么一吼,柳雨婷也不顧點兒形象,居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沒有柳雨婷那么夸張,只是抿著嘴在偷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