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0章:吳局長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20章:吳局長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巫婆婆死了,我們的手里,又多了一起命案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柳雨婷說。

    “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們剛查到巫婆婆這里,巫婆婆就死了。由此看來,嵐菲這案子,并不是那么的簡單啊!”我說。

    “你的意思是,巫婆婆的死,是有人在滅口?”柳雨婷問。

    “我也不太好說,不過有這種可能。”我說。

    “還是先給局里打個電話,讓局里派人來現場看看吧!”柳雨婷說著,便往局里打了電話。

    很快,局里的人便來了。局里的法醫在大致檢查了一下巫婆婆的尸體之后,說她是中毒死的。至于那一半變黑的臉,就是因為中毒的原因引起的。

    在把巫婆婆的尸體運回去之后,局里的法醫做了詳細的尸檢。雖然局里把能用的儀器都用了,可還是沒能檢測出巫婆婆到底是中了什么毒。

    因為是我們專案組查到巫婆婆那里去的,而且巫婆婆是在我們查她的時候中毒身亡的。所以,巫婆婆中毒身亡這個案子,理所當然地交到了我們專案組的手里。

    “有想法嗎?巫婆婆這個案子怎么查?”柳雨婷問我。

    “既然巫婆婆是中毒死的,那我們就從那所中之毒開始查啊!我們先得弄清楚巫婆婆到底是中了什么毒,然后再追查那毒的來源。”我說。

    “那毒不是一般的毒,局里把各種儀器都用了,也沒能把那毒的成分給檢測出來。”柳雨婷說。

    “公安局的儀器,能檢查出來的毒都是明面上的那些毒,像尸毒這種跟鬼怪有關的毒,是檢測不出來的。”我說。

    “你是說,巫婆婆是中的尸毒?”柳雨婷問我。

    “雖然我不敢肯定,單從她的中毒表現來看,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我說。

    “尸毒?這會不會和尸體爆炸案有關?”柳雨婷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有可能有關,有可能沒關。我在想,嵐菲的死,還不會也和尸毒有關?”我說。

    “嵐菲的死不會是中毒吧!法醫當時是檢驗過的,沒有中毒的表現,她的身上,也沒有什么地方是變黑了的。”柳雨婷說。

    “你親眼看過?”我問。尸體爆炸案,把軍方都扯進來了,因此,我也不敢肯定,局里面的人,個個都是清白的。因此,我順口來了這么一句。

    “你是懷疑在嵐菲的死上,局里有人動手腳?”柳雨婷說。

    “要沒有人動手腳,這個案子本來都已經結了,還用得著翻出來再查嗎?而且,這案子早不翻出來,晚不翻出來,偏偏在我們草草把尸體爆炸案了結了的時候翻出來,你覺得這難道就真的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嗎?”我說。

    “你小子有長進了啊!這個都能想到。”柳雨婷很滿意地對著我點了點頭。

    “我又不是傻子,要連這個都想不出來,我以后還怎么在你手底下混啊?”我說。

    “那你說說,我們接下來該從哪里往下查?”柳雨婷問我。

    “我感覺那可兒可能知道一些信息,因此我們可以再去見見她。”我說。上次跟可兒見面,我感覺她有些話沒有跟我們說,因此,我覺得有必要再去見她一次。

    我們再次約了可兒,可兒很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一約,她立馬就答應跟我們見面了。這次的見面地點,仍是在可兒的家里。

    “嵐菲的死,你有沒有發現什么異常,比如她有沒有中毒的表現什么的?”我直接把我想問的問題給問了出來。

    “嵐菲出事后,我去看過她。當時她是躺在冰棺里的,那冰棺上蓋著一塊黑布。我在揭開那黑布跟她道別的時候,發現她的臉,有一半邊是黑的。至于她的臉為什么會是黑的,我也不清楚。”可兒說。

    “別的呢?還有別的線索沒有?”我問。

    “別的我就不知道了。當時我也覺得嵐菲的死不正常,可是后來公安局查了半天,說嵐菲是猝死的,這事也就過了。”可兒說。

    “嵐菲有沒有得罪什么人?”我問。

    “沒有。”可兒說。

    “她的家人呢?”我聽柳雨婷說過,嵐菲是一個人住在市里,就在她的遺體火化之后,她的家人都沒有出現。

    “我也不知道,她一直是一個人。”可兒說。

    “她男朋友呢?”嵐菲沒有結婚,這個我知道。不過,我看過她的照片,她長得挺漂亮的,不像是沒有男朋友的人。

    <!--中间广告位置-->“這個跟嵐菲的死有關系嗎?”可兒問。

    從可兒這話來看,我敢肯定,嵐菲肯定是有男朋友的。只是,可兒好像不太愿意說出來。

    “或許我們能從她男朋友的身上找到線索。”我說。

    “我只知道她男朋友姓吳,好是個局長。”可兒說。

    局長?能當上局長的人,少說也得四十好幾了,肯定已經成家了。可兒這話一說,我立馬就明白了,嵐菲原來是個小三。

    在告訴了我們這些信息之后,可兒也沒有別的信息告訴我們了。

    從可兒家里離開之后,柳雨婷告訴我說,那吳局長她知道,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之前她也聽說過,吳局長養得有小三,不過她沒想到的是,那小三居然就是嵐菲。

    嵐菲的死,和吳局長會不會有關系呢?這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要可兒說的是真的,從嵐菲的尸體上,很容易便可以看出來,她是中毒死的。公安局的警察,不可能全都這么大意,連這么明顯的中毒癥狀都看不出來。因此,嵐菲的死因,多半是被那吳局長,用自己的權利給遮住了。

    “那吳局長好動嗎?”我問柳雨婷。這個案子,我覺得已經很清晰了,并不復雜,只要把那吳局長抓來審審,便什么都清楚了。

    “你想干什么?”柳雨婷問我。

    “那吳局長很有嫌疑啊!我們把他抓來審審不就清楚了。”我說。都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局長有嫌疑,那也是應該接受審問的啊!

    “他可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是你說審就能審的嗎?”柳雨婷說。

    “蔡晨不也是副局長嗎?我看凡是當上了副局長的人,多半都不是好人。在咱們國家,犯事的都是副的,就沒一個是正的。正的那可都是兩袖清風、義薄云天,不僅經得起歷史的風吹雨打,還經得起黨和人民的考驗。”我最煩的就是這種官本位的思想了,不就一破局長么,明明就有嫌疑,還不讓人審了。

    “聽你這語氣,你好像對局里很不滿啊!”柳雨婷笑吟吟地看著我說。

    “我能滿意嗎?自從我當上警察之后,查的案子,最后都查到警察的頭上了。我就覺得吧!警察什么的都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把所有的警察都給干掉,就沒有人再犯案了。”我說。

    “乖!不許生氣哦!咱們警察隊伍里是有壞人,可大部分都是好人啊!你看姐姐就是個好人嘛!至于那吳局長,要他真的是犯了事,早晚有一天,他會步蔡晨的后塵的。”柳雨婷一邊說著,一邊用手輕輕地拍著我的背。

    我就沒搞明白,大家都是年輕人,為什么我就這么憤青,而柳雨婷卻表現得這么淡然。

    “你難道不覺得這很讓人氣憤嗎?”我問柳雨婷。

    “習慣就好了。有些事,在我們無能為力的時候,只能選擇等。”柳雨婷說。

    “等?這么等下去,那得等到何年何月啊?”我說。

    “不等,你有什么好的辦法嗎?”柳雨婷問我。

    “是不是只要沒有證據,我們就動不了吳局長?”我問。

    “是這樣的。他畢竟是局長,要想動他,必須得有證據,而且還得是充足的證據。”柳雨婷說。

    “你找得到吳局長他家嗎?”我問。

    “你想干什么?”柳雨婷狐疑地看著我,問:“你不會是要入室盜竊,去吳局長家里找證據吧?”

    “你說的這個倒是個好主意,不過他既然是副局長,那么他的反偵察能力肯定很強,不會那么傻逼地把證據留在自己家里的。因此,我要是去他家里偷,不僅什么都偷不到,反而還會給自己弄個入室盜竊的罪名。那樣,我可就虧大發了。”我說。

    “那你想怎么樣?”柳雨婷問。

    “我只是想審審吳局長。要是審出來,是他干的,那咱們就根據審訊出的線索去找他的罪證;要不是他干的,我們也就沒必要再在他的身上浪費精力了。”我說。

    “怎么審?你是想把吳局長抓審訊室里面去審嗎?”柳雨婷問。

    “要能這樣,那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不過,你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咱們沒法這樣做。因此,咱們只能換一種審訊方法。”我說。

    “到底怎么審,快說!”柳雨婷兇巴巴地瞪著我,一點兒也不溫柔。

    “你需要做的,就是告訴我吳局長住在哪里。至于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去辦了。對了,你得跟楊二娃聯系一下,要沒有他的幫助,我打不開吳局長家的房門。”我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