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9章:半張臉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9章:半張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巫婆婆就在屋子里,我們一進屋便看到她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巫婆婆坐在一把小竹椅上,用手搖著一把蒲扇。

    其實,今天并不熱,巫婆婆這屋里,因為是老房子的緣故,還有些陰冷。因此,她坐在那里搖著蒲扇,讓我感覺有些奇怪。我也不知道,巫婆婆這是要干什么?

    “巫婆婆。”我喊了一聲。

    巫婆婆白了我一眼,說:“你們進我屋干什么?”

    “我們只是想問一下,關于嵐菲收養的那只黑貓的事。”我說。

    “我不記得了。”巫婆婆生硬地回了我一句,然后便不再說話了。

    在巫婆婆這里問了半天,什么都沒能問出來。因為手里并沒有巫婆婆的任何證據,所以我們只能就此罷了,從巫婆婆的家里離開了。

    嵐菲的死,本來就不是一個什么大案,而且這個案子已經是結了的。所以,查了半天沒能查到線索,柳雨婷也不著急。柳雨婷不急,我當然就更不急了。

    “想知道巫婆婆的秘密嗎?”

    這天,我正躺在寢室的床上數綿羊,手機突然收到了這么一條短信。這短信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從這風格來看,很像是玲兒發的。

    玲兒消失了有一段時間了,她怎么突然又出現了。雖然我不知道玲兒的出現是好還是壞,但是,我還是回了一個短信過去。

    “想知道。”

    我回了三個字過去,我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已經關機了,會不會突然跟我玩消失。

    過了一會兒,我的手機又響了。這一次,還是那個號碼給我發來的短信。

    “你明晚偷偷去巫婆婆的家里看看吧!可以帶上你的麻辣警花。”

    我立馬給那號碼打了個電話過去,對方關機了,我再發短信,那號碼也不回了。

    “我收到條短信,那人說明晚去巫婆婆家里能發現線索,我們去嗎?”說著,我便把手機遞給了柳雨婷,讓她看上面的短信。

    柳雨婷拿過手機看了一會兒,問我:“你是怎么個想法?”

    “你是老大,我聽你的。”我說。

    “這么乖?”柳雨婷對著我微微笑了笑,說:“你是怕我不同意去,所以才故意表現得這么乖的吧?”

    “到底去不去,給個痛快話!”我說。

    到目前為止,我還不太清楚,柳雨婷對嵐菲這個算不上是案子的案子的態度。這個案子,從柳雨婷給我的感覺來說,她好像并不是特別的上心。

    “我無所謂,你想去就去唄。”柳雨婷很淡漠地回了我一句。

    “你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想查這個案子了嗎?”我問。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老感覺查這個案子就是在浪費時間。那嵐菲的死,或許就只是個意外,沒什么好查的。”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把我說得一愣一愣的,我愣是沒有搞明白,她這到底是個什么意思。

    “你這是什么意思啊?”我問。我覺得柳雨婷有什么事瞞著我,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但沒有跟我講。

    “我們專案組讓人盯上了,現在是有些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把我們給拔了。”柳雨婷說。

    “你能說明白點兒嗎?”柳雨婷越說,我感覺自己越糊涂了。

    “這個案子,很可能是有人給我們專案組下的套。其目的,就是想讓我們專案組永遠都破不了這個案子,一直耗在這個案子上。專案組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要是我們手里的這個案子沒有破,上面是不會再把別的案子交到我們手上的。”柳雨婷說。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故意把這個案子交給我們專案組,其目的是阻止我們插手別的案件?”我說。

    “嗯!”柳雨婷點了點頭,說。

    “還有別的案件嗎?我怎么沒聽你說過啊?”我問。

    “暫時沒有。不過,上次那尸體爆炸案,我們并沒有完全搞清楚。本來,我是想繼續查查的,不過現在接了這么個案子,我們是沒法分心去查了。”柳雨婷說。

    “這有什么不能分心的。既然你都說這個案子沒意義,那我們就接著去查那尸體爆炸案唄!反正又沒有人能管到我們。”我說。

    “你想得太簡單了,自從接手這個案子后,上面每隔一兩天就會問我進展。在以前,上面從沒把我逼得這么緊過。照說,這個案子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因此我真的有些搞不懂,上面為什么會把我們逼得這么緊。”柳雨婷說。

    “上面一直催你,你怎么之前沒跟我說過啊<!--中间广告位置-->?”我問。

    “這種事,跟你說了有用嗎?”柳雨婷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

    “至少在說了之后,我能幫你出出主意啊!”我說。

    “出什么主意?你別看我們專案組在局里的地位提升了,其實我們現在是耗子鉆風箱——兩頭受氣。”柳雨婷說。

    “要不咱們還是去巫婆婆那里看看,說不定能發現點什么線索呢?再說,我們在嵐菲的家里,不是發現了一些古怪嗎?這些古怪,未必就跟那尸體爆炸案沒有關系。”我說。

    我這番話,還真不是胡謅的。在去嵐菲的家之前,我不覺得她的死亡有什么,但是在見過那紙黑貓之后,我已經可以肯定,她的死亡沒這么簡單了。

    “行!你想去咱們就去吧!”柳雨婷說。

    第二天晚上,我和柳雨婷一起去了巫婆婆家里。到巫婆婆家門口的時候,我發現她家的大門是大開著的。

    “沒有關門?”我看了一眼那大門,說。

    “我感覺不正常。”柳雨婷回了我一句。

    “要不我先進去看看?”這門大開著,頗有些空城計的味道。因此,我想自己先進去看看,讓柳雨婷暫時留在外面。

    “一起進去吧!”柳雨婷說。

    說著,柳雨婷便率先跨進了那大門。

    這屋里黑黢黢的,雖說算不上伸手不見五指,但是能見度也就只有一兩米的樣子。我們是偷偷進來的,也不能把手電筒給打開。我怕柳雨婷感到害怕,便牽起了她的手,這樣,她應該就不會感到害怕了。

    “你怕啊!沒事兒,姐姐在呢!姐姐會保護你的。”柳雨婷淡淡地跟我說了一句,然后緊緊地捏住了我的手。就像遭遇危險的時候,媽媽緊緊捏著自己孩子的手一樣。

    “我是怕你害怕好不好?”雖然被女神保護著是一件很甜蜜的事,但哥丟不下這面子啊!

    “姐姐不怕!”說著,柳雨婷便把手給松開了。

    這地方這么黑,要是不把柳雨婷的手拉著,我真是不放心她。

    “我怕,還是牽著我吧!”為了把柳雨婷留在我的安全范圍之內,我只能在嘴上服軟了。

    “這才乖嘛!”柳雨婷很滿意地說了一句,然后重新牽起了我的手。

    我們在屋里漫無目的地走了一陣,突然,我發現前面有一點微弱的光亮。那是燭光,燃著的是一支白蠟燭。

    “過去看看?”我附在柳雨婷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嗯!”柳雨婷點了點頭。

    這屋里是沒有風的,可那白蠟燭上燃著的小火苗,卻是在那里左右搖晃著,像是有風在吹一般。

    小火苗每搖晃一下,那火就會小一些,在小到幾乎就要熄滅的時候,那火突然又旺了起來。

    我牽著柳雨婷的手,慢慢地走向了那白蠟燭。白蠟燭是放在一張陳舊的,刷著黑漆的木桌子上的,那木桌子上的油漆已經掉了不少了,顯得很斑駁。

    在那白蠟燭的旁邊,放著一張相片,那相片是黑白的,跟遺像一般大小。借著那微弱的燭光,我能勉強看清那相片上的半張臉。

    那相片上是一個老太太的頭像,不過只有半張臉。雖然這臉只有半張,但我也看得出來,這臉就是那巫婆婆的。

    柳雨婷看了一眼那相片,然后看向了我。

    “這是怎么回事啊?”柳雨婷問我。

    “不知道。”我說。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看一眼這相片,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啊!要是我有這本事,查案子的時候,我還需要像現在這樣大費周折么。我去案發現場看一眼,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么。

    這時,柳雨婷突然用手指指了指左前方,我順著柳雨婷的手指頭看了過去,發現那地方放著一口黑色的棺材。

    “過去看看。”我說。

    這口棺材是新的,白蠟燭的燭光印在棺材的油漆上,那也是閃閃發亮的。棺材的蓋子是蓋著的,就這么看上去,也看不到里面。

    “要不要把棺材蓋打開看一下啊?”柳雨婷問我。

    “打開吧!”我說。說著,我便把手放到了棺材蓋上面。

    那棺材蓋很輕,“嘩啦”一下便被我給推開了。

    在推開棺材蓋之后,我發現那棺材里躺著一具尸體。這尸體不是別人,正是那巫婆婆。巫婆婆的臉,有一半是正常尸體的那種慘白色,另一半,則是黑黢黢的,那顏色就跟煤炭的顏色一樣。

    半張臉的照片,巫婆婆的一半臉是黑色,這到底有什么聯系?還有,巫婆婆前幾天還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