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5章:平靜的死亡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5章:平靜的死亡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破了尸體爆炸案,市局為了表揚我們,給我們專案組配了一輛三菱越野車,之前那輛破桑塔納,局里也沒有收回去。[燃^文^書庫][www].[774][buy].[com]這樣,咱們專案組就有兩輛車可以用了。

    “以后你單獨出去的時候就開桑塔納,這越野車歸我開。”車剛一到手,柳雨婷便要跟我搶。

    “憑什么啊?”我問。

    “就憑我是你姐姐,還是你的領導。你有見過組長開桑塔納,副組長開越野車的嗎?”柳雨婷不僅用官大來壓我,還用姐姐這個我根本就沒有認可的身份來壓我。

    不過,俗話說得好,好男不跟女斗。反正每次開車出去,都是和柳雨婷一起的,她又不讓我公車私用。因此,她說的這個,對我使用越野車并沒有什么影響。

    “好男不跟女斗,懶得跟你扯。”我說。

    “尸體爆炸案就這么破了,你甘心嗎?”柳雨婷問。

    “甘心能怎樣,不甘心又能怎樣?你不都說了嗎?我們沒有繼續查下去的能力,所謂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以我們的本事,只能把這案子查成這樣,那就暫且查成這樣吧!”我說。

    進公安局這么久了,雖然對于為官之道我還只是個門外漢,但是,我還是多多少少的明白了一些在局子里做事的道理。

    說到底,我只是一個警察,有些事,我就算拼了命去做,那也做不成。尸體爆炸案,柳雨婷都不敢往下查,我有什么能力往下繼續深究。

    作為一個警察,真相很重要,但有的時候,只能把真相藏在心中。

    不過,這個案子,我不會就這么算了的。我會把它一直放在我的心里,等我日后羽翼豐滿了,我會繼續查的。現在,我只能隨波逐流,先求自保。

    “這是你真實的想法?”柳雨婷見我陷入了沉思,半天沒有說話,因此來了這么一句。

    “是啊!這就是我真實的想法。”我說。

    “我不信,你騙我。”說著,柳雨婷走了過來,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并把我的耳朵扯到了她的嘴邊,問:“老實交代,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柳雨婷這丫頭是很了解我的,她肯定已經猜到了,就這么放棄這個案子,我會心有不甘。

    “我沒有打鬼主意,我只想好好當警察,爭取多立一些功,讓職位升得快一些。這樣,我的羽翼就會慢慢地豐滿,等到我羽翼豐滿的時候,我得把這些表面上看上去是破了,但實際上并沒有破掉的案子重新查一遍,我要把它們全都查個水落石出!”我說。

    “我會幫你的。”柳雨婷笑吟吟的說著,然后用手把我的腦袋給抱了過去,在我的臉蛋上吧唧了一口。

    “你怎么每次都親臉啊?”我問。

    “姐姐親小弟弟都是這樣親的啊!”柳雨婷說。

    “親小弟弟?”我這話,故意說得有些陰陽怪氣的。至于意思嘛,大家都懂的。

    “去死!夏一,你個臭不要臉的!”柳雨婷立馬就聽明白了,直接一巴掌扇到了我的背上,還用膝蓋狠狠地對著我的屁股來了一下。

    “是你自己說的,跟我沒關系。”我一邊逃跑,一邊解釋了起來。

    “我說的小弟弟不是你說的小弟弟!你竟敢耍流氓,看姐姐今天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柳雨婷追了過來,她的手里還拿著一根雞毛撣子。

    “我說的小弟弟就是你說的那個,是你自己想歪了,關我什么事啊?”雞毛撣子打在身上,那痛感,絕對是遠甚于柳雨婷那白嫩嫩的芊芊玉指的。因此,我一邊解釋,一邊還在辦公室里轉著圈。

    “站住,讓姐姐打兩下,打了姐姐就消氣了,這一茬就算是過了。”柳雨婷停了下來,雙手叉著腰,對著我命令道。

    “不干!”對于這樣無禮的要求,我必須得拒絕。

    “過來,就兩下,只打兩下,保證不多打。”柳雨婷像哄小孩子一樣,想把我哄過去。

    “人家哄小孩子,再怎么也是拿糖哄啊!都是說的,你快過來,我給你糖吃。你這倒好,直接讓我過去挨打,我有這么傻么?”我說。

    “快過來哦,姐姐給你兩顆糖吃。”柳雨婷改口了。

    “我不吃。”我一邊搖著頭,一邊悄悄地往辦公室門那邊退。

    “還想跑?今天姐姐非要打你,不打你我就不開心。”我剛一退到門邊,還沒來得及往外跑,柳雨婷便一個箭步沖了過來,把我給揪住了。

    柳雨婷舉起雞毛撣子就要往我身上打。

    “慢!”就在<!--中间广告位置-->這千鈞一發之際,我用我那雄壯而又渾厚的男高音,喝止住了柳雨婷。

    “慢什么慢!快把手心伸出來,讓姐姐打。”柳雨婷說。

    “你能別用雞毛撣子嗎?”柳雨婷今天是鐵了心要打我兩下,要我不讓她打,她是不會饒過我的。

    “伸出來,少跟我討價還價!”柳雨婷顯得兇巴巴的。

    就在我磨磨蹭蹭,不愿意把手伸出去的時候,柳雨婷的手機響了。

    柳雨婷放下了雞毛撣子,從兜里掏出了手機,接了電話。

    這可是逃跑的好機會,只可惜,柳雨婷的另一只手捏著我的手腕。

    想著一會兒在接完電話之后,柳雨婷肯定還會揍我。因此,我決定先發制人。我把我的另一只手,伸向了柳雨婷的屁股。我那手剛一碰到她的小短裙,還沒有感受到那富有彈性的柔軟,柳雨婷便松開了我的手,騰出手來阻擋我的咸豬手。

    我這次的目的本就不是為了吃豆腐,因此,我那手剛一被柳雨婷松開,我便撒丫子跑了。

    “給我站住!有案子了。”我剛跨出辦公室的大門,柳雨婷便吼了這么一嗓子。

    “真的嗎?”這打鬧歸打鬧,公事歸公事。我是絕不會因為打鬧而影響了公事的,要真有案子,我可就不能跑了。

    “廢話!”柳雨婷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很嚴肅,不像是在給我開玩笑。

    既然有案子,我只能乖乖地回去了。剛一走到柳雨婷身邊,她便一把抓住了我,然后操起雞毛撣子,“啪啪”地在我屁股上打了兩下。

    “想跑?姐姐要打你,你跑得掉嗎?”柳雨婷氣哼哼地把雞毛撣子扔到了桌子上。

    “你騙人。”我說。

    “沒騙你,真有案子。不過你小子氣著姐姐了,姐姐得打打你,出出氣,再跟你談案子。”柳雨婷說。

    “到底是什么案子啊?”反正都已經被揍了,看樣子柳雨婷也不會再揍我了,所以我現在更關心我們又接到了一個什么任務。

    “一個女人死了。”柳雨婷說。

    “怎么死的?”我問。

    “不清楚怎么死的,要是弄清楚了,這個案子也不會甩到我們這里來了。”柳雨婷說。

    “什么時候的事?”我問。

    “大半個月前。”

    “那女人的尸體還在嗎?”

    “法醫尸檢過,沒發現什么異常,所以就火化了。”

    “案子都沒結,怎么就火化了啊?”

    “這案子當時是結了的,也不知道為什么又要查了。”

    “當時是怎么結的。”

    “猝死的,至于是什么原因導致的猝死,案卷上并沒有寫清楚。”

    “都過去大半個月了,現場也不在了,尸體也火化了,怎么查啊?”對此,我只能表示無語。

    “沒辦法,誰叫我們是專案組呢!我們這個專案組啊!就是專門負責這種沒頭沒腦的案子的。”柳雨婷說。

    不管怎么樣,這個案子已經交到了我們手上,我們必須得查。現在見不到尸體了,從之前的案卷來看,也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案發現場看看,雖然那個現場已經被毀掉了。

    死的那女人叫嵐菲,三十出頭,長得挺漂亮的,是個少婦。她一個人獨居在市中心的一個高檔公寓里,她是在半夜里死的,死在了她自己的床上。

    從當時取證時拍攝的照片來看,嵐菲死的時候,面容很平靜,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她的身上也沒有任何的傷口,經過法醫的檢驗,她也沒有中毒的跡象。至于病史,從嵐菲的家人、朋友那里查詢過,也沒查出她有什么病史。

    嵐菲是怎么死的,讓人想不明白。

    我和柳雨婷在趕到市里之后,立馬就去了嵐菲住的那公寓。

    嵐菲這公寓,裝修得挺有調子的,是那種小資小調的感覺。不過,我一走進那公寓,就感覺屋里有些不對。至于到底是哪里不對,我也說不出來。反正給我的感覺,就是那氣場有些不對。

    “這屋子裝修得挺明亮的,可在進來之后,我怎么老有一種很壓抑的感覺啊?”柳雨婷率先開口了,看來,她也感覺到這屋子的壓抑了。

    “確實很壓抑,我感覺這屋子不對。嵐菲的死,應該不是猝死的,她的死,肯定沒那么簡單。”我說。

    人是不會無緣無故地害人的,鬼也一樣。嵐菲不管是被人害的,還是被鬼害的,那都會是有原由的。我們要想查出嵐菲的死因,必須得先找到她被害的原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7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