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1章:玲兒的秘密

第二卷奪命之尸 第11章:玲兒的秘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玲兒!玲兒!”我一邊拼命地搖晃著玲兒的身子,一邊呼喊著她的名字。[燃^文^書庫][www].[774][buy].[com]讓人遺憾的是,我在那里搖了半天,也喊了半天,玲兒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玲兒那慘白的臉上,突然起了一層褶皺,那褶皺處,有一些破損。有一些發黑的,臭烘烘的血,從那破損處一點一點流了出來。

    這尸體是腐爛了的,而且是腐爛了很久了的。從那黑乎乎的血液來看,玲兒應該是死了很久了,也就是說,她不會是剛才死的。

    這尸體要真是玲兒的,那剛才那個跟我說話的玲兒,必然就不是活人了。玲兒曾經說過,她是不人不鬼的,當時我并不怎么在意她這話,可現在看來,她這話好像不是說著玩的,她這話是真的。

    那個玲兒不是人,可是,我在她的身上,沒有感覺到鬼氣啊!那么,她到底是個什么呢?

    “玲兒!”我離開了尸體,對著洞口喊了起來。

    喊了幾聲沒聽到玲兒的回應,我便沿著那木梯爬了上去。剛往上爬了幾步,我的腳便被一只手給抓住了。

    “滾開!”我一邊踢腿,一邊對著那家伙喊道。

    我腳那么一踢,那家伙先是松了一下手,然后立馬又把我的腳給抓住了。我得先下去,像這樣,我的雙手是掌著梯子的,不方便出針,而且,下面又是黑乎乎的,我看不清那家伙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放開!要你再不放,我就下來把你的小命給結果了。”我說。

    說著,我便試著一步一步地向著下面移去了,那家伙倒是挺給我面子的,我往下走一步,它便把我往下拽一下。這樣,我雖然每一步都下的搖搖晃晃,膽戰心驚的。但是,因為我抓得比較穩,走得也比較穩,所以我還是沒有摔下去。

    我成功下完了梯子,在我轉身的時候,我愣住了。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玲兒。玲兒的臉是卡白卡白的,就跟之前那女尸的臉色一樣。不過,玲兒的臉上沒有破皮,也沒有那黑乎乎的血液流出。

    而且,她的臉上,還帶著那詭異的笑。

    “玲兒。”我喊了一聲。

    我現在已經有些懵了,因為我實在是搞不清楚了,玲兒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之前我一直覺得她不會害我,可現在,我不這樣認為了。

    現在的玲兒,已經不是之前那個玲兒了,她變得更詭異,更讓人恐怖了。

    玲兒只是傻傻的看著我,還傻傻的笑了一下。

    “玲兒,說話,你還能說話嗎?”我問。

    “呵呵……”玲兒冷笑了兩聲,那聲音很冷,冷得讓人背脊發涼。在冷笑完之后,玲兒便不再發聲了,她只是用那詭異的眼神,呆呆地看著我。

    “玲兒,你是玲兒嗎?”要是我面前的是別人,我肯定已經出針了。可是,這是玲兒,而且我敢肯定,她可能不是個人,我要是對她出針,那必然會傷害到她。因此,我不想對她出針。

    “哇!”玲兒突然張大了口,對著我的胳膊來了一口。她這一下很突然,讓我有些猝不及防,因此,我的胳膊,悲劇地被她給咬了一口。

    玲兒這一口,把我胳膊咬出了兩排牙齒印,我的鮮紅的鮮血,順著那牙齒印,洇了一些出來。不過還好,玲兒那牙齒是人類的牙齒,并不是僵尸那種獠牙。因此,我被咬破的那傷口并不大,那血很快就止住了,并沒有出現血流如注的場面。

    “玲兒,你干什么?”我一把推開了玲兒。

    這時,玲兒打了個激靈。

    “你怎么了?”玲兒像是恢復了正常,指著我胳膊上剛被她咬出的牙齒印問。

    “沒什么,就是被你咬了一口而已。”我說。

    “啊!”玲兒吃驚地捂住了嘴巴,然后關切地問我:“是不是很痛啊?對不起啊!我也不知道剛才是怎么回事,剛才我好像是睡著了,什么都不知道。”

    玲兒說這番話的時候是很真誠的,不像是在撒謊。因此,對于她這番話,我選了相信。我相信玲兒不是騙我的,她剛才多半是被什么東西給控制了。至于控制她的到底是個什么東西,我現在還不清楚。

    “沒事兒,也就兩排牙齒印,不礙事的。”我說。雖然我嘴上說沒事,雖然這兩排牙齒印帶給我的疼痛微不足道。但是,我心里還是很擔心,這牙齒印一兩天是消不了的,而且一看就是被女人咬的。

    現在可是大夏天的,我穿的是短袖,這牙齒印遮不<!--中间广告位置-->住。要是被柳雨婷發現了,她一旦問起,我該怎么跟她解釋啊?

    “對不起啊!我真不是有意的。”說著,玲兒用手輕輕地在我的胳膊上揉了起來。

    本來,我是不想跟玲兒有任何的肌膚之親的,可是,我那胳膊真的有些痛,玲兒這么給我揉著,倒也是舒服。所以,我就坦然接受了。

    “你以前是護士嗎?”玲兒每次出現都是穿的護士裝,這不可能是一點兒原由都沒有的。因此,我想試試,看能不能從這個方面,找到點突破口。

    “是啊!你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玲兒對著我眨巴了一下眼睛。

    “我就是覺得,你好像很會處理傷口,你這么幫我揉著,我這胳膊舒服多了。”我順口敷衍了玲兒一句。

    “那肯定啊!我的業務能力,在我們醫院可是最好的。我負責的那些病人,可全都是有身份的。”玲兒說。

    玲兒之前說過,他是被蔡晨害的,現在她說她是護士,還是醫院里業務能力最好的護士,服務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我以前聽柳雨婷說過,在三年前,蔡晨在執行任務中,受過一次傷,在醫院養了大半年。根據這些信息來推測,玲兒很可能就是在蔡晨受傷的期間,認識的他。

    “你是在哪個醫院啊?”我隨口問了一句。這一句我其實不是隨口問的,只要我搞清楚了玲兒是哪家醫院的護士,那我就能確定,我剛才的推測是不是正確的。畢竟,蔡晨是在哪家醫院住的院,我在柳雨婷那里是能問到的。

    “我已經當不了護士了,這已經不重要了。”玲兒說。

    玲兒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是很沉重的,我看得出來,她好像很喜歡護士這份工作。因為,在說到護士這兩個字的時候,她的兩只眼睛忽然就有了光芒。

    “你的夢想是做護士?”我問。

    “你怎么知道?”玲兒好像很吃驚的樣子。

    “我看出來的,你很喜歡做護士。”我說。

    “你知道嗎?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那就是當一個護士,當南丁格爾那樣的護士。后來,我考上了醫專。畢業后,我的夢想實現了,我成功的進了醫院,當上了護士。護士這份工作,是我最喜歡的工作。因此,我做著很開心,每次看到自己照顧的病人康復住院,我就特別有成就感。那段時光,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后來,我遇到了那人,他讓我再也做不成護士了,還讓我變成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玲兒說。

    玲兒在說最后一句的時候,那眼神里透著一股強烈的憤怒。或許是她確實太憤怒了,因此在說這話的時候,她不自覺的用手指甲,狠狠地掐了我那原本就受了傷的胳膊一下。

    “哎喲!”我痛得大叫了起來。

    我明明都已經叫得很大聲了,玲兒卻還沒有要松手的意思,她那手指甲,有一大半都掐入了我的肉里面。

    這時,我發現有些黑乎乎的血液從我的胳膊里流了出來。

    “玲兒,你醒醒!”我大喊了一聲。

    玲兒給我嚇了一個激靈,趕緊縮回了手。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玲兒一邊給我道著歉,一邊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算了,沒事。”我這是舊傷沒好,又添新傷。今天跟玲兒在一起,怎么感覺是那么的不對啊!

    “要不我給你按摩按摩嘛?算我對你的補償。”玲兒嬌滴滴地對我說。

    “不用了。”對于這種要求,哥這種有節操的人,當然是會果斷拒絕的。

    “你要是不讓我給你按摩,那就是在生我的氣。再說,我只是給你按摩,又不是要對你做什么,你怕什么嘛!”玲兒說。

    玲兒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要是再拒絕,那當真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好吧!”我點了點頭,說。

    “看你一副不情愿的樣子,好像是吃了多大的虧似的。”玲兒白了我一眼,然后抓起了我那只沒受傷的手,用手指給我捏了起來。

    還別說,玲兒這按摩手法真的讓人很舒服,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閉上了眼睛。

    “啊!”我的胳膊上,突然又傳來了一陣劇痛,玲兒居然在我這只胳膊上也咬了一口。在咬完之后,玲兒居然還狠狠地掐了一下,把指甲掐進了我的肉里。

    “玲兒,你干什么?”我一把推開了玲兒。

    此時,我的兩條手臂,都已經有黑血流出來了,我知道,我多半是著道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