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9章:追捕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9章:追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玲兒打開了一個暗門,把我們帶了出去。[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你怎么知道這里有暗門?”我問。我感覺自己好像是被玲兒玩弄在了股掌之中一樣,她要我們死,我們就得死,她讓我們活,我們就能活。這樣的感覺,讓我很不爽。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會知道,反正就是知道了。現在你們沒有危險了,我也幫不上什么忙了,再見!”說著,玲兒就要走。

    “站住,你要不說清楚,我就把你帶回局里去。”我一把拉住了玲兒。

    玲兒順勢一倒,直接倒進了我的懷里。

    “哎呀!別人看著呢,你這樣會讓人家難為情的。”玲兒嬌滴滴地來了這么一句。

    我趕緊把玲兒從懷里推了出去,說:“請你放尊重一點。”

    “是你自己熊抱人家的,還叫我放尊重,那還要不要臉啊!”豬八戒過河倒打一耙,大概就是說的玲兒這種行為。剛才明明是她自己往我懷里鉆的,現在卻說是我熊抱了她。

    “快說,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拿不準玲兒到底是個什么身份,但直接告訴我,她絕對是掌握了不少有價值的信息的。

    “我跟你又沒交情,憑什么告訴你啊!你要想讓我說,那你就大聲告訴我,你喜歡我。不然什么都不會說的。”看玲兒這架勢,似乎她和柳雨婷之間的戰爭還沒結束。

    “嚴肅一點行不行?”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那好吧!我就什么都告訴你吧!”玲兒終于是不再跟我鬼扯了。

    “你說吧!”

    “我就先說鬼嬰案吧!蔣國強和曹斌的死,不是楊四娘害的,楊四娘就算再窮,也不可能為了幾千塊錢殺人。他們兩人,在鬼賭場里抽老千,贏了錢,得罪了鬼賭場的老板。所以,他們是死在鬼賭場的人的手里的。”

    “那楊四娘呢?她干嗎自己要認罪。”

    “這件案子,本來已經草草收場了。只是你那麻辣警花插手進來了,還帶上了你這小子,因此鬼賭場的幕后老板怕事情敗露,便找了楊四娘頂包。”

    “楊四娘為什么要去頂包?”

    “她有個兒子,因為窮,四十多了都沒沒討上媳婦,這個你知道吧?楊四娘反正都已經是個老太婆了,也活不了幾年了。這當媽的,為了給兒子掙點錢,討個媳婦,就算是賠了性命,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你是說鬼賭場的人給了楊四娘錢?”

    “給了多少我不知道,不過他那兒子李強,現在不僅討了媳婦,還買了車,又買了房。”

    “潘道士那一伙呢,跟鬼賭場有關系嗎?”

    “肯定有啊!潘道士是幕后老板的人,不過只是個小角色,一般就干點偷雞摸狗的事,幕后老板也不怎么在意他。”

    “這么說,潘道士的死,也是那幕后老板做的?”

    “他從不親自動手。”

    “嬰公呢,他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他只是個影子,幕后老板的影子。有時候,他就是幕后老板;有時候,他是幕后老板的親信。總之,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幕后老板。”

    “那幕后老板是誰?”

    “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嗎?他就在你們局里,官比你大。”

    “你說的是蔡晨?”柳雨婷插話了。

    “沒憑沒據的,我可不敢亂說。好了,反正你們目前查過的所有案子,都跟鬼賭場有關,具體的細節,你們還是去問那幕后老板吧!不過,這鬼賭場現在已經被水給淹了,所有的證據都已經被毀了,那些鬼嬰也被毀干凈了。要是你們撬不開那幕后老板的嘴,就算你們知道了真相,恐怕也拿他沒有辦法。”

    玲兒說完之后,便離開了。

    “就這么讓她走了,你怎么不留住她?”玲兒的身影一消失,柳雨婷便兇巴巴地瞪著我問道。

    “你又沒叫我留她,再說,你不也沒留嗎?”我說。

    柳雨婷沒有說話,而是走了過來,狠狠地在我的胳膊上擰了一下。“我警告你,少跟那女的說話。”

    “她說的可信嗎?”我問。

    “我怎么知道?這得把蔡晨拿下了之后才能搞清楚。”柳雨婷說。

    “玲兒,不!那女人,你覺得她是個壞人嗎?”

    “你要再敢叫她叫這么親密,我掐死你。”柳雨婷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用手狠狠地掐了我一下。

    “蔡晨可是副局長,是咱們的頂頭上司,這無憑無據的,我們能拿他嗎?”要是別的嫌疑人,我還能用銀針玩玩刑訊逼供什么的。對于蔡晨,這一招<!--中间广告位置-->我可不太方便玩。

    “先回局里再說吧!”柳雨婷說。

    一回到局里,我們便聽說了一個讓人吃驚,但又不太意外的消息,蔡晨失蹤了。

    “蔡晨這是要畏罪潛逃,咱們先去他家里看看情況。”柳雨婷說。

    很快,柳雨婷便辦好了拘捕令,帶著幾個刑警和我一起去了蔡晨的家里。

    我們在蔡晨家門口敲了半天門,屋里一直沒人答應,不得已,我們只能選擇破門而入了。

    蔡晨家里是空蕩蕩的,客廳的茶幾上,擺著一封信。

    這信是蔡晨留下的,是他打印出來的。在信里面,蔡晨承認了所有的罪行,不過他用挑釁的語氣告訴我們說,我們永遠都不可能找得到他。因此,就算我們掌握了他的證據,也拿他沒辦法。

    “蔡晨居然跟我們玩這一手,說我們找不到他,看來他也不是那么自信嘛!要是他足夠自信的話,就不會留這封打印的,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的信了,而會親手寫一封。”柳雨婷說。

    像這種打印的東西,又沒有簽名蓋章,確實是沒辦法作為證據的。因此,蔡晨雖然有些狂,但還算是比較冷靜。

    他這是狂也狂了,但卻不給你留下任何的把柄。

    我們把蔡晨的家搜了個遍,什么有用的東西都沒有搜出來。這一趟,除了確定蔡晨確實已經跑了之外,可謂是沒有一點兒價值。

    就在這時,我收到了一條短信。

    “你們要找的人,在黑狗山。”

    這短信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我立馬撥了過去,對方已經關機了。

    發短信給我的人,肯定是玲兒。她每次都這樣,發完短信就關機。

    “咱們去黑狗山吧!蔡晨很可能躲在那個墓里。”我把短信拿給柳雨婷看了。

    “是那女人發的?”柳雨婷問。

    “不知道。”我說。

    “行!咱們就去一趟黑狗山吧!要不叫你師父一起吧?”柳雨婷說。

    黑狗山那些黑狗的威力,我們可是領教過的。因此,此次去黑狗山捉拿蔡晨,我們不僅叫上了黃老頭,還帶上了大部隊。

    這一次,因為同行的人比較多,因此我們沒有從棺材洞那里進去,而是走的小溪那邊。

    進去之后,我們這一路倒是比較順暢,很快就到了那墓里。在整個路途中,我們也沒遇到什么意外情況。

    在墓里,我們發現了一具尸體,是那守墓的老頭的。那老頭的尸體上有槍傷,柳雨婷在看過之后說,從這槍傷來看,老頭應該是死于蔡晨之手。

    “我都已經認罪了,本來,你們完全可以說我畏罪潛逃了,找不到我,這也不影響你們破案,不影響你們升官拿獎金。可是,你們卻還是這樣窮追猛打,非要追來送死。既然你們要這樣,我也就不跟你們客氣了。”這聲音是蔡晨的。

    “砰!”

    伴著一聲槍響,有一個兄弟,倒在了血泊之中。

    “蔡晨,你跑不掉的。”柳雨婷怒吼了一句。

    “誰說我跑不掉?”蔡晨一邊說著,還一邊得意地大笑著。

    “砰!”

    柳雨婷舉起了槍,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開了一槍。別的那些兄弟見狀,也紛紛對著那邊開起了槍來。

    “哈哈哈哈……你們在打什么啊?我沒在那邊。”這是蔡晨的聲音,這聲音是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的。

    “把所有的光源都打開,無論是電筒還是熒光棒,全都弄亮!”柳雨婷說。

    柳雨婷這話一說完,整個墓室都亮了起來。雖然說不上是亮如白晝,但至少在視覺上,我們是沒有盲點了。

    “蔡晨,你要是個男人,就站出來!”柳雨婷大概是氣急了,因此才這么沒水平的干嚎了一句。

    “我就在這里的,不過不是站著的,是躺著的。”蔡晨的聲音,是從墓室的墻后面發出來的。

    “這墻后面有暗室。”我說。

    “把墻砸開!”柳雨婷下了命令。

    “別!別這么暴力。在墻的最左邊,由下往上數,第九塊磚是活動的,你們把那磚按一下,這墻自然就打開了。”蔡晨說。

    蔡晨會這么好心的給我們建議嗎?我感覺這是一個圈套。古墓里面,有機關什么的,那是很正常的。

    因此,我有些怕,蔡晨說的那塊磚,是機關的開關。我們只要一按,就會有暗器射出來,那我們可就會把自己給玩死了。

    此時,柳雨婷已經走到了最左邊,而且已經把手放到了蔡晨所說的那塊磚上。

    “別!”我還沒來得及阻止,柳雨婷已經按了下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