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案法醫 >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7章:殺回鬼賭場

第一卷啼血鬼嬰 第107章:殺回鬼賭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回局里搬救兵,我去找黃老頭,咱們兵分兩路。[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我說。

    “局里我打個電話回去就行了,我還是跟你一起吧!”柳雨婷說。

    既然打個電話能搞定,那也沒必要非讓柳雨婷跑這一趟,因此我采取了她的建議,和她一起去了黃老頭那里。

    我把地下賭場和嬰公的事告訴了黃老頭,黃老頭說他以前倒是聽說過嬰公,不過那嬰公是傳說中的人物。在傳說中,人要是遇到了他,哪怕你本事再高,都是不可能活命的。

    我們遇到的那個嬰公是真是假,黃老頭沒有斷言。不過,他分析說,那嬰公之所以最后跑了,多半是因為我找到了他的死穴。

    現實不是傳說,在現實中,就算是真嬰公,那也有弱點。因此,只要找到了他的弱點,也不是沒有打贏他的可能。

    說得再多,也不如到現場去看看。

    雖然現在局里的援兵還沒來,但黃老頭還是建議我和他先去鬼賭場里打探一下,讓柳雨婷在鄉場上等援兵。

    因為有黃老頭跟我一起,柳雨婷倒也不擔心什么,加上她跟著我們去也幫不了什么忙,而且援兵到了之后,也需要人帶路。因此,柳雨婷接受了黃老頭的建議,一個人留在鄉場上等援兵。

    我和黃老頭走到鬼賭場門口的時候,那石頭居然沒有合上,也就是說,那門是開著的。

    “這門居然沒有關?”我說。

    “他們是開著門,在里面等我們呢!我們雖然是客,但也不能讓主人家久等,是吧?”說著,黃老頭便率先邁著步子,走了進去。

    我們倆剛一走進大門,那大石頭便嘎吱一聲合上了。

    “看來他們是要關門打狗啊!”黃老頭沒心沒肺地說了一句。

    “誰是狗還不一定呢!”見黃老頭都這么自信,我豈有害怕的道理。

    “你不是來過一次嗎?在前面帶路,帶我去找那些裝著嬰兒尸體的壇子。”黃老頭說。

    “我無論是進去,還是出來的時候都有人帶我,這里面又黑黢黢的,地形很復雜,我好像已經記不太清了。”我說。

    “養你來有什么用?”黃老頭給了我一科科兒。

    “你又沒養我。”我說。

    “算我說錯了,重來。收你這徒弟有什么用?”黃老頭又給了我一科科。

    “這就是你說的重來啊?”我悲劇地用手摸著我的腦門。

    “是啊!你還想重來一次嗎?”黃老頭像個老流氓一樣問我。

    “不來了。”我要還來,我就是個傻逼!

    “想起來沒有,該怎么走?”黃老頭問我。

    見黃老頭又把手給舉了起來,我知道,我要是還說找不到,他準會又給我一科科兒。為了免受這皮肉之痛,我只能硬著頭皮說了一句。“我想起來了,知道該怎么走?”

    “那就帶路吧!”黃老頭說。

    每次進這鬼賭場里來都有人帶路,所以這里面的路,我真的不熟悉。不過,為了防止再挨黃老頭的科科兒,我只能硬著頭皮,帶著黃老頭在里面瞎轉悠。

    嬰公既然是開著門在等我們,那在我們進來之后,他應該出現啊!可是,我和黃老頭已經在鬼賭場里面轉悠了大半個小時了,還沒見到嬰公的人影。

    鬼賭場里的賭局、賭桌都還在,可人影,卻一個都沒有。

    “夏一!師父!你們在嗎?”這是柳雨婷的聲音,看來她是帶援兵來了。我沒想到,這次局里的動作竟然這么快,這么快援兵就到了。

    “我們在這里!”我這話音剛一落下,柳雨婷便帶著一隊人馬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來的人不少,他們都是全副武裝的,足足有二三十號人。

    “這就是地下賭場,大家分頭搜查。”柳雨婷給那些全副武裝的家伙下了命令。

    這時,突然有一絲鬼氣飄了過來。

    嬰公應該知道我能聞到鬼氣,因此特地弄了點出來,引我前去。

    “你們在這里搜著,我和師父過去看看。”我對著柳雨婷說了一句,然后便和黃老頭一起,向著那鬼氣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在我們走進一條甬道之后,我發現柳雨婷竟然悄悄跟來了。

    “你怎么來了?這里會有危險,你先出去吧!”我說。

    “不!我就要跟你們在一起。”柳雨婷耍起她那讓我一點辦法也沒有的小脾氣來了。

    “她要跟著就讓她跟著吧!她戴著鳳玉,沒事兒的。龍鳳合玉,待在一塊兒才是龍跟鳳,要是分開了,那就是烏梢蛇和拔了<!--中间广告位置-->毛的雞了。”也不知道黃老頭這是在跟我們說笑,還是真是這么回事。

    不管怎么說,柳雨婷在聽了之后很開心,因為她可以名正言順地跟我們在一起了,不用偷偷跟著了。

    “你們是要去找暗河邊上的那些鬼嬰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伴著這聲音,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了。

    玲兒!沒錯,就是她。

    “是你?”我下意識地說了一句。

    “怎么?見到我都沒有一點開心嗎?你難道真的不喜歡我嗎?”雖然我不知道玲兒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柳雨婷現在的臉色很不好看。

    黃老頭雖然沒有給我找師母,但是對于這種事,他還是一眼就能看出原由的。

    黃老頭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搖了搖頭。

    “你還想騙我?”我說。

    “我沒有騙你!”玲兒這話說得很認真。

    “你不是嬰母的人?”在問出這話之后,我自己都覺得我這問題很傻逼。

    “不是!我帶你去看鬼嬰,真不是想害你,我也不知道嬰母和嬰公為什么會在那個時候去那里。”玲兒說。

    “好吧!我信你。我們現在要去把鬼嬰毀了,你帶我們去吧!”我們既然來都來了,那就是要跟嬰公決一死戰的,就算玲兒真是嬰公派來的,我也正好將計就計。

    “嗯!我帶你們去!”玲兒答應得很爽快。

    跟著玲兒走了一段路,我突然覺得有些不對。雖然我記不太清路了,但我對那去路還是有那么一點兒印象的。玲兒現在帶我們走的這條,我絕對沒有走過。

    “這路不對吧?”我讓黃老頭和柳雨婷停了下來,問玲兒。

    “鬼賭場里的路,每過一個時辰就會變化一次,所以你沒有印象,那也正常。”玲兒說。

    “你什么意思?”柳雨婷一直看玲兒不順眼,這下算是爆發出來了。

    “沒什么意思啊!我好心給你們帶路,你還對我這么兇,真是狗咬呂洞賓!”玲兒對柳雨婷也不客氣。

    “你說誰是狗?”我就沒見柳雨婷像現在這樣失態過。這吃醋的力量,真還是無窮大的啊!

    “誰是誰知道。”

    ……

    “二位,你們別吵了行不行?”我實在是忍不住了,趕緊站在了兩人的中間。

    “沒你的事。”

    “一邊去。”

    兩個女人,一人一句,還一人出了一只手,把我給弄到邊上去了。

    “我們是來辦正事的,不是來斗嘴的!”我說。

    “哼!”

    我這話一說完,玲兒便“哼”了一聲,然后向前走去了。

    “你們要信我,就跟我走,不信拉倒。”玲兒一邊說著,還一邊加快了腳步。

    “跟上啊!愣著干什么?你又找不到路。”柳雨婷見我沒動,便沒好氣地說了我一句,然后第一個跟上去了。

    在此刻,我算是深深的明白了。世上最難懂的不是甲骨文,是女人。

    在整個過程中,黃老頭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只是在那里笑嘻嘻的吧唧他的葉子煙,擺出了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玲兒沒有騙我們,在跟著她走了十來分鐘之后,我們果然到了暗河的邊上,那些裝著嬰兒尸體的壇子,也還在那里。

    “答應你們的事我已經做到了,我走了,你們愛怎樣就怎樣吧!”說完這話之后,玲兒便走了。

    我死死盯著玲兒走進去的那個洞口,心里在想,玲兒到底是敵,還是友呢?

    “看什么呢?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舍不得嗎?”柳雨婷也不在意黃老頭還在這里,重重地一巴掌打到了我的屁股上。

    “我什么也沒看啊!快干正事。”就算我剛才真在看,那我也不能承認。在面對吃醋的女人的時候,打死都不承認雖然算不上是高招,但絕對是最有用的招數之一。

    “你們終于來了,我可是等了你們好久了。”這聲音是嬰公的。

    “出來吧!上次讓你逃了,這次可沒這么容易了。”我說。

    “送死都這么積極,莫非你們已經算好了投胎的時間了。死在我嬰公手上的人,是沒有投胎的機會的,因此你們不用趕著去投胎,你們還是先看看那三口大壇子吧!那三口大壇子,是我給你們特別準備的,要不你們先進去試試,看合不合身,要不合身我好提前給你們換換。不然,一會兒你們死了,不管那壇子裝不裝得下你們,我都是會把你們給塞進去的。要是整個塞不進去,我就剁碎了塞,到時候太憋屈了,可別怪我啊!”嬰公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2723/11749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